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二十一章 突飞猛进
    也在此刻,聂茜注意到,汇聚于矿洞的浓郁天地灵气,极流失。
  
      似乎,先前那些大量聚集的天地灵气,全然是因那块兽骨和聂天而来,当兽骨恢复为常态,当聂天的灵魂意识从兽骨内走出,那种神奇便即可消失。
  
      “唔!”
  
      手握兽骨的聂天,神情一动,脸上突现狂喜之色,道:“大姨,我,我到炼气第六层境界了!”
  
      “什么?!”聂茜失声尖叫。
  
      聂天深吸一口气,眯着眼又仔细感知了一番,旋即以肯定的语气说道:“我丹田灵海内聚集的灵气,到了炼气六层的浑厚程度!”
  
      “真……真是这样?”聂茜一脸的不可思议。
  
      聂天重重点头。
  
      “一定是聂家列祖列宗的庇护!”聂茜大喜,指着身旁堆积的那些落石,“刚刚矿洞崩塌,四处都在坠落巨石,只有我们这一块,一点没有被碎裂的石头给轰击,这完全不合常理。你不过只是拿着兽骨,在其中感悟了一番,就聚拢了恐怖的天地灵气,从而一步登天地踏入到炼气六层,除了兽骨本身的奇异外,必然是因祖宗降下福泽,才让你能如此惊人的进步。”
  
      “或许吧。”聂天笑了笑,对于聂茜的迷信,他倒是并不在意。
  
      矿洞暗处的幽影,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视线却始终落在聂天手中的兽骨上。
  
      “轰隆隆!”
  
      就在此时,山峰内又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震动轰鸣。
  
      因整座山峰内火云石的火焰之力,都被那块兽骨吸纳,使得这座矮山都生了巨变,导致山体的结构都变得不稳。
  
      “糟糕!”
  
      聂茜瞬间从惊喜中醒悟过来,望着被落石给堵死的矿洞口,她眼中的喜悦渐渐被恐惧取代。
  
      “我们必须尽快出去,不然,我们会被埋葬在山腹内!”聂茜急道。
  
      聂天扭头,看了一眼碎石堆砌的洞口,也紧张起来,再也没有心思去好好感受兽骨内的那一滴鲜血。
  
      “快!立即挪开那些碎石,我们必须以最快的度离开!”聂茜吩咐道。
  
      聂天点了点头,也准备马上行动。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响,从其它的矿洞内传来,聂茜和聂天忽视一眼,都知道山腹其余的矿洞,恐怕都出现了大变故,也意识到继续留在山腹内,等候他们的只会是死亡。
  
      就在他们想要动手时,又是一声巨大的轰鸣产生,他们明显感觉到,整个山体仿佛都在摇动。
  
      暗处,那一道聂茜都觉察不到的幽影,也注意到此地的局势凶险。
  
      他看向矿洞口,无影无形的两只手,牵引拉动,不断地调整着什么。
  
      顺着矿洞口,向外面流动的天地灵气,随着他的动作,仿佛被突然精细地操控了起来。
  
      “喀喀喀!”
  
      一块块堵住矿洞口的碎石,被一股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带动着,突然向外滚动开来。
  
      在极短时间内,被完全堵实的矿洞口,竟敞开了一条通道。
  
      始终看着矿洞口的聂天和聂茜,顿时现,困扰他们的难题,竟然莫名其妙地解决了。
  
      “大姨……”聂天摸了摸头,也忽然有点疑神疑鬼了起来,“莫不成,我们真的被祖宗暗中保护着?”
  
      山体的震动,能够恰恰将他们洞口的碎石给轰开,这显然不合常理。
  
      就连不信鬼神的聂天,这一刻,也都被不断出现的异常给动摇了。
  
      “一定是的!”聂茜目显异光,忙道:“别愣着,赶紧出去!”
  
      话罢,也不等聂天多言,她一把抓住了聂天的手臂,拽着他,急忙顺着那神奇出现的通道,朝着矿洞外疾行而去。
  
      途中,很多被碎石堵塞的石道,也都莫名其妙地,随着山体的震动,绽放出仅容他们两人通过的石道。
  
      他们一路上出奇的顺利,在整座山峰的巨震中,逃离了出来。
  
      “大,大小姐,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洞口处,聂家的管事聂祥,看着聂茜和聂天满身灰尘地从洞口窜出,讲话都结巴了起来。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还以为,大小姐已经葬身矿洞,绝对不可能走出呢!”
  
      “天佑大小姐!”
  
      “……”
  
      众多焦急的聂家族人,还有那些惊悸不安的劳工,看着聂茜和聂天冲出矿洞,都由衷地道贺。
  
      聂茜出来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带着聂天远离了那座震动的矮山以后,才说道:“是祖宗开眼。”
  
      “我看也是如此。”聂祥神情怪异,心中也觉得聂茜和聂天能活着出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他附和了几句以后,突一脸的苦涩,道:“死了十几个族人,还有更多被家族雇佣的劳工,永远地留在了矿洞,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此言一出,聂茜也面色凝重,道:“此事……对家族的影响会非常大。”
  
      聂祥苦笑着点头,“我们聂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帮助凌云宗开采这座山峰的火云石,出了如此巨变,短时间内,我们很难继续开垦火云石。今年,我们恐怕凑不齐应该上缴的火云石数额,就怕凌云宗那边会怪罪下来。”
  
      “这可如何是好?”
  
      “失去了凌云宗的信任,我们家族,该怎么在黑云城立足?”
  
      “我们要倒大霉了,家主,家主刚刚上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家主必会重重责罚我们!”
  
      “糟了!”
  
      众多存活下来的聂家族人,都慌了神,一个个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大小姐,你看?”聂祥可伶兮兮地望着聂茜。
  
      他只是聂家的旁系,以前是在聂东海在位时,才成为矿洞的管事。聂北川成为家主以后,一心想要安排自己的亲信,来取代他的地位。
  
      聂北川这段时间,都在找他的麻烦,正愁找不到借口罢免他,如今矿洞生如此灾祸,他位置不保还是小事,就怕聂北川借机难,追究他更多的罪责。
  
      “这是天灾,应该和你无关,我回家族以后,会如实说明情况,你不要太担心。”聂茜劝慰道。
  
      “难……”聂祥叹息。
  
      他深知在聂北川上位以后,聂东海和聂茜父女在家族的状况很不妙,一心想要大展拳脚的聂北川,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必将会是被杀鸡儆猴的对象。
  
      “我和聂天先回去,这边的事情,我会尽力帮你们。”聂茜承诺。
  
      “好吧。”聂祥无奈点头。
  
      “这段时间,你们先不要妄动,等震动彻底消失以后,再进入其中,将牺牲者的尸体弄出来,重新打通石道,继续开采火云石。”聂茜叮嘱。
  
      即使是她,也并不知道,所有的巨变都是因聂天手中的那块兽骨。
  
      她也不知道,整座山峰所有储藏的火云石,都已经被兽骨吸干了火焰之力,从而才凝结出了那一滴鲜血。
  
      聂天一只手放在腰侧口袋着,摩挲着兽骨,怔怔地看着还在震动的山峰,脸色也很严峻。
  
      只有他,隐隐感觉到整座山峰的火云石,经过此事以后,都变成了凡石,恐怕再也无法开采。
  
      “我们回城。”聂茜又吩咐了聂祥几句,然后便带着聂天,往黑云城而去。
  
      在她和聂天离开不久后,一个如水波般的无形虚影,悄悄从矿洞口飞逸出来,朝着她和聂天离开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才无声无息地重新飘回了凌云山。
  
      ……
  
      ps:周一,老逆请求兄弟姐妹们投张推荐票,咱们试着冲冲榜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