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猎手
    在灵栖思考关系到修行境界,拯救母星的大事时候,身边晕蛋小子跟一车火辣的皮衣女仆们就要玩到兴头上了。
  
      他虽然没能跟期待数月之久的小魅魅作乐一番,但是收获的好处却是远远超过。
  
      这种命都只剩一口气吊着的情况下也要强行做出荒唐行径,享乐致死的纨绔极品,突然得了强劲的体力支援,能干出什么好事?
  
      所以了,此时的少爷跟女仆们已经万事俱备,随时开始肉搏大战......
  
      然而他们身边可是坐着一位如假包换的魅魔啊,一位诞生下来就为行乐的正统魔族!
  
      并且还是个出生起就严重营养不良,如饥似渴,如狼似虎,饿绿的眼的魅魔。
  
      尽管有灵栖强悍的灵魂压制魅魔身躯的行为,又有魔素契约收束着魅魔本能诱惑力的释放,但至少在作乐方面,魅魔的地位就是高阶猎食者,其威压却如同自然界食物链那般不可逆转。
  
      所以那几个女仆在临门一脚之时,突然纷纷调转方向,朝着灵栖投怀送抱而去。
  
      “怎么回事!你们都想造反啊!”
  
      云淡小子大怒,这种被浇一头冷水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够了,怎么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对不起,少爷......但我们身体不听使唤......”
  
      女仆们带有恐惧的哭腔,她们先前迎合少爷其实都是违心的。
  
      毕竟这位痴皇商会最疯狂的少主,若是忤逆了会被送进地下设施的哪一层,发生什么可怕的事,谁都不敢去想。
  
      所以哪怕是装作逢迎,她们也会顺着少主喜好来表演。
  
      可是现在的情形是,不管自己是不是真心想要为少爷取乐,她们身体表现都是牢牢背弃了少爷,转投那位看起来冷冰冰,仿佛置身事外,却又确实十分美丽的灰袍美少女身上。
  
      嗯,这美少女身上还有些像翅膀,犄角似的小装饰,大概又是少爷要求下由商会的研究员们搞出的恶趣味**玩偶吧?
  
      可现在不是关注这些细节的时候啊,少爷一旦发怒,自己统统要被扔进绞肉机挤成罐头都有可能!
  
      七八个皮衣女仆牢牢贴到灵栖身上,瑟瑟发抖,几乎没法呼吸了。
  
      “算了吧,云淡小子。”
  
      灵栖开口了,也不在意此时有许多温热躯体敷在脸上,腮帮子都嗡嗡发闷:
  
      “我虽然对你平时的生活习惯没兴趣说三道四,不过你继续做这种事,哪怕是魔瘴填充过的器官,也消耗不起。”
  
      “当然,你的邪念若是强行压抑,结果多半也不会好,不是爆体而亡就是积攒成更强烈的欲力,迟早要做出饮鸩止渴的行为。”
  
      “正确的做法是去疏导它,把这些力气转去做别的事。”
  
      “疏导?怎么疏导!”云淡暴躁无比,他身上黑气又浓浓地笼罩出来,整个豪车的车厢里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那些豪华皮具包裹的纹路,好像活了过来,微微蠕动,如同进入了什么生物的肠胃般,叫众女仆大惊失色。
  
      “凡人可以做精细的手工,做劳烦的苦力,包你累到倒头就睡,绝不会有什么心猿意马。”
  
      灵栖很衷肯地出主意:
  
      “至于你这幅身子骨,平时做做家务也就差不多了。”
  
      “你小瞧我?我现在已经超出凡人的范畴啦!”云淡小子烦躁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灵栖打出黑气萦绕的拳头。
  
      “放肆。”灵栖竖起两根手指,心念一动,就有复杂篆纹浮现在面前,把黑气隔开。
  
      云淡身上这些许魔瘴,比地下囚层中自然弥漫的魔瘴浓度还弱,除了在与他精气神结合后变得生出些特异形状外,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灵栖既然可以适应地下囚层浓郁程度的魔瘴,也就对云淡身上的魔瘴不屑一顾。
  
      “你一个才炼欲入门的小东西,根本比不上化魔级的我,何况我的手段运用起来实效还远超过当前的境界。”
  
      “但是这身魔瘴,在没经过任何淬炼和法术构造的情况下,就能引起事物异常变化,倒也有趣。”
  
      灵栖摆弄了被困在虚影符箓中的那缕黑气片刻,瞧出些端倪:
  
      “充满母星的魔瘴啊,其实也是天地游离能量的形态之一,而且还特别容易跟生命体的精气神结合,呈现出各种特效。”
  
      “云淡小子的本心是那种沉湎于人山肉海不愿自拔的霪邪饿鬼,再加上商会地下囚笼里无数惨死怨魂的怨念,结合进魔瘴,居然形成了这种可以把死物转化成生体结构的异能?”
  
      “魔瘴中还是以奴隶商会中饱受折磨得怨魂力量为主,相比之下你那些许的意志力实在太弱。精神,怨念,灵体这一层次的修行,要到修仙中的还神境,或者修魔中的还血境才会涉及到,想要深入开发这个能力为时尚早。”
  
      灵栖又是以长者的口气,高高在上地教训。她虽然懂得这方面的知识,但眼下她的实力也只到达化魔境,等于高级工程师面对钢铁机械能却连个螺丝刀都没有,空有想法无法实现。
  
      云淡怒极,却是没有办法,谁叫小魅魅实力就是那么深不可测呢。
  
      “切,本想去娱乐会馆好好放纵的,但有你跟着一定又是搅和完了,扫兴啊!”
  
      少爷气闷地一砸车内吧台:“既然如此,我就按照你说的,找个能出出汗的地方玩......”
  
      “调头,我们去猎手协会。”
  
      “遵命,少爷。”司机也不多言,转动方向盘就驶向另一条公路。
  
      这些蜿蜒盘旋的复杂公路,围绕着高达百米的摩天大楼,可算第三新东宿市的奇观。
  
      可惜在乌云滚滚的环境,和摩天大楼玻璃外墙上播放的各种眼花缭乱滑稽荒唐的节目衬托下,只会让人嗅到堕落的魔性。
  
      灵栖虽说是第一次观览到这混合了技术感与颓废风的城市面貌,却不会跟没见过世面似地有惊奇的表现,她透过浮躁的城市外表,看到的只是一颗腐朽的星球。
  
      “你说的猎手协会,是什么地方?”
  
      魅魔小姐总是这样若有若无地问话,讲话的时候又从不看人,给人高高在上的意味。
  
      这副做派特别令曾经也是高高在上,从不鸟别人的卢瑟少主不爽!
  
      然而现在那些女仆们,都簇拥在小魅魅脚边,拿魅魔小姐当保护伞,不肯挪开半步,看起来确实是小魅魅更有主人的风范。
  
      这些女仆在情绪稳定后,固然不会再毫无形象地紧贴着小魅魅,不过她们在穿好衣服后也担心受到少主责罚,此时只有围在魅魔小姐身边才有些安全感。
  
      尽管这位魅魔小姐似乎并未明确表示出要罩着她们的意识,始终那么淡然,面无表情,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好在只要有魅魔小姐说话,卢瑟少主就会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她哪里,不再对女仆们露出毛骨悚然的表情:
  
      “猎手协会啊,怎么说呢,是个很无聊的组织,在第二新东宿市时代,还是保护城市的武力集团,而现在的猎手完全成为娱乐团体,就像......”
  
      云淡小子讲话到一半,突然车厢猛烈震动,是那条蜿蜒在半空的公路发生了扭曲!
  
      一头全身长满海带样鳞片的怪人张牙舞爪,噼里啪啦地扭动身上海带,将公路抽打得石块迸溅:
  
      “我是祸锅人!是因为吃火锅总是抢不到肉,只能啃海带片的怨念化成的复仇鬼!”
  
      “猎手协会的垃圾们,你们一个个在电视里那么风光,还拍了我最喜爱的火锅店的广告,在电视里大口吃肉,我好恨!”
  
      “现在我也拥有超凡的力量了,我身上长出海带,强韧程度超过普通海带十万倍,狗屁猎手们,不服就来咬我啊,哇哈哈哈......”
  
      这怪人疯疯癫癫地,在公路中间蹦蹦跳跳大放厥词。
  
      而他身后的一座巨型建筑,很快得到响应,从里面飞出十几架直升飞机。
  
      哪些直升飞机造型犀利,棱角分明,看似战力很猛。
  
      但它们却并不是武装直升机,而是开启强力探照灯,在上面有专业的摄像人员在忙碌地拍摄各种角度。
  
      随着直升机盘旋,周围各个大楼上的影像屏都转接到海带怪人叫嚣挑衅的画面。
  
      在画面的右上角,和直升机的机身上,涂有红色斜杠覆盖蟑螂,貌似除虫公司的标志,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蟑螂翅膀上画个骷髅的样子。
  
      这就是猎手协会的标志了,也正是立体公路所盘旋的最大一所摩天楼,在顶端竖立着同样的一座巨大标志。
  
      “这么说,我们的目的大楼,也就是那所谓的猎手协会,它正在受到怪人的挑战?”
  
      灵栖见怪不怪地冷眼观瞧这座末日黑城中各种乱象:
  
      “所谓怪人,大概也是受到母星魔瘴影响,同时自身各种怨念与魔瘴中的力量发生共鸣,结合而成的变异者吧。”
  
      即使怪人这种存在灵栖都可以用修行理论来解释。
  
      但那个猎手协会么难看的标志还大张旗鼓地摆出来,连灵栖都不忍直视,这个时代的审美观果然叫人绝望......它们真的还能建回原来安宁祥和的样子吗?
  
      与怪人进行破坏的场面格格不入的是,悬空公路上很快聚集了大量汽车,许多人拎着酒瓶,板凳,零食赶来,吆喝呼喊,热闹非凡!
  
      “呜哇,有怪人直接挑战猎手协会本部?有好戏看啦!加油,我赌祸锅人小哥能打十个!”
  
      “希望今天能看见我最爱的泪痣眼镜出场!泪痣眼镜我爱你!”
  
      “算了吧,泪痣眼镜是A级3位的高级猎手,怎么可能出来收拾这种小脚色?”
  
      他们根本不在乎悬空公路的安全,近距离围观怪人作死,简直看热闹不怕事儿大。
  
      同时,在一阵阵喧哗的重低音摇滚乐中,有许多奇装异服花里胡哨的家伙一边跟观众们互动,一边大摇大摆走上了公路破坏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