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十八章 无底洞
    聂东海说到做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隔几天,他都会交给聂天一些火云石,让聂天以兽骨来吸纳其中的火焰之力。
  
      聂茜也是如此。
  
      可那一块兽骨,犹如一个无底洞一般,在吸纳了众多火云石的火焰之力以后,依然未能将其中的那一滴鲜血凝结出来。
  
      后来,聂天渐渐发现,他外公和大姨弄来的火云石,越来越少。
  
      有时候,聂茜找来的时候,匆匆丢了两三块火云石,便有些不安地离开了,似乎生怕聂天发现什么。
  
      聂天并不傻,他其实早已注意到,聂茜身上佩戴的那些首饰,一件件地消失了。
  
      后来,聂东海已不再出现,只有聂茜偶尔过来,丢下一两块火云石,以期待地目光看了看那块兽骨,就黯然离开。
  
      “听说昨天大姑和库房掌事聂平叔大吵了一番,大姑说聂平故意刁难她,她的那些饰品,明明可以换取三块火云石,结果聂平叔就换给了她一块。”
  
      “现在的家主是二爷爷,聂平叔可是在二爷爷上位以后,才成为库房掌事的,聂平叔只听二爷爷的,才不会去理会大姑呢。”
  
      “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大爷爷和大姑,好像都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去库房换成了火云石。”
  
      “是啊,大爷爷就连以前疗伤的丹药,都拿出来换火云石了,不知道发什么疯。”
  
      “大姑也是这样的,现在身上连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了。”
  
      “……”
  
      两个聂家的少女,路过聂天的房外时,也不知有意还是无心,边走边说。
  
      屋内,聂天将她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专注于修炼的他,心烦意乱,小脸上布满了这年龄不该有的阴霾。
  
      “为了帮我弄来火云石,外公和大姨,已经要倾家荡产了么?”
  
      这般想着,他不由将那块兽骨,从腰侧口袋取出,再看向那兽骨时,他突然觉得那兽骨令他感到无比的厌恶。
  
      “小天。”也在这时,聂茜的声音,从屋外响起。
  
      她推门进来,眼中充满了疲惫之色,仿佛这些日子心很累。
  
      “给你。”来到聂天身旁,她故作轻松地丢了一块火云石在聂天身旁,又以期待地目光看向那块兽骨,道:“赶紧让兽骨吸纳其中的火焰之力。”
  
      “不用了。”聂天摇了摇头,“依我看,这块兽骨就是无底洞一个,再多的火云石,都填不满它。”
  
      聂茜脸色一沉,生气道:“你难道就打算这么放弃了?你可知道,为了给你弄来火云石,你外公付出了什么?”
  
      “我知道。”聂天眼中满是痛苦,“我还知道,您为了给我换取那些火云石,已经把所有值钱的首饰都低价变卖了。”
  
      聂茜一怔,旋即意识到她这个侄儿,已经不再是小孩子,恐怕早已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洞悉了一切。
  
      她沉吟了一下,柔声劝慰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要你能够在十五岁时,踏入炼气九层,成为凌云宗的弟子,我们的付出就有了回报。”
  
      话到这儿,她神色黯然,又说道:“你外公伤势难愈,这一生的修炼之路,已经到了尽头。”
  
      “而我,从小修炼天赋就不佳,至今不过才到后天初期境界,远远不如你母亲。当年,如果我能够在十五岁时,修到炼气九层,成为了凌云宗的弟子,即使我们聂家势弱,云家也绝不敢如此对待我!”
  
      “我不想你将来和我一样!你现在十一岁了,只有四年时间了,你必须要在四年内,迈入炼气九层!”
  
      “你现今境界差了太多,那块神秘的兽骨,或许就是唯一的突破口!”
  
      “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继续坚持下去,看那兽骨能否给你带来奇迹!你是我和你外公最后的希望,你不要使小孩子性子,别辜负我和你外公的努力!”
  
      聂茜掷地有声地教训道。
  
      聂天一言不发,认真聆听,等聂茜一番话说完,才点点头,“我懂了,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这般说着,他将那块火云石,又放在了兽骨上。
  
      只是几个呼吸的间隔,那块火云石就被吸尽了火焰之力,化为了碎裂的石块。
  
      或许是一块火云石能提供的火焰之力,太过于稀少,那兽骨内部的火焰光点,连相互聚集的迹象都没有。
  
      始终盯着兽骨的聂天和聂茜,看着兽骨在极短时间内,变得暗淡无光,脸上都是失落。
  
      “别沮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聂茜强忍着内心无尽的失望,说道:“我明天就去矿洞,那边有很多未开采的火云石,我多花费点时间,一定能给你带回来更多的火云石!”
  
      “我和你一起去!”聂天猛地站了起来。
  
      “不行!”聂茜着急了,“矿洞那边,因族人都在大肆开采火云石,时有崩塌现象发生,太危险了,你绝对不能去!”
  
      “照我看,再来几十块火云石,都未必能填饱这块兽骨。只有我去了,拿这兽骨,去吸纳未被开采的火云石的原矿,才有可能让它满足,才能真正凝结那一滴鲜血。”聂天以充满肯定地语气说道。
  
      “以兽骨直接吸收原矿内的火焰之力?”聂茜灵光一动。
  
      她也觉得,聂天的这个提议很有道理,矿洞众多的火云石原矿,开采起来并不容易。
  
      就算是她去了,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开采出大量的火云石,而且开采出来的火云石,在离开矿洞时都要清点入账,一部分归凌云宗,一部分归聂家的库房,能落到她手中的,恐怕只有两成左右。
  
      她计算了一下,觉得要弄出几十块火云石到自己的手中,可能需要在矿洞待大半年时间。
  
      而聂天已十一岁了,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
  
      “让我去吧,我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在家干等。”聂天苦苦哀求,“我也要为我自己努力,去矿洞,就当是我的一次历练。”
  
      聂茜斟酌了一番,终于轻轻点头,“记得,从离开黑云城起,什么都要听我的,绝对不要乱来!”
  
      “当然!当然!”聂天赶忙道。
  
      最近他都被关在聂家,大门都没出一步,早就闷的不行了,如今徘徊在聂家附近的那些生面孔,早就已经消失了,他正要想要趁机出外活动活动。
  
      “明天一大早,我来带你出城!”聂茜道。
  
      “谢谢大姨!”聂天欢喜道。
  
      第二日,天还未亮,聂天就在门前等待,聂茜也依约而来。
  
      在天色微微亮时,两人就悄悄出了黑云城,往凌云山的方向而去。
  
      云家。
  
      袁秋莹陪着云松,用完早膳,正在漱口时,一人悄然而至,轻声道:“主母,聂茜和那个叫聂天的小子,今日一早离开了黑云城,往凌云山而去。”
  
      “乌龟终于走出龟壳了!”袁秋莹精神一振,咬着牙,恶毒地说道:“那个贱人,还有那没爹没妈的小贱种,我看他们这趟如何逃出我的掌心!”
  
      她一直都没有放弃对聂茜和聂天的报复。
  
      这些日子,她虽然悄悄撤下了那些活动于聂家的客卿,可暗地里,却始终盯着黑云城的几个城门。
  
      她知道聂茜和聂天早晚会忍不住出来活动。
  
      “嘿,还敢离开黑云城?真是天助我也,在城内动手,我多少还有些顾忌,出了城,他们休想活着回来!”袁秋莹恶狠狠地说道。
  
      “那贱人,一定去了凌云山的聂家矿洞!你们不要打草惊蛇,在他们去矿洞的途中不要动手,聂茜那贱人中途肯定会非常小心。你们就在凌云山的矿洞附近守着,等他们两个出来,在他们回城的路上下手!”
  
      “知道了主母,我担保,他们绝对不可能活着回到黑云城!”
  
      “嗯,做的干净一点,事成之后让那些家伙滚出黑云城,再也不许回来,免得凌云宗抓到把柄,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明白。”
  
      ……
  
      ps:不好意思,晚上出去吃饭,传迟了,抱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