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9公敌
    三个A级猎手一起杀气腾腾压向卢瑟少爷,这等局面吓得保姆团腿都软了。
  
      继续冒死保护少爷,一定会被顺锅端,筋断骨折是轻的,三个A级强者啊,又都是含怒出手,贸然挡了人家的路,搞不好会送命的。
  
      可若是护主不力的话,回到商会要遭到什么惩罚又难以想象。
  
      保姆团仿佛预见了自己作为恶少跟班的下场面如死灰之际,一股清风徐来,把三大强者进击的压迫感一扫而空。
  
      是灵栖,悄然移步到战线锋缘,灰袍大袖一抖,面前就已空空如也。
  
      泪痣眼镜,紫电龙骑士,漆黑凤尾蝶,通通不见了。
  
      只有袖子拂过的清风,挟带的一股清凉气息。
  
      那是保姆团的人从未呼吸过气息,一时间恍惚而又陶醉。
  
      因为灵栖使用了自家修炼葫芦藤时代归纳出的法门,容纳万物之机。
  
      这种启发于草木植物生息之理的清风,恐怕别说当今的第三新东宿市中任何人,哪怕往前推一万年,这颗星球都没有生物有福气呼吸到。
  
      毕竟,灵栖母星从蕴含天地灵气的福地到遭遇浩劫变成遍布魔瘴的废墟已经上万年。
  
      感怀的事情姑且不说,灵栖这一招大袖藏人的手段可是真正的神仙做派,等闲之人看了根本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是我的幻觉么,好像有三个非常有名的人物攻击过来了?但眨眼间又消失不见了......”
  
      “嗯,也许真是做梦吧,那个从不出门,一无是处的少爷怎么可能招惹到这么多知名猎手。”
  
      “是啊,你瞧周围的人群也静悄悄的,多么和平的一天......”
  
      保姆团成员还在懵懂中,可是几人间悄悄话的话音未落,重重包围的群众就如同暴风雨般汹涌扑压过来:
  
      “把泪痣眼镜大人还回来!”
  
      “你们是什么邪恶组织,竟敢绑架我们家漆黑凤尾蝶?”
  
      “在猎手协会门前做出这种事,是来挑衅的吗,紫电龙骑士大人,一定会粉碎你们的阴谋!”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保姆团众人只是比普通人强些的练家子而已,都没有什么特殊能力。
  
      他们见势不妙,连忙拉着少爷躲回豪车,强行发动起来,硬是冲出人群,落荒而逃。
  
      而灵栖,在惊鸿一瞥地收了三个A级猎手后,并没有再回到云淡小子一行人的团伙,而是径直走向掩埋了祸锅海带男的倒塌楼层。
  
      她一抖袖子变走三人的动作本来就电光石火,刹那间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位始作俑者,都认为是少爷保姆团用了什么诡计拐走自己的偶像。
  
      毕竟,保姆团这些人穿衣打扮都太吸引眼球了嘛,想挪开视线都难。
  
      而且,对于大群民众都是普通人水准,灵栖走动起来想要不引起他们的注意,简直有100种方法,其中任何一种实施起来的简易程度都比考虑“究竟该用100中方法中的哪一招”这个选择的过程来的快捷。
  
      此时海带男刚刚拨开石块露出脑袋,就见灵栖走到他面前,同样的二话不说袖子一甩,这个怪人就不见了踪迹。
  
      做完这些事,灵栖看看自己的袖子,把神识沉浸了进去:
  
      “3个炼欲级,都已经达到呼吸魔瘴,混自身的精、气、神,做到常人手脚难以企及事象的程度。”
  
      “还有1个化魔级,达到了自身身体结构都发生改变的地步......而且他们都是从普通人突变而来,并没有系统修习过什么魔功的痕迹。”
  
      “难道说,我母星所浸没的魔瘴,是这么容易导致凡人畸化入魔的性质么。”
  
      在袖子的空间里,有灵栖运用法力变化出的人形,试探几位捉来的“凡人”。
  
      这里的场景,是依灵栖记忆中芝山派初级练功房而建,刀枪剑戟有,石墩石锁也有。
  
      这些玩意对于仙道门派来说是不是太土鳖了?
  
      千万不能这么说,一些好苗子从一无所知的赤子,打磨意志,身体到强身、健体的基础非常重要。
  
      正是这最枯燥,劳累,苦闷的十年基础,才能让修仙弟子踏入炼精境,有了超过凡人能力后不骄不躁,底蕴浑厚踏实。
  
      不然越是聪慧过人的天才,早早修得神通后就愈发助长急功近利的心性,那今后堕入魔道的可能性也会越大。
  
      不过当前灵栖弄出这些布置可没想这么多,甚至对芝山派的怀旧心思也占不了三分,八成以上都是因为她最熟悉芝山派的点点滴滴一草一木,观想起来不用费什么力气,便顺手搭建了出来。
  
      不然要灵栖专门为几个初次见面的小子量身定做练功房?谁有那个闲心。
  
      而用来试探他们的人形,也是灵栖依照自己当前的魅魔身躯组建。
  
      因为灵栖姑且也算是内视自己这个身体一个月有余,论熟悉程度还稍稍超过万年空白期的旧身体。
  
      而且,从未来考虑,这个身体至少是得一直跟着她修炼到返情期,不是马马虎虎就可以摒弃的东西。
  
      顺带一提,灵栖施展法术所达成的效果,都是按照仙道门派标准来调整,可她驱使法术的过程,则是魔道中化魔境的手段。
  
      因为当前母星弥漫的魔瘴魔素量大管饱,但想要寻得一丝仙气却是强人所难。
  
      也亏了灵栖真正的底蕴是炼虚境,见解见识都是宗师级,所以哪怕可运用的境界仅达化魔境,照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就好像一位油画大师,没了专业的纸笔,只给他一根木棍和一片沙地,依旧能够勾画出令人心潮澎湃的佳作。
  
      以及,灵栖抓过来的几个人虽然有魔道入门的特征,但并不晓得成体系的的法术,根本没法对抗大高手用出来的之术,所以才得如此干脆。
  
      “那么就请进招吧,我也只用强身健体期圆满程度的力道和你们过手,不用任何神通法术。”
  
      灵栖也不多解释,开门见山邀请四位被强行请进来的“客人”切磋,有什么话打完再聊。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好吧,看你的架势已经很明白,要打过才肯说明吗?那么就由我先上!”
  
      四人之中最为热血直接的紫电龙骑士,发动摩托轰鸣,一头冲撞过来。
  
      他的特长在于驾驶载具。
  
      改装得浮夸繁杂的摩托车,一旦叫雷隼开出来,动作起来居然灵活无比,同时代普遍常见的新潮流线型机车见到了都会目瞪口呆。
  
      那头犬牙交错的狰狞钢铁怪兽,发动机轰鸣如同真实的生猛巨龙咆哮,压碾挤靠,挺立回转,无不刁钻,把力量跟技巧完美融合。
  
      雷隼人车一体,旋转、跳跃、闭着眼......
  
      他做出许多看似花哨的空中翻滚变向,都是具有实战意义,绝不仅仅是炫技。
  
      此时,粗狂机车周身所焊接的铁刺钢筋都不再是哗众取宠的装饰,而是确实活起来般,伸张有力的利爪,挥舞捭阖气势无匹。
  
      “有意思,是具有御物天赋的人才啊,比较当初玲珑器宗最受期待的弟子起来也不遑多让。”
  
      灵栖欣然点头,看来自己母星虽然千疮百孔,但后辈之中尚有可造之才降生,有值得挽救的价值。
  
      她当下也不敷衍,拿出诚意认真对攻,盯准了机车钢轮侧扫过来的间隙,竟然生生用手捕捉到其中的条辐?
  
      随后灵栖顺着轮子转动的同向,再加把力,紫电龙骑士跟他的坐骑就偏离了空中滑翔的轨道,一头撞翻旁边的数尊大缸。
  
      雷隼脑袋戴着坚固头盔,所以姑且没受到多大撞击。
  
      但这妨碍不了他思维的瞬间懵比。
  
      那个女孩,一点都没被自己的来势汹汹吓到吗?
  
      别人光是面对自己改装机车上狰狞的长角利刺,就已经露怯了啊!
  
      可是那个女孩,她居然看破了自己车身最薄弱的一点......
  
      那就是摩托的前轮其实是没有动力,全凭惯性转动的。
  
      所以从力气上来说,大概B级中游的猎手就可以做到徒手带飞大摩托这样火中取栗的动作。
  
      可是有胆量来执行这个战术,并且有精准的动态视力和反应速度确保战术成功,那就是A级顶级猎手的水准了。
  
      上一个做到这件事的,不是别人,正是泪痣眼镜。
  
      此时这位冷酷俊美的高挑型男,正轻轻扶着眼镜腿,静观雷隼与神秘女孩的交手:
  
      “你放水了,紫电龙骑士......上次跟我打排名战时你的实力可不止是这些。”
  
      “你机车上安装的那些尖锐物,都是可以放出高压电流的吧,只有发动了那些机关时,才是号称紫电龙骑士的真正姿态......”
  
      “而且自从我上次破解过一次你的雷龙甩尾连击,你肯定会针对前轮的弱点进行修改,只要把某几根铁刺的位置调整下,就完全可以无懈可击!”
  
      嗯,紫电龙骑士跟泪痣眼镜的确对战过,而且不止一次。
  
      那就是每个月都会举行的所谓猎手协会的官方排名战了。
  
      猎手排名战可是是第三新东宿市的一场盛事,也是让一亿民众暂时从绝望堕落的氛围中振奋些许活力的唯一大秀。
  
      特别A级之间的排名战,每一场都精彩无比,奇招迭出,令人目不暇接!
  
      比起B级跟C级那种打架前至少要歌舞拉票半小时的玩意高得不知那里去了。
  
      “废话!”雷隼听到泪痣眼镜的冷言冷语,怒然摔掉头盔,里面热血澎湃的面孔,早已热泪盈眶:
  
      “你面对那么绝美凄艳的容颜,可能下重手吗?而且她是跟那个卢瑟一起行动的啊,一定又是个被坑害的可怜人......把这么年轻漂亮的妹子训练成如此犀利的作战兵器,该是经历了多么残忍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