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云淡
    想想卢瑟小子那条七伤八瘘的残废身板,假如留在偏欲执欲境多功夫,怕是必死无疑。
  
      而剑走偏锋,先让他入了魔道修行的门,然后逆转跃回修仙的入门阶段,倒是不妨试试。
  
      毕竟灵栖自己也打算走那条逆水行舟的偏门,投块石头问问路未无不可。
  
      那么就开始吧!
  
      执欲境达到巅峰之人,身体器官在物质的角度上已经千疮百孔,全靠一股邪念吊着不死。
  
      而将执欲境推入炼欲境,就是要将这股邪念压缩回身体血脏,暂代体液血浆的功能。
  
      一般修魔到这个境地,表面上看气色将有所好转,不再是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模样。
  
      但这一切都是表象,想要维持生命体征,修魔者就需要不断地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满足欲念。
  
      不然的话,邪念维持不起具备替代内脏功能的运行结构,导致体系崩溃。
  
      那个时候,修魔者就浴火焚身,灰飞烟灭!
  
      所以说,修魔者进入这个阶段后非但恶行不会收敛,反倒是要更加理直气壮地做坏事,为害比先前更甚。
  
      以上,是一般修魔者要经历的过程。
  
      灵栖不是真的魔道人士,也就没打算塑造出个小害人精来。
  
      她要做的只是引导邪念形成功能结构,取代内脏这一步。
  
      这是一门技术活,单纯地工匠行为,无关善恶。
  
      多数修魔者要进这一步也是得到魔门师长的认可后,由前辈来执行这项工作。
  
      当然,如果是从小就系统地修魔道,能够自己参悟此路,按照魔门典籍将邪气融入脏器。
  
      这样都是天赋过人之辈,根基可以比借他人之手进入炼欲期的人强很多。
  
      当然灵栖没有这层顾虑,随随便便为卢瑟小子吊一吊命即可。
  
      因为在灵栖没进入还血境前,魅魔体质自发的魅惑气场就不能完全收敛。
  
      在此期间少爷的契约之力多少能省些功夫,姑且留着他吧。
  
      灵栖手掐法决,引导四周无处不在的魔瘴,注入进卢瑟后腰。
  
      这是给少爷补肾呢。
  
      都说肾是主管繁衍生息的,尤其卢瑟少爷这种霪欲滚滚的鬼畜,强补下去岂不要火上浇油?
  
      那其实是想当然的肤浅认识。
  
      肾主收藏,温煦生命体液,让一切归于平静,精满不思霪。
  
      肾还是五脏先天之本,气息根源,生化骨髓,填充脑海,没有比这更重要的脏器!
  
      所以了,不要总觉得肾脏是主管水路下流的器官,它比你想象的更为重要和高端。
  
      肾属水,下一步是水生木,该补肝了。
  
      肝属木,主疏通。
  
      肾水填满后,就要肝脏这个“水渠”来把活力泵到全身去。
  
      如果是正派修仙,那每一步都力求引动最纯净宏伟的天地灵气,慢工细活塑造脏器跟脉路。
  
      但是灵栖用魔瘴来进行,就是速速完工,说是豆腐渣工程也不为过。
  
      肝开窍于目,当肝脏功能也用魔瘴修补好后,卢瑟两眼猛然怒睁,两道绿闪闪的邪光堪比探照灯,咄咄渗人。
  
      “就这样吧,你生命暂时已无大碍,剩下的心脏、脾脏、肺脏不用我旁加引导,你身体也能自行维持。”
  
      灵栖收回了手段,她本就没兴趣在卢瑟小子身上多费功夫,自己还得朝着修魔的高深层次进发呢。
  
      然而卢瑟少爷显然还没搞懂形势,他只知道自己体力前所未有地充足,脑袋也前所未有地清醒,仿佛世上再没有能忤逆他的事物......
  
      再看到面前娇美异常的小魅魅,忍不住再次挺身而出......
  
      这刻扑上来的少爷,已经不再是那个左右脚都迈不稳,七扭八歪的残废人,而是有了些正常人的呼吸韵律。
  
      然而也仅仅是正常人的水平而已了,真要论的话卢瑟少爷连的文职小青年体质标准都没达到。
  
      所以灵栖根本就毫不在意,脚下一拦,少爷就摔个狗啃翔。
  
      “来给我介绍一下星球当前的状况,顺便带我上地面去瞧瞧。”
  
      灵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平静抓起卢瑟头发,发号施令。
  
      “你该是我契约过的奴隶吧?怎么敢反过来指使主人!”
  
      少爷恶狠狠地恐吓。
  
      “笑话,我帮芝山派老头子调校弟子,也只有还神境以上的种子天才才有资格进我的灵栖谷,你一个炼气期都算不上的小屁孩,还敢狂吠?”
  
      灵栖哭笑不得,转念间又想到个有趣点子:
  
      “我偏不出手教训你,还要赐你法名!你这小子浑浑噩噩地,简直是小混蛋,那就称你为云淡......”
  
      “所谓德不配位,像你根骨心性无一不是差到极点,烂泥一样的小子,得到本高手赐名,且看今后会牵引出怎样的天道反应?”
  
      这些所谓天道规则,因果机缘的玄奥东西都是返虚境,乃至炼虚境的极高阶段,才会接触到的一些道理。
  
      所谓道理的发现,都是要不停地做实验,再一一记录观测结果,以图窥视天道。
  
      当初灵栖最巅峰的时候也就是返虚境,多少感悟到一些天道。
  
      所以这次有机会,灵栖就做出当年规规矩矩修行时期全然不会做的事情,拿这位品行心性体质通通烂到不行的少爷做个实验。
  
      否则让一位炼虚境的仙道门派大高手收徒弟,还是亲赐法名的那种真传,非得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罕见奇才方能有此待遇。
  
      当然,灵栖没打算真的尽心尽力培养这坨烂泥,仅仅是行了个赐名的形式,就是这样的单一变量样本,才真的易于窥视天道运行规则。
  
      不过既然已经知晓云淡是个蠢笨贱格到几乎无法交流的坑货,灵栖索性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扯皮。
  
      她一不做二不休,连串法决牵动魔瘴打入云淡全身脉络,索性完成了全套五脏修整。
  
      先前已经修缮肾脏满足能量积累,修缮肝脏铺设好能量通路。
  
      接下来是木生火,火属心,开始修缮心脏。
  
      心火为泵,把肾脏中积累的能量沿着肝脏疏通的道路流动起来,欣然运行。
  
      心脏修缮完毕后,轮到火生土,脾属土。
  
      脾脏是阀门,调节身体脉络中能量运行多寡,该急的地方急,该缓的地方缓,居中调节。
  
      上面的各个步骤,说起来简单,是因为灵栖本来就是草草施工,达到最基本的效果就完活,敷衍到不行。
  
      这是明目张胆的拔苗助长!一番急功近利的催化,就算给真正的魔门中人看到也要瞠目结舌,大呼丧心病狂。
  
      若是真正的仙道门派去淬炼自身,那每一个步骤都是经过百年积累,选用最顶级的天材地宝,精益求精。
  
      哪怕是魔门中人,炼欲境也都尽量掠夺高级货色,以极为繁琐的手法供牺祭化,喂养出最为浑厚的魔体,
  
      总之,灵栖是在几分钟之内就把云淡五脏催化到达到最后一步土生金,肺属金。
  
      肺主内外沟通,是体内能量系统跟体外天地能量循环的开口。
  
      许多修行者到了这一步,就开始展现出异于常人的特质。
  
      比如放出火焰啊,发出电光啊,喷出冰冷寒气啊,或者其他凌空漂浮,隐身穿墙之类的本事。
  
      不过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炫耀,或者以此获利,方便干些偷鸡摸狗危害一方事情的,都是邪道魔门。
  
      而正道修仙者在完善修整五脏,打通肺脉,能够沟通天地灵气后,多半是在进行一项非常低调,非常文雅的事情:服气辟谷。
  
      他们开始不再吃喝人间烟火,而是吸纳最清纯的天地灵气,涤净身躯。
  
      否则的话,刚刚门户大开就将自身罕有的先天元气挥霍掉,拿来放个焰火,听个响动,狂欢娱乐,那真是蠢到极点。
  
      而邪魔外道就没有这个顾虑,他们巴不得百无禁忌地疯狂展现些喧哗手段,以此坑蒙拐骗,强取豪夺,掠取更多的资源来修行。
  
      比如现在的云淡小子。
  
      他全身黑气萦绕,邪异无比,两眼更是绿油油地摄人心魄,完全一派反面大恶人的气势。
  
      要知道,肺脉的部署器官不光光是口鼻而已,人体毛孔其实也是属于肺脉的系统。
  
      灵栖输入给云淡的魔瘴,经过这个无恶不作的邪少全身,混合了他欲念之后,再从气孔排出体外,就形成此番黑云滚滚景象。
  
      他砰地一拳砸在研究层厚厚的金属墙壁上,那缠裹在拳头上的黑气居然给银白金属侵渗得滋滋作响,诡异地化成近乎粘稠血浆的铁汁?
  
      没错,并非是高温融化了金属,也不是强酸腐蚀什么的,而是真正地把金属墙壁打出了粘稠血浆!
  
      如果有较真的人拿着这些液体去化验的话,还会检测出,它们不是金属单质类的形态变化而已,其中真的产生了近似生物体液的成分......
  
      当然,云淡少爷是没有那份心去关注这些细节的,他只知道自己一拳给金属墙壁开了个洞。
  
      “哇哈哈哈,我居然有了超常能力!这可是别家子嗣都不曾具备的天赋,只有那些最讨厌的,整天把练功练功挂着嘴边地土包子才能做到?”
  
      “小魅魅,我现在相信你不是普通的魅魔啦,你一定是有着复杂背景的超级大魔王!我暂时会听你的,只要你辅佐本少爷变得更强!”
  
      “当然,等本少爷强到你满意的程度,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做我奴仆,好好享乐,木哈哈哈哈哈......”
  
      饶是知道了小魅魅与众不同,云淡本性仍是目无尊长的纨绔恶少,口中更是污言秽语,无法无天。
  
      然而灵栖还是毫不在意,在她眼里云淡就跟一只张牙舞爪的蚂蚁没什么区别,根本不屑于计较:
  
      “那么,你现在可以开始给我介绍星球现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