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1挖苗
    泪痣眼镜的特长是强迫症,追求所能掌控一切的极致。

    他能在A级猎手中排到前三,并不是靠什么直接粗暴的力量,也没有超出常人的异能。

    所有的一切,就是把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统统都发挥到最佳。

    以最佳的发力角度,最佳的呼吸节奏,释放普通人肌肉百分之百的力量。

    然后这百分之百的力量,又在最佳的时机,集中到目标最薄弱的环节,爆发出比普通人十倍以上的效果。

    这是他最自负的能力,他为能凭借普通人的体质赢过很多觉醒了奇特能力的猎手而骄傲。

    可是在面对灵栖的时候,泪痣眼镜发现节奏被打乱了。

    明明是背着手,好像四处张望风景般地闲庭逸步般地走近,怎么速度比同等肌肉强度下直线俯身冲刺应有的速度还快?

    算了,既然已经被近了身,就不要想人家是怎么拉进距离的,开始做好下一步互相攻防的准备吧......

    泪痣眼镜开始认真关注灵栖所穿那身保守的灰袍子。

    这女孩脚尖跟膝盖藏在衣摆下面不知做了些什么小动作,隔着灰布连续激发出清凉的气流,戳点自己的大小腿。

    那股力道介乎于挤蹭跟弹打之间,绝对没达到蹬踹的程度。

    而且啊,以泪痣眼镜这些年来的战斗经验,这种短距离攻击都该是直接,快速地瞄准关节、韧带等薄弱环节,一般来讲直接对肌肉群施展打击应该收效甚微才对。

    可就是那些不痛不痒的动作,却令泪痣眼镜对腿脚的感觉发麻,好像套上厚厚一层皮靴,然后皮下跟肌肉间隙的位置一阵阵发痒。

    痒,却挠不到。

    这种感觉令人发狂!

    “等,等一下!”

    泪痣眼镜叫停了比试:

    “请务必让我仔细挠挠,不然我非叫自己的强迫症折磨疯掉。”

    他狼狈地揪起裤腿,连锤带挠,形象扫地:

    “我看错你了,之前看你跟紫电龙骑士打的时候,还以为是跟我一样追求极致潇洒的美学大师......”

    “可真正交流起来,却用了许多诡异手段,刚才一定是操纵什么小虫子钻进我的皮肉,好恶毒的家伙!”

    泪痣眼镜这番谴责,可谓毫不客气。

    而灵栖面对无端的怒火,不气不恼,倒是上前摸了摸泪痣眼镜打理得油光铮亮的发型,完全是前辈高人指点年轻后生的样子:

    “你对气劲的流动感知很敏锐啊,我刚刚真的没有动用任何内劲,完全是筋骨外力的按压,居然会令你产生小虫入体的错觉?”

    “不错不错,又是一颗好苗子,加以培训定能在内视技巧上有所造诣,对提升修行速度很有帮助。”

    “可惜你们似乎连最基本的经络穴道知识都不晓得,面对我打击时极力护持关节韧带,反倒将腿上大穴一一拱手相让。”

    她用手在泪痣眼镜肩膀上一扣,顿时这位处于发狂边缘的帅哥停止了捶挠腿脚的毛躁举动,重新变回安静的美男子:

    “现在不要乱动,而是该静下心来,好好感知你所谓的小虫所运行路线。”

    “熬过了今天这顿罪,以后经常用意念按照我指引的路线运行,不出一个月就获益匪浅,坚持百天更能脱胎换骨!”

    灵栖方才跟泪痣眼镜比试的时候按照承诺没有动用超出普通人以上的能力,而现在比试结束,她以前辈高人的身份指点后生修行,便无所限制了。

    一丝丝魔瘴从肩窝探进颈椎,再深钻入脊柱,上通延髓、小脑,泪痣眼镜身体瞬间不再受他本人控制。

    可偏偏,麻痒的感觉还在,泪痣眼镜只能硬生生承受这些从未有过的折磨。

    “你筋骨锻炼得不错,可偏偏气脉完全没运行过,所以初次被外劲冲击会有些难过。”

    “可是这点小折腾都受不了的话,今后也就没什么进展,只能凭借从小被魔瘴浸泡而获得的速成能力,张牙舞爪几十年罢了。”

    灵栖手搭泪痣眼镜肩膀不过片刻功夫,就松了下来,然后任由这个大帅哥放躺在地,转头又来找黑凤蝶跟海带男:

    “我不是针对谁,而是说你们所有人,都活不过五十岁。”

    此言一出,背后躺倒的泪痣眼镜十分勉强地抽搐下,喉咙咯咯地干咳,似乎有话要讲。

    灵栖饶有趣味地回头,眼中还是像发现好苗子的老师傅那种欣慰。

    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快就克服身体的不适,虽然灵栖本来也没用多强力的手段,不过泪痣眼镜不甘于受制于人的脾气还是很有看头。

    “五十岁的平均年龄已经是第二新东宿市时期的数字了,最近的统计结果是是四十岁。”

    泪痣眼镜每讲一个字,全身的汗水都扑簌扑簌地流淌,这还是只有喉咙在工作的情况下,也许他现在觉得宁可浑身剧痛也比特殊奇痒好吧。

    可他还是在坚持说下去:

    “我在非猎手协会的场合下,是市政厅给养部的中层干事,负责分配整个城市居民的食水和做一些数据统计......”

    “当然了,现在部门里肯做这些工作的只有我一个,那些职位更高的老家伙完全没兴趣理会这些,反正整个系统都是第一新东宿时期留下来的自动化程序。”

    “而我之所以还在坚持做这些,也不是因为责任什么的,完全是强迫症所致,看到各种数据跟分配就忍不住想把它们摆放到恰当的位置啊。”

    不知是在发泄什么,还是不吐不快,泪痣眼镜就这么在浑身难受的情况下,不停地讲起自己的事儿。

    而他所说的这些市政厅内部信息,其实并没有吸引其他听众的注意力。

    其实不光是凤尾蝶跟海带男这种非正常人类,貌似整个城市的人都早已浑浑噩噩,只顾自己享乐,居然对维持秩序的上层决策半点都不关心。

    这份没心没肺的风气要是放到第一新东宿文明那种人人都恨不得参和公共事业的时代,简直不可思议。

    只有灵栖听得还算认真,也多亏有她这位听众在,泪痣眼镜碎碎念的时候才显得不那么尴尬。

    据这家伙讲,他出身也是极好的,不然不会从小就送进精英启蒙班。

    之所以后来主动要求进入给食部这种冷清的衙门,是泪痣眼镜个人的一个心结......

    他幼年时曾经吃过一种特殊的食物。

    那是用处理过的豆制品,加上辣油和其他调料,渍出的小吃。

    在这所谓的处理过程,以及调料的配制中,并非采取了什么高大上的手段,相反,一切都是以“利于保存”为优先考虑的工序。

    毕竟,那可是人类族群在生死未卜的情形下,旧东宿市时代应急赶制的食物,根本没工夫考虑更多的高端要求。

    但偏偏泪痣眼镜这个奇葩强迫症患者就吃出了与众不同的滋味,然后他就牢牢记住了这个味道,之后的十几年里,再也没有品尝过同等鲜美的滋味。

    他的家庭出身很好,有权有势,自身更是万事追求完美的强迫症,哪怕独自钻研厨艺也造诣非凡。

    可是无论请来久负盛名的顶级厨师,还是亲自动手调配食材烹饪,都再也没重现当初那件其貌不扬的小食品的奇迹。

    后来,钻牛角尖泪痣眼镜干脆拒绝了家族长辈给安排的体面职位,坚持要进入给养部这个偏门岗位。

    因为在第三新东宿市一直以来的宣传里,这里是保留了从旧东宿市开始就打造完善的食品合成系统,能够培育出最顶级最光鲜亮丽的食材。

    给养部专属的培育基地,提供足以喂养漂流城市中全部人口的食品。

    可是无论是大量生产的普通食材,还是专供上层享用的高档食材,泪痣眼镜在尝试后都一无所获。

    直到他再次发起强迫症的疯来,狂钻牛角尖狂查资料,才猜测出一些端倪......

    自己幼年所食用的菜肴食材,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秘密。

    相反的,那其实是来自旧东宿市时期避难所的冷冻储藏柜,无意间被挖掘出来,然后里面一些尚可食用的材料流通出来。

    这部分食材当初流通时候也没什么人在意,甚至卖相都不很好,储藏了那么久能吃都已经是奇迹了,还得感谢旧时代科技发展高明。

    因此它们消耗掉了也就消耗了,若不是泪痣眼镜这的孩子天生就有病,有死钻牛角尖的强迫症,换成别人干脆都没尝出食材有什么特别。

    这是何等的讽刺啊,旧时代放烂了的食材,居然比如今给养部里配发的,号称经过最佳搭配综合成型的合成食品,还能激发泪痣眼镜的味蕾?

    “本来我的理想可能是当个厨师,但是在确信古代的食材再也不可能重现后,这份希望之火也破灭了。”

    “现在的我,和城市里其他醉生梦死的家伙一样,也没有什么追求了,参加猎手协会也是消磨时光。”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食物简陋包装上标识的名称......名为辣条的极致珍品.....”

    泪痣眼镜声音渐渐平静下去,方才的叙述已经耗尽力气。

    他在一边讲话时一边出的汗,恶臭得超出常理,简直比城市地下污水处理管道中最底层的凝固物还污浊!

    一贯以一丝不苟纤尘不染的,打理得全身落不下苍蝇形象示人的泪痣眼镜,会变成这个样子,真是很难想象。

    而灵栖在发现这小伙子的变化后,竟然惊喜得大笑出声:

    “哈哈,早说今天捡到宝,没想到这宝贝还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俊才,接受芝山派的入门功夫才几分钟,就完成筑基了?”

    “放心,辣条会有的,你诉苦那么半天,其实是当局者迷,我旁观者清,一听就明白了,不就是因为时代变迁,已经找不回未受魔瘴侵染的食材了嘛!”

    “不光是,辣条,只要你跟我混下去,重现整颗星球天材地宝的灵气巅峰也是大有可能!”

    灵栖心情大好,因为她发现,末世人群中看似颓废堕落的氛围中,其实埋藏了不少金子。

    刚刚来这里的路上,她也观看这座仅存的凡人聚居点,发现无论出身高低,都从小被灌输,认同了享乐致死的观念,还以为他们全是云淡小子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

    魔瘴的浸透无所不在,这些人只要拥有强烈的情绪波动,不经过任何修行锻炼,就可以获得超常能力。

    并且越是负面的情绪波动,越容易吸引魔瘴的融合,身上发生的异常变化也就越明显。

    不知道是泪痣眼镜一个人特殊,还是这许多岁月来饱受魔瘴浸染的人群,都达成了某种变化?

    “看来你们所有人都得本前辈亲自考校一番!”

    灵栖转瞬之间就来到黑凤尾蝶跟海带男身后。

    这两位正在惊慌失措地寻找逃出此间半虚半实院子的缺口,却被灵栖一手一个擒住后颈,又是两发气劲灌了进去,探索全身脉络:

    “你们都有什么绝活?”

    “说出你们的故事。”

    “现在,请开始你们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