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3试水
    漆黑凤尾蝶是前来跟卢瑟少爷找茬的人里面唯一的女性。

    在知晓了那卢瑟那货的德行后,又以女子身份主动冒头,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出来的。

    特别是她还口口声声说要找卢瑟讨回胸部......

    说起来,这个女娃子的行为,跟同为猎手协会方面来人的泪痣眼镜以及紫电龙骑士都不太一样,反倒是与祸锅海带男很像。

    前两者都是有自我判断力地分析形势,并且在灵栖表示出明确的交流意向后都可以顺利谈话。

    而黑凤蝶跟海带男,行为就显得有些混乱,这二位一进入灵栖开创的空间里,就抓狂地翻打东西,试图找到出口。

    而后灵栖在展示出强大实力后,两人更是哆哆嗦嗦地蜷缩在角落,像是关在笼子里的老鼠。

    至于灵栖在没动手之前反复所讲的友情切磋啊,点到为止啊,不要紧张啊,技术交流之类的文明表达,他俩仿佛都没听进去。

    所以了,灵栖在接近二人时候,遭到了猛烈的反抗。

    首先是海带男的攻击范围,要长一些。

    海带侧缘在高速抽甩的时候具有利刃的锋锐,而叶面方向则具备皮革般坚韧的缠卷能力,再加上黏糊糊湿漉漉的水产特性,简直逆天。

    “干嘛这么紧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灵栖两手摊开,和蔼地悬在与肩平齐位置,像是在安抚受惊的幼兽,

    不过海带男跟毛茸茸的可爱幼兽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他只是个长了一脑袋海带头,搭配便宜背心沙滩裤衩加人字拖的猥琐落魄腿毛大叔而已。

    这家伙的海带攻击也是毫无停顿,无差别地抽打,切削身边一切。

    这个攻击不是针对灵栖一个人的,但很明显,是因为灵栖接近他,而导致他陷入这种狂乱的无差别攻击状态。

    但是,这样的抽甩比瞄准灵栖来进攻更难预测,根本就是随机乱数。

    然而不管他是有意瞄准特定目标,还是无意识地胡乱攻击,对于灵栖来说都没有区别。

    只要身体速度跟得上,论思维敏锐精准没人能比曾经达到极高修仙境界的灵栖。

    而且魅魔之躯,本来也是敏捷一路的,正统化魔境素质比海带男那种只有头发变成海藻的门外汉高许多。

    所以了,灵栖看准一根海带叶片,双手合十,直接就空手接白刃样地把一根肥厚海带叶片拍在两掌心。

    接下来,灵栖双脚离地,保持两手扣紧海带的姿势,好似滑悬空索道一般,顺着滑溜溜的海带,直达怪人头顶。

    这双手合十一掌如果能敲中海带男头顶,绝对能够叫他晕上几分钟。

    然而这时灵栖前进的轨道前面却蓦然钻出个黑影。

    是漆黑凤尾蝶。

    这个同样处于神智混乱的女生,眼中带有害怕的抓狂,行动上却是在歇斯底里地朝灵栖打来一拳。

    更诡异的是,她是身处海带男无差别攻击的范围之内的,一身蕾丝花边礼服的姑娘怎么想都不适合战斗,更别说防御住削铁如泥的海带?

    事实上,灵栖已经发觉到了这些蹊跷,她在黑凤蝶的身影甫一出现时刻,就用腿脚踢出气劲来打击穴位。

    那个小动作是她对付泪痣眼镜时候使用过的。

    一连串腿脚弹动都在灰袍大摆掩盖下进行,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腿脚连踢很是复杂。

    此招正如天鹅游水,水面上文雅幽静,水面下拼命狗刨。

    没办法,入门级功法就这么坑,原本也是给新弟子打磨体魄用的,所以施展起来很累。

    然而这招摆平过四人中实力最强的泪痣眼镜,打到黑凤蝶身上却渺无声息。

    看来不光是海带男大开大阖的抽击都能被黑凤蝶无视掉,灵栖那手术刀般精密的气劲也无效了?

    灵栖却是从方才攻击的反馈中得到不少信息。

    黑凤蝶的能力似乎就和她这身打扮有关。

    她的礼服把所有的力量都平均分散到了每一个褶皱。

    这么一来,礼服的花纹越繁复,也就是表面积越大,实际上就等于增强了对于强力冲击的化解能力。

    不知道这种效果的实现,是出于黑凤蝶的特殊能力,还是她所穿的衣服有所特殊?

    一连串的思维,都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此时黑凤蝶的拳头已经到达灵栖鼻尖,而灵栖还是双手扣着海带,在按照惯性滑行。

    灵栖有一百种法术类型的手段来破解这种纯粹在物理层面上的迎面打击。

    只是堂堂修仙高手用这些能力来对付门外汉,秀他们一脸就很光彩吗?

    可是再犹豫下去的话,实实在在地被打脸似乎更丢修仙高手的面子。

    其实,把这几个后生仔拉进大袖空间,本身就已经是神仙手段,再继续耍什么小杂耍实在说不过去咯。

    而且这种开辟空间的法术,其实并不是所有修魔三段化魔级实力都能施展的。

    实在是因为灵栖前身乃是此道专家,拥有修仙第七阶段返虚级的积淀,并且有过炼制出洞天法宝的成就,这才把修魔三段化魔级的魔瘴在空间系法术中运用出至少修魔五段还血级才做得到的效果。

    此外,哪怕抛弃面子问题不谈,灵栖的法术都是基于仙道路线施展,使用魔瘴来强行催发其实是很费工夫的。

    当然了,灵栖是高手,就算多费些功夫,强行在超短时间里用出法术也不是不可以。

    但那么拼的结果可能会让她发型稍微乱一点,然后额头有可能会出来几星汗水。

    嗯,有损高手形象。

    “那不妨试用下魅魔一脉的招数吧。”

    灵栖念头一转,放开了对体内魔瘴的约束。

    这是让魔瘴自然流转,依循魅魔身体原生脉络流动。

    先前灵栖处处约束它,强行规范魔瘴按照仙道法术的符箓规则运行,哪怕再高的高手,也要有所迟滞。

    而现在是让魔瘴顺其自然地在魔族体内运行,两者相合简直如鱼得水,说不出的畅快舒爽。

    瞬间,灵栖瞳孔里有粉色的闪光一晃而过,只是远远扫望海带男一眼,那些狂乱的海带就瘫软下来,变成浑无力道的普通海带。

    支撑灵栖的海带自然也垂落下来,刚好让她身形下坠,黑凤蝶的拳头就蹭着灵栖头顶掠过,毫发未动。

    而当她再一次调整拳头方向,要锤向灵栖的时候,却也跟动用了魅魔之力的灵栖目光对视,那狂乱的双眸立时就软弱下来:

    “咦,好可伶的目光,小家伙你是饿了吗?必须喂你吃东西......”

    嘴上是这样讲的,可是黑凤蝶动作却是在解开衣带。

    嗯,话说前面百米开外的海带男也在进行着同样动作。

    “放肆......收!”

    灵栖及时取消了对魅魔体质的魔瘴供应。

    她在做出尝试施展魅魔之力的打算之前,就已经准备好随时收回。

    所以大高手灵栖并不担心自己会走火迷失。

    可是作为受体的两个客人似乎反应很过激,久久难以自拔的样子。

    一方面是因为魅魔之力比预想的还要强,灵栖也是在初次试水后才有直观认识。

    目光直视的威力还是太大,照这个强度看恐怕只要魅魔一丝体味飘过去就能让对手失去斗志。

    另一方面,这个时代人类本身在意志力方面就是短板,那是他们从小浸染在魔瘴中所致。

    不管怎么说,二人的反抗总算不那么激烈了,甚至还会主动凑近灵栖身前寻求接触。

    “不愧是进入了化魔级的两个后辈,单论层次是跟我的魅魔之躯同级,确实不可以大意了。”

    灵栖平复了一下在刚刚紧急制动后体内翻涌的魔瘴,再次以魔瘴施展仙法中平心静气的手段,安抚二人。

    她已经确认,那位黑凤蝶姑娘看起来还是正常人,实际上也是进入类似化魔境的深度魔瘴侵染者。

    因为灵栖在黑凤蝶礼服中感受到了魔瘴的流动。

    这些魔瘴是来源于黑凤蝶姑娘体内,然后具备了把接触到东西当成救命稻草,牢牢抓住,借以分担伤害的性质。

    从心性上看,她非常有可能是因为极度缺乏安全感,心灵受到过创伤才产生这般能力。

    以及,祸锅海带男也是受到心灵创伤才导致身体变异,一举表现出化魔期身体变异的现象。

    联系到这二位的相似点,以及同时在面对灵栖时失去理智的行为,似乎可以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会发狂。

    同样是从小浸染在魔瘴大气中,紫电龙骑士跟泪痣眼镜是生活没受到什么挫折,但是内心有个性的坚持,才成为保持理智的异能人士。

    而是海带男跟黑凤蝶,则是被动地受到什么刺激,让心境出现裂痕,才被魔瘴趁虚而入,在得到异能的同时却也难以保持理智。

    是云淡那个小晕蛋对可怜姑娘做过什么吗?

    那么灵栖作为赋予卢瑟小子新生的身份“云淡”的监护人,可得好好管管这事了:

    “姑娘,有什么委屈尽管告诉我,我帮你跟那小子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