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主宰 > 第三十七章 下套
    森林的空地中,三道人影对恃着,那气氛压抑得令人心脏都是有些窒息,当然,这只是相对于牧尘身后的唐芊儿而言,那血屠倒是满脸的笑容,狭长的双目中闪烁着狡诈阴冷之色。

    而牧尘也是目光警惕的将他给盯着,体内灵力疯狂的奔涌起来,眼前这血屠,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味道,那种危险程度,甚至是远远的超越了昨天遇见的火灵猿王。

    不论是从实力,还是智慧上来说,这血屠都不是火灵猿王可比,后者不过是堪堪突破到灵轮境后期,而眼下的血屠,却是几乎要一步跨入神魄境了。

    “小子,我没太多时间跟你玩这种对恃的把戏,你有十秒的考虑时间,将她交给我,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血屠笑容满面的看着牧尘,再度说道。

    “在这里对我们动手,就不怕引来北灵院在这里的那两位神魄境的导师?”牧尘缓缓的道。

    “你的时间不多了。”

    血屠咧嘴一笑,森森白牙令得人不寒而栗。

    牧尘深吸一口气,偏头看向唐芊儿,然后抓住她那光滑皓腕,就欲将其对着那血屠推过去。

    “识时务的小子。”血屠见状,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

    牧尘劲运双臂,旋即猛的一步跨出,却是直接反手一掌拍到唐芊儿香肩处,那股强大劲力,将其震飞而去。

    “不想害我就走!”

    在将唐芊儿反手震飞后,牧尘那低喝之声,也是随之传出。

    唐芊儿落进森林中,她美目望着那道欣长的少年身影,眼眶都是被雾气打湿了去,旋即她强压着那种极端愚蠢,不想独自抛下他的想法,转身就跑。

    “你以为跑得了?”

    血屠阴冷的望着这一幕,两个灵动境的小子,莫非还天真的以为跑得出他的手心?

    “小子,待会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血屠森森一笑,然后身形猛的暴射而出,却并非对牧尘而去,而是直奔那逃向森林之外的唐芊儿。

    牧尘见状,也是猛的扑出,不过对于他的扑来,那血屠却是理都不理。

    “破灵珠!”

    而就在他打算不理会牧尘的阻拦时,只见得年前的少年突然手掌一握,仿佛是有着一道亮光出现在其手中,而后那暴喝声传来。

    “破灵珠?”

    听到这个名字,那血屠心头也是一凛,虽然眼前的牧尘实力微弱,不过若是他拥有着破灵珠的话,那的确能够对他造成阻碍,而且若任由那破灵珠轰中他,恐怕也会对他造成一些伤势,这是现在深陷围困中的血屠绝对无法承受的事。

    血屠目光闪烁着,最终身形还是顿了下来,他望着那暴掠而来的一团黑光,一声低喝,雄浑灵力爆发而出,将其身体尽数的包裹。

    咔!

    黑光在即将碰撞到他身体的瞬间,突然爆裂而开,意料之中的狂暴灵力并未出现,反而是一股腥臭突然传来,一阵粘稠的东西从那黑光中暴射出来,沾满了血屠的身体。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血屠都是愣了一下,然后他低头望着满身的血迹,那些鲜血格外粘稠,而且已经有些刺鼻的味道,如今洒满他的身体,令得他看上去极其的狼狈。

    “你敢耍我?!”

    血屠嘴角微微的抽搐着,眼中暴射出渗人的寒光,死死的盯着牧尘。

    牧尘却是不理他,身形瞬间暴退。

    “小子,既然你这么想要她逃跑,那我就偏不如你愿!”血屠虽然被牧尘这番手段气得暴跳如雷,但他毕竟也是阴险毒辣之人,当即森森的笑道。

    “杂碎,想要这东西吗?”牧尘见到他竟然忍住了怒火,依旧要先抓唐芊儿,却是一笑,手掌自怀中掏出了一颗翡翠般的浑圆果实,一股浓郁的灵力,自那果实内传出。

    “玉灵果?!”

    血屠见到这玉灵果,瞳孔都是微微一缩,眼中猛的浮现贪婪之色,眼下的他已是达到了灵轮境顶峰,差之一步就能晋入神魄境,若是能够得到这玉灵果,他显然可以拼命一搏,到时候如果真的突破成功,那柳暝也是能够被他顺利摆脱!

    这才困局,方才能够真正破解。

    “真是个让人意外的小子,我现在终于对你有些兴趣了。”

    血屠咧嘴一笑,眼神瞬间阴冷,身形一转,便是对着牧尘暴掠而去,与能够突破到神魄境相比,暂时的放弃一个小美人,还是很值得的。

    牧尘早料到他会有这般反应,体内灵力奔涌,然后将双腿包裹,直接是将速度催动到极致,疯狂的对着森林深处逃去。

    以唐芊儿的速度,回到营地通知莫师的话,应该需要一点时间,而他就必须保证在这段时间中,他能够在这实力达到灵轮境后期顶峰的血屠手中保得性命。

    以血屠的实力,要杀他,太轻松了。

    “小子,你真以为你逃得了吗?为了一个小姑娘你竟然会用自己的性命来引诱我,呵呵,说实话,我倒是有些佩服你呢,这样吧,你将玉灵

    果交给我,我只把你手脚废了,留你一条性命,你看怎么样?”

    血屠追着前方那道拼命疾掠的身影,那古怪的阴笑声,也是不断的传出。

    “丧家之犬般的玩意,还是顾好你自己吧。”牧尘头也不回,冷笑声传来。

    “不识抬举!”

    血屠眼神一寒,灵力暴涌间,其速度陡然加快,距牧尘的身影越来越近。

    牧尘感受着后方越来越接近的阴寒气息,心头也是微微一沉,他还是小觑了这血屠的实力啊。

    不过这时候,稍稍放松,恐怕就真是要死在这家伙手中了!

    牧尘一咬牙,心中仿佛是爆发出一道低吼之声,灵力高速的运转在经脉之中,而或许也是察觉到了牧尘所面临的险境,在他身体深处,那一道道不知道隐藏在何处的光点,竟然是再度缓缓的亮起。

    光点接连的浮现,如果此时的牧尘有心思观察体内的话,则是会发现,这些光点连接起来,倒隐隐的有些类似一座神秘的塔状。

    轰。

    不过牧尘此时显然分不出这种心来,他只是感觉到体内灵力突然变得迅猛了许多,那奔掠的速度,也是陡然加快,竟是一点点的拉开了与血屠的距离。

    “什么?这小子竟然速度这么快!”

    血屠见状,心中却是一愣,旋即眉头皱起来,也是再度运转灵力,快速的追赶而去,他毕竟眼力过人,这牧尘突然的爆发,应该只是短暂的,根本不可能与他的持久相媲美。

    森林之中,两人一逃一追,所过之处,满地枯叶掀起,犹如风卷残云一般。

    在这种极限速度的奔逃下,牧尘二人很快的接近了北灵之原内部,那血屠瞧得这方向,心中已是有些不耐,这里棘手的灵兽不少,容易突生变故。

    “小子,老子跟你玩够了!”

    血屠猛的一咬牙,当下也顾不得大量消耗灵力,脚掌猛的一跺地面,只见得他的身体突然犹如猎豹般的趴了下去,双手双掌陡然一拍地面,包裹着他身躯的灵力隐隐的仿佛是化为猎豹之形,身形直接是变成一道光影,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对着牧尘暴射而去。

    “受死吧!”

    暴涨的速度,让得血屠几乎是十数个呼吸间便是出现在了牧尘后方,而后一拳轰出,拳头之上,有着极端狂暴的灵力波动席卷而出。

    这种攻击,足以秒杀任何灵动境实力的人!

    牧尘同样是感觉到了身后那道惊人的攻击,那种攻击若是强行硬接的话,恐怕他立即就得重伤。

    牧尘的目光疯狂的闪烁着,他看了一眼森林深处,计算着某些位置,然后猛的转身,手掌摊开,黑光浮现,只见得一页神秘的黑纸突然闪现而出。

    嘭!

    那神秘黑纸出现在牧尘的掌心,然后血屠那凌厉无比的一拳,便是狠狠的轰在了那一页黑纸之上。

    咚!

    狂暴的灵力在此时爆发而开,牧尘身躯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出,那一页黑纸也是被再度震回他的体内,而其身体,也是倒飞而出,最后落进了远处的那丛林之中。

    血屠见到竟然没有一拳击杀牧尘,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惊异之色,不过他速度却是不慢,掠进那丛林之中,眼神阴冷的望着倒在一颗大树之下的牧尘。

    “继续跑啊?”

    血屠阴森森的望着瘫倒在地的牧尘,森然笑道。

    “不用了...”

    然而,面对着他那阴冷的笑容,牧尘却是搽去嘴角的血迹,少年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接下来该你逃了,杂碎。”

    血屠闻言,瞳孔微微一缩,刚欲说话,只听得那森林深处,猛的爆发出愤怒的吼声,银光犹如闪电般的冲出,那种狂暴到极点的灵力,直接是在森林中掀起了阵阵暴风。

    “银角龙豹?!”

    血屠见到这威风凛凛的灵兽,面色顿时一变,旋即他恶狠狠的盯了牧尘一眼,道:“好狠的小子,想要跟我同归于尽吗?不过你毕竟还是太嫩了,只要我退出它的领地范围,这灵兽自然不会追击,而你,却是得成为它嘴中之食了。”

    然而,牧尘听到他这话,嘴角的嘲讽却是愈发的浓郁。

    “你身上沾染了它幼崽的鲜血,你说,它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吗?”

    听得此话,那血屠猛的低头望着沾染他身体的粘稠鲜血,面色终于陡然剧变,他到现在方才明白,眼前这个看似稚嫩的少年,竟然从一开始就在给他下套!

    装作破灵珠丢出,但却隐藏着鲜血的瓶子,一路有预谋的逃跑...

    望着少年那嘲讽的神色,血屠心头微微发寒,这真是一个莽撞的少年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吗?

    牧尘看着面色剧变的血屠,却是轻轻一笑,他看了看那浑身冒着惊人杀意的银角龙豹,轻吐了一口气。

    龙豹老大,这次又要靠你了,再给我当一回枪吧...

    (更新送到,推荐票,大家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