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十三章 冲突再起
    “别闹。”聂茜瞪了他一眼,“我们还有事,不要在讨厌的人身上浪费时间,走吧。”
  
      讲话时,她又用力扯了扯聂天,试图将聂天尽快从灵宝阁门前带走。
  
      “别着急嘛,我们很久不见,姐妹间叙叙旧怕什么?”袁秋莹微笑着的脸上,分明带着恶意,“这孩子就是那个没有爹的聂天?呵呵,前阵子不是听说他快死了吗?也是可怜,没爹没妈的孩子,活着其实也就是个笑话。”
  
      “老女人,你有爹妈生,可是却没有爹妈教!”聂天皱着鼻子,哼了一声,“只有那些不要脸的烂女人,才会明知道人家有了老婆后,还非要往上硬贴!”
  
      “小杂种!是谁教你的?你竟敢辱骂我?”袁秋莹勃然大怒。
  
      聂天的一言,正好戳到了她的痛处,这些年来,她最恨别人拿这样的话来说她。
  
      她自己也知道,她从聂茜的手中将云志国夺走,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黑云城内,很多人提起此事的时候,也都会说她的不是,她自然也心知肚明。
  
      但因为她来自于强大的袁家,从没有人胆敢当着她的面,将这事给**裸地说出来。
  
      本来她只想羞辱聂茜一番的,可聂天的讽刺,却瞬间点燃了她心中的怒焰,让她立即失控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谁都知道你干了什么。怎么,你敢做,还怕别人说啊?”聂天哼了哼,“怕人说,还那么不要脸的抢人家的男人?你知不知道羞耻?你要不要脸啊?”
  
      “小天!”聂茜焦急道。
  
      聂天所说的那番话,也是她一直想说的,她虽然听的暗暗快意,却知道袁秋莹的为人,担心袁秋莹会当众乱来。
  
      “没爹没妈的小杂种!我今天要教教你怎么做人!”
  
      袁秋莹眼中怒火燃烧,左手骤然抬起,一圈圈淡紫色的灵力波纹,顿时从她掌心荡漾开来。
  
      “秋莹!这是灵宝阁的门口,不要和孩子一般见识,徒惹人笑话!”云志国急忙阻止。
  
      这时,很多进出灵宝阁的人,感觉到此处的剑拔弩张,都慢慢止住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双方即将爆的冲突。
  
      “嘿,是聂家和云家的人。”
  
      “有好戏看了!”
  
      “云志国那婆娘,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啊!”
  
      “人家的爹,可是寒石城袁家的家主,她在我们黑云城,还真有嚣张的本钱。”
  
      “哎,聂家也是倒霉,偏偏惹上这个袁家的泼辣娘们。因为她,聂东海不但受了重伤,还在前段时间丢了家主之位,真是惨。”
  
      “……”
  
      停驻观望的那些黑云城的人,稍稍和袁秋莹、聂茜拉开了一段距离以后,就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人群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被一名国字脸的中年大汉牵着手,也好奇地望来。
  
      小女孩和聂天一般大小,身着鹅黄色裙装,皓腕上套着许多银亮的手镯,明眸眨动间,显得颇为灵动狡黠。
  
      “澜叔,那边是怎么一回事啊?”小女孩嗑着瓜子,兴致盎然地问道。
  
      国字脸的中年大汉,看向张牙舞爪的袁秋莹,微微皱了皱眉头,似知道其中详情,低声解释了一番。
  
      “姓袁的女人抢了人家的男人,怎么还敢那么嚣张啊?”小女孩惊讶道。
  
      “就因为她姓袁,是寒石城袁逢春的女儿。”大汉叹了一口气,“按道理说,聂家依附着我们,聂东海这些年也算是尽心尽责,此事也错不在聂家,我们本该出面主持公道的,可是……”大汉摇了摇头,目露愧意。
  
      “我们不是应该维护依附者的吗?”小女孩愤愤然道。
  
      “聂东海的二女儿叫聂瑾,她如果还在人世,以辈分来看是你的师姐。她和你一样,修炼天赋极其出众,被宗门视为‘种子’来对待,在她身上倾斜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宗门在她身上可是寄予了厚望。”
  
      大汉神色黯然,“可她……偏偏在最好的时光,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她为一个我们至今都不知的男人,生了个孩子,而且她不久就去世了。宗门在她身上耗费的那些天材地宝,都成了白费,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是聂东海教女无方,心生不满。”
  
      “此事,袁家和云家的那些家伙,也是心知肚明,知道聂东海失去了我们的好感。”
  
      “就是因为这样,袁逢春和云蒙才敢乱来。”
  
      “也是如此,在那件事生以后,门内那些曾经最看好聂瑾,在她身上押了大注的家伙,都做了壁上观。”大汉轻声解释,将其中的缘由道明。
  
      小女孩听完以后,远远看向聂茜和聂天,小声嘀咕:“这家人还真是倒霉。“
  
      也在此刻。
  
      被云志国拦阻的袁秋莹,同样注意到周边聚集了众多的围观者,她强忍着怒气,冷冷看了看聂天,突然道:“好!我自持身份,就不以大欺小了!”
  
      “云松!”她轻喝一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吩咐道:“去!帮娘亲给我教训教训那个小贱种!”
  
      早就看聂天不顺眼的云松,闻言,二话不说,立即如豹子般冲了出来。
  
      “云志国的儿子,听过在三个月前,就突破到炼气七层了。那聂天……好像在高烧之后,也晋入了炼气四层的境界。可即便如此,七层对四层,实力也太过悬殊了,这分明就是欺负人啊!”
  
      “那婆娘,不是一直都在欺负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也对。”
  
      众人议论纷纷,但因为忌惮袁家的实力,还有袁秋莹的凶悍,没人胆敢真正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聂天!不要和他打,我们走!”聂茜心急如火。
  
      不久前,聂天和聂弘的那一战,让她至今都心有余悸。那一战过后,聂天虽然胜了,可当夜就了高烧,若非华暮恰好路过黑云城,聂天恐怕已经出事了。
  
      如今,华暮早已离开了黑云城,踪迹难查,聂天要是再次病,谁能救他?
  
      可就在她叫嚷阻扰时,聂天已猛地大力挣脱她,不知死活地也向云松冲了过去。
  
      “勇气可嘉。”人群中的国字脸大汉,目显异色,轻声自语:“可惜,双方境界差了太多,只有勇气可远远不够。”
  
      他身旁的小女孩,似乎天生嗜战,一看到聂天和云松动了手,立即兴奋了,连声叫好。
  
      “呼哧!呼哧!”
  
      一团团火焰,从云松的拳头内呼啸而出,仿若燃烧的石块般,劈头照脸地砸向了迎面而来的聂天。
  
      云松拳头未到,那些火焰,已先一步飞向了聂天!
  
      炼气第七层,灵力离体!
  
      这是比第六层的灵力外溢,还要高一层的对灵力的运用手段。
  
      第六层的灵力外溢,只能让丹田灵海的灵力,从身体内流于表外,但灵力却无法完全脱离身体,只能缭绕在手臂和拳头之中。
  
      灵力和肢体分离,飞逸出拳头,直接攻击敌人,乃是第七层的灵力离体!
  
      这层境界的威力,比当日聂弘所展现的,拳头上夹杂着电光,要强悍可怕的多!
  
      “噗噗噗!”
  
      一团团橘红火焰,当头而来,大部分砸在了聂天的额头和后背。
  
      聂天的衣衫和头,瞬间被点燃,一缕缕的火苗燃烧着,丝丝火焰之力,都在极力钻向他的血肉,令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就在云松的拳头,真正到来之前,他赶忙趴地,以懒驴打滚的狼狈姿态,先将身上和头的火焰扑灭。
  
      等他再次站起时,他后背衣衫出现了一个个漆黑洞口,头也在冒烟,模样很是不堪。
  
      “哈哈哈!”
  
      看着他的狼狈样,云松倒是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大笑了起来。
  
      他是打算好好来羞辱羞辱聂天。
  
      ……
  
      ps:下午在万域之王的百度贴吧做个访谈活动,又兴趣的兄弟可以来围观~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