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十一章 梦境神迹
    当夜。
  
      聂茜知道这两天聂天受了太多的罪,叮嘱他早点休息,就在聂东海之后也离开了。
  
      寂静的深夜,聂天迟迟无法入睡,不由端坐在床上,运转炼气诀,吸纳天地灵气进行修炼。
  
      一丝丝稀薄的灵气,随着聂天的吐纳呼吸,从外界纳入丹田灵海。
  
      聂天意识内检,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丝丝缕缕的灵气,被吸入丹田以后,与往常大为不同。
  
      以前,他在修炼炼气诀的时候,会现绝大多数的灵气,并非被引入丹田,而是散溢在血肉和四肢百骸。
  
      这一次,他的血肉和五脏六腑,仿佛吸吮到了足够多的力量,并没有强行攫取由炼气诀纳入的天地灵气。
  
      他凝神修炼时,隐隐约约间,似乎还能听到血肉的欢呼声。
  
      “好奇怪……”
  
      迷迷糊糊中,他的精神意识,悄悄从丹田灵海转移到血肉之中。
  
      点点异芒,在他的感知中,仿佛突然从体内鲜血内滋生,悄然闪烁。
  
      那一霎,他的灵魂,似乎被猛地扯入了鲜血之中,整个人变得愈恍惚。
  
      “轰!”
  
      一声诡异的轰鸣过后,修炼之中的聂天,犹如突坠远古梦境!
  
      古木繁茂的未知天地,巨峰插入云霄,虚空深处,有巨大的魔影若影若现。
  
      宽阔无垠的大地上,有成群结队的巨人,扛着数百米的漆黑巨木,昂阔步,齐唱苍凉的古调。
  
      一座数千米高的山川上,被一头鳞甲银光灿灿的巨蛇盘绕着,猛一看,那巨蛇和山川犹如一体。
  
      巨蛇朝着漫天的星辰明月吐纳,点点星芒和月华,如流水般倾泻下来,似全部融入了蛇身。
  
      云雾缭绕的天际,有巍峨壮阔的宫殿,在雷光电芒中疾驰着。
  
      大地深处,传来声声狂暴恐怖的怒吼,随着怒吼声,大地龟裂,绽出深幽不见底的沟壑。
  
      黑紫色的烟雾,夹杂着厉鬼幽魂,从沟壑深处的地底内袅袅升腾。
  
      一个个人影,从远方的地平线冲上天空,那些人影拥有巨大的灰色羽翼,羽翼一扇动,就能闪掠数百里。
  
      一幕幕不可思议的画面,在聂天的梦境内,逐个闪现。
  
      聂天犹如被带入一个古老神秘的世界,以旁观者的身份,在窥视着天地间的神迹。
  
      “呼呼!”
  
      不知过了多久,聂天剧烈喘息着,骤然从梦境内惊醒。
  
      他全身汗如雨下,感觉极度疲惫,连手指头似乎都无法动弹一下。
  
      “好神奇的梦!好神奇的天地!”
  
      看着屋内摇曳不定的烛火,他眼睛灿若星辰,脸上浮现出无比憧憬的激动神色。
  
      漫长的夜,他再没有丝毫困意,似完全沉溺在先前的梦境中,不愿意走出来。
  
      直到夜幕退去,鸡鸣声响起,他才突感困意来袭,真正沉沉入睡。
  
      一早,聂东海主动邀聂家的那些族老,在聂家的议事大殿内,当着聂家那些直系和旁系族老的面,宣告精力不济,退让出了家主之位。
  
      “大哥,你尽可放心,聂家在我的执掌下,必然能重振雄风!”聂北川信誓旦旦道。
  
      “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聂东海轻轻点头,旋即在聂家各位族老的注视下,慢吞吞地走出了议事大殿了。
  
      “爹爹……”殿外,等候多时的聂茜,欲言又止。
  
      她看的出,聂东海离开大殿时,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聂东海被病魔折腾了多年,本就没有了昔日的雄威,如今退离了家主之位,似乎又突然苍老了几岁,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聂东海勉强一笑,“我心累了,这些年那些族老也早就失去了耐心,我继续占着那个位置不放,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麻烦。这样也好,以后我可以将全部的精力,放在聂天的身上。”
  
      “我只希望,在我死之前,聂天能够得到凌云宗的青睐,得以踏入凌云宗修炼。”
  
      “那是我余生最后的一个期待和奢望了。”
  
      殿内,喧嚣不止,聂家众多的族老,都是向聂北川道贺。
  
      听着聂北川志得意满的长笑声,还有那些族老的谄媚声,聂茜愈的心烦神乱,轻声嘀咕道:“在爹爹没有受伤之前,那些族老们,一个个的嘴脸,和现在对待二叔时是一模一样。时过境迁,如今爹爹走出来了,竟然没有人前来安慰那怕一句。”
  
      “人生就是如此,我早已看透了,得意时,自然人人亲近。一旦失了势,立即门可罗雀,人人敬而远之。”聂东海失落地摇了摇头,“走吧,不管他们了,去看看聂天那小子吧。”
  
      “希望聂天能给我们争一口气!”聂茜恨恨道。
  
      她很清楚,如今的聂东海,已经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聂天的身上。
  
      如果聂天能够在修炼一途上,展现出不凡的天赋,聂东海心中或许能重燃希望之火,即使他本人再难在修炼上有所成就,只要看着聂天一天天变得强大,他也能坚持着,好好的活下去。
  
      聂天,如今已是他的全部精神支柱。
  
      当聂东海和聂茜,来到聂天身旁时,现聂天呼声震天,居然还在沉睡着。
  
      “他这几天受大苦了,这孩子……很不容易,我们等他醒来吧。”聂东海深深注视着聂天,轻声道。
  
      “嗯。”聂茜心痛道。
  
      夜色渐暗,昨日离去的医师华暮,依约而来。
  
      “华先生,木桶和热水已备好,还请先生继续施展妙手,帮这孩子铲除病根。”聂东海恭敬道。
  
      “那是自然。”华暮微微点头,“你们都出去吧,也不用叫醒他了。”
  
      聂东海和聂茜依言走出,和昨日一样,就守候在屋外,静静等候。
  
      在他们离开以后,华暮也和昨天一样,将他小药箱内的瓶瓶罐罐取出,倒入了木桶内的热水内。
  
      一切就绪后,他又小心翼翼地将沉睡中的聂天抱起,轻柔地放入了木桶。
  
      木桶内的热水,在浸泡进聂天以后,再一次瞬间达到燃点,骤然沸腾。
  
      聂天如煮熟的大虾,浑身通红,又不自禁地哀嚎痛叫。
  
      出奇的,今日他并没有高烧,可一入木桶,却还是昏迷不醒。
  
      华暮释放出淡淡光幕,将其声音隔绝,眼中绿油鬼火闪烁着,依然安静地注视着聂天。
  
      在木桶内的浑浊药水,又一次变得清澈之时,华暮恢复常态,屋内光幕消失,聂天才缓缓醒来。
  
      “多谢华先生。”聂天睁开眼,立即感觉到全身充满了力量,没有一丝的疲惫感。
  
      华暮点了点头,“我明日再来。”话罢,他挎着药箱,都没有理会聂东海和聂茜的诚恳道谢,就径直离开了聂家。
  
      之后的几天,聂天夜夜修炼时,都会莫名其妙地坠入梦境,在那不知名的天地中,窥视着种种匪夷所思的奇迹。
  
      儿每次从梦境醒来,他都是疲惫欲死,往往在天亮的时候,才会再一次入睡。
  
      而华暮,则是在每天的夜里,准时到来,以奇异的药汁,令聂天痛不欲生。
  
      最后一天。
  
      聂天全身通红,从水流清澈的木桶内跳出来,朝着华暮恭恭敬敬地道谢。
  
      华暮脸色淡漠,似乎是随口一问:“最近一段时间,你是不是天天在做梦?”
  
      “您怎么知道?”聂天惊讶道。
  
      “我知道你突怪病的原因。”华暮沉吟了一下,刻意压低了声音,“此事,不要和任何人说起,包括你的外公和大姨。”
  
      “为何?”聂天不解。
  
      “不要问原因,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会给你一枚丹药,那丹药可以保你外公多活十年。”华暮严肃道。
  
      “好!”聂天惊喜地应承下来。
  
      不需要他人多说,他从聂东海的状态,就能看出聂东海时日无多。
  
      聂东海每况愈下的身体,一直都是他心头的魔障,他早已暗暗誓,等他变得强大了,第一件事,就是帮聂东海搜寻良药。
  
      “那丹药,不能助你外公的重伤恢复,只能用来续命,这一点你要明白。”华暮解释。
  
      “我明白了。”聂天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重重地说道:“十年!我会在十年之内,竭尽全力助他脱离苦海!”
  
      “你有此志气,很好。”华暮探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还会再见的。”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