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清脉之势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自投罗网吗?”
  
  牧尘望着眼前美目中满是恼怒的清霜,则是淡笑一声,神色平静的道:“我娘保护我这么多年,我可不会去做这么蠢的事。”
  
  “你也知道吗?这里可是浮屠界,浮屠古族的总部,就凭你这大圆满的实力,这里随便一个长老出手,都能轻易将你擒获!”清霜瞪着美目,怒叱道。
  
  她之前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提醒牧尘,就是要他好好隐藏,不要被浮屠古族所察觉,可眼下倒好,这个家伙,竟然直接大摇大摆的跑到了他们浮屠古族来,这如何能让得她不气。
  
  “随便一个长老出手,恐怕应该擒不住我。”牧尘闻言,也是笑了笑。
  
  “你!”清霜柳眉紧蹙,显然是觉得此时的牧尘太过的狂妄。
  
  不过,还不待她多说,牧尘却是上前半步,刹那之间,忽有一股恐怖伟岸气势自其体内爆发而起,周遭空间都是为之震动。
  
  清霜美目陡然一缩,美目震惊的望着牧尘,虽说后者那等恐怖气势仅仅外放了瞬间,但如此距离,她依旧是感觉得清清楚楚。
  
  那种程度的气势,即便是族内的一些长老,都是比之不上。
  
  “你...你突破到天至尊了?!”清霜一对美目瞬间瞪圆,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要知道她一年前见到牧尘时,后者才只是大圆满而已,怎么短短一年不见,竟然就跨过了那道阻碍了无数天才一生的天涧,踏入了天至尊的境界!
  
  这是何等恐怖的修炼速度?这需要何等的天赋以及机缘?
  
  身为浮屠古族之人,清霜对于晋升天至尊之难最为的清楚,即便是有着浮屠古族这等底蕴,想要踏足天至尊,也是极其之难。
  
  就如那玄罗,墨心二人,都是如今玄脉,墨脉年轻一辈中的领头者,然而即便如此,借助着浮屠古族无数资源的培养,他们此时也仅仅才刚刚达到触及天至尊的地步,而想要真正的跨出那一步,更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可现在,牧尘却是先两人一步踏入天至尊,彻底的领先了他们,由此可见,这究竟是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借助一些机缘,侥幸突破而已。”牧尘神色恢复平淡,道。
  
  清霜震惊了半晌,终于是渐渐的回过神来,美目复杂无比的看着牧尘,她知道,如果此事在浮屠古族中传开,究竟会引发多大的动荡。
  
  以往谁都以为牧尘只是一个罪子,在没有浮屠古族资源的支持下,即便其天赋过人,也成就终归有限,但眼下的事实恐怕会狠狠的扇那些人一个嘴巴子,同时也让得他们明白,就算是没有浮屠古族,他们嘴中这个所谓的罪子,依旧能够超越他们浮屠古族费尽心思培养的天才...
  
  “可...可就算你晋入了天至尊,但也不能来浮屠古族啊!”清霜深吸一口气,旋即沉声道,天至尊的确强横,但这对于浮屠古族而言,却并不能引得敬畏,毕竟他们浮屠古族底蕴太雄厚了,莫说是一位灵品天至尊,就算是圣品,也不见得就敢在他们浮屠界中乱来。
  
  “我自有分寸。”牧尘点了点头,道。
  
  见到牧尘神色平静,清霜也就知道劝说无用,当即只能轻叹一声,然后转身在前引路,最后将三人引入一间幽静庭院。
  
  “我可以将你的事告诉清萱长老吗?”在安排妥当后,清霜看向牧尘,询问道。
  
  牧尘想了想,点点头。
  
  清霜见状,这才微松一口气,然后退去。
  
  牧尘望着她远去的倩影,转过身来,对着灵溪与龙象道:“这几日暂时少外出,一切都等诸脉会武开始。”
  
  此地毕竟是浮屠古族之中,若是真的此时就认出身份,怕是会引来一些麻烦,虽说有着无尽火域,武境的帮衬,但这无法让得牧尘达到目的。
  
  灵溪与龙象都是点点头,他们曾经在浮屠古族中待过一段时间,自然很清楚这个古族的底蕴,如今深入虎穴,的确是必须万分小心。
  
  在嘱咐了两人后,牧尘便是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庭院的一座石亭之上,他盘坐下来,抬头凝视虚无天空,漆黑的眼瞳中,灵光流动,仿佛是有着无数道灵印倒映在他的瞳孔中。
  
  这浮屠界的天空,旁人看去,或许只是能够看见浩瀚而精纯的灵力,但在牧尘的眼中,却是能够见到那隐匿在虚无中的一座巍峨大阵。
  
  那座大阵,正是浮屠古族的护族灵阵,那等玄奥程度,即便是以牧尘如今的灵阵宗师造诣,都是有些无法理解。
  
  不过他的目的并非是要洞穿这座护族灵阵的奥秘,而是在感应着这座灵阵之中,某些熟悉的手法。
  
  他的这般探测,一晃便是一下午的时间,待得日落时,他闪烁的眼目方才渐渐的平息,眼中的灵光也是随之散去。
  
  “果然如此吗...”
  
  他低低自语,神色奇特,因为随着这番探测,他竟是发现,这浮屠古族的护族灵阵,竟是存在于一些漏洞。
  
  这些漏洞极为的隐秘,但凭借着传承一脉的熟悉手法,牧尘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如果他没料错的话,这些应该是他娘亲所留。
  
  “嗯?”
  
  而就在牧尘思虑着这一点时,其神色忽然一动,目光望着庭院中,只见得那里空间波动,忽有一道身影缓缓的出现。
  
  那是一名青衣美妇,气态雍容,赫然便是曾经与牧尘见过一面的清萱长老。
  
  “清萱长老来得倒是真快。”牧尘望着现身的清萱长老,笑道。
  
  清萱长老盯着牧尘,忽然身形一动,便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后者前方,修长玉手轻拍而出,只见得其玉掌化为晶莹之光,轻飘飘的一掌便是直接对着牧尘拍下。
  
  这一掌看似无力,然而当其落下时,连这座石亭都是塌陷了下去,周围的空间,更是震荡不堪,犹如将要蹦碎。
  
  恐怖的掌风呼啸而来,牧尘神色却是一片淡然,待得那掌风要落下时,方才随手拂袖,拂在了那晶莹掌风之上。
  
  砰!
  
  似是有着低沉之声自虚空中传开,牧尘的身形纹丝不动,而那清萱长老则是身形一震,倒退数步,脚下的虚空都是随之碎裂开来。
  
  她稳住身形,没有再出手,而是眸子复杂的望着牧尘,道:“先前清霜与我说时,我还不信,如今看来,你真的是踏入天至尊了。”
  
  话到此处,她的眼眸深处中,也是掠过一抹欣慰之色。
  
  不过眼中的欣慰很快收起,清萱长老叹息道:“不过你还是不该来这里的。”
  
  “这浮屠古族害我母子分离数十年,为何我不该来?”牧尘淡漠的道,漆黑眸子中闪烁着冷冽之光。
  
  清萱长老苦笑道:“连你母亲强如圣品天至尊的实力,都无法对抗浮屠古族,你这灵品天至尊,又能怎样呢?”
  
  “浮屠古族的确强,但也不见得就能够在大千世界中横行无忌了吧?”牧尘语气平静,并未曾显露出丝毫的惧意。
  
  清萱长老一滞,旋即无奈摇头,只是将此当做是牧尘的气话,毕竟浮屠古族虽然的确无法在大千世界中横行无忌,但对牧尘,却是能够如此。
  
  “你想打算怎么做?”清萱长老犹豫了一下,忍不住的一咬牙,道。
  
  牧尘闻言,神色倒是一动,看着清萱长老,一直漠然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你愿意帮我?”
  
  清萱长老神色黯然的道:“那毕竟也算是我的妹妹,只不过我们清脉如今愈发式微,在族内的权利也是日渐微小,玄脉与墨脉总是在打压我们清脉,所以很多事情,我们都毫无能力。”
  
  “当初我们保不了你娘,如今总不能见你也被擒住,那样的话,我清脉就真是对不起我那妹妹与你外公了。”
  
  牧尘沉默了一下,他已经知晓,这清脉当年便是在他那外公的手中发扬光大,最终从浮屠古族诸多分脉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浮屠古族内的大脉,不过后来身陨,再加上他娘亲不愿做那一脉之首,远离浮屠古族,更后来便是因为与他父亲结合,诞下他来,惹怒族内,被囚禁至今。
  
  “你可与我说说如今清脉的局势吗?”牧尘缓缓的道。
  
  清脉虽然式微,但若是能够争取而来,倒也算是一分助力,牧尘不是狂妄之人,真的打算以一己之力,正面抗衡浮屠古族。
  
  清萱闻言,则是苦涩一笑,道:“局势恐怕比你想的还要更差,如果这一次的诸脉会武,我们清脉再无表现,或许就得从大脉位置跌落,再度沦为分脉了...”
  
  牧尘眉头顿时紧皱,这清脉,竟然凄惨成这般模样了吗?
  
  “这诸脉会武,究竟是怎么回事?”
  
  ..............................
  
  ........................
  
  ....................(未完待续。)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