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19得瑟
    灵栖要修习什么武技招数,并不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那样很累很麻烦,仅仅是在识海中演练一遍即可。
  
      大体掌握了神农策的特点跟意境后,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痴皇商会本部宫邸。
  
      此时再利用守卫队队长刷脸通关已经不奏效,因为外围守卫人员的权限其实是不允许深入核心层的。
  
      不过这时候可以刷灵栖的脸。
  
      灵栖在几小时前跟云淡少爷一起出行的时候,那份魅力可是惊艳四方啊,所有人只要看过她一眼就神魂颠倒,牢牢把这娇媚的容颜刻在心里。
  
      此时灵栖归来,其毫无顾虑地身着粉纱睡裙形象照理说是变得更加大胆可爱。
  
      当然她这次已经没有那种瞥上一眼就叫人心血来潮的主动魔力。
  
      而是像个普通的小美女那般,首先给人眼前一亮的惊艳,随后才会被越来越多的细节吸引挪不开眼球,再逐渐进入魂不守舍的状态。
  
      总之灵栖刷脸,无论是见过她的,还是没见过的,都不会受到阻拦。
  
      “你们家小衙内又躲哪去了?”
  
      灵栖很相熟地跟照面的一个内邸守卫打招呼,平静自然地完全像是跟自家人讲话。
  
      这过于随意的态度弄得被选中的守卫都有些不适应,对面的小美女虽然很有魅力不假,但毕竟属于擅闯者,照理说至少也要盘问一番......
  
      而且她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痴皇商会本部啊,好多有权有钱有名望的客户其实都未曾亲身到过这里,都是通过掮客进行交易。
  
      或者说,这处宫邸真正知名的范围其实是在亲友被抓走的苦主圈子里才对,只不过传播的是凶名......
  
      对那些怀着“把重要的人带回来”一类天真想法的人来说,痴皇商会就是地狱般的存在,擅闯者多半自己也要被变成奴隶,受到各种非人道的折磨!
  
      “是,我带你们去见少主......”
  
      守卫想法上虽然很违和,但身体跟嘴巴却不由自主地以非常客气的态度开始为灵栖一行人带路。
  
      没办法,灵栖就算收起那身堪比烈性毒药的魅惑之息,偶尔流露的一点点支配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的,言听计从不在话下。
  
      “不错,前面带路吧。”
  
      灵栖很有风度地抬手示意,在场所有守卫都觉得一股压力沛然充满身边的空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只有乖乖听话才是正道。
  
      其实灵栖通过契约可以感知到云淡小子的方位,但这里地下结构很复杂,更重要的是还很脆弱,就像用纸折了个繁复的迷宫。
  
      嗯,痴皇商会地下牢房是关押“货品”的重地,实际上有相当坚固的强化混凝土浇筑而成。
  
      但是这些在灵栖眼里却成了薄芝片。
  
      再加上各种电气化监视系统,门阀控制系统,乃至一些防御型的机关武器陷阱等。
  
      但这些东西却被灵栖视为结构复杂,一触即溃,薄脆易碎的精密镶嵌物。
  
      否则的话,她大可以一路直走到达云淡小子的所在,中途那些乱七八糟的机关回廊懒得多研究,踩过去就给捏瘪了。
  
      之所以没有这样做,并非是要保护这些破烂设施。
  
      这跟公德心没关系,一个罪大恶极的奴隶商会为了折磨人而建造的地方,有什么公德可言!
  
      实在因为那些复杂得如同细胞单间一样的设施里塞满了抓来的奴隶,乱碰触发什么机关的话,最先被波及撕碎的只会是无辜人。
  
      灵栖授意了内邸守卫前面带路,才能最不节外生枝地找到云淡小子的所在。
  
      说起来那小子如果现在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普通的娱乐用奴隶训导层,也是不必经过此番大费周折的。
  
      但此刻卢瑟少主所在之处,是地下四十四层,比当初最隐秘的五十一层没好多少。
  
      说起来,痴皇商会的地下设施主要有五大区域划分。
  
      分别是喂养区,训导区,改造区,行刑区,研究区,每个区域大约十层。
  
      喂养区收容的都是天生丽质的“原材料”,定向培养为知书达理气质高雅的女仆,中层管家。
  
      此区的“产品”面向供给一些自认为格调高端的权贵人士,乃至是为他们的女眷服务,购买差遣人手。
  
      如果“原材料”的性格很倔强,不服管教,那就移送训导层,教会她们明白自己的身份处境。
  
      从训导层开始,就出现各种专为方便调制人体而开发的道具,车床了,看起来种类繁多,但都保持一定的尺度,至少不会致人伤残。
  
      平时卢瑟少爷最常流连的地方也就是喂养区跟训导区,道路不算复杂,装饰也人性化一些,华丽一些,跟一般的富贵豪宅差不多。
  
      从训导区的最末几层,到改造区,环境便没有那么友好了。
  
      潮湿,阴冷,异味弥漫。
  
      死不悔改的家伙,或者在区区训导区就被玩弄得精神不正常的残次品,将在改造区得到回收利用。
  
      这里的设施说不清该算作医疗器械实验室还是屠宰场肉食加工处。
  
      明明在肆意肢解着一个个大活人,同时却也不停地注入各种药物和电气刺激,保证他们意识清醒,组织器官营养充沛。
  
      这里的人,如果还能称为人的话,活着绝对不如死掉。
  
      顺便,有不开眼的入侵者,武力对抗商会的热血亲子,也都直接送进改造区任意加工。
  
      眼下卢瑟少爷所在的地方,连这叫人闻之色变的三十几层改造区都越过了,直达四十四层的行刑区!
  
      行刑区,就彻底成为垃圾场,下水道,破罐子破摔的腐肉堆积场。
  
      前面几层虽然随着层数深入,会越来越阴森恐怖,但那只是气氛上的阴霾。
  
      改造区总体上还是本着医疗设施的要求,各种清洁消毒工作毫不马虎,尽管那些药水味道只会更加令人不安。
  
      但行刑区就变得仿佛废弃之所在,各种设施破破烂烂,充满血污,积年得不到清理。
  
      这里的味道甚至已经不会再有腐臭,刺鼻之类的描述,而是遍布铁锈,各种器材上都凝结了厚重得油脂,仿佛沥青。
  
      但偏偏行刑区并未荒废,而是时刻工作着,并且从三十九层到地五十层其实都是属于行刑区,可以说占据空间乃是最大的!
  
      绞肉机,断头台,狼牙棒,尖刺牢房,碎骨齿轮,密闭铁盒,无时不刻不再吱吱呀呀地运行中,缓慢但坚定,仿佛跟随时间流动,不可抗拒。
  
      这里不留活口。
  
      送来的“材料”已经完全没有回收价值,只等着未知的,仿佛抽奖那样地,迎接死亡的样子。
  
      这也太奇怪了,明明就是一死了之的事儿,干嘛要占用这么大的空间,耗费这么多的思虑手段,去折磨某些半死不活残躯呢?
  
      就好像,有什么怎么弄都弄不死的东西,非得用到那庞大的行刑区设施,大费周章不可。
  
      带领灵栖一行人人下来的守卫,中途已经换了好几位,越往后就越是不正常,显得神经兮兮的家伙。
  
      到了行刑区,更是迎来一个瘦削得仿佛干尸,浑身只有一个骷髅蒙层灰白腐烂的皮革的老头子,阴测测地行走,喉咙还不停翻滚些听不懂的喉音。
  
      海带男跟黑凤蝶一路上所见所闻,真是仿佛游历了一趟地狱般,身上冷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要不是跟在灵栖身后稍微安心些,他们可能在二十几层的时候便崩溃了。
  
      而灵栖一路走来,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笑。
  
      这都是些什么啊,想搭建一件初级的冤魂发酵池,提炼鬼力么?
  
      前世最不入流的鬼修魔修手段都比这个强啊。
  
      单纯通过所谓机械折磨,拉伸,碾碎身体制造痛苦怨魂?
  
      结果你半点法术基础都没有,哪怕是最粗浅的鬼道法门都没沾边的话!
  
      那么器材设施再多又有什么用?
  
      现在这样,根本只是徒劳堆积了一些异臭的垃圾。
  
      不,它们甚至连散发异臭的功能都没有了,放置这么久,那些残滓骨渣仿佛化石一样,都成为泥膏,尘归尘土归土了。
  
      “不愧是从第五十一层出来的小魅魔啊,我这些四十几层的家当似乎不入您的法眼......”
  
      “但如此明显地表示出不屑的神情,也太让我这个家主难堪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位干枯老头子引路者已经退下,在四十三层到四十四层的楼梯间隔处,等候一行人的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
  
      “嗯?我有表示出不屑吗?应该只是表情不变而已吧......况且所谓五十一层也没什么了不起,这时代年轻人的姿势水平都有待提高。”
  
      灵栖饶有兴趣地观瞧这位摆出一副了不起样子的中年人,就像清晨遛弯的老大爷在看斜楞里蹦出来威风凛凛挥舞木棍的顽童。
  
      听轮椅中年的口气跟意思,他莫非就是痴皇商会的老板,卢盖?
  
      不过凡世间再怎么拿腔作势的大人物,于修者看来也是无视掉的蝼蚁。
  
      拿灵栖得道的时代来讲,只要做到正宗门派的内门弟子,就连凡间的皇上都不会放在眼里。
  
      更别说一些宗门的大长老,掌教了。
  
      “小朋友,你气色不太好,腿脚也不灵便,还是少待在这湿气重的地方。”
  
      灵栖无视掉那个坐在轮椅上摆出深沉姿势的中年人,推开通往四十四层的铁门:
  
      “我有点事要找你儿子谈谈。”
  
      “放肆!区区一个三个月速成的细胞培植小魅魔,真以为自己是无法无天的魔族了?我的宝贝儿子,刚刚觉醒了了不起的能力,他将令我,以及我的痴皇商会获得新生!所以,任何人都不允许在此刻打扰他!”
  
      卢盖家主一拍轮椅上的按键,这座轮椅就叽叽咔咔变形成一具装甲,把中年人包裹起来,俨然成为一位钢铁猛汉。
  
      “你以为我痴皇商会执刑区是随随便便进来的?从外围战斗起,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们了。”
  
      “叫下人带你们到这里来,是因为对你们实力有所评估,你们很强,如果一层层地拦截,只会徒劳增加商会损失,而这里则是我的最佳主场。”
  
      卢盖装甲中发出电子音,同时通道两旁的角落里有六七个身覆黑披风的人缓慢而厚重地踱步出来。
  
      他们身形高矮胖瘦都不相同,但气势看来不是普通人,甚至几个披风轮廓看上去畸曲古怪,怀疑揭开后里面是不是人。
  
      “就连提供了你本体细胞的成年魅魔,也在我痴皇商会最高战力下受伤败走,小小的培植体还敢猖狂?”
  
      “现在我的最强战士全部集结,并且这地下行刑区乃是古代避难所,机关和障壁的强度都远胜别处......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卢盖完全饰演出一个大恶人的经典表现,可惜这一切烘托气氛的布置都被灵栖当成脑后嗡嗡的苍蝇,她打开锈迹铁门的动作没有半点迟滞。
  
      门后,四十四层,是一片跟行刑区氛围完全大相径庭的场面。
  
      人体。
  
      大量的人体。
  
      海量的人体。
  
      海量并且持续地从墙壁、角落,置物,刑具凹槽中钻出,冒出,挤出,推出的人体!
  
      而且貌似都是身材姣好肤白貌美的女体......
  
      这些人体都活的!
  
      不过似乎没有太多心智,仿佛初生的婴儿般,只会本能的摸爬,打滚,翻跟头之类。
  
      并且她们数量太多了,哪怕整个四十四层其实占地面积不小,此时大量人体也仿佛堆满了蜂巢的幼虫一般。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有个别的个体具备独力意识,也都淹没在人山肉海中,白花花一片。
  
      卢瑟少爷癫狂地大笑,仰面躺在房间中心,就在不停翻滚源流出来的人体海洋中嬉戏放浪:
  
      “哈哈哈,我的本领简直无敌了,一开始是在自己房间找几个下人伺候,结果电动用品被我一抓居然就变成活生生的肉虫!”
  
      “然后去到喂养区跟改造区,牢房里千奇百怪的手术道具都能在我反掌之间化为蠕动的肌体,把那些训导中的奴隶搞得魂不守舍......”
  
      “但这一切都太轻淡了,我从小就看得够多,早就腻了!真正刺激的是行刑区,那才是真正致人残死的地方,毫不留情!”
  
      卢瑟邪虐地把几个无意间爬到身边的女体一脚蹬进身边嗡嗡作响的绞肉机,而这架绞肉机本身也是仿佛什么生物的样子,张开大嘴猛嚼。
  
      但奇怪的是,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生惨叫哭喊一类的过激效果?
  
      那具受害的人体肢解时血都没有乱飞,而是仿佛跟绞碎她的那台肌体相互契合那样,细分,再细分......
  
      生体绞肉机的肚子是透明的,介乎内脏跟玻璃罐子之间样子,从里面可以看到方才的受害者一直被齿轮旋刀之类剁碎,直到磨细成一团浆糊。
  
      然后从绞肉机肚子里又连出好多不同皱皱巴巴的肠管,肉浆通过这里重新排列组合,再从整个房间的其他地方角落,持续爬出新的女体。
  
      “我能让无生命的东西变拥有血肉,并且变化后的生体刑具再处理其他活的东西时,也变得不会致命。”
  
      “非但如此,被处理的活物全程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看着自己被四分五裂,这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胞甚至都能还有清晰的触感!”
  
      “我掌控了生与死的界限,我简直就是新世界的神!”
  
      卢瑟彻底疯狂了,他自己把一只手也伸进了那台诡异机器,然后一脸陶醉地享受莫名的触感。
  
      看样子,这家伙是自己有过体验,才讲出上面的话。
  
      并且,卢瑟的断手也没有飙血或坏死的迹象,这小子随便捡起一把扳手,噗嗤捅进断臂,然后没几秒这只金属扳手就异化成血肉,变成新手。
  
      瞧他手舞足蹈的样子,简直恨不得自己也跳进自己制作的机器,彻底疯狂地一把。
  
      不过这小子到底胆怂,每每临门一脚时,就一边跳着难看且无规律的舞一边远离开来。
  
      就连他的老爸卢瑟,见此情景也笑逐颜开:
  
      “干的好,儿子!这样的本领,老爸我以后就有无尽的替代肢体可以使用,并且契合感比任何新发材料都完美。”
  
      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疯了。
  
      只有灵栖面色如常,只是略显无奈地扶额:
  
      “看来我的担心是对的,由于契约的关系,我的境界提升,这小子的异能强度也水涨船高了。”
  
      “魔途进境那么快,如此放任下去,要是晕蛋小子入魔再深些,往回掰便殊为不易。”
  
      “所以了,修魔之途有我一个人探索就足矣,你们这些小辈还是老老实实走正道吧!”
  
      灵栖单手捏拳,猩红的鞭子浮现垂地。
  
      她原本将这魅魔之鞭作为单纯的工具,只会拿来辅助行动,比如攀爬,卷起物体,分离药材什么的。
  
      没有特殊情况,灵栖不打算对任何人或活物动用这件尴尬的武器。
  
      但世界上就是有些人,别的招都不好使,非得找抽一顿才行。
  
      瞧眼前晕蛋小子嘚瑟的样子,就属于此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