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出罐
    奴隶商会“痴皇”的秘密储藏室,最隐秘的地下51层。

    “研究层”。

    既然是奴隶商会,那么储藏的货品当然都活着的奴隶。

    而被冠以“研究层”名号的区域,也就不是简单的监禁几个奴隶而已。

    这里有许多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充满科技感的巨大平台中摆放着上百只装满培养液的玻璃罐。

    玻璃罐里面浸泡的,是种族各异,姿态万千的少女。

    作为顶级奴隶商会,“痴皇”不光掠夺、买卖人口,还会自行培育些珍惜物种,乃至是改造出一些前所未有的生物。

    这也是“研究层”存在的意义了,他们会根据某些客户的要求,“私人订制”些奴隶出来。

    这种生意,十分造孽,每一件“货物”在调试过程中都要死掉成百上千的样本,或者造成大量诡异怪奇的失败品,处理品。

    但是其中只要出现一件成品,那必定是价值连城的顶级精品。

    眼下的上百只培养罐里,都是这个等级的成品。

    而在这些顶级翘楚中,还有一件精品中的精品。

    乃是一头魅魔。

    她头上有稚嫩的小角,背后有淡粉柔软的蝙蝠翅膀,身后还有条细小的尾巴。

    从这犄角、翅膀、跟尾巴的发育情况看,貌似是幼小得尚未成型的魅魔?

    可偏偏,这孩子在人类特征部分又非常的诱人,曲线应有尽有,皮肤光洁耀眼,更有一头可爱的樱花粉色长发。

    还有她的脸蛋,也是圆润可爱,虽然是闭目沉睡着,可一旦苏醒了,那杀伤力简直萌翻全场。

    更重要的是,既然她被浸泡在培养液里,身体当然是光溜溜的。

    可惜你就算把鼻子摁扁了贴到罐子上看,也瞧不见什么。

    因为这只装有魅魔的培养皿,且只有这特殊的培养皿,是不透明的。

    自从一个月前魅魔的躯体初步成型,就有研究人员把持不住。

    这可绝不是因为研究人员们定力不行!

    讲真的,作为专门搞“奴隶改及造育成”这种伤天害理之事的研究员,什么样的身体没见过?

    有许多作品更是从一枚细胞开始一天天看着她们成长,变形,甚至每天还有把残次品们扔进绞肉机物理清除的日常......

    这帮人,如果还能称作是人的话......对研究层里司空见惯的骨肉内脏生生灭灭什么的,就冷漠麻木了。

    但是唯有作为研究层最高结晶的那头魅魔,无法等闲视之。

    当初几个见识过魅魔发育中状态的研究员,如今已经茶不思饭不想,终日沉浸在对魅魔完成体妄想中,丧失了作为实验层操作者基本的冷静。

    现在这帮家伙都申请去了度假,一脸恍惚地离开痴皇商会。

    不过据商会派出的“陪同”几位研究员的“女伴”讲,这些人整天脾气暴躁,已经对通常意义上的美女耐不下心来,满脑子只对魅魔念念不忘。

    他们疯狂地找来纸和笔,一遍遍地把脑海中的肖像画出来,然后看着画像发呆。

    往往在一天之后,却又把这张纸撕掉,又重新画出一张,因为每次痴想之后,他们会觉得脑子的魅魔更有魅力些,比画上的好一百倍!

    然后就再次画啊画啊,不断地循环。

    所以了,自从这次小小的意外之后,魅魔的专用培养皿就被隔绝了视线.

    就连视像设备也只维持在最基本的轮廓监控,不敢把清晰度调的太高......。

    而至今为止,流传在研究层中,关于那魅魔小姐究竟长成什么样的传说,也就取材于这些画纸。

    包括前面所说的,发色啊,翅膀犄角尾巴的细节啊,和最为主观的,对她相貌肌肤跟身材的描述啊,也都来自于几个半疯的度假者。

    而其他的研究员在听说这个小插曲后,倒是更加狂热和好奇。

    他们不是在好奇魅魔外形究竟有多美。

    而是从专业的角度上,好奇那份诱惑之力有什么秘密。

    毕竟,她是一头从真正的魅魔身上弄到体细胞,培养出来的,并非只是在身体外形上改造而成。

    为了那些许体细胞,痴皇商会折了数十名好手,可以说花了血本。

    而这件绝世之作,早就被痴皇商会少东家,卢瑟少爷内定为专属贴身女仆。

    今天是魅魔“出罐”的日子,一众研究员早就观测好各项数据,认定她的身体状况已达最佳。

    卢瑟少爷自然也早早赶到,跟自己期待已久的魅魔女仆举行认主仪式。

    这场仪式可不是所谓的走走形式啊,是真正具备魔法效力的严肃程序。

    只有缔结主仆契约后,卢瑟少爷才真正让魅魔女仆对他言听计从。

    否则的话,这魅魔敞开了用餐,非得把在场所有人榨干不可。

    “小魅魅,我来啦!”

    卢瑟少爷一身锦绣华服,行为举止却丝毫没有大家族少主的底蕴。

    他相貌猥琐,身形消瘦,面颊颧骨突出,大小眼皮耷拉着,脚步虚浮,一步三跳,总归是稳不下来。

    只瞧了那扇由几百个屏幕组成,从各个角度监测培养皿内部的视像墙一眼,少爷就口水直流,恨不得爬上去用舌头把视像墙擦洗一遍。

    哪怕这些图像都朦朦胧胧抓心挠肝,卢瑟少爷也是亢奋得嘴巴根本合不上,笑开花的脸怎么也收不住。

    这是一副早就被酒色掏空掏空再掏空的身体。

    一旁的研究员们不动声色,心中早已充满不屑。

    奴隶商会有什么新鲜货色都是让这少爷先尝鲜,这身体能好了?

    当然,商会有各种补药,但那些都是拆东墙补西墙,透支了今后的生命潜能来让少爷一时爽。

    难保他今后不会跟他老爸,也就是痴皇商会的老板卢盖一个德行,全身都进行各种改造跟器官替换,最后除了大脑没一样东西属于人。

    而研究层中的工作人员们有时也会自嘲,自己大概没资格评论老板。

    因为他们除了身体还算人形外,大脑整日目睹、以及亲自动手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精神层面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吧!

    哗啦啦啦。

    水罐开始排出培养液。

    魅魔的绝世躯体触手可及。

    排出罐内液体后,视像中的轮廓更清晰了些。

    可惜还是达不到令人满意的程度......

    真是抓心挠肝啊!

    “快快,我等不及了!马上缔结契约!”

    卢瑟少爷跳着脚,极为粗鲁地咬破自己手指,摁到地面上绘制好的符阵纹路上。

    这是人工绘制的魔瘴回路,比一些天生魔物差了好远,区区一个主仆契约就劳烦研究员们花功夫改造地下实验室才完成。

    不过只要是为了享乐进行的投入,少爷才不计较什么成本呢。

    神秘的魔纹聚集,时而围绕魅魔环绕运行,时而在卢瑟少爷身边跳动一番。

    随着仪式的进行,卢瑟少爷的口水倒是收敛了些?

    尽管依旧十分猥琐霪邪,但至少不像初来时那种痴傻丑态。

    其实这才是卢瑟少爷平常的样子。

    “呜哦,我刚才是失态了么,久经花海的我,居然看过几张模糊剪影就会把持不住......传说中的魅魔果然非同凡响!”

    “但今后我成为她的主人,就能够随意调节这份奇妙趣味,尽兴取乐!”

    卢瑟少爷满眼的期待,已经激动得浑身发抖。

    大约二十分钟后,大功告成!

    少爷只觉得精神一爽,再看向魅魔已经不会轻易心潮涌动,而是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培养皿的全封闭罩体开始缓缓降下。

    闲杂人等纷纷退避。

    不是他们多么自持清高,而是这群研究员生怕魅魔发威,把自家性命吸了去。

    至于卢瑟少爷有契约在身,应该不会危及性命......大概吧。

    此时封闭罩刚刚降到魅魔鼻尖的位置。

    她从双眸紧闭,到眼皮后面微微的转动,再到缓缓睁开惺忪的双眸,简直每一帧都都是惊世骇俗的画作。

    当魅魔瞳孔完全展开,果然魅惑满满,随意扫视就仿佛要把人吸进来。

    卢瑟少爷哪里还会客套了,早就连滚带爬地往魅魔身上扑:

    “以后你的名字就是小魅魅!”

    他没等封闭罩完全降下,就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把一只脚搭到盖子上沿,如同爬墙的小偷。

    只要再把脑袋抬高一点,就能真切地看到魅魔真姿!

    少爷嗓子都要冒烟了,嘶哑地叫嚣:

    “今天就给你上女仆的第一课......”

    而他眼中看到的,是一发迅速变大,笼盖视野的拳头。

    砰!

    少爷应该感谢自己扭曲猥琐的面孔,导致眼窝深陷,鼻梁凸出。

    不然他就不仅仅是鼻子变歪,和加上两圈熊猫眼了,恐怕眼珠子都要不保。

    魅魔缓缓收拳,轻掸上身,已经驱动魔瘴给自己穿上套衣服。

    等封闭罩完全降下,魅魔身上已经穿戴好一件宽袍大袖,充满威仪的古风服装,把她最为唆使罪恶的身体完全掩盖住。

    “你竟能反抗契约?”少爷感到不可思议。

    “那那么不入流的剂俩,也想困住我......仙魔大战过去多久了?想不到我堂堂洞天级器灵,竟会在这副吸晶女妖身体上托生。”

    她简略查看下自己身体的基本情况,脸色越发凝重:

    “这身体不光秉赋邪道,体质也并非正常的天魔长成,全是用尘世间水土杂料堆砌而成,简直太差......”

    “不过,域外天魔啊,你们把我的家乡,好好一颗灵气充沛的行星变成如今这种乌烟瘴气的模样,绝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