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5动真
    灵栖这边一有动作,围攻黑凤蝶跟海带男的守卫们顿时就好像突然嗅到鱼腥味的馋猫,齐齐愣了有半秒。

    准确地说,是她无意间轻叹的那一声,气息滑过喉咙而产生半喘半呻的声线,传达到他们耳膜上,瞬间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回路。

    这还是众人没有直视灵栖的前提下,开篇的小菜。

    等这些守卫开始沿着响声看到那毫无躲闪地,直接正视他们的双眸,以及接下来,扩散到直扑他们口鼻的粉色气息,真就是全方位的沦陷,

    听觉,视觉,嗅觉沾了其中一点就会被连锁全中,牢牢勾住在场所有人的心神。

    然后他们大脑就疯狂地催动人们身体,想要知道跟魅魔小姐肌肤相亲后,触觉,味觉方面又会带来什么样的观感......

    就这样,全部的守卫,包括黑凤蝶跟海带男在内,都不由自主地朝灵栖这边凑过来。

    这便是开启了魅魔本能具有猎食程序后产生的结果了,仿佛无师自通一般自带熟练度极点的捕食手段。

    就好像屋檐下的燕子,没什么人教它们,天生就懂得衔来树枝跟湿泥,搭建出像模像样的小窝。

    但是灵栖毕竟还是没有彻底地释放魅魔捕食程序的全部功力。

    如果是普通魅魔,这个时候用眼神跟言语挑逗一下,火上浇油,甚至在肢体动作跟身着衣物上动些手脚,猎物们绝对会彻底丧失理智。

    不过处于这种状态下的魅魔,自身也会陶醉于捕食本能的驱使下,情不自禁地做出多余的举动。

    灵栖则是能够超然这些蒙蔽神识的欲情外,冷静地调节整个狩猎过程。

    他们的气血变得浮动起来了,而且被强制地将生命活性分配到繁衍机能上?

    生命之种,乃是于最细微的载体上,凝聚了最齐全且复杂的族群密码,能量密度在物质层面是已经达到极致,为血食的价值远远高于生命体任何其他部位。

    难怪魔族妖族鬼族精怪中各种以吸人元阳之气为生的女妖种类层出不穷,这的确是攫取外物生命能效率最高的方式。

    不过吃血食,仅仅是普通妖怪满足日常维持生命需求的方式,灵栖思虑了这么久才决定用的魅魔之力,怎么会满足于这种事儿?

    要从化魔级冲击炼魔级,从物质方面获得的养分,能量强度密度根本不足以支撑冲击境界的,怎么吃喝都无济于事。

    要获得更高质量的养分,就得是杀人炼魂了。

    修魔者本身都是些无法无天的家伙,那他们提升境界所需要的魂力,也得是狂暴躁动,激烈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因此许多邪魔外道做尽恶事,专门抓些无辜百姓,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为的就是打磨出最为痛苦,充满负面心念的灵魂,再提炼出来滋补自身。

    对他们来说,如果直接吸收澄清淡雅的天地灵气,就等于朝火炉里浇水,相性不合,会导致消化不良。

    哪怕是寻到了凶煞魔窟,吸取魔瘴之气,虽然对自身的炼魔火炉也能起到些滋补作用,但是味道不够浓烈,能量密度也差强人意,不如新鲜**,加满负面情感佐料的灵魂美味可口。

    现在灵栖在尝试的,就是类似折磨人的行为。

    她用魅魔气息笼络了一群对她神魂颠倒的狂热之人,却万狼群中过片爪不沾身,勾得他们嘶吼连连。

    以灵栖的身法,穿梭在几个外强中干,身体气血完全不充盈的守卫之间跟喝水一样简单。

    他们一开始还有些战术步调,也知道持枪戒备,但维持不过三秒,随着靠近灵栖身边吸入越来越多的魅魔气息,就变得神智丧失。

    武器丢到地上,衣物鞋袜都当成妨碍走路的累赘脱卸掉,不顾一切追寻灵栖的身影来接近。

    有的人脚步变形,自己绊倒自己,摔在地上,却根本来不及站起来,就直接用手爬,用牙床啃着地,来挪动身体冲向灵栖身影闪过的方向。

    而等他们刚刚扭过一个方向,灵栖衣袍带起的风声又从耳后传来,一些逆反方向的人们甚至根本就没理智地把把脖子后仰180度,颈椎一边咯吱咯吱响一边手脚齐齐滑动,仿佛在地上进行仰泳似地再度蠕动滚向灵栖。

    “你们资质实在太差了。”

    面对如此拼搏的追逐者,灵栖一边以逸待劳地冷眼观看,一边失望地给出评语。

    才折腾这么两下,身体就一个个七零八落地,简直骨质疏松。

    想要酝酿高质量的灵魂,身体的坚韧程度也是有所要求的。

    一方面这代表其所承载的灵魂天生就很健全,另一方面这种人折磨起来也更耐久,好像酿酒一样越陈越香。

    不然刚开个前菜就连哭带嚎地咽气了,抽取这种软趴趴破烂的灵魂连弥补施展摄魂法术时所消耗的法力都不够。

    也就是灵栖具有远超于当前身体境界的见境,才能够执行这样的速成法。

    不然,照理说接触到心灵,魂力是修魔四阶炼魔境的标志,而想要施展摄魂法术更是须得炼魔巅峰,冲击修魔第六阶还血境的水准。

    但偏偏,从修魔三阶化魔境冲击四阶炼魔境,服食灵魂才是最直接高效的办法。

    这本身就是个矛盾的事情。

    实际上,大多数按照魔道典籍去执行折磨百姓灵魂的修魔者,都是只得其形未得其神。

    单纯地折磨抓来的百姓,然后在所折磨得灵魂极端痛苦中渗露出来的些许魂,被低效地吸收些许。

    这种野路子修魔者如果运气好,无意间吸取了刚刚折磨致死者的多数魂力,或者长时间缓慢吸收魂力却没被正派人士抓到,当场剿灭,也有晋级的可能。

    能够顺利进阶炼魔境的魔道高手,要么是有魔门前辈手把手地扶持,要么是得到货真价实之魔门典籍的真传,掌握了秘传仪式方法。

    比如现在的灵栖,就是跨境界采取了先上车后买票的方法。

    她知道炼魂之术的许多关键诀窍!

    毕竟炼魂之术是修魔六阶就足以掌握的手段,而灵栖的见识水准乃是修仙返虚境,对应修魔的话是八阶返情境,足足两个境界的碾压,简直小菜一碟。

    饶是如此,其实灵栖目前所能发挥的修为还是有些勉强,不过她仰仗这个时代里无所不在,浓度又相当可观的魔瘴之力,配合许多运使法术时经验实用的小技巧,还是可以支持提前施展炼魂之法的。

    只不过这时候成本控制工作就变得不可忽视,灵栖跨境界施展炼魂法术需要消耗不少力气,没法接受费了半天力气只收到几只下等垃圾扔货的灵魂这种状况。

    这时候反倒是黑凤蝶跟海带男,这两位躺着中枪,惨遭坑害的“队友”表现出两眼节奏。

    他俩也是受到魅魔之力引动,拼了命地追寻灵栖身影。

    而且使出浑身解数的过程中,这二位可不光是用手脚筋骨来挪动,毕竟拥有着超常能力。

    海带男发飙起来堪称人形挖掘机,满头的叶片直升飞机螺旋桨捅进地面,疯狂扭动。

    不过这时候他人也是和螺旋桨杵进地里的直升机一样,根本不是发动机带动螺旋桨,而是螺旋桨不动,飞机本身在疯狂暴转。

    如此一来,海带男反倒是在追赶灵栖方面所作无用功最多的一位,明明身体是想要凑近灵栖的,却总是大头朝下左右颠倒地甩向相反地方。

    然后,这位是第一个没等灵栖用法术加以引导,便自行崩溃哭嚎的牺牲者,凄惨无比的恸哭中,有一股腥咸的气味笼罩住周围,甚至某种程度上掩盖住灵栖魅魔身躯散发的粉红气息。

    这腥咸的气味,就是海水的气味,最适合海带生长的环境。

    当然这只是一个雏形,并没有真正说把海带男灵魂心相具现出来影响物质世界。

    目前的些许腥咸,其实只是一个感觉,甚至如果有人仔细去闻嗅,就会发现根本没有这样的气味。

    那是因为嗅探者“有心”了,令其自己的心相干涉了身边的感知场。

    只有无意之间嗅到了腥咸,或者正在一心进行战斗或者其他的事情,然后不经意间呼吸一口,才能嗅到这点味道细枝末节地的变化。

    更别说真正在身边造出海水环境之类。

    然而这些小小蹊跷,在灵栖眼里却是看的真切,她可以为事件定性:腥咸海味不是错觉。

    这是海带男进入化魔境中级,但还没进入巅峰,稍微触动一些魂力产生的现象。

    并且这些许魂力动摇,也是在灵栖折磨灵魂被动地摇晃下才发生的共鸣,离他凭借自己的力量催发魂力差得远。

    但那也比灵栖记忆中触发魂力应有的程度来得早多了,通常来讲触发这种现象怎么也该是化魔巅峰才能达到。

    可海带男只有头发变形,根本没达到全身都变得非人类那种真正的化魔巅峰标志。

    想来想去,也只能把这一切归结于他们都是从小生长在魔瘴中,体质异于前古时代人种导致。

    再加上这帮受过心灵创伤而导致异常能力的人,本来就各方面都不稳定,极易发生种种难以意料的变化。

    同样道理,也可以解释黑凤蝶所引发的异状。

    她也是在几次三番跟不上灵栖节奏后崩溃大哭,歇斯底里地撕自己衣服。

    然而黑凤蝶的能力就体现于衣服褶皱分担外界冲击上,这一自断后路,只会导致恶性循环。

    她的心灵创伤,就来自于没有安全感,要抱紧能接触到的一切救命稻草方面。

    而现在,理智混沌,痴傻癫狂,无辜无助无依无靠的黑凤蝶,只能衣衫褴褛凄凄惨惨地抱紧大地......

    然后,整个地面有草木,石块,泥土,瓦砾,所有具备缝隙,具备表面积,具备褶皱的环境,通通起伏褶叠,浮现出层层叠叠的,组成人脸似的纹路。

    方圆近百平方米米的范围内,都被这样凹凸不平的脸装褶皱覆盖。

    这些面孔表情各异,喜怒苦笑不停变化,表达着意味不明的信息。

    而原来黑凤蝶本体趴伏着的地方,却只剩一张人皮,软趴趴地摊铺在地上......

    “这孩子,也进入化魔境了?而且还是能够影响外界物质的类型。”

    “不过这份力量不是初入魔道的菜鸟能掌控的,若叫溢出的魂力反噬根源识海,便是枉死了,所以还是顺道做我的滋养吧。”

    灵栖看到两个发生异变的小朋友,只是稍感意外,并没有更多棘手之类的想法。

    毕竟大高手的眼界,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

    她反而庆幸这帮不成器的家伙里总算冒出来个能够入眼的韭菜,蓄势待发的炼魂法术随之发动!

    只见附近空间内魔瘴陡然活跃起来,以玄妙的规则汇成符文阵势,固摄住场内所有人。

    他们全部呆死僵直,不再乱动,有若隐若现的气息从口鼻眼耳七窍抽出,经过一番盘旋,汇集到灵栖指尖,凝聚为一颗血色露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