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东宿
    痴皇商会的地面建筑,百无聊赖的研究员们终于等到卢瑟少爷从地下电梯中迈步出来。

    与之同行的,还有那只研究层的最高杰作,被少爷拍板命名为“小魅魅”的魅魔小姐。

    他这一次居然玩乐了近一个小时?

    要知道卢瑟少爷虽然臭名远扬,但实际上每次作乐从没超过十分钟......

    因为痴皇商会给少主提供的玩具游乐室规格一开始就很高,就算今后想要降下来调子玩些清淡的,也完全提不起兴趣。

    与之配合的,当然有各种提升潜能的药物,多少能叫少爷强力些。

    不过药物这东西,当你追求单一功能的就必然是毒物,因为它一定是以强行调动身体其他部分能源来达成单一功能的强效。

    而身体本该是自自然然中正平和才最健康,其他任何偏颇其实都是“病”。

    常年的作乐,少爷的身体潜能早已挖成空壳,所以不管吃什么灵丹妙药都已于事无补。

    这些分析,都是研究人员们早就看在眼里,藏在心里,不敢言明的。

    谁会冒着得罪少爷的风险去讲什么大实话呢,何况这帮上层人士这么会玩,也早就对后果有所觉悟。

    比如痴皇商会的老爷,卢瑟的老爹卢盖,就同样是毫无节制地透支身体,结果才人到中年,便枯朽如干尸。

    但是卢盖老爷直接顺水推舟,利用痴皇商会多年积累下的生体改造技术,把身体九成九的组织器官都替换成人工造物,反倒前所未有地生猛!

    好吧,不管商会的老爷跟少爷多么会玩,至少现在卢瑟少爷跟小魅魅边讨论着什么边走上地面建筑的样子,是前所未有的中气十足......

    他们两个居然在认真地交谈?

    而且是那个平日里被人严重认为是沉湎享乐的白痴,卢瑟少爷在主讲:

    “这里是第三新东宿市......实际上整个星球也就这么一座城市,面积约两百万平方公里吧,其他地方都是魔素组成的海洋。”

    “整个世界遭过无数次大灾变,就连最终剩下的这座东宿市其实也早已不是原来的地名,而是座人工修建的浮游岛,在魔素海洋上随波逐流。”

    “即使是这样苟延残喘的小浮岛,东宿市也在短短百年时间里就损毁过两次,现在是第三次重建了,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名称。”

    少爷在叙述的都是简单到三岁儿童启蒙读物中都会介绍的常识。

    不过以卢瑟小子一贯在人们心中的印象,但论他居然条理清楚地讲出那些陈述句,能做到这个程度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第三新东宿市......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魅魔小姐与卢瑟少主并列而行,雪白凝玉的肌肤有精巧点朱的唇齿跟鲜明黛墨的眉睫装饰,低垂内敛的眼神挡不住魅色波澜流转。

    那是在人们视网膜中哪怕存在万分之一秒都可以深深刻入脑髓的凄美容颜!

    然而魅魔小姐步态端正,气度沉稳,一身以浅灰为主色调,质朴宽大的长袍又令她变得很低调。

    只不过这种低调恐怕会起到反效果,她的着装跟以往少爷的各种奴隶相比风格完全反转,但此时越是保守,就越是神秘诱人。

    注意到周围人群的目光,魅魔小姐也半点不会娇羞什么的,而是抬起头来,光明正大地扫视一众痴皇商会的成员:

    “云淡小子,加强一下契约的效力,魅魔进食的本能又在投放饵料了。”

    “已经把魅惑力封锁到最低啦。”少主无奈道:“其实现在的情况,完全是小魅魅你外貌的正常杀伤力啊,跟魅惑魔法什么的没关系。”

    “那好吧。”灵栖摆摆手:

    “打从醒过来开始,一直在教导云淡小子如何控制魔瘴之力,倒是本长者自己的修行疏忽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得静心内视自身,你就按照我教过你的路线,潜心练习,补养生命本源吧。”

    此言一出,卢瑟少爷如蒙大赦:

    “知道啦,小魅魅!吼吼,这辈子第一次连续讲那么多话,嗓子都冒烟了!”

    “不过挨了这么多累,我居然还精力充沛?感觉真奇妙,我必须好好狂欢一顿才行!”

    少爷打个响指,立刻有笔挺黑西装的手下开来豪华轿车,恭敬打开车门。

    少爷没正行地七扭八歪窜进车里,里面早有身着火辣皮装的女仆恭候。

    豪车后座空间跟一座大房子相仿,里面还有吧台跟酒柜呢。

    魅魔灵栖竟也不客气,毫不在意地也坐进了豪车沙发,只是目光对周围一切都不着焦距,心思已经潜入识海深处。

    她显示实力,取得卢瑟小子信赖,甚至还赐名云淡,说是师徒差很远,更像是生意伙伴,以很随便的态度建立了相当严肃的合作关系。

    云淡小子给灵栖介绍的星球状况,其中大多数关于星球的历史传说,地理情况都是废话。

    灵栖自己知道的比云淡,甚至当前文明的成果都要深刻,全面得多。

    比如目前覆盖整个星球的魔素之海,或者被读音做“玛那”之海的来历。

    其实就是远古大能一掌拍来的魔瘴。

    还有云淡小子跟他们这个苟延残喘的文明“第三新东宿市”仅存的历史资料,在灵栖看来更是可笑。

    他们连古代时期怎么从遍地遗迹废墟到全部化作魔素海洋的过程都语焉不详,还不如灵栖自己推测来得准确。

    要知道,咱们灵栖满打满算也算是远古大神,并且还担任过整颗星球的意志大约几百秒的时间呢。

    她从晕蛋小子讲解中唯一能了解到,有点点作用的信息,是关于“第三新东宿市”如今的人文环境的概况。

    简单地讲,这是一座罪恶之城。

    混乱,暴力,犯罪,黑暗的交易,阴暗角落中蝇营狗苟的流浪汉,在几乎永无天日的黑云笼罩下,看不到希望。

    天知道现在的人类文明已经经历过多少个世代,至少灵栖在意识尚存的门派时期,凡人世界还是一片红墙绿瓦,充满山水园林的古朴农业时代。

    至于如今充满钢铁构造的文明风格,灵栖看来也仅仅是画风比较新奇,论起深层的技术含量,比起修仙门派差了好几个星系远。

    何况,这些钢铁科技的最发达时期已经过去,现在的老旧建筑设施都是千年前“第一新东宿市”时期的遗产。

    早在五百年前“第二新东宿市”时期开始,人类的文明对于钢铁科技遗留就已经是只能做修缮而无余力新建基础设施。

    到了约二百年前的“第三新东宿市”时代,干脆连修缮维持的愿望都没有了,只能任由它们在魔瘴海风中腐蚀生锈。

    比起实体产业的缺失,各种享乐,服务的行业倒是畸形发展。

    比如痴皇商会这种培训奴隶跟养殖**玩偶的怪胎,算是给较高地位人士服务的产业。

    还有低端一些的,娱乐节目制作产业。

    各种无下限的,为博眼球不顾一切的风气席卷各类夕阳产业。

    如果说第一、第二新东宿市的产生原因是各种天灾,强大而不可抗拒,那么第三新东宿市其实单纯是因为人类文明已经腐朽堕落。

    要知道,第二新东宿市时期遭遇的那次大浩劫,导致约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接近一座陆地岩盘大小的土地,变成如今第三东宿市这种无根浮萍样小岛的原因,根本不是什么强力变异魔瘴海兽,或者天气异变之类。

    而是单纯地,因为海洋风暴吹拂,海底岩盘腐蚀,就那么有一天,冷不丁地造成岩礁脱离。

    某种意义上讲,是时间,这个大灾难毁灭了人类文明,亦或是早在整颗星球发生异变的太古百万年前,就已经注定了整个星球的命运。

    “没错啊......从我的那个时代,仙魔大战开始,从这颗母星遭受域外天魔强猛一击波及开始,毁灭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

    “现在这百万年后苟延残喘到如今的程度,倒也不足为奇。”

    灵栖想通了其中关节,依旧淡然,并没有更多悲伤。

    挽救自己母星,乃至将它从新恢复成记忆中那颗灵气盎然,山清水秀的福地洞天,所能遇到的困难这些她都有准备。

    就算已经千疮百孔到现在的模样,灵栖也有信心,只要具备了当初返虚级的实力,潜心为星球造福几百年,完全可以做到重建母星的目标!

    甚至如果能够更进一步,踏入炼虚境,那么让母星回到最巅峰灵气满溢的时代也不是难事。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有实力做基础。

    “我现在是化魔境,要在魔道修行之路上极速赶超,达到跟修仙返虚境相对等的返情境,这样才能及早将掌握的法术运用出来。”

    “通常修行者要步步为营,踏实积累,才能让境界提升时基础扎实,我却要反其道而行之,用最激进的手段,只求境界到达,不求实力积累!”

    “尤其是修魔一途,本来就一坠千里,进境极快,而我更是要不择手段,近乎疯魔才行......”

    灵栖暗暗盘算,在远古时代正统宗门为主流的时代,修行者提升境界有一个最为无奈的方法,就是吃丹药。

    上上之资,感悟天地,自然进阶。

    中等资质,也要苦修苦练,积累资源,等候机缘悟道。

    唯有下等庸才,是直接吃丹药吃出个境界,那时空有境界在身,却法宝战力心性灵气统统短缺,多半只是给上等资质跟中等资质当个跟班。

    饶是这样缺陷多多的方式,那丹药获得也决不容易,毕竟跨越了资质来晋升修为境界,吸引力还是很足够的。

    而偏偏,灵栖作为母星曾经的意志支配者,还是洞天级法宝器灵,最知晓天材地宝的成长,和许多高级丹药炼制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