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6魂酿
    “我说你们,要是哭够了就穿好衣服回家去。”
  
      ?
  
      灵栖全身强烈的粉色气流昂然喷涌动,浓郁得有如实质。
  
      ?
  
      连她身体也被这升腾的气流托起,仿佛有尊高高耸立的王座,承载着威严的魔王。
  
      ?
  
      而灵栖却也一反常态地没有严肃地正襟危坐,而是随意地翘着二郎腿,一只胳膊肘轻松地搭在王座靠肩,手上轻轻摇晃浓郁的红酒。
  
      ?
  
      那红酒是以刚刚抽集的魂力凝炼成的。
  
      ?
  
      至于被抽取过魂力的守卫们,都一个个无力地斜跪在地上,充满委屈地抽泣。
  
      ?
  
      搞得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大魔王夺走了一样。
  
      ?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被夺走了很重要的东西。
  
      ?
  
      灵魂......
  
      ?
  
      那可是比任何所谓象征物都要触及根本的,真正属于一个生命核心的核心。
  
      ?
  
      要知道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只是某一世的载体而已,但灵魂则有可能轮回无数次,是支撑起一方星界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
  
      ?
  
      所以了,此时那些几秒钟前还凶神恶煞,丧心病狂的悍汉们,现在竟都不由自主地无助恸哭,凄惨而又无力。
  
      ?
  
      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想哭,只觉得内心无比的虚空!
  
      ?
  
      而就是这种仿佛某种形容词的“内心空虚”,在他们感知中却是实实在在地被从身体里挖了个洞。
  
      ?
  
      从这个无心之洞里,有无尽的悲伤涌溢出来,逆流成河。
  
      ?
  
      这股子宛如实质的悲伤,流淌过他们全身,似乎是某种不同于生命能的能量。
  
      ?
  
      如果用感知来形容的话,这股能量的颜色,重量,触感,都是跟生命能截然不同的东西。
  
      ?
  
      但偏偏,它却又具备维持身体活动的功能,完全可以代替流逝的生命能。
  
      ?
  
      唯一不同的是,这股能量流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晦暗,失落的感觉,想哭,想逃避,生无可恋,但却又连“死”这件事本身都觉得麻烦,懒得去做。
  
      ?
  
      灵栖收取了他们的天魂。
  
      ?
  
      天魂是天、地、人三魂中指掌未来,遵循天道轮回,不生不灭的先天主魂。
  
      ?
  
      其他两大主魂,地魂跟人魂,都是天魂在轮回投生后形成的后天魂体。
  
      ?
  
      其中地魂是记载了生命体的意识,记忆,思维的部分。
  
      ?
  
      许多传说的幽灵,怨灵,地缚灵,灵大多是地魂残留而产生的现象。
  
      ?
  
      而人魂指的就是实实在在的身体,它的具体表现就是各种生命本能,调节体温、血压、心跳、体液中各种成分含量等等固有指标。
  
      ?
  
      通常那些行尸走肉,丧尸骷髅,乃至痴傻呆植物人,都能够视为人魂残留的现象。
  
      ?
  
      那么天魂呢,虽说最为高端,飘渺,但它才是生命体最核心的部分。
  
      ?
  
      天魂指引了一个人的气运,命势,极少的时候还能给予灵光闪现的聪慧。
  
      ?
  
      不过在当前这魔瘴遍地的时代里,多数人类的天魂都被蒙蔽了,仅仅靠地魂和人魂支撑。
  
      ?
  
      这帮护卫之前表现得如鬼如畜,追求起享乐跟刺激,有如飞蛾扑火,理智尽失,其实就是天魂长期被蒙蔽,全凭地魂跟人魂的本能行事所导致。
  
      ?
  
      现在灵栖把他们天魂收走了,听起来貌似很严重,但对于这群原本就浑浑噩噩,自甘堕落的人来说,改变其实不大。
  
      ?
  
      或者说,这些人的天魂交给灵栖来使用,才是弃暗投明,好钢用到刀刃上,否则继续留在污浊恶世中蒙尘,才叫浪费。
  
      ?
  
      也就是天魂这种东西,全宇宙总量固定的硬通货,才让灵栖施展一次炼魂之法值回票价!
  
      ?
  
      不然就凭几个糟烂到千疮百孔的地魂跟命魂,灵栖都懒得收破烂。
  
      ?
  
      “你们倒是运气好,这时代魔瘴实在是浓郁,天魂的位置刚空出来,就被魔瘴侵入来填满气魄,短时间内地魂跟命魂都能维持住?而且填满你们的魔瘴,也是在经过我的阵法过滤后的二次产物,不像荒野魔瘴那般混沌无序,否则就算维持了地魂跟命魂,也是疯傻痴呆,或者干脆由后天的魔瘴引导地魂跟命魂反常增殖,异化成怪兽。”
  
      ?
  
      “某种程度上,是我的专属魔力代替了天魂,成为指引你们意识跟身体的至高权柄,这种状态,好像有个特定名称,叫不死族?”
  
      ?
  
      “总之,现在你们可以名正言顺地称我为主人。”
  
      ?
  
      灵栖轻抿一口鲜红的魂酿,嘴角眼角都有明艳的嫣红浮现,显得容光焕发,分外妖娆。
  
      ?
  
      这是魅魔之体得到极大满足后才体现的标志,表示这具从出生起就先天不良,饥渴暴饿了一个多月的小魅魅,终于得到富足滋养。
  
      ?
  
      要知道,哪怕是成熟体的魅魔,最高的享受也不过是“用餐”而已,并且还是物质层面的养分吸收。
  
      ?
  
      以灵栖划分境界的方式,魅魔作为一类处于化魔境跟炼魔境之间徘徊的中等妖物,“用餐”的水平也就是在吞食高质量养料过程中加些令人兴奋的趣味游戏当成佐料,勉勉强强在饱腹之间增加些灵魂欢愉的情味增益而已。
  
      ?
  
      但现在这份货真价实的天魂凝酿,论品级来说是还神境的高端灵药,制作过程更是由返虚级的大高手亲自操刀,抿上一口简直能上天,比常规的养料滋补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
  
      何况,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是“饿”!
  
      ?
  
      饿了吃什么都好吃!
  
      ?
  
      饿了一个月的先天不足小魅魔,陡然尝到顶上极品魂酿,难怪极致舒爽之下连灵栖神识坐镇都没压下魅魔之躯的畅爽,露出醉态。
  
      ?
  
      恣意欢脱的小魅魅,慵懒地依靠在粉色气流升腾构造的王座上,不经意地把二郎腿换个姿势摆起。
  
      ?
  
      一股凉风穿过裙摆,引起灵栖真识警觉!
  
      ?
  
      说起来,她从地下闷罐里出来后,其实身上一直穿的是法力变化出的袍子。
  
      ?
  
      但是刚刚品味魂酿醉醺醺的时候,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幻成的是轻薄透明的淡粉纱织睡裙。
  
      ?
  
      如果不是上升气流的惊醒,灵栖之下还不知道会在耳热面燥的时候做出什么失态的事儿。
  
      ?
  
      “厉害厉害,这天魂魂酿对此等小妖躯来说果然太过猛烈了,剩下的魂酿还是慢慢吸收吧。”
  
      她把小半杯魂酿一口吞进肚子。
  
      倒不是说灵栖言行不一,而是先前的轻舔细抿确实在吸纳天魂作为己用,而现在一口吞下其实是暂时存储,没有加以吸纳。
  
      接下来,灵栖想要给身上的行头换回习惯的灰袍。
  
      但是略一感知魔瘴,却发现有些地方不对。
  
      这身粉纱睡裙并不是魅魔本性意乱情迷时候幻化的勾诱装扮。
  
      而是堂堂正正地,在按照魅魔一族天生脉络运行魔瘴气息时候自然形成的专属外观。
  
      灵栖发现,自己周身魔瘴在自然吞吐,经由这粉纱睡裙路线循环之后,化为精纯的元气,跟自身圆满融合。
  
      整个过程并没有特别地激发魅惑特效,而是理直气壮地炼化魔瘴,乃遵循了是万物都要朝着高层次能量体进阶的天道大势。
  
      “是了,这副身体之所以总是蠢蠢欲动,是因为诞生以来始终强忍饥饿,极度渴求进食所致。”
  
      “而我刚刚以天魂魂酿滋养,应该说已经完全解决了这低层次的维生需求,甚至激发了魅魔族脉更高的目标。”
  
      灵栖冷静下来,神识收回体内,仔细探查。
  
      她发现自己全身虽然窍穴是按照魔族躯体分部,呈现出有角有尾有翅膀的异族外观,但脉络间却一尘不染,没有丝毫外界五颜六色浓墨重彩的混沌魔瘴,全都是纯净的,契合魅魔躯体修行的浅淡粉红气息。
  
      这说明灵栖已经抵达炼魔境的巅峰,并且开始踏入还血境。
  
      还血境的特点就是重新淬炼命魂肉身,不再以尘世秽土当成组建肌体的原料,而是用更高能的天地元气凝聚成型,替换**凡胎。
  
      等整个身体全都淬炼完毕了,就是接下来的修魔第七段,炼血境。
  
      照这样的进度看,达到修魔第八阶返情境,再扭转乾坤重回修仙第八阶返虚境指日可待。
  
      灵栖自己都对修行进展之迅速感到意外,不过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稳定心境,做好长期按部就班修行的打算。
  
      毕竟层次越高,进入下一阶的困难就越大,绝不是岁月累加就能达成,而是要倍倍相乘,乃至指数级爆发那样的苦修。
  
      “其实论起祸诱他人的烦恼,这魅魔气息本身就是一等一的毒药,相比之下区区衣着色相还算浅尝辄止。”
  
      “何况这魅魔天性自发运行所构成的气息循环确实省力得多,甚至略强过我时时规范魔瘴运行所得。”
  
      “既然已经决定了在修魔途径上勇猛精进,以抵达反情境为首要目标,就不必自寻烦恼,套上无谓的枷锁吧。”
  
      灵栖抬起的手又放下,淡然处之。
  
      她到底是葫芦藤出身,对于人身外貌的纠结仅仅出自过去一直待在门派里的起居习惯。
  
      如果说魅魔外形在不造成更多麻烦的前提下有助于境界提升,那就不必非得遵循旧念。
  
      而且这身粉纱睡裙也确实合身。
  
      本来就轻薄的材质,偏偏还是漏背的,一对粉嫩幼翼得以放风。
  
      下摆的裙纱短得很微妙,灵栖的小尾巴常时是呈“U”形,先垂弯后上翘,以前她没在意过,但现在则可以任起自然地从裙底探出来。
  
      心形的尾巴尖轻摇,有种春草萌芽俏皮可爱,表达出喜悦活泼的心情。
  
      这种心情写照跟灵栖是否刻意故作严肃无关,完全是属于生命层次到达新阶段的自然表达。
  
      何况灵栖也从没钻牛角尖地多管这份身体上面边边角角的零件。
  
      她在确认境界提升事宜后,可以更简单直接地处理黑凤蝶与海带男的身体状况了。
  
      这二位有前途的年轻人,灵栖并没有抽了他们的天魂。
  
      因为他们是可造之才,前途远大,这一点从他们比别人更早觉醒异能即可看出来。
  
      而天魂,用飘渺的一点的形容来说,就是运势,命运,乃是极为高深的概念。
  
      “都冷静点了吧,我来指引你们修行七魄。”
  
      灵栖拎还有将海带男拔萝卜似地揪住他头皮上连接海带的一束海带根,一把将他甩到第上,跟黑凤蝶残留在地面的那张人皮并排铺到一起。
  
      “你们所有人的特征,都是天魂蒙蔽,命魂粗放散养,只有地魂饱受各种思维冲突、矛盾纠结,念头蛊惑、才造成异状连连,不能掌控自身。”
  
      “而要扭转这种局面,就得脚踏实地,摒弃无谓的地魂妄想,勤勤恳恳从最底层的命魂七魄修行开始。”
  
      所谓七魄,就是附着于命魂,也就是凡胎肉身之上,用于沟通高等能量的七个阀门。看似低端的命魂凡体,实际上却埋下了开启修行之途的钥匙,不得不说天道造化神妙无比。
  
      灵栖抬起新形态下光洁的小脚,纤细白嫩的大腿上还装饰有一圈粉色蕾丝装饰带,扬起窈窕的残光纷影,稳稳地踩在两个略显诡异的人体上。
  
      “呜啊......”
  
      海带男还有地面上属于黑凤蝶的一张张面孔,同时发出舒爽的呻吟跟**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