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8赭鞭
    灵栖一番讲解,为两小只消除顾虑。
  
      随后,她灵栖让刚刚收为奴隶一队守卫在前面开路,再深入痴皇商会领地就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那些被她抽了天魂的守卫,失去了天台灵光指引,就变得浑浑噩噩了无生机。
  
      可是一旦得了灵栖命令,就等于有替代的无上旨意给了地魂跟命魂以主心骨,执行起来心悦诚服,毫无违逆。
  
      这可比任何威逼利诱都高明得多,乃是发自灵魂本源地服从,甚至连所谓死士都比不过。
  
      因为他们已经在概念是归为“不死族”。
  
      就算真的在执行命令过程中受到毁伤,只要代替执行天魂的那一缕来自灵栖的法力不散,尽可以从外界游离灵气跟材料来修复。
  
      理论上讲,他们就算在物理层面被碾碎成灰,也可以复原,只不过看花费的时间跟材料成本划算与否。
  
      除非是同为法力层次上驱散了灵栖布下的魔能结构,才能叫这些魂奴解脱。
  
      而在一些文献中,这些在不死系奴隶分类拥有特殊地位的存在,被称为“无”。
  
      在普遍眼界尚底的术师看来,“无”的再生几乎没有限制。
  
      并且成为“无”的个体本身仍具备成长性,保持记忆,保留交流对话能力,似乎跟变成“无之前”没有区别。
  
      同时,在保证忠诚度的前提下,他们灵活性极高,战力超群,并不会像传统的骷髅傀儡,丧尸僵尸那样硬邦邦地迟钝刻板。
  
      他们以保护主人的安全为第一天职,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甚至在主人受到危机时,“无”可以发挥出超乎想象的战力!
  
      从客观表现上看,就是完全无视痛苦,以牺牲身体,乃至献祭灵魂为代价,强行催发不可思议的力量。
  
      但偏偏,“无”又拥有强悍到不讲道理的再生能力,所以他们在运用起这种力量时根本不在乎什么限制,简直破坏规则。
  
      在漫长岁月的钻研中,神秘学术界花了很大代价,才略微窥见些“无”的秘密,他们身体正常,灵魂思维也正常,但就是总觉得少了什么。
  
      可是异能学术界又偏偏找不到缺少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没有办法,只好笼统地称为“无”。
  
      至于说这种匪夷所思的存在,究竟从哪里得到了“无”之样本,那还得是追溯到旧东宿市时期,群魔乱舞的时代,才有关于“无”的记载。
  
      而旧东宿市时期距离现在至少几万年了!
  
      在零星的记录中,“无”似乎是只有圣人才具备资格造出的东西。
  
      并且哪怕以圣人之资,一名圣人也只可以拥有一只“无”。
  
      在更加隐秘的,列为绝对禁断的典籍中,甚至可以披露出,制造“无”的,不知是真是假的仪式方法。
  
      那种仪式,似乎要圣人牺牲灵魂的一部分,来容纳想要转化为“无”的目标对象。
  
      能够拥有这样的研究成果,还是因为某一个时间节点里,圣人们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突然“消失”了。
  
      这种消失很诡异,说不清是在空间概念上转移了还是以某种形式被封印了,总之就是突然间销声匿迹。
  
      但是他们所支配的“无”们却被留了下来。
  
      从这些被剩下来的“无”的状况看,他们的主人似乎没有受到生命威胁。
  
      因为这“无”的力量都保持在平衡状态,并没有发生爆发,暴走之类的现象。
  
      可也正是因为他们找不到爆发的理由,所以被窥觎“无”之秘密许多世代的势力钻了空子,一举捕捉了大量样本。
  
      毕竟在没有主人命令的时候,大多数“无”缺乏主观能动性,简直可以用颓唐废物来形容,仅比“人畜无害”略强点点。
  
      并且被捕捉到的“无”之样本们,依赖其不死的特性,遭到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折腾!
  
      有些学术水平落后的机构,长时间研究不出有意义的结果,后来甚至干脆纯粹为了折磨而折磨,拿“无”的身体花样秀脑洞,彻底自暴自弃。
  
      但就算一些高端机构,以那个时代异能学术界水平,把灵魂系法术折腾出花来,说白了也都窠臼在地魂的层面上,连天魂的边都没沾上。
  
      甚至由于点偏了发展路线,在折磨命魂跟地魂的邪路上越陷越深,弄出专门些诡异阴森吓死人不偿命的个亡灵学派。
  
      可伶那个时代的异能学术研究者们,还以为所有灵魂研究都该是这个样子呢。
  
      要是被他们知道现在有个灵栖小魅魔,分分钟就搞出一队“无”等级的不死之奴把风开路,真恨不得跳出棺材,然后再把自己掐死一次。
  
      但天魂这层窗户纸,就是真传一句话的事儿。
  
      谁能想到天命,运势这种宏大飘渺的东西,也可以抽来封藏呢?
  
      或者说他们就算知道了这层窗户纸,也无济于事。
  
      因为真正把天魂的意义理解透彻,实际上是炼神境才能够开启足够的智慧去做到的,要不是灵栖这样异类中的异类,还真是没办法在区区炼气期就做到。
  
      这样说来,古代圣人,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存在,估计也就是炼神境吧。
  
      灵栖的返虚境比远古圣人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因此才能跨越无数个境界,以区区炼魔境便制造出“无”之仆从。
  
      当然,灵栖本人眼下丝毫没有在意自己“顺手收了几个手下”的行为。
  
      在凤尾蝶,海带男都兴致勃勃地感受灵性之光带来的欣喜,以及一队护卫们在前方兢兢业业地摆仪仗的时候,灵栖却是落在人群后面,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
  
      她手心里浮现出一条细软的长鞭。
  
      长鞭通体由一种比灵栖身上粉红色调略深一些的嫣红组成,末梢是一枚小小的圆滚滚的心形突起。
  
      “这具鬼灵精怪的魅魔躯体啊,还真是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
  
      灵栖冷言评价这处变化。
  
      此鞭也是魅魔生命形态在进入新层次后自发具现出的武器。
  
      它的能力就是高浓度的****,抽到任何生命体身上都会叫它们强制进入神经信息素紊乱,被一种不自然的愉悦感疯狂支配的状态......
  
      没错,就是灵栖刚刚用来教育黑凤蝶跟海带男的那种毒。
  
      这也解释了灵栖为什么宁可用脚去踩二人,也没动手的原因。
  
      因为动手的话,就变成用鞭子抽啦。
  
      可是灵栖对拿鞭子抽人的动作很有成见,那是大多数魔族妖女常用的手段。
  
      而她作为正道宿老,果然还是使用飞剑舒心些。
  
      “这条鞭子,要是顺其自然按照魅魔成长的途径培养,真是相得益彰,完美搭配出一个魔道妖女的路数。”
  
      “不过我可不能接受这种武器的特性和用法,真要按照魅魔天性指引,摇曳生姿地去甩鞭施毒,污了别人之前非先污了自己道心不可。”
  
      练法是一回事,打法是又一回事。
  
      以尽快提升境界为目的,灵栖既然已经放任了魅魔睡衣的自发运使魔瘴,也同样要支持魅毒之鞭的成长。
  
      毕竟两者都是魅魔种族自带的防身、捕食“器官”,强行压抑的话就等于跟进阶前确立的修行理念出尔反尔,那样只会荒废修行,让寿元白白浪费。
  
      而灵栖这种老资格,其实对天命寿元看得很重,寿元这东西说起来百年千年地悠长,但与修行阶段比起来是只争朝夕,片刻都不得耽搁。
  
      这乃是正统修仙界的常识,宇宙无垠,境界深远,动辄亿兆时光的流逝,区区百年还敢悠哉游哉?
  
      所以灵栖是绝不会因为看不顺眼就中止魅魔境界修行,转寻它路的。
  
      练法途径不改了,那就从打法上加以调整吧。
  
      按照魅魔天性的路数,这鞭子就是抽得人********,欲罢不能,在快乐中堕落,在堕落中献出元气跟灵魂,供魅魔享用。
  
      使用鞭子的方式也是摇曳生姿,玉体甩动之间,肉浪滚滚,配以眼神跟声吟的勾兑,简直成何体统!
  
      灵栖想,如果真要花功夫培养这条鞭子武器,却坚持不肯使用的话,念头却也太不通达。
  
      那么打法方面,有什么鞭法类的功夫可选?
  
      这么偏门的武器,在修仙界,特别是名门正统的大派中非常罕见。
  
      然而灵栖就偏偏知道一套鞭法......神农策!
  
      传说神农氏乃是超远古时的人皇之一,早就超脱了天道轮回的大能。
  
      此等无上至尊的存在,其传奇事迹流传于许多位面之海。
  
      传说他牛首人身,天生就肌肤透明,可以直接看到内脏元气运行。
  
      由于他的特殊外形和勤劳勇敢,长大后被人们推为部落首领,因为他的部落居住在炎热的南方,称炎族,大家就称他为炎帝。
  
      有一次他见鸟儿衔种,由此发明了五谷农业,因为这些卓越的贡献,大家又称他为神农。
  
      他看到人们得病,又到都广之野登建木上天帝花园取瑶草而遇天帝赠神鞭,神农拿着这根神鞭从都广之野走一路鞭一路回到了烈山。
  
      神鞭呈现赭红色,神农以此鞭子逐一抽打百草,观察百草的动态,就能够详细地知道每一种草的药性是平和、或者毒性、或者性寒、或者性温。神农通过闻百草气味所呈示的特征,来决定用人类可以信用的植物作谷类播种。
  
      而到了后来,神农本身的修为甚至超过了这条天帝赠与的神鞭,再加上他天生可见五脏内气流动的特异之处,干脆不再仰赖赭鞭,而是直接以身尝百草,详细了解各种植物的药性,编撰成策。
  
      在这过程中,神农自己几乎无时无刻没有处于中毒状态,天知道远古时期环境有多么奇特,哪怕以神农大神的修为,要行着尝百草的大业都要常常命悬一线。
  
      不过终究,神农大神还是完成这项伟业,并且修为增长到通天彻地的程度,一举超脱,成为万古流传的神话。
  
      而神农毕生心血所著,就是神农策,不但包括了修行心得,无数草药机理,还记载了一路古朴的鞭法。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套鞭法合灵栖心意。
  
      她出身葫芦藤,虽说不是正儿八经的草药一脉,而是偏向祭炼空间法宝的植匠园丁,可好歹也算植物根底。
  
      再加上芝山派专长其实乃是炼药,山门里收藏的神农策貌似比其他门派流传的版本要详尽些,至少不是大路货。
  
      至于谁敢说自己收藏的神农策是真正的上古神帝手撰真本,那就有些哗众取宠了,大多数只是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