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三十五章 暗流涌动
    离安诗怡所在的湖泊,还有几十米远,聂天就注意到一束束不善的目光,齐齐汇聚到他身上。
  
      聂天神色不乱,跟着安禾,坦然自若地行来。
  
      当距离足够近的时候,他张开嘴,灿烂地笑了起来,扬声对安诗怡说道:“漂亮的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哈!”安诗怡抿嘴一笑,“前些天,在黑云城我们本就可以相见的。可惜,你突然生了病,不然,我或许会亲自带你来此地。”
  
      “都是我的错。”聂天脸色有些尴尬,“我知道姐姐对我好,这趟青幻界试炼的名额,如此的宝贵,连我们聂家都没有。姐姐把这么一个名额给了我,我聂天铭记于心,以后姐姐若是遇到麻烦,而我又有足够的实力的话,我必将为姐姐全力以赴!”
  
      “油尖嘴滑的家伙!”安诗怡还没有来得及讲话,安颖先哼了一声,嘲讽道:“我姐姐要是有事,哪里轮到你帮他?你们聂家在黑云城实力最弱,被云家都压的喘不过气来了,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帮到我姐姐?”
  
      “你是?”聂天诧异道。
  
      “她是我妹妹安颖,也是我们黑云城的,你应该听过她的。”安诗怡微笑道。
  
      “安颖……”聂天心中一动,轻轻点头,“自然是听过的。”
  
      安颖是安诗怡的堂妹,乃是近些年安家小一辈最耀眼的人物,如今只有十三岁,去年就突破到炼气九层,走出了黑云城的安家,成为了灵宝阁的弟子。
  
      据说,她的修炼天赋,比安诗怡还要出众!
  
      整个安家,私下里都认为她将来的成就,甚至是能够超过安诗怡!
  
      “你说的不错,我现在的确境界低微,聂家也实力不足。不过,世事难料,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准?”想起那异地的神秘,聂天以充满信心地语气说道:“或许有一天,在姐姐遭遇麻烦时,我就能帮到她!”
  
      “那我先谢谢你喽。”安诗怡调笑了一句,瞪了打算继续挖苦聂天的安颖一眼,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然后道:“差不多了,我传唤另外三宗,告诉他们可以过来了。”
  
      话罢,她从袖口拿出一块令牌,春葱般的手指,轻轻点在令牌上。
  
      蒙蒙灵光,从她指尖喷溢而出,瞬间缠满了整块令牌。
  
      一声轻鸣从令牌内骤然响起。
  
      聂天凝神去看,发现她持有的那块令牌,并不是玉石的材质,而是由某种奇异的金属熔炼而成。
  
      显然,安诗怡的令牌,不同于他持有的那块。
  
      “你既然是拿着我们灵宝阁的令牌进入青幻界,进去后一切都要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你不许反抗!”安颖看着他,很霸道地说道。
  
      聂天呵呵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我不管你怎么想,等到了青幻界,我自然能让你乖乖听话。”似看出了他的敷衍,安颖微微仰头,显得自信十足。
  
      她身旁的那些少年,都是唯她马首是瞻,这时也都以不善地目光看着聂天。
  
      而聂天则选择视而不见。
  
      不多时,凌云宗的一行人,在厉樊的带领下,由齐腰高的杂草丛内现身。
  
      “厉叔……”
  
      远远看了一眼,发现为首一入,正是前段时间还在聂家的厉樊时,聂天心中一虚,下意识地缩了缩头,悄悄混入安颖身旁的少年堆里。
  
      他是聂家的族人,无故出现于此,又是和灵宝阁的人在一起,会显得很怪异。
  
      他是担心厉樊多想。
  
      “呵呵。”似看出了他的窘迫,安颖畅快地笑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硬是将他从人群中揪出来,“躲什么呀?凌云宗没有多余的名额给你,我们灵宝阁财大气粗,赏赐了你一个,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来来来,让厉先生好好看看你!”
  
      她的小手,紧紧抓住聂天的手臂,力气奇大,竟然将聂天从人群内拽了出来。
  
      聂天脸色很尴尬,心中却惊异她的力气,不由深深看了安颖一眼,将她视为了劲敌。
  
      他确信安颖拽他的时候,并没有动用体内的灵气,而他刚刚虽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在醒悟到安颖的意图以后,也下意识地反抗了。
  
      他当然没有使尽全力,可即便如此,寻常女子也休想能撼动他的脚步。
  
      可安颖却做到了!
  
      在他暗暗心惊时,厉樊眼中异光一闪,立即注意到他了,“聂天?你怎会在这里?”
  
      “见过厉叔。”聂天讪笑着,知道避不开,也就大方地站了出来,朝着厉樊行礼致意,“那个,安姐姐送了一块令牌给我,让我能有幸前往青幻界试炼。厉叔,我并不是有意隐瞒什么,而是……”
  
      “你不用解释。”厉樊打断了他的话,皱眉看了看笑颜如花的安诗怡,“花的代价不小嘛?”看到聂天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安诗怡怀的是什么心事了。
  
      安诗怡神态自然,嘴角带笑,“我和聂天投缘,很看重他。反正我们灵宝阁的试炼名额多,我又能做主,给他一个算不得什么。”
  
      厉樊和安诗怡言辞交锋时,聂天注意到他曾经在灵宝阁门前见到的那个姜灵珠,就在厉樊的身后,正在笑嘻嘻地朝着他挥手。
  
      姜灵珠身旁的九人中,赫然就有前段时间才得到凌云宗接引的聂闲。
  
      此刻,聂闲一会儿看看姜灵珠,一会儿看看他,脸色说不出的怪异。
  
      “聂天,是我呀,你不记得我了吗?”姜灵珠吆喝道。
  
      发现聂闲也在的聂天,注意力放在了聂闲身上,忘了回应姜灵珠,听到她的吆喝以后,才反应过来。
  
      “哦,你也来了啊!”他旋即也挥了挥手。
  
      聂闲的表情愈发怪异了。
  
      “你怎会认得姜灵珠?”安颖别头,惊异地盯着他,“你既然认得姜灵珠,就算没有我姐的帮助,应该也能拿到一块令牌啊。”
  
      “姜灵珠有那么大的本事么?”聂天讶然。
  
      “她是凌云宗宗主之女,也是凌云宗那边试炼的领军者,她如果要求了,是可以把你弄进青幻界的。”安颖道。
  
      聂天猛地一惊,“竟然是姜之苏的女儿!”
  
      之前,他和姜灵珠只有一面之缘,真的不知姜灵珠的身份居然如此高贵。
  
      他还以为姜灵珠和聂闲一样,也是那些依附凌云宗的各大家族子弟,怎么也没有想到姜灵珠的来头那么大。
  
      在他暗暗心惊时,灰谷和玄雾宫的试炼者,也都先后到来。
  
      灰谷那边,由一个灰袍老者领队,老者身后一名少年,过来站定以后,身如一杆长枪,锋芒毕露!
  
      曾经和他在黑云城有过一战的云松,就在那少年身旁,这时正对着他指指点点,小声向那少年说些什么。
  
      那少年,凌厉的眼神,如剑般远远刺来。
  
      聂天和他对视了一下,立即感到眼睛有些酸胀,神情陡然凝重了。
  
      他立即意识到,那个少年就是聂东海所说的袁锋,灰谷那边这批试炼者的首脑。
  
      “一年前,就突破到了炼气九层,被灰谷隆重接纳,果然名不虚传。”对于袁锋,他暗暗上了心,知道此人会是他在青幻界的一大强敌。
  
      玄雾宫那边,领头的乃是一个老妇,她带着玄雾宫的试炼者,最后一个过来。
  
      倏一到来,她便很焦急地说道:“安丫头,快快开启秘界之门!老身还有事,把这些孩子送入青幻界以后,还要赶着回去。”
  
      “好的。”安诗怡微笑道。
  
      那块她先前传唤三方的令牌,在她的灵力注入下,骤然绚烂如月。
  
      “呼!”
  
      令牌从她手中呼啸而出,漂浮在那个清澈的湖泊上,释放出阵阵惊人的能量波动。
  
      “咻咻咻!”
  
      一束束银白色的宝光,从令牌内溅射开来,都落入了湖泊中心。
  
      平静无波的湖泊,荡漾起层层涟漪,涟漪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了一个陷向湖泊底下的漩涡。
  
      不多时,一个不断旋动的水漩涡,就在湖泊中心形成。
  
      “安颖,你带头,领着我们灵宝阁的试炼者,跳入那漩涡中,前往青幻界。”安诗怡示意。
  
      “明白。”
  
      安颖看似娇柔的身躯,经过一次加速,凌空而起,率先飞入那水漩涡内,眨眼不见。
  
      在她之后,那两个达到炼气九层的灵宝阁弟子,也高高跃起,消失于漩涡内。
  
      后面来自各大家族的少男少女,被安诗怡催促着,也相继冲入其中。
  
      当他们陆续进入以后,聂天在安诗怡满含深意的目光下,也一跃而起,如炮弹般飞入水漩涡。
  
      “奇怪,竟然没有引起丝毫的空间变化,难道是我搞错了?”
  
      始终盯着他的安诗怡,直到他完全隐没于漩涡之内,也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心生狐疑。
  
      “轮到我们了吧?”厉樊喝道。
  
      “嗯,你们凌云宗可以去了。”安诗怡失望地答了一句。
  
      “去吧,若是在青幻界遇到了聂天,记得照顾他。他和灵宝阁在一起,一定会被针对,有可能的话,还是把他拉到你们这边。”厉樊压低声音,对姜灵珠说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聂家的人,我们理当照应。”
  
      “就怕他会先遇到灰谷那边的家伙。”姜灵珠瞥了一眼袁锋,“我注意到了,那家伙从确定了他的身份起,就对他动了杀心。”
  
      “你多留点心。”
  
      “好吧。”
  
      随后,凌云宗和灰谷、玄雾宫的试炼者,也都陆续冲入了湖泊内的漩涡。
  
      ……
  
      ps:新的一周,请大家多多点击,多多推荐,老逆冲一下榜单,今日会三更,求兄弟姐妹们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