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三十章 厉樊的蛊惑!
    之后的整整三个月,厉樊都呆在聂家,并且就在那空间裂缝突现之地。
  
      可惜,厉樊苦侯了三个月,也没有等到空间裂缝再一次出现。
  
      而聂家有空间乱流域形成的消息,却在黑云城悄悄传播开来,不少陌生的炼气士,相继出现于黑云城,时常在聂家附近活动。
  
      由于厉樊一直呆在聂家,聂东海和聂茜两人,都极少去找聂天问话,对聂天采取放任不管的态度。
  
      两人心中明白,只要厉樊在,他们和聂天之间的对话,很有可能会被察觉到。
  
      而聂天,也知道情况的复杂,三月来一直深居简出,就连在那异地领悟的一式拳意,都不敢在聂家去重新体悟。
  
      他也担心会被厉樊给抽丝剥茧地找出端倪。
  
      安家。
  
      三个从灵宝阁远道而来的炼气士,深夜从聂家返回,找到了安诗怡。
  
      为首一入,乃是身材矮胖的邱衡,他脸上似乎永远都带着让人温暖的笑意,此人算起来是安诗怡的师叔,略懂一点空间力量的奥秘。
  
      “丫头,那个空间乱流域三月都没有再现。这三个月内,我夜里靠近那儿悄悄勘察过,没有发现任何空间的异常。”邱衡沉吟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依我看,那可能只是一次意外,空间乱流域恐怕不会再现。”
  
      “我们轮流等候了三月,可以保证在这段时间内,那边的确再没有异常。”其余两人表态。
  
      他们三个,最近都是换班瞄着聂家,聂家那边真有空间异常变动,他们势必能感知。
  
      这么长时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让他们私下认为,聂家惊鸿一现的空间异变,或许真的只是意外。
  
      他们在灵宝阁身居要职,诸事缠身,不可能常驻黑云城。
  
      如今找到安诗怡,说出这么一番话,分明是有了要离开的意思。
  
      “看来,我们只能换另外一种思路了。”安诗怡丰饶动人的娇躯,缩在柔软的躺椅内,一只手托着精美的下巴,美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微笑道:“聂家一个叫聂天的小子,在事发前神秘失踪了十天。在这十天内,凌云宗反常地上心,厉樊动用了很多关系,去搜查那小子的下落。”
  
      “云家,袁家,都被厉樊翻了个底朝天。”
  
      “这不合常理。”
  
      “当我发现聂家空间传来异常波动时,我第一时间赶到,立即就注意到了那个小子。”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就是消失了十天的聂天。”
  
      “莫名消失十天,重新在聂家出现时,恰恰就是空间撕裂之际。我有理由相信,他那十天必然是进入了一处绽裂的奇异空间。”
  
      “而且,那个空间应该是能够容纳生灵踏入的,不然他不可能活着归来。”
  
      话到这儿,安诗怡又想起了三月前,在聂家和聂天的那番对话,不由“噗哧”一笑。
  
      三个灵宝阁的强大炼气士,本来都在专心听着她的揣测,但在她娇媚一笑后,都觉得昏暗的室内仿佛骤然亮了一下。
  
      他们看向安诗怡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失神,似短暂迷失在安诗怡的惊人魅力之中。
  
      邱衡第一个清醒过来,瞪了她一眼,斥道:“好好说事!”
  
      安诗怡可爱地吐了吐舌头,笑着说:“聂家既然没有再现异常,我们或许可以从聂天那个小子下手,弄清楚他消失的那十天,究竟去了何处。”
  
      “我有种直觉,聂家显现的异常空间变动,和那个小子有种很大的干系。”
  
      “由人引起的?”邱衡神情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有这种可能性。一些体质特殊,或者身怀奇物的人,真的能引发诡异的空间异变。只是,那小子……才十多岁,境界低微,真的是他引发的?”
  
      “师叔,劳烦你们再多待几天,我想办法做个局,看看能否从那聂天身上找到真相。”安诗怡恳求道。
  
      “好。”邱衡点头同意。
  
      一处不知名的空间乱流域的突现,事关重大,甚至有可能逆转一个炼气士宗门的命运。
  
      也是如此,一听说聂家的异常,他们才匆匆由灵宝阁而来,想要从凌云宗手中分一杯羹。
  
      等候三个月了,要是一点异常都没有找到,他们回到灵宝阁也难以交差,所以宁愿让安诗怡再试试。
  
      ……
  
      “父亲!出大事了!”
  
      同一时间,聂家,聂阚不顾夜深,火烧屁股地闯入了聂北川修炼的寒室,神情阴沉难看。
  
      “怎么了?”聂北川吐出一口寒雾,被打搅了修炼的他,心中有些不悦:“慌慌张张的,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厉樊人在聂家,真有什么聂家罩不住的事情,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刚收到消息,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堵实的矿洞终于被重新打通了。”聂阚道。
  
      “这不应该是好事一件吗?”聂北川奇怪道。
  
      开采火云石的矿山,乃是聂家的命脉,上次崩塌后,他们顺势让聂祥退位,安排了另外一个他们这边的族老负责矿山的采伐。
  
      那个族老,为了展现自己的能力,在黑云城请了大量的劳工,去清理矿洞的落石。
  
      本来需要更久时间,才能畅通的矿洞,在他日夜努力之下,提前被打开了。
  
      “那处矿洞,好像……好像不再有火云石了!”聂阚声音微颤。
  
      “不可能!”聂北川霍然而起,喝道:“不久前,凌云宗那边还安排了擅长探察矿石的炼气士,去那矿山检查过一番。他说过,以我们聂家的开采速度,至少还能继续开采几十年下去,他怎么可能弄错?”
  
      “那边检查了所有的矿洞,深入的勘察了一番,真的再没有弄出那怕一块火云石。”聂阚哭丧着脸说道。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聂北川也失了神。
  
      他很清楚,聂家能够被凌云宗接纳,能够被凌云宗庇护,都是因为这些年来,家族始终为凌云宗开采那处矿山。
  
      聂家要是失去了这个,极有可能会被凌云宗舍弃,成为没有靠山的家族。
  
      一个没有靠山的家族,在黑云城是难以生存的,安家和云家两方,对待聂家时能再无顾忌。
  
      “这个消息暂时封锁,我亲自去一趟矿山,确定是否属实!”聂北川慌了。
  
      ……
  
      第二日。
  
      苦候无果的厉樊,决定不再等待,临走前,他没有去理会聂北川,而是去了聂东海所在的那五层小楼。
  
      到来后,他让聂东海将聂天也叫唤下来。
  
      聂天从三楼下来,朝着厉樊行礼,“见过厉先生。”
  
      “不用那么客气,以后叫我厉叔吧。”厉樊白了他一眼。
  
      从他师傅姜之苏那儿,知道聂天竟敢对他师傅扯下弥天大谎以后,他就觉得聂天这小子一肚子坏水。
  
      所以,再一次见到聂天时,他总觉得这小子有点可恶,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好的,厉叔。”聂天乖巧道。
  
      “三个月了,这边没有出现空间异常,我也不可能久居聂家,今天就要回凌云宗了。”厉樊没看聂东海,只是盯着聂天,说道:“你被扯入那空间缝隙内,肯定会有些慌张,很多事情或许因为过于恐惧暂时忘记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如果你后面重新记起什么,你可以随时来凌云宗告诉我。”
  
      “该说的我都说了。”聂天弱弱道。
  
      “真的么?”
  
      “真的。”
  
      厉樊撇嘴,想了一下,突然笑了:“那好,我今天就不再多问了。以后你想起来了,记得来凌云宗找我。”
  
      “如果你想起的事情,对凌云宗有大的触动,那你便立下大功了。”
  
      “我们凌云宗对于立功者,出手向来阔绰。你的大功劳,可以让你不需要等到十五岁,也不需要达到炼气九层,就直接被接引到凌云宗,成为宗门真正的弟子!”
  
      此言一出,聂东海眼睛陡然一亮,聂天也心中一震。
  
      成为凌云宗的弟子,一直都是聂家小辈的终极目标,他自然也不会例外。
  
      厉樊这番话,让他明白所谓的规矩,全然是由这些制定者说的算!
  
      十五岁,修炼到炼气九层,是凌云宗接纳聂家子弟的条件,这是几十年前定下的规矩。
  
      聂家的人从未敢想过去打破这个规矩。
  
      可规则的制定者,本就是凌云宗,凌云宗那边一句话,就能改变这几十年的规矩,让他瞬间成为凌云宗的弟子!
  
      说实话,这个诱惑……对他极有吸引力!
  
      “不仅如此。”
  
      似看出聂东海和聂天都动了心,厉樊嘿嘿一笑,又说道:“功劳足够大的话,我可以保证,让你外公重新成为聂家之主!就连你外公的伤势,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决。因为你,你外公或许还能够在境界上再有突破!”
  
      干瘦如材的聂东海,听到此话,身躯轻颤,眼中迸射出重燃希望的异光。
  
      ……
  
      ps:到了今天,终于有了一万收藏,还有了八位盟主,老逆感谢诸位兄弟姐妹的认同。
  
      说实话,来纵横前,老逆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做好了从头再来的准备,好在……你们还在支持着我,竟然跑到这里捧我的场,我真是万分的感激。
  
      真不知该如何回报,我只能竭尽全力,将这本书写好,尽我所能的让你们满意。
  
      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