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7保团
    猎手协会,据云淡小子介绍是第一新东宿市时期就存在的组织,那个时候就开始网罗非正常人类,用来守护城市,对抗天灾怪兽。
  
      不过这个协会如今已经一代不如一代,渐渐衰落成依靠噱头打斗作秀换取电视直播的空壳公司。
  
      此外,近年来人类文明孤岛面对的外来变异怪兽就越来越少,反倒是城市内部开始时不时地有各种扭曲怪人冒出来搞破坏。
  
      “是因为你们这漂流孤岛所蕴含的能源越来越少,已经提不起强力生物的兴趣了吧。”
  
      灵栖犀利点出关键所在:“而且你们说别人是怪人,不如说我见到如今的人类里就没一个正常的。”
  
      “没错哈哈哈,现在谁还讲正常人啊,正常人就是无能人!只要有本事搞出热闹的场面,不管是怪人还是猎手,都能给观众刺激......”
  
      云淡小子嘴角邪笑,全身黑气蒸腾:“现在我也不是正常人啦,我要搞个热闹的派对,让大家嗨起来!”
  
      话音未落,云淡自己跳出了豪车,朝着海带火锅男的方向嚣张而去。
  
      这下豪车的司机,以及那几位皮衣女仆,都面面相觑,他们从没见过少爷这般胆大。
  
      以前少爷都是窝里横,对待下属肆意妄为,可是一旦出了痴皇商会,就****怯懦。
  
      不是针对某些势力强过自己的其他阶级子弟,而是说卢瑟少爷在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副阴测测萎黏黏,要死不活的样子。
  
      可是现在少爷只身犯险,他们不能坐视不管。
  
      以司机为首,加上几位女仆,都紧忙跟了上去,这一跑动起来,就看出司机和女仆们都是非正常人。
  
      百米速度都在十秒左右,而且他们并非以冲刺的姿态奔袭,只是略微匆忙地快跑过去而已。
  
      看来痴皇商会就算不是最顶级的组织,也是几个巨头之一。
  
      那些平时对少爷任意欺侮,低三下四赔笑的手下们,竟也都是经过层层选拔才得以就职的精英?
  
      当卢瑟少爷跟他的泛用型全职保姆保镖保健团围上海带男时候,先前伴随着重型摇滚乐出场的奇装异服人士,还在跟观众们互动。
  
      “后面的朋友们,举起你们的双手!双下巴鲨鱼出场啦!握手的时候小心粉碎性骨折!”
  
      “谁最爱你们,你们又最爱谁?拍下薰衣草睫毛活跃姿态,就能得到本帅哥亲笔签名。”
  
      “今天的幸运观众,一起欢呼吧,分贝得分前五十名可以获得可爱瓢虫睡衣假面的同款面膜哦!”
  
      这些都是C级左右的猎手,除了莫名其妙地对装扮有独特坚持,跟普通人差不多。
  
      按照卢瑟少爷的理论,他们想要当“非正常人”只有凭借奇装异服和行为艺术来强行给自己增添噱头,是群可悲的家伙,猎手协会的最底层。
  
      身体单项或复合强度超过普通人两倍以上,才可能被认定到B级猎手,此外一些超乎人类理解范围的特异能力,也能被评如这一等级。
  
      而在此基础上,想要升入A级猎手,就需要实实在在的战绩积分来计算了,这样的水平已经是非常高端,平时难得一见。
  
      据猎手协会公开宣传的资料讲,目前注册的C级猎手达到两千八百人,并持续增加中。
  
      B级猎手就只有一百五十人,而且进近十年数字没有大的浮动。
  
      A级猎手八十人,出乎意料地相当多,此外这八十个A级猎手每个月进行的排名战也是收视率焦点。
  
      在此之上,猎手协会还神秘兮兮地声称拥有S级猎手七人,只不过多半类似都市传说那种虚无缥缈的坊间小传说,从未高调宣传。
  
      顺便一提,整个第三新东宿市的人口为六千万!
  
      目前卢瑟少爷跟他的泛用型全职保姆保镖保健团,算起来相当于B级猎手的战力。
  
      十个B级猎手围攻一个怪人,在猎手协会年度直播史上算是个比较出彩的事件了。
  
      不过现在那些配置摄像机的飞机们并不知道精彩即将来临,还一个劲地给C级作秀猎手们打特写呢。
  
      对挑衅的怪人进行放置,也是刺激收视率,制造悬念的小花招。
  
      当然,总归是有一台摄像机关注怪人的。
  
      这台摄像机一边拍下怪人的一举一动,一边请节目演播厅里的特约嘉宾做评论。
  
      他们对怪人冷嘲热讽,无下限地戏谑怪人身上每一个细节,却对装扮夸张十倍的C级猎手们赞誉有加,顺便再给某些代言的小东西打个广告。
  
      然后,在他们滔滔不绝地介绍每一位到场的C级猎手时候,怪人已经跟一群“主动上镜的围观群众”开打了。
  
      “祸锅海带男第一招是猛击地面,炸起碎石一片!你确定这是海带,不是合金螺旋桨?”
  
      “八个身穿皮衣的火辣女郎迎面挡住乱石弹幕,她们是新出道的组合吗?”
  
      “看上去很痛,但表情又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啊,特写看来还是有泪水含着的。她很拼啊。”
  
      评论嘉宾瞬间兴奋起来,这期收视率有保障了。
  
      “后面那个身穿马戏图戏服的小矮子,是经纪人么?他在哭?被弹出的石块打中了?”
  
      “不,不对,那个可不是马戏团戏服,其实是上层社会才流行的复古贵族装啊。”
  
      “额,真的假的,应该是山寨的吧。”
  
      少爷就是少爷,除了些许黑气魔瘴看上去很神秘,他其实身体完全没有锻炼过,而且历来也是被所有人宠溺娇惯,哪里吃过半点苦痛?
  
      所以现在他只是被小石头碰了下,就满地打滚: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女仆们无语,之前正是因为少爷命令要把怪人留给自己收拾,所以她们才硬顶着飞溅石块,仅仅对怪人呈包围之势,没有妄动。
  
      现在少爷发火了,最粗壮的男司机也就当仁不让,轰地一拳锤上去。
  
      祸锅男桀桀怪笑,护身海带又粗又韧,还挂着丰沛的海水,重拳打上去如击败革。
  
      保姆团素质高强,但也都是普通人范畴。
  
      平心而论就算用普通海带垫厚一层任由他们捶打都得被分散大半威力,何况那可以掀翻钢筋公路的强化海带?
  
      “你们是猎手协会的哪一号人物,快报上来啊,直播给全体市民看看,我祸锅海带男就要出名啦!”
  
      海带片片竖起,外缘锋利如刀,无差别地乱砍乱削,刮到碰到绝对要出人命。
  
      “保护少主!”壮汉司机一把将西服扯烂,露出层特殊织物构成的背心,与海带飞刀硬撼。
  
      女仆团冷哼,高跟鞋下面铁钉铮铮,相互抱团成类似拉拉队的集体操模样。
  
      但她们一旦运动起来,组成的发力结构却相当有说道?
  
      通过推搡,起跳,拉胳膊甩风车,硬是将最外侧女仆蹬出的一脚集中了八人合力的冲量,咚地将祸锅男踢飞,一头撞进后方大厦。
  
      撞碎的水泥渣噼里啪啦掉落,至少两层楼的砖石量倒塌倾泻,把怪人死死埋住,现场烟尘滚滚。
  
      好吧,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两成是因为女仆团合击战术扎实有效,八成原因则是因为楼厦年久失修,是样子货,豆腐渣。
  
      有了这番响动,直播摄像纷纷关注过来,对这横空出世,飒爽养眼的女团给予纤毫毕现的特写。
  
      可是此时女仆团跟壮汉司机却表现得比那些捕捉亮点的摄影师更专业,纷纷挺胸拔背站好,伸出手掌挡着摄像头:
  
      “不要拍,不要拍。没得到少爷的出镜许可,以及提前通告,有专业化妆师陪同下,不得拍摄少爷形象。”
  
      天知道那些摄像机根本没人管什么少爷不少爷的,影像焦点乃是这群保镖本人啊!
  
      于是他们职业化遮挡镜头的动作,也被当成表演情景的一环,被从各个角度剖析,演播室嘉宾纷纷赞誉为最帅拍照姿势。
  
      “都让开,我是主角!”
  
      捂着头的卢瑟少爷起身了,再次跟保姆团唱反调。
  
      过去他无论外貌形象还是动作行为都跟身份太不相称,自从十二岁第一次以公开身份出镜,就是那副死样子。
  
      结果一段时间里第三新东宿市上层圈子里以卢瑟少爷为笑柄,各种段子流传过好一阵。
  
      甚至不光是年轻一代的同龄人之间肆意取笑,就连父母辈的阶层人士也揶揄这货。
  
      为此,是卢瑟少爷的老妈,一位特别好面子,至今也以交际花身份活跃在上层阶级的公众人物,亲自给保姆团定下规矩:
  
      在保证卢瑟少主玩的开心的前提下,严格控制他外形肖像在公众场所出现的形式。
  
      好在后来卢瑟少爷大多数时间里都窝在痴皇商会宅邸中,去跟无数的玩具作乐,极少有抛头露面的机会。
  
      而且痴皇商会本身也是个非明面的组织,毕竟买卖奴隶,乃至订制**玩偶这种事,主顾都是特别富有,又特别有权势的阶层。
  
      总之,卢瑟少爷其实来头相当不小!
  
      论起噱头来,他是富奢程度远超许多明面上大家族大集团,神秘低调的黑暗世界少主,唯一公开身份是有一个交际花老妈。
  
      顺便说一句,痴皇商会真正的主人卢盖老爷更加神秘,即使在第三新东宿市最顶级的高层中,也只有寥寥数人知道他的存在。
  
      其他次高级的阶层人士,想购买奴隶玩偶,都是通过代理人订货,许多人甚至只知道有那么个贩卖组织,连痴皇商会的名号都不曾听过。
  
      所以了,跟那位卢盖老爷打交道最多,并且时不时没大没小地谈论起这位创始人的人群,反倒只有那些一心搞实验,从不关心交际人脉的商会内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