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主宰 > 第十八章 筑基
    惊喜荡漾在牧尘的心中,显然这突如其来的突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原本他以为想要将大浮屠诀突破到筑基层次,起码还需要将近十天时间的

    牧尘心中惊喜持续了好半晌,终于是逐渐的平静下来,而后他也不敢怠慢,急忙收敛心神,细细的感应着那种奇妙之感。

    气海之内,幽黑灵力在沸腾着,在那种沸腾间,牧尘也是能够感觉到那股灵力的雄浑程度在迅速的增强,而且牧尘也是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仿佛是在此时爆发出了一股极强的吸力,将那外界的天地灵气,贪婪的吸掠而进,最后经过大浮屠诀的炼化,化为一丝丝幽黑灵力涌垩入气海。

    感应着气海内飞速增强的灵力,浓浓的舒坦之感,也是荡漾在牧尘的四肢百骸。

    而当牧尘沉侵在那种灵诀突破的快垩感之中时,那修炼场中,也是因此而猛然的骚垩动了起来,因为所有人都是能够在此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在此时自牧尘体垩内爆发出来,以一种近乎掠夺的蛮横姿态,抢夺着这修炼场之中浓郁的灵气。

    这一动静,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众多惊愕的目光在场中扫视,最后停留在牧尘的身体上。

    “怎么回事?!”

    “是那牧尘搞出来的,他在干什么?”

    “好霸道的吸收,他竟然能如此蛮横的吸收天地灵气,也不怕被撑死了?!”

    “”

    众多有些震动的窃窃私语声在修炼场中爆发起来,所有人的面庞都是有些惊疑不定,显然同样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牧尘。”

    唐芊儿也是睁开美垩目,担忧的望着此时的牧尘。

    “不用惊慌。”

    莫师那沉稳的声音在此时传出,盖过了所有的窃窃私语声,也是令得众多天届学员平静下来,而后他的目光投向牧尘,眉头微微皱了皱,道:“这是他修炼的灵诀在突破,并无大碍。”

    “修炼的灵诀?”

    众多学员再度一愣,灵诀的突破竟然能够拥有这般声势,这牧尘修炼的究竟是什么等级的灵诀啊?看这模样,起码也是得灵级中品以上的灵诀吧?

    那姜立,滕勇二人也是面带惊色的望着搞出这么大动静的牧尘,眼中都是掠过一抹骇色,虽然同为灵动境中期,可他们却是自此时的牧尘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压力。

    “哼,看来他爹倒是给他准备了一部不错的灵诀功法。”

    罗统冷哼道,言语中充满着不甘与嫉妒,其实他修炼的灵诀也并不弱,同样达到了灵级下品,但这与牧尘所修炼的,似乎还是有点差距。

    这让得罗统极为的恼怒,与牧尘比起来,他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占优势的地方,除了年龄。

    莫师注视着正贪婪的吸取着灵气的牧尘,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赞了一声,他能够感觉到牧尘修炼的灵诀功法应该不普通,但他毕竟不是罗统这种浅薄之人,灵诀功法越高级,便越难修炼,想要突破更是难事,牧尘修炼这灵诀应该不超过一月时间,但却是能够在这上面有所突破,这种天赋相当的厉害。

    “不愧是获得灵路资格的人。”

    莫师一笑,虽然在灵路损失了一年的修炼时间,但以牧尘的天赋,想要追赶上来并不难,看来那西院的柳慕白,也是得遇见对手了。

    修炼场的骚垩动,牧尘自然不得而知,他依旧还沉侵在灵诀突破的奇妙感觉之中,随着那些涌垩入体垩内的灵气化为一丝丝的幽黑灵力涌垩入气海,那种充盈之感,令得牧尘心旷神怡。

    牧尘的心神沉入气海,那里原本的丝丝缕缕幽黑灵力,如今已是小有规模,灵力丝丝袅袅的缠绕在一起,犹如一团黑色的星云,神秘莫测。

    在那灵力上方,一页黑纸悄然无息的悬浮着,任由灵力萦绕,它却是犹如死物,毫无动静。

    嗡。

    幽黑灵力在牧尘气海之中转动,突然间仿佛是有着一道低沉的嗡鸣之声在他的心灵深处响起,旋即他心头一颤,心神扫视体垩内,竟是突然发现,在他身体之内,突然亮起了一道道幽黑色的光点

    哗哗。

    气海之中的灵力,犹如也是在此时受到了引动,竟是主动的涌垩出气海,然后顺着经脉运转,当这些灵力在经过那一道道幽黑光点时,牧尘能够模糊的感觉到,似乎是有着灵力被这些黑色光点吸走。

    “这是怎么回事?!”

    这般变故令得牧尘心头大惊,这些黑色光点来得极为的突兀,而且也似乎完全不受他的控制,甚至他连探测都是做不到。

    “是因为大浮屠诀?”

    牧尘心中念头急转,旋即灵光一闪,这种变故,显然是与他将大浮屠诀达到筑基层次有关。

    “这些光点”

    牧尘心神扫过那些遍布身体各处的神秘黑色光点,半晌后,心头突然猛的一震,他发现若是将这些若隐若现的黑色光点连接起来的话,似乎是有点像一条灵脉?!

    灵脉?

    这个词闪过牧尘的脑海,却是令得他心中陡然翻江倒海起来,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并不具备灵脉,甚至连最低级的人级灵脉都不曾拥有,为了这个结果,他可是验证过好多次的,但眼下垩体垩内出现的这些犹如灵脉的黑色光点,究竟是什么?

    在牧尘心中被震惊弥漫时,那些黑色光点却是犹如昙花一现般,悄然的消失而去,任由牧尘如何感应都是无法察觉到丝毫,那种模样,就犹如根本未曾存在。

    “怎么会这样”

    牧尘在心中喃喃自语,心中满是迷惑,许久之后,方才开始仔细的分析起来,刚才的一幕,绝对不会是什么错觉,在他无法察觉到的身体深处,似乎的确是隐藏着什么,而且这种隐藏,或许跟大浮屠诀有关系。

    “大浮屠诀是娘?”

    牧尘心中悄然一震,大浮屠诀是他娘垩亲留给他的,那这样说来的话,这应该与他娘脱离不了关系,他的体垩内,或许被他娘隐藏了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牧尘想了半晌,依旧没什么答案,他对于娘垩亲的记忆太少,只有着内心深处那一道模糊但却极为温柔的影子存在,不过虽然了解很少,但冥冥之中的血脉感应却是让得牧尘毫无怀疑的相信一点,那就是他的娘垩亲绝对不会做半点对他有害的事。

    想到了这一点,牧尘的心中也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不管他的猜测有没道理,但只要相信这一切对他没坏处,那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的,等有时间回家了,再问问老爹吧,他总感觉,这些事情自己那老爹应该也知道一些,不过却从未与他说起过而已。

    心中这般想着,牧尘也是运转心神,将那一道道幽黑灵力收入气海,然后退出修炼状态,那紧闭的双目,也是缓缓睁开。

    在双目刚刚睁开时,牧尘便是感觉到一些不对劲,接着他就见到周围那一道道凝固在他身体之上的目光,当即也是一愣。

    “怎么了?”

    牧尘眨了眨眼睛,望着那些盯着他的目光,有些疑惑的道。

    周围的学员听到他的话,却是满脸的古怪,你自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竟然还不知道?

    “牧尘,你没事吧?”唐芊儿担忧的道,然后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没事。”牧尘这才恍然,笑着摇了摇头,今日灵诀的突破,想来与这里的聚灵阵有着关系,不然的话,他想要达到筑基的层次,或许还得需要一些时间,三级聚灵阵,果然不同凡响啊。

    “今天的修炼课程就到此结束吧,接下来的时间随你们自己安排。”莫师见到牧尘苏醒过来,也是冲着他点点头,然后看向众人,道。

    “是!”

    众多学员,皆是恭敬的应道。

    莫师摆了摆手,也就不再停留,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莫师一走,修炼场中气氛顿时松懈了下来,笑闹声也是传开,不过显然不少目光都是停留在牧尘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之前牧尘搞出来的动静有点震撼,此时虽然莫师走了,但那罗统,姜立等人却并没有再来找麻烦,反而是有些阴沉而忌惮的看了他一眼,便是将目光转移开去。

    “我们也走吧。”牧尘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掌,道。

    “去哪?”唐芊儿问道。

    “去一趟灵诀室。”

    牧尘看向修炼场的另外一边,微微一笑:“我对那里的一部攻击灵诀很感兴趣,现在终于可以修炼了”

    (新的一周,真心的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