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4初香
    主动式获得异能的魔瘴侵染者,在倾诉出自己的心结后,会变得更坚定。
  
      但是被动受创而得到异能的人,叫他们回想不堪的过去则等于撕裂伤口。
  
      强行讯问的话,容易导致受创者心智崩坏,在魔道一途越陷越深。
  
      可是灵栖想帮助所有保守魔瘴侵袭之苦的人。
  
      哪怕从功利的角度讲,更多有能力的人扶持天道,对于整颗星球回归正轨也是极有好处。
  
      黑凤蝶这丫头,在被灵栖抓进练习场空间之前,表现还挺正常的,并且敢于主动来找卢瑟少爷,至少在那一刻里她行动很积极。
  
      所以灵栖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带这姑娘去见见云淡小子说不定就有转机。
  
      顺便,海带男也是同样的处理方式,在破坏力可以控制的前提下,让他去火锅店发泄一番,费用找云淡小子报销。
  
      不管怎么说,此番出行让灵栖看到底层人类在浑浑噩噩的苟活中偶有的闪光点,还是比较欣然的。
  
      泪痣眼镜跟紫电龙骑士,在身体的麻痹感消退后,也是浑身轻松,觉得感悟很多,需要静静回味一段时间。
  
      他们给灵栖留下了联系方式,说是有困难随时讲,其实更多的是希望灵栖再来为他们讲解一些前所未闻的观点道理,开拓眼界。
  
      这二位都是有为青年,在第三新东宿市的市政系统中担任骨干职位,灵栖也乐得从这二位好苗子身上了解下当前凡尘中的种种状况。
  
      袖里乾坤之法解除,四个大活人从灵栖灰袍大袖里滴溜溜滚出来。
  
      泪痣眼镜跟雷隼骑士这一次是清清醒醒滴见证了自己进行空间跨越而回到原来世界,惊呆得久久不能言语。
  
      “这样也能算是特殊能力的一种么,就我所知的猎手协会各路强者资料来考量,也完全无法解释!”
  
      雷隼平时担任城市治安官,对于战斗力汇总资料的接触算是比较多,但灵栖的表现完全超出他理解范畴。
  
      “恐怕不止于此,听那个神秘女子的意思,她的一切造诣似乎都是可复制的,并且很有兴趣传授给我们?此外,对于猎手跟怪人中出现的各种难以用常理归纳的异能人士,她似乎也有一套归纳系统,总之就是深藏不露的样子。”
  
      泪痣眼镜家学比雷隼更深,又从小就是病态级学霸,接触过的杂书也多,因此对灵栖的看法也比较深刻。
  
      两人沉默片刻,决定还是先消化好今天的所得,以后再与灵栖多联系,多了解这位神秘出现的强者。
  
      灵栖这边,却是直接拖着两个怪人,腾云驾雾返回痴皇商会。
  
      不得不说,这个城市里所有人都醉生梦死,就连所谓的猎手协会这种掌握了特殊战力的组织也是搞娱乐比赛多过研究武力原理。
  
      有猎手协会跟野生怪人的存在,偶尔飞过一两个不明物体也都司空见惯了。
  
      加上这座城市里常年阴云笼罩,照明设施也多是低劣俗艳的老旧霓虹灯,灵栖一拖二飞行的身影,许多人看到了也只是当做眼花,呆滞地打个嗝,然后继续吃吃喝喝。
  
      相比之下,痴皇商会在远离市区中心的地带,还有相当面积的树林环拱,可以称得上是低调奢华。
  
      灵栖出来的时候是坐在卢瑟少爷专车里,回来时就独身一人,加上两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怪人。
  
      这样的组合果然遭到了痴皇商会外围看守的拦截。
  
      “这里是私人领地,禁止通行。”
  
      七八个黑西装墨镜男冒了出来,在出言警告的同时却都端起了轻机枪。
  
      反正在这种世道下,礼节性的出言警告九成九都是没用的,与其试图跟不长眼的家伙交流,不如直接掏枪来的方便。
  
      要不是灵栖三人人类特征明显,他们直接就会被当成树林中出没的变异兽或者脑子秀逗误闯进来的怪人给突突了。
  
      “这里真的是卢瑟混蛋的家?”
  
      黑凤蝶在这种时候居然回复清醒了,言谈举止都冷静得很,再没有先前呆在灵栖空间里那么混乱。
  
      “啰嗦,跟一群垃圾讲什么废话。”
  
      海带男虽然也不再头脑混乱,但他本性就是冲动暴力,看到这帮持枪黑衣人态度恶劣,也懒得多费口舌,甩头海带走起。
  
      刹那间,就是飞沙走石,七八名守卫至少五人被抽飞,其中两人身受重伤,倒在地上就哼哼唧唧再也起不来了,还有一人直接脑袋被削掉一半。
  
      “敌袭!快呼叫支援!”
  
      “又是妄想来救回奴隶的白痴吗?天真的家伙,敢小瞧痴皇商会......”
  
      “你们会后悔的,入侵者被我们商抓住,会依照肢体受伤程度,改造成最低贱的畜奴,那时你们就是没有商品价值,比奴隶还凄惨,完全供商会内部人士玩虐的道具。”
  
      后面的守卫显然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比起突然受到攻击的惊动,更多的是感到兴奋。
  
      因为按照惯例,新近处理好的畜奴会优先发给捕捉到他们的卫队分部,以玆奖励。
  
      在这个世道里,吃穿住行什么的都已经没有追求,只有更刺激,更挑战观感的活动可以拨动人们麻痹的神经。
  
      所以一个新鲜的**玩具可能比金钱奖励还要令他们狂热。
  
      特别是改造得怪模怪样的活物,是只有痴皇商会独一家的特产,别地儿根本没有。
  
      食髓知味的守卫甚至会故意把捕捉到的入侵者折磨成残缺不全,仅剩一口气的程度,然后送进商会内部,看看改造工厂究竟还有多少创意。
  
      “那个脑袋削剩一半的,还有几个胸骨粉碎,内脏拍扁的重伤患,也都留着送给商会改造部,他们也是上好材料。”
  
      有领头的守卫,一边平端着机枪连射,压制住黑凤蝶跟海带男,一边淡定地指挥处理重伤同事。
  
      其他守卫也没有表示出什么异样,仿佛理所当然。
  
      能在痴皇商会担任职员的,也都不是为了衣食吃穿而找活干的普通人,他们自己就是追求感官刺激的重度成瘾者。
  
      或者说,哪怕真有神智还算正常的人误上痴皇商会的贼船,呆在这里一段时间后如果没有疯掉基本是也都成为感官刺激重度成瘾者了吧。
  
      所以随着最初的混乱过后,守卫方陆续赶来十几人的支援,便稳住了局面。
  
      他们其实都没什么特殊能力,身体基础素质也在普通人范畴,就是单纯地以机枪压制。
  
      只不过整个过程中冷漠,麻木,仿佛无情的机器,心理素质却令人不寒而栗。
  
      黑凤蝶的哥特礼服能分散子弹冲击,海带男更是直接具备跟枪弹硬碰硬的实力,他们面对机枪压制都可以一战。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逐渐发现气氛的微妙变化,似乎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他们在猎手圈子跟怪人圈子里算得上相当有实力的人,而且平时也都知道城市里大多数人是何等的醉生梦死,冷漠无情。
  
      可是这一切黑暗,消极的经验,跟痴皇商会的家伙比,简直如同温顺绵羊般和蔼。
  
      跟那些阴沉冷血的守卫比,号称集合了全城各种强者的猎手协会也真真切切沦为是开玩笑的娱乐组织,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何况那些守卫如果只是单纯的阴沉冷漠倒也罢了,多少还有些强者的气场。
  
      但他们眼神中游走的狂躁,贪婪,分明是打算将猎物玩弄成破烂,并毫无顾忌地以此为乐,真正的疯子!
  
      我们是不是误入了地狱?
  
      难怪会有这样的感觉。
  
      要知道痴皇商会提供的“货品”,哪怕是提供给高层人士的“特殊商业用”奴隶,外观总归是符合正常审美。
  
      可是供给内部消耗的这些畜奴,则一开始就属于畸形怪奇类残次品,扭曲起三观来简直不要太快。
  
      应该说,这群护卫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比第三新东宿市堕落高层口味还要重的怪物。
  
      黑凤蝶跟海带男呼吸开始不稳,想想可能失败的下场,发挥屡屡失常。
  
      海带男身上多处挂彩,黑凤蝶也动作缓慢,受到子弹冲击过程中时不时会闷哼几声。
  
      “不好,他们又要发作了?”
  
      灵栖看出来,此二人的情况跟关在空间里的样子很像,也是理智开始迷失,越来越有混乱的倾向。
  
      总的来说,就是受过创伤的人打不了逆风局,遭到点挫折就会崩盘呢。
  
      灵栖看着两方一言不和就开片火拼,也是略有些无语。
  
      真怀念自己的时代,大家有冲突就会先摆明车马,厘清观点,对阵前先求个名正言顺,讲究规矩。
  
      那种习惯,其实也是在依附天道大势,先把道理湛清,接下来施展起手段就会带有磅礴势场,气象万千。
  
      也就是内行之间斗法约定俗成的套路,就像下棋时双方最初的几步往往都是固定路线,乃是无数前辈万局对垒总结出来的最佳步数。
  
      尽管这些步数硬背棋谱也可以给新棋手来下,但那只是“知其然”。
  
      真正“知其所以然”的高手对于争夺大势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所以同样是棋谱开篇的几步,孩童下来就算啪啪地秒落子,白胡子老头却在思索半个钟头后,落下了位置相同的一手。
  
      因为在那个层次的对决中,外界风云变幻,天时地利,对手心态的一点点波动,都要算计进去,同样的一处落子,点下的时机不同,却会影响到对手的思绪,导致中后期脱离棋谱的激烈对决中走势变得扑朔迷离。
  
      这样的对局,才韵味非常,值得繁复推敲!
  
      哪里像现在哦,大家都虚浮狂躁,在混沌的魔瘴中胡乱搅合,乱打一气。
  
      不过现在的时代大环境就是如此,魔瘴充斥天地的格局下,貌似也不能说过去规规矩矩的报阵就是唯一正解,胡乱宣泄情绪,浑水摸鱼就没有丝毫可取之处。
  
      “算了,我既然决定先经魔道途径快速提升实力,就不要过多纠结于仙道矜持,弄得不伦不类。”
  
      “而且眼下众人都是炼欲境跟化魔境的水平,也非常适合我切身体会其中,虚心探索这魔道修行的深浅。”
  
      灵栖之前尝试一次解放魅魔之力,稍显狼狈了些,不过也算摸到门道,接下来就要正视自己所选择的路径,坚定深入魔途修行。
  
      毕竟,如果总是抱着修仙一脉的习惯,对于当前提升实力并无帮助。
  
      灵栖的仙道见解虽然依旧作为提纲挈领,引领前进的大方向,不过她脚步落到实处,则要义无反顾地按照魅魔族群的成长方式,曲线爬坡。
  
      她轻叹一声,把适当份量的魔瘴被引入躯体脉络,延着魅魔本身天赋引领,玲珑的轮廓周边浮现出粉红色氤氲的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