笔趣阁 > 荆福 > 第九十五章 果然
“怎么会是他!”望着炎潇,高雄有些WwW..lā
  
  他为什的会在凤青门!
  
  炎明挡开一刀,上香?
  
  他不解问道:“你是说高老头?”
  
  高老头投靠凤青门时,老头子早已云游四海,按理说,不该认识的啊。
  
  邱月也狐疑看向他,如果是炎潇认识的,那应该是自己多虑了。
  
  不过既然懂武,也来了不是来帮忙的?旁观而已吗?
  
  炎潇搬来椅子,悠闲的坐在一旁大口喝了一口酒才点点头,“离开后到现在,只有他新上位,除了他,不然还有谁。”
  
  不对!还是有可能!
  
  同样是父子,一老一少,老的驼背,少的那双眼眸里的愤恨、阴郁,邱月至今还记得,而且时间也刚刚好!
  
  邱月跨步上前,垂首望着他问道:“你很久以前就认识,还是半年前认识的?”
  
  “冷静冷静。”炎潇见她认真的,哎了一声才说道:“半年前,说起来有缘,我没想到他最后也会投靠到凤青门。”
  
  邱月点点头,听着他继续说道:“我走到哪睡到哪,半年前,途经安河村,身上的银子花完了,酒也没了,可怜得紧,幸好老天垂怜遇到丧着脸的一位大爷,和他聊了几句,颇觉投缘就了他回去蹭些吃喝。”
  
  蹭吃蹭喝也说得这么理所当然,也只有他了,邱月摇摇头。
  
  肖林被5人围攻,满脸雀斑的男子见有机可乘,立即提起大刀偷袭。
  
  眼瞧肖林手臂就要被划上一刀时,齐禹为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运气为他挡开那一刀。
  
  肖林一个横扫逼退他们,刚想向齐禹为说谢谢,可看到炎潇从怀里拿出一只油纸袋,悠闲自在的吃花生喝酒,一肚子火,“死老头!你就不怕他们一刀把你劈了!”
  
  “不是还有你们嘛!我相信你们!”
  
  他不出声还好,一开口立即引来众怒,个个斜目瞪视他!
  
  炎明立即来火,“事后,我第一个劈了你!”
  
  孙震见他们还闲得斗嘴,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脸色顿时一黑,“这群混蛋!”
  
  说罢,他提起剑便朝着最引人注目,最让人怒火中烧的炎潇刺去。
  
  还没等邱月反应过来,只见一只手越过他背后,齐禹为已被推了出去。
  
  完全没料到他会推自己出来,齐禹为一惊,忙提起剑挡开孙震的剑尖。
  
  杨子明当然也有留意到他们那边情况,见炎潇竟然拿世子爷当挡箭牌,无语白了一眼,
  
  而炎潇雨舒服的坐了回去,笑了笑,还厚脸皮道:“年轻人就别懒着了,这丫头,福大命大,而且有我看着,不会有事的。”
  
  还真是乱来,见齐禹为投来担心的目光,邱月笑着点点头,好让他专心迎战。
  
  “来来来,我们继续。”炎潇也说得起劲了,拉过你张椅子让邱月坐下,讲着故事道:“他也怪可怜的,妻子和女儿坐的马车被人动了手脚摔下山崖死得很惨,申诉无门,我看他和他儿子丧着脸,听他们说要离开伤心地,就随口说要不要易容,换换心情,想不到,他儿子很有兴趣,我就帮了他们一把。”
  
  一摸一样!果然是他!
  
  “他是不是——”
  
  邱月话未说完,炎潇就抢过话,自豪的扬了扬下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尔后又抛了一颗花生入口,边嚼边问:“不知他怎么死的?”
  
  “被人打晕,烧死的。”邱月见他又张开嘴巴,忙抬起手阻止他打断,续道:“他有个儿子是不是叫刘宽?”
  
  “你怎么知道?”炎潇想了想又紧接着问道:“你也受恩于他?”
  
  短暂的接触下来,邱月也渐渐了解他的古怪和胡说八道了,摇摇头,淡声道:“在安理寺,与他有些误会。”
  
  高雄在远处观看着,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也就将注意力集中在战场上。
  
  虽然枯松山和盘龙山两寨的人都无一日功夫了得,可现在他们志在人多,即使他们再厉害,只要耗光他们体力,届时还不是任由宰割!况且,他们的毒,还刚解!
  
  那疯癫的老头竟然是凤青门的人,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不过仅凭他一人,也难敌他们众人,把他也解决了,到时凤青门就是他的了!
  
  在他兴奋之际,完全没察觉到有个玩味的视线朝他看去。
  
  “嗯哼。”
  
  什么?
  
  邱月见他身形一闪,椅子上只留下一袋花生,不禁左右环顾寻找他的身影。
  
  他那一声是看到什么好玩的吗?以他不走寻常路,邱月还真有些担心他会做什么来?
  
  “放开我!”
  
  “高雄?”邱月看着被炎潇突然揪来的人,眉心一拧,“还是该喊你刘宽。”
  
  见已被识穿,刘宽也不再掩饰,怒目迎上她的视线,“是我又怎样!我不过是不想看到你罢了!”
  
  “只是如此吗?”邱月见他怒撇开头,不说话,提道:“你也一起吃的饭菜,你怎么会没事呢?”
  
  若是炎潇分的解药,炎潇会先认出他,而不是高老头。
  
  唯一可能是,他就是偷了炎明毒药和解药,勾结山贼的人。
  
  炎潇附和着点头,迅速地点了他的穴道,让他不能动弹,然后熟练的撕开他的易容面具,抿嘴将它扔在地上,摇摇头,“啧啧啧,你都没脱下来过啊。”
  
  邱月望着曾经那张愤恨的脸由于长期带着易容面具而发炎起脓,眉头一皱。
  
  “竟然真的有易容!”
  
  炎明的惊喊让孙裕河忍不住忘了过去,瞧见高雄的脸完全变了样,一时间分心不留神,背部被划出一道伤口。
  
  “傻站着干嘛!”肖林替他挡开刺向胸口的脸,怒斥道:“给我回过神来!”
  
  炎潇的话说的大声,所以大概情况,他们也有所了解。
  
  邱若衡睇了刘宽一眼,神色一凝!
  
  当初就不该让他活着下山留下后患!
  
  面前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上,迟早会筋疲力尽,他扫了一眼腰间,还是忍下了。
  
  邱月将他们一一看了一眼,这样下去他们都得死……
  
  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许擎朝邱月看了一眼,余氏领会退了过去。
  
  “跟我走。”余氏不由她拒绝就拉着她,炎潇在旁看着反拉着邱月,“就这样丢下他们走啦?”
  
  邱月犹豫着,看着还在抵挡的齐禹为他们。
  
  “那我也一起走了。”
  
  炎潇话落被余氏狠狠瞪了一眼,悻悻地收回手,“我这不是怕你遇到危险需要人保护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