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0展颜
    雷隼永远都不会忘记,6岁那年他所目睹卢瑟跟几位仆从做出的荒唐行为。
  
      那是在某一天启蒙班放学后,自诩小小男子汉的雷隼坚持要独自回家。
  
      真实的原因是他刚刚过完生日,礼物是辆心仪已久的玩具摩托,早就想在没有家人看管的情形下彪它一路了。
  
      路上,他无意间目睹了当时已经10岁却插班进来6岁启蒙班的卢瑟,正在跟自己的仆从们玩闹。
  
      他们在玩和泥巴的游戏。
  
      如果是两三岁的孩子,尚未建立明确的善恶美丑概念,可能会以天真无邪的笑脸,用尚带体温的脏水混合泥巴玩,用树枝挑起臭臭东西甩来甩去......
  
      可这种游戏,连雷隼这种当时已经6岁孩子看了都觉得毁三观,何况当时卢瑟是10岁!
  
      事情如果仅仅如此,雷隼可能只会扭头嘲笑一番某弱智白痴的欢乐多的日常罢了,但真正令他崩溃的是,卢瑟的仆从们玩得比少爷还癫狂。
  
      前面说过,陪同在卢瑟身边照料衣食起居的,都是质量非常高的女仆,各方面条件比第三新东宿市很多所谓上层宅邸中的侍女还要优越。
  
      而就是那些被打扮得容姿俏丽,衣着考究的女仆,竟然毫不犹豫地在少爷面前,为了少主的一句“想要玩泥巴”,就立刻准备起游戏道具了。
  
      她们在陪同少爷嬉戏的时候,有的是兴高采烈地大笑着,有的是羞羞答答地尴尬表情。
  
      然而不多时,只要少爷稍作指示,或者哪一句话,改变情绪翻脸如翻书,身边的女仆们又会急急忙忙改变态度迎合少爷心情。
  
      原来笑的很开心的人又会露出羞涩神态,原来很安静的人也能够笑得满地打滚。
  
      这一切都是那么虚假,仿佛一个个都是训练出来的假人,戴上随时重组变形的面具,面具的每一块肌肉都似无序乱爬的虫豸。
  
      喜怒哀乐,哭笑翻转,不可捉摸,令人毛骨悚然!
  
      仅仅是无意间几分钟的目睹,年幼的雷隼就被这一幕活剧吓坏了。
  
      这颗最初的种子,扎根在雷隼心里,后来随着年龄增大,懂得越来越多,见得也越来越多,雷隼逐渐猜测到,卢瑟跟那帮女仆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我当然知道了,卢瑟那家伙,跟他背后家族的无边黑暗,几乎和笼罩在第三新东宿市上空的黑云一样,千百年不曾消散,甚至越来越厚......卢瑟是个白痴,所以在嚣张地展现这些黑暗时候,还是不懂得掩藏。”
  
      “可是其他道貌岸然的上层,包括我自己的家族,那个能把我送上城市保卫队队长职位的父母,他们也未必就干净了,哪怕就我本身成为保卫队长后,亲眼见过的,从上层权柄者到底层苟延残喘者无一不自甘堕落的黑暗景象也深深刻在心里。”
  
      雷隼思绪回到眼前,他又戴回哪浮夸的头盔:
  
      “而我,就是不甘心,要以最耀眼的雷光,撕开万年不破的黑云!”
  
      他双手紧握车把,拧开油门,发动机轰鸣的同时又激发起其他开关,耀眼的蓝紫闪电笼罩车身,并发出仿佛上千飞鸟高声鸣唱的哨音:
  
      “紫电龙吟,千鸟唱诗!”
  
      耀眼的雷光电球再次奋起,电场的范围笼盖了灵栖全部去路,而中心的重型机车,就这么毫无死角地直冲上来。
  
      被雷光照亮的尖角,再没有半点黑铁焊接的粗糙颓废,而是堂堂正正,辉煌无匹的雷龙之牙!
  
      在那耀眼雷光的迫近下,灵栖面孔依然没有任何动容,瞳孔清冷无波。
  
      “果然,又是一个被黑暗势力训练成行尸走肉的可怜人吗,没关系,失去的感情,我一定会帮你还回来。”
  
      雷隼在面罩覆盖下的眼神,如火燃烧,却又被一层热泪覆盖。
  
      从他幼年的起就因为目睹卢瑟那家伙的恶行,而激励我努力到现在的正义使命,今天终于到了要实现的时候......也正是带着这样的正义使命,哪怕束手束脚,他也暗自发誓,要在不伤及这位女孩子的前提下,拯救她的未来!
  
      那个女孩,眉目间无时无刻不在传递着诱人的秀色,一定也是卢瑟那个卑鄙的家伙,和他背后的势力摧残下,才让如此年轻可爱的女孩就训练出这样不符合身份的举动,乃至身体都习惯了煎熬,无意识间就把这些诱人的表现当成本能吧?
  
      可是对于雷隼来说,这样的诱惑根本打动不了自己,反而让他正义的使命感更加怒火燃烧,发誓要铲除做出这一切的邪恶黑手!
  
      “雷电出力调整在麻痹昏迷的最小值,同时将最多能量都释放在光亮效果上......”
  
      “虽然是违背了我不动用可能伤害到这位女孩身体一切手段的初衷,但是她确实是一位训练得非常强大的工具,不是托大的时候,要怪就怪我实力不足......”
  
      “以及那邪恶组织的所作所为上吧!”
  
      然而电光石火之间,灵栖还是轻描淡写,抬手扔了个什么东西,那势如破竹的雷球就一个栽歪,将将擦着她发丝斜飞出去。
  
      嘭,哗啦哗啦,机车翻了,带着一股电烤胶皮的糊味,和汽油的芳香,冒起一颗不大不小的蘑菇云......
  
      而灵栖手上拿着的,仅仅是一枚方才雷隼撞破瓦缸飞溅出来的粗陶片。
  
      这东西是绝缘的,灵栖用这枚粗陶片戳破了发电装置的一角,导致机车漏电,让雷隼触电失去意识,以及后来的平衡崩溃。
  
      说白了,这个雷隼的车技虽然神乎其技,但毕竟还是在现实的范围内,弹性、重力、气动力学都没有超出可预计的动作。
  
      他座驾上焊接的那些吓人利刺,也并没有真的活过来,之所以能给人面对真正生猛的恶龙一样的动作,也全拜雷隼车技所赐。
  
      包括他在决定使用机车上装载的发电装置后,也是靠着调节出力来控制电光的生成效果,并没有真正具备操作雷电的异能。
  
      而这些符合运动定律的东西,灵栖来说预测起来真是不要太简单。
  
      当年飞剑斗法时代一边感知灵气变化一边预测飞剑路线比这种过家家的玩意高出不知哪里去了。
  
      “可造之才啊,可造之才。”
  
      灵栖悠悠赞许:
  
      “我虽没催动过着身体自带的魅惑之力,并且今后也绝不会用到这份能力,但她饿极了的本能被动发出饥求信息,威力也绝非等闲。”
  
      “你虽然有过一瞬间的迷茫,但马上又转为推动自己本心,于如今的世道下,没有长辈点醒,却做出这样举动,实在难能可贵。”
  
      灵栖慢悠悠地走到雷隼身边,拉这个电得全身黑呼呼,头发好似烫过大卷的男子起来。
  
      同时她袖子一甩,又是一股清凉之风拂过,雷隼醒了过来,坐在石凳上愣愣发呆。
  
      “我苏醒的时间尚短,仓促间也只能临时提炼出这一缕清心之气,姑且服下吧。”
  
      “等得出空闲来,我必会练出一炉成品清心丹,赠与这位骨骼清奇的小友一壶。”
  
      灵栖转身抬手示意:
  
      “那么下面,该谁上了?”
  
      她看起来心情很好,虽说一直保持着清冷无波的面孔,但脚步轻快许多,话也比来时多了些。
  
      还是那句话,自从苏醒起来,她所见所闻,从外到内,没一件顺心的。
  
      身体的修行前景是负数,碰到个跟自己绑定的晕蛋小子也是资质烂到鬼哭神嚎,再加上母星堕落成了灾祸遍地的烂摊子......
  
      任谁一下子摊上这么多倒霉事,也开心不了吧,灵栖总是冷个脸也情有可原,并不是她性格多么孤傲,实在是笑不出来呢。
  
      讲道理,灵栖这颗葫芦藤的本性应该是潇洒自在,好静不假,但闲来无事之时也很乐于助人的。
  
      她立下重建母星的大愿,若能一步一步实现,固然可以舒怀些,但这些预期内的成果比不上意外惊喜。
  
      今天本来不报希望的一场外出搭车,居然遇到若干有前途,值得被看好的年轻人,便算是件惊喜。
  
      雅兴正浓,灵栖不介意多跟后生们多切磋下,指点一二。
  
      不过当她再次出言点名,几位观看过她与紫电龙骑士的两回合战斗的“客人”站位都是不自觉地后退许多。
  
      尽管如此,泪痣眼镜小哥站位比漆黑凤尾蝶,以及祸锅海带男的位置还是略靠前。
  
      不是他胆气有多壮,而是因为这位小哥乃是面对这灵栖方向朝后退步,而另外两个人直接扭头就跑,夺路狂奔。
  
      “白痴啊,那家伙展现出来的实力,岂是说跑就跑的?还不如牢牢关切对方的一举一动......”
  
      泪痣眼镜故作淡定,实际额头见汗,内心活动汹涌澎湃:
  
      “以及,我的特长就是这最强之眼,专门捕捉各种细节的强迫症洁癖最佳助手,若是不盯紧对手就全然一无是处了呢。”
  
      “瞧她战胜紫电龙骑士的手段,莫非是跟我一样,能够最快分析出目标动作破绽,施以制胜一击?”
  
      “可是就算类型相同,实力层次差的也太多了吧,因为我完全就没法从这女孩身上看出半点破绽啊......”
  
      就在他纠结扭捏之际,万万没想到视野中不紧不慢踱着步的长袍女孩,陡然身形一晃,刹那间已经迫近眼前,居然主动出手了:
  
      “小子,你似乎眼神不错?我注意到你一直盯着我膝盖看,居然注意到我要施展的动作,关键点正是掩盖在衣袍长摆下的腿法。”
  
      “那就瞧仔细了,我送你一场当年芝山派训练外门弟子步法的机缘,虽说只是个便于外门杂役挑水爬山送信赶路的法子,但对于俗境凡夫来讲也不错啦。”
  
      “缩地,莲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