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八章 突发怪病
    “外公,对不起。”

    离开广场,来到一处假山亭榭,聂东海脚步刚一顿住,聂天便轻声道歉。

    聂东海转过身子,在聂天临近以后,微笑地摸了摸他的头,慈爱地说道:“没事,外公累了,也是时候歇歇了。”

    “外公,如果不是我乱来,您还可以……”聂天轻道。

    “不。”聂东海知道他想说什么,摇了摇头,温声解释,“没有这件事,我也打算退下了。这几年,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将过多的精力用在了寻仇上。可惜,聂家并非实力多么雄厚的家族,即使我借用了家族的力量,也还是找不到那个混蛋。”

    停顿了一下,聂东海喟然一叹,又补充道:“或许,就算找到那家伙,我也做不了什么。我明明知道云家是怎么对待你大姨的,而云家就在黑云城,可我又能怎样?”

    “我老了,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与其浪费无谓的精力,还不如多陪陪你。”

    “外公,我以后会懂事的,一定不再和聂弘继续争斗。等我变得强大了,我要帮大姨向云家讨个公道!”聂天眼神坚定道。

    聂东海微笑着点头,深深看着他,神情一动,认真道:“刚刚,你明明已经就要撑不住了,为何突然又有余力,反而让聂弘那小子吃了个大亏?”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聂天也困惑不解,“就在我以为一定完蛋的时候,好像……从我的全身血肉了,又涌现了一股很强的力量。当那股力量冲出以后,聂弘残留我体内的电芒,一下子就被消泯干净了,我也因此有了反击的力量。”

    聂东海暗暗动容,探手按在聂天的腰腹处,尝试着感知。

    一丝微弱的灵力,游丝般在聂天的体内飘忽不定,他仔仔细细感应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

    可他意外的发现,正如聂天所说,聂弘一点点渗透进来的雷光电芒,也都消失的丝毫不剩。

    “奇怪……”他疑惑不已地收手,问:“你后来,有没有再感应到那股力量?”

    “战斗结束了,我也很用心去感应了,可是连一点踪迹都没有。”聂天想了一下,又说道:“但我可以肯定,那股力量就在我体内。只是,它好像暂时不能为我所用,似乎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刻,它才会冒出来。”

    聂东海沉默不言,眼神若有所思,半响后,他才缓缓说道:“此事,不要向别人多说。”

    “嗯。”聂天乖巧点头。

    “就这样吧,你回去找你大姨。记得,从明天起,我就不再是聂家的家主,以后……不要太顽皮。下一次和家族的孩子有了矛盾,下手不要太过于凶狠。”聂东海语重心长道。

    “我知道了。”聂天道。

    随后,聂东海一头钻进了聂家的书阁,将许多冷僻的关于修炼一途的书籍翻出来研读,试图找出聂天身体异常的原因。

    可惜,看了十几本经书,他也还是毫无头绪。

    当夜,聂茜的丫鬟韩月,慌乱地寻来,说聂天莫名其妙地发了高烧。

    聂东海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书阁,和韩月一起去了聂天的房间,一进来就看到聂茜焦急地站在聂天的窗沿上,手持裹了冰块的布团,敷在聂天的额头上,希望能帮助聂天将高烧退去。

    “爹爹!”

    一看到聂东海进来,聂茜如溺水之人看到轻舟般,急忙呼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晚饭过后,小天就开始发烧,他身体的温度,现在越来越高,我急死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别慌张,我来看看。”聂东海忙上前,粗糙的大手,放在了聂天的胸口。

    “好烫!”一碰到聂天的皮肤,聂东海就禁不住轻呼了一声,他脸色骤然变得凝重起来,道:“不太对劲,他的体温太高了,这不正常!”

    “一定是聂弘害了她,聂弘修炼到炼气六层,灵力都能外溢了,竟然还不要脸地欺负小天!必然是他残缺小天体内的雷电余力作祟,二叔还敢问责小天,害的爹爹不得不让出家主之位,我现在就找他们算账!”聂茜怒气冲天地欲要找聂北川发难。

    “给我老实待在这里!”聂东海喝道。

    “爹爹啊!是他们欺负小天,欺负你受了伤,境界不进反退!这些年来,他们一步步逼迫,压根没有将你这个家主放在眼里,一直在乱来。如今,他们居然通过小孩子,来逼你退位,太过分了,我气不过!”聂茜嚷嚷道。

    “小天的高烧,才是我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聂东海瞪了她一眼,说道:“其它的事情,都先暂时放下。你现在给我立刻去找黑云城的名医,我要让他们快速将聂天的高烧退下去,我感觉的到,聂天体内的温度还在攀升!”

    “啊?体温还在升高?”聂茜慌了神,也不再坚持去找聂北川算账了,忙道:“我这就去!”

    话罢,她便心急如焚地冲离了聂家。

    一个时辰后,黑云城的三个名医,齐聚于聂天的身旁。

    三个名医,以药汁、针灸、冰敷等手段,不断在聂天的身上尝试着,希望能帮聂天短时间退烧。

    可直到下半夜,聂天依然高烧不退。

    三个名医,已经各种手段齐施,但聂天似乎毫无反应,体内的高温没有丝毫降下来的趋势。

    “废物,连这么简单的发烧都治不了,亏你们还自诩为名医!”聂东海喘着气怒骂。

    三个名医,唯唯诺诺,不敢反驳,都羞愧地离开了聂家。

    第二天下午。

    聂东海和聂茜眼中布满了血丝,望着黑云城的又一个医师,挎着药箱,无可奈何地走出了聂天房间。

    一夜没合眼的聂东海,心痛地摸着聂天的额头,发现其体温还是保持在极其危险的高度。

    “传我的话,不管是黑云城的,还是其它地方的名医,只要能让聂天退烧,我都有重赏!”聂东海喝道。

    “明白!”

    又一天过去了。

    黑云城的所有名医,包括周边其它城池的医师,也都闻讯而来,各施手段,希望能把聂天的退烧,来换取聂东海的巨额赏赐。

    然而,一直到当天夜里,聂天还是高烧未退。

    聂北川和聂家其余的族内长辈,知道聂天突发怪病,也都陆续前来探望过,关于聂东海退让家主一事,他们倒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咄咄逼人。

    夜幕降临。

    聂东海和聂茜,眼巴巴地看着高烧下,浑身泛红的聂天,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聂茜低泣着,断断续续地呢喃:“我那可怜的小妹,如果知道我没有照顾好小天,在下面都不会安心。小天不过才十岁,他如果有了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反正族内那些人,也不想我们好过,我们干脆一起死了算了……”

    “闭嘴!”聂东海怒喝,“再敢说一句不吉利的话,看我不扇你的嘴!”

    “爹爹啊,那你再想想办法啊!”聂茜叫嚷道。

    “我正在想!”聂东海脸色深沉,“这些年来,我也算是为凌云宗尽心尽力了,如今我老了,也打算退位了,凌云宗的老神仙,或许会看在我的颜面了,出手救治一回聂天!”

    “你准备一下,我们这就把聂天带到凌云宗,我会跪在凌云宗的宗门前,求他们出手!”

    “好!我马上安排!”聂茜眼中重燃希望之光。

    她很清楚凌云宗那些境界高深的炼气士,拥有何等的神通,如果那些强大的炼气士肯耗费心血出手,聂天或许还有救。

    “家主!家主!又有一个医师来了,他说他能救小天!”

    就在聂东海父女俩准备动身前往凌云宗的时候,丫鬟韩月一头闯进来,大声叫嚷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