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之虎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山东局势
    入得席来,李啸与吴三桂等人,把盏言欢,觥筹交错,一时间,宾主双方和乐融融。
  
      吴三桂方光琛等人,对身为唐国公的李啸,能这般盛情款待自已,自是十分高兴,各人言笑晏晏,关系顿觉拉近了不少。
  
      宴毕,李啸复邀吴三桂与方光琛二人,进入客厅中,分宾主看茶而而坐。
  
      三人又随意闲叙了些话语,吴三桂放下茶杯,直入话题:”唐国公,我等此来登州,除了有心要来拜访李大人外,却也是极想知道,唐国公对现在的山东时局,究竟是何看法?“
  
      吴三桂说完,目光直直地望向李啸,满是探询求教之色。
  
      李啸眉头微微一皱,很快脸上表情复归平静。他轻叹一声,缓缓而道:”长伯,恕本公直言,山东之抗清形势,极不乐观。“
  
      ”哦,李大人何以这般认为?“吴三桂脸上一道阴影闪过,又追问道。
  
      李啸轻呷一口清茶,放下茶杯,轻叹道:”清军此次入关来袭,共有兵马十余万,声势极大,大军所过之处,可谓所向披靡。据本公所知,现在这十万清军,正屯兵山东与北直隶交境的乐陵县一带,山东之地,已然汲汲可危。为挽此危局,本公才向朝廷紧急上奏,请求由本公暂时统领山东兵马,以期合众之力,共抗鞑虏。“
  
      李啸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本公却万没想到,朝廷并不同意本公这般处置,竟决定把入援山东之兵马,与我部下唐军,分别安排行动。以本公看来,现在大敌当头,我山东境内兵力本为不足,却还不能形成统一指挥,而是各自为战,这实在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战略错误。“
  
      李啸的话语,引来了吴三桂的热烈赞同。
  
      他重重地拍了一下大腿,点头道:”李大人说得是!以在下看来,朝廷此错在前,随后又派首辅刘宇亮,来协调派遣各部兵马,却是一个重大错误在后!想那刘宇亮文官出身,为人庸怯无能,对行军打仗向无所知,除了内斗擅长外,可谓再无长技。派这样的人来指挥大明官军,说得难听点,可谓是用一头蠢猪来指挥一群狮子!朝廷如此用人,简直是自取其败之道啊。“
  
      吴三桂恨恨说完,方光琛也叹了口气,插话过来:”李大人应该也知道了,现在那首辅刘宇亮,因为畏怕清军之势,才刚出了京师,便大哭而返,实是怂包一个。朝廷不得已,才另派了山东巡抚颜继祖,来接任山东入援兵马总指挥。只可叹,这位颜大人也是没上过战场的文官,让他来统管这山东战局,只怕亦是强其所难,且难于济事啊。“
  
      方光琛说完,房间中一时一片沉默。
  
      还是吴三桂打破沉默,他低声问道:“李大人,现在朝廷安排已定,我等抱怨也是无用。依你看来,清军下一步,却会进攻哪里呢?”
  
      听了吴三桂这般发问,李啸目光灼灼地回道:“长伯,依本公看来,清军接下来,一定会重点进攻德州!”
  
      听了李啸这么肯定的话语,吴三桂与方光琛皆不觉一惊。
  
      李啸继续道:“本公之所为这般认为,是因为,我军上次已在涿州与清军交手,将其部骑兵击溃,故清军尝到了我唐军之厉害后,定会对我军心存阴影。现在,本公已令我唐军兴中镇主将田威,率兴中镇甲营兵马,驻守的鲁西北的武定州。除了有那近2万的甲营兵马外,本公又安排了许多辅兵,带上大量的投石机,震天雷等防御性武器,协助守城。故这武定州,清军决难立刻攻下。若清军不傻的话,对于鲁西北的武定州,极可能只会是采用佯攻之势,而会把主要兵力,另投他处。”
  
      “所以,唐国公认为,清军在武定州难于遂下的情况下,会转攻另一处山东门户,西边的德州城吗?但在在下看来,现在德州城,城池高峻,守卫措施相当齐全,又有陕西援剿总兵曹变蛟,辽东援剿总兵祖宽,山西副总兵刘良佐,山东副总兵倪宠等部兵马共同防守,总共守城的兵马数量,也是有近两万人,足是可观。因此,德州城清军若要强攻,却也不那容易容易攻下吧?”吴三桂又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山东之地反而更危险了。”李啸一脸忧色地说道:“若清军攻打德州不克,则极可能放弃继续攻打,转而绕过德州,径攻济南或兖州等地,避实就虚,攻打我军薄弱之处,这才是本公最为担心之事啊!”
  
      “若真是这般,那这鲁中一带,可就糟了。”方光琛一脸凝重地插话道:“现在鲁中地区,山东总兵刘泽清驻守济南,辽东前锋营副总兵祖大弼驻守兖州,我部宁远兵马驻守济阳,均只有数千兵马,若清军汹涌而来,何以挡之!”
  
      “这正是本公最为担心之处,若包括省城济南在内鲁中一带失守,任凭清军荼毒,则山东一地,便是岌岌可危了!清军很可能会接下来,再分兵出击,将我山东兵马,分别击破。”李啸神情肃敛地说道。
  
      “若是这般,李大人可能破解之策?总不能任何清军猖狂进攻,而我大明官军却束手无策吧?”吴三桂又问。
  
      “哼,清军又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如何会拿他们没办!”李啸冷哼一声,便对吴三桂说道:“吴总兵,以本公之见,若你愿意,本兵可领我兴中镇乙营兵马,从登州出兵,前往济阳,与你同驻一城,互为守助。若清军来袭,当可共挫其锋,守住济阳可无忧矣。”
  
      听到李啸愿意出兵与自已一同守卫济阳,吴三桂脸现满满的欢喜之色,遂大声道:“李大人愿派唐军来与在下一同作战,作下自是欢喜无尽,复有何可虑!那在下就在济阳城中,恭迎李大人派兵前来!”
  
      吴三桂刚表态,一旁的方光琛又向李啸问道:“若清军转攻南部的兖州,李大人又该如何处置?”
  
      李啸轻笑一声,朗声回道:“现在兖州已有祖大弼的两千辽东前锋营兵马驻守,兵马虽少,但兖州南部的单县之地,有我军所筑的铁龙城,现在安排了兴中镇丙营兵马驻守。若清军果向兖州而来,则本公可令兴中镇丙营紧急调往兖州城,与祖大弼一道守卫,这兖州之地,亦无可虑矣。”
  
      “李大人这计甚好!那祖副总兵,见李大人愿派唐军前来助战,定也会大加欢迎,若这兖州城中若有近2万兵马驻守,却亦足以守卫。”吴三桂从一旁附合道,这里,他忽然皱了一下眉头,复对李啸说道:“李大人,若清军绕过德州来攻后,既不北上攻打济阳,也不南下攻打兖州,而是集中兵力,径攻济南省城,李大人又当以何策解之呢?”
  
      听了吴三桂这般发问,李啸长长地叹了口气。
  
      ”长伯所言,亦是本公心下最为忧虑之事啊!“李啸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济南,是山东总兵刘泽清亲自驻防,此人把这济南城,当成其私家禁脔一般,对外来之客军十分猜忌。且这刘泽清,实是卑鄙小人一个,本公向来与其交恶,实难与此等小人一同共事。“
  
      ”当然,现在国难当头,本公也不想与他这等小人计较。若清军真要进攻济南,则本兵会立刻从济阳出兵,南下救援。“李啸轻叹一声道:”只希望刘泽清这家伙,骨头不要太软,能坚持到本兵到来吧。当然,这般仓促应战,我唐军极可能也会损失惨重,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房间中,一时又是一片寂静。
  
      三个人的脸上,都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李大人,何时派兵出发前往济阳?“还是吴三桂打破沉默。
  
      ”三天之后,本公会亲率兵马前往济阳。“李啸字句清晰地回答道。
  
      ”好,贵军到来之际,在下在济阳城中,为李大人和全军将士,摆开筵席,接风洗尘。“吴三桂慨然回应。
  
      见吴三桂身为外地客军,却表态这般豪爽,李啸在心下,对他好感更甚。于是,他微笑道:”很好,那本公就先谢过吴总兵盛情了。“
  
      吴三桂等人,在登州只呆了一天,次日清晨,便急急回返济阳而去。
  
      临行前,在又得到了李啸定然在后天率兵前往的承诺后,吴三桂才一脸如释负重的情情,与方光琛一道,率领护卫们,一起西返济阳城而去。
  
      三天后,李啸果然调集兴中镇乙营兵马,以及全部的骑兵部队,2400名玄虎重骑、2400名飞鹞子轻骑、1800名满州骑兵、2000名火铳手,70门重型龙击炮部队,1500余名辅兵,浩浩荡荡近2万3千兵马,由李啸亲自率领,直往济阳而去。
  
      而这登州城的守卫,则是李啸从济州岛的平南营中,抽调了一总兵马,用于维持治安和秩序。
  
      在李啸带着大批兵马,往西疾行快进之时,清军已兵分两部,按先前计划,一路兵马四万人,由奉命大将军多尔衮和肃亲王豪格统领,佯攻武定州。
  
      另一路兵马六万人,由扬武大将军岳统领,由阿巴泰、杜度、尼堪为副将,作为用兵之主力,转攻德州而去。
  
      在清军大批兵马,正浩浩荡荡前去攻打德州之际,德州城中,山东巡抚颜继祖,正在为处理严重紧张的军民关系,而烦恼不已。
  
      原来,现在德州云集了各地入援的明军兵马,但诸如祖宽、刘良佐等部军兵,军纪极坏,四处扰抢掠百姓,且有***良家女子之恶行,搞得整个德州乌烟瘴气,民不堪言。
  
      德州知州刘知训,对大明官军这般军纪败坏,极为气愤,决意自已出头,去为百姓伸冤。
  
      于是,他立即向祖宽与刘良佐等人,审诉其部军兵恶行,却没想到,祖宽等人非但不主持公道,反而迁怒于他。说现在军饷本是不足,部下军兵抢点老百姓的东西,又有何错。有道是皇帝尚不差饿兵,他们没有纵兵大掠杀害百姓,已是手下开恩了。
  
      最后,刘知训身为堂堂知州,竟被一众喧哗军将,乱棍赶出军营,可谓斯文扫地。
  
      刘知训心下万般痛恨,却无可奈何。幸得山东巡抚颜继祖带着幕僚方文和二人,前来德州犒军,气愤不过的刘知训,遂立即向颜继祖禀报了这些入援明军的桩桩恶行。
  
      颜继祖听了刘知训的诉苦,脸色相当难看,心下却十分无奈。
  
      在这明末年代,手中有兵马,说话方顶用,一介文官的他,又能拿祖宽刘良佐等人奈何?最终,他只得好言安排刘知训,让他暂且忍耐,不要去与这些脑袋挂裤裆的无知军汉过多计较,毕竟,真把这帮家伙惹恼了,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要知道,当日在登州造反的孔有德,可不就是因为在北直隶吴桥地界,因为争抢一只鸡,而与当地百姓弄翻,最终起兵作乱,荼毒了山东登莱之地,几近两年么?
  
      前番教训在前,又有清军大敌压境,故颜继祖虽是巡抚,又是名义上的山东兵马总指挥,却也不得不慎之又慎,绝不敢去为刘知训去强出头。
  
      刘知训恨恨而退后,颜继祖在官邸之中,暗自叹息不已。
  
      这样畏鞑如虎,却对百姓穷凶极恶的大明官军,真的能抵挡得住,那强悍善战的清军入犯吗?
  
      颜继祖心下,十分没底。
  
      只不过,他刚到德州一天,便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
  
      那就是,据城外探子来报,清军大部已离开乐陵,一部偏师,径攻武定州而去,而另一部清军主力,则正以铺天盖地之势,浩浩荡荡向德州杀来。
  
      好么,清军竟然来得这般迅速,自已这个战事总指挥,却再无法从德州离开,只能勉力挑起守卫德州城之重担了。
  
      ”传本宪之令,速召全体军将,入我府邸议事!“
  
      脸色大变的颜继祖,向一旁的幕僚方文和,紧急传令。
  
      ”学生遵令!“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