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主宰 > 第三十九章 芥子镯
    牧尘的双手摸索在血屠的尸体上,对于血屠本身,他并不太感兴趣,但他却是对于血屠从柳域手中抢来的东西很感兴趣。.

    血屠团在北灵境也算是颇有名气的势力,虽然比不上九域,但也有着几分能耐,平曰里他们行事跋扈,但却并不会将注意打到九大域头上去,因为他们很明白,血屠团根本不是九大域的对手,所以,牧尘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令得血屠团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对柳域出手。

    而且之后柳域的反应,也是让得牧尘有些诧异,他们竟然直接将血团团给血洗了,并且将这血屠追杀得逃进北灵之原依然不肯罢休。

    显然,那被血屠抢走的东西,他们极其的在意。

    能够在柳域这么重视的东西,会普通吗?

    北灵境内,九域之中,当属柳域实力最强,而柳域也一直想成为北灵境真正的老大,这些年来拉拢威胁各种手段齐出,也是令得他们在北灵境的声势越来越大,很多时候,俨然一副北灵境最强势力的姿态,而对于柳域的这种肌肉显摆,其他域主,倒也有些不太买账,牧尘的老爹牧锋,便是其中之最。

    牧锋早年便已柳域域主柳擎天有间隙,这些年两域之间也是颇多摩擦,双方更是谁都看不顺眼谁,虽然面上笑言相对,但或许一逮到机会,就绝对会对对方下狠手。

    因为这种关系,再加上柳慕白两兄弟对他的针对,牧尘自然也对柳域没半点的好感,这种能够破坏柳域好事的事,他也相当乐意去做。

    牧尘心中转动着这些念头,手上却是不慢,不过他在那血屠怀中搜了半天,却是发现根本就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当即眉头便是皱了起来,这家伙莫非把东藏省起来了不成?

    牧尘犹自有些不死心,直接是将血屠的衣服尽数的扒了下来,而在当牧尘将其最后一件衣服扯下来时,一个东西终于是顺着衣服掉落了下来。

    牧尘的目光立即望去,只见得一个类似手镯般的灰色银圈,落到草地上,闪烁着淡淡的银光。

    牧尘连忙弯身将这灰色银圈给捡了起来,来回翻看一下,却并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微微沉吟,旋即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这,难道是芥子镯?”

    所谓芥子镯,是一种奇特的灵器,所谓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这种灵器,有着构建空间的力量,是一种颇为珍稀的储物之器,不过这东西颇为的昂贵,牧尘也只是在他老爹手中见过,没想到眼下这血屠竟然也有。

    牧尘把玩着这灰色的芥子镯,据说这东西上面能够留有其主人的灵力烙印,这样若是有旁人触动,其主人能够立即有所察觉,不过现在这血屠已经死了,想来那种灵力烙印也是消除了才是。

    牧尘手握着芥子镯,心神一动,便是有着灵力顺着掌心涌入那芥子镯中,顿时有着一小片空间出现在牧尘的感知中,那是芥子镯内的储存空间。

    在那芥子镯内,牧尘倒的确是发现了不少的东西,不过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牧尘粗略的翻了翻,却没发现什么比较奇特之物。

    “这家伙哪里搞来的这么多垃圾,怎么说也是血屠团的团长啊。”牧尘纳闷的道,只能一次次的仔细的搜寻着。

    这般搜寻持续了半晌,牧尘神色突然一动,手掌中光芒一闪,一块古旧的铜片,闪现而出,牧尘的灵力扫过芥子镯内时,其他的东西,或多或少的都会因为灵力而出现一点反应,唯有这玩意,毫无动静...

    而这种极端的平常,反而是引起了牧尘的注意。

    牧尘盯着这块古旧的铜片,只见得在那铜片上,布满着一些极为晦涩的铜纹,那种纹路,复杂的让他看上去就有点晕眩。

    铜纹的背面,纹路倒是清晰了一些,粗略看去似乎是一头振翅高飞的黑色巨鸟,在那巨鸟下方,有着山岳河流,但这些山岳河流,仿佛都是被那巨鸟双翼所囊括。

    翼遮山岳。

    “这是什么灵兽?”

    牧尘有些讶异,虽然铜片上面有些模糊,但他依旧是从那图纹上面感觉到一些莫名的震慑,这令得他格外的惊奇,什么灵兽,光是一个图纹,就能让他感到震慑?

    莫非是天兽不成?

    牧尘紧皱着眉头,翻看着这铜片,却是毫无结果,当下只能摇了摇头,直觉告诉他,恐怕有很大的可能,这就是血屠从柳域手中抢来的东西。

    但至于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恐怕还得让他老爹来看看才能知道。

    牧尘耸耸肩,刚欲再度搜一下这芥子镯,神色突然一动,在那远处,有着破风之声传来,而且看这方向,显然是对着他这边来的。

    牧尘飞快的将铜片收入芥子镯,然后将那芥子镯带上手腕上,用衣袖将其掩盖,接着又是迅速的将那血屠的衣服给穿回去。

    等到他做完这些的时候,那不远处也是有着人影浮现,短短数息间,那些身影便是出现在了这片空地上,牧尘目光看去,这才松了一口气,是莫师他们。

    “牧尘!”

    莫师一现身,便是见到立在不远处的牧尘,那原本紧绷的脸庞猛的浮现一抹喜色,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后者身旁,道:“你没事吧?”

    牧尘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面色也是有点苍白,但显然状态还行。

    “我听到芊儿说你们遇见了血屠,这才立即一路追了过来,终于在这里遇见你了。”莫师见到牧尘平安,显然也是有些如释重负,旋即他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道:“对了,血屠呢?这家伙真是吃了豹子胆,竟然敢对我们北灵院的学生出手!”

    牧尘干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前方的草丛中,道:“那家伙死了。”

    莫师的神情显然是在这一瞬间顿了顿,他身后的席师也是一愣,然后袖袍一挥,雄浑灵力直接将那草丛掀飞而去,接着便是露出了其中那一具已经冰凉的尸体。

    “这...”

    莫师以及席师望着那冰凉的尸体,面色都是微微变了变,旋即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牧尘:“究竟怎么回事?”

    牧尘刚欲说话,那后方又是有着破风声传来,只见得柳暝带着大批的人马飞速的赶来,在其身后,还跟着柳慕白以及柳阳,而他们见到竟然安然无恙的牧尘,显然眼中都是露出了一些惊愕之色。

    “血屠?”

    柳暝第一时间便是见到了地面上那具尸体,当即神色便是有些变化,急声道:“怎么回事?”

    在说着话的同时,他那锐利的目光也是看向了牧尘,那视线令得后者相当的不舒服。

    “是你做的?”

    牧尘瞧得他那目光,摇了摇头,道:“之前我被他追杀,差点就要丧命,不过刚好遇见一位老人家,然后他便出手将这血屠杀了。”

    “老人家?”

    柳暝双目微眯,有些怀疑的看了牧尘一眼,然后手掌一挥,立即有着两名手下接近那血屠的尸体,一阵搜索,半晌后,他们冲着柳暝摇了摇头。

    柳暝见状,眼角顿时抽搐了一下,他再度看向牧尘,脸庞上有着柔和的笑容浮现出来:“牧尘,血屠身上的东西,你可见过?”

    “什么东西?”牧尘眨了眨眼睛,笑道:“刚才那位老先生在解决掉他后倒是摸索了一阵,不过我躲得远远的没敢过来,也不知道他拿走了什么。”

    柳暝面色顿时一寒。

    “牧尘,你少胡说,血屠身上的东西一定是你拿了,那什么老先生,恐怕也是你编出来的吧!”柳阳怒声道。

    “你的意思是...”牧尘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这血屠,是我杀的?”

    柳阳一滞,呐呐无语,这血屠可是灵轮境后期的实力,距神魄境都只有一步之遥,而牧尘想要杀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柳慕白倒是冷冷的盯着牧尘,眼神深处有着阴冷之火涌动着。

    “呵呵,牧尘啊,你就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如果你真的拿了东西,只要你能交给我,我必定重谢,而且来曰还亲自上牧域,与你父亲说说此事。”柳暝努力的让得自己的表情和善一些,笑着说道。

    “柳三爷,我是真没看见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之前被他追杀得怕都怕死了,我哪敢主动凑上去。”牧尘摇了摇头,少年的脸庞,显得格外的认真与诚实。

    柳暝眼角一跳,终于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虽然他也是不相信牧尘能够真的将血屠给杀了,但这里毕竟他的嫌疑最大,当即一步跨出,大手抓向牧尘,冷声道:“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就让我亲自来搜搜你的身!”

    牧尘见到这柳暝大手伸来,手掌一握,幽黑匕首便是出现在其手中。

    不过就在那柳暝大手即将抓到牧尘时,另外一只手掌却是伸了过来,一把将其挡住,莫师瞥了柳暝一眼,淡淡的声音,让得那柳暝身体僵了僵。

    “柳暝,你过分了。”

    (新的一天,推荐票,大家准备好了吗?!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