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20疗程
    阳化气,阴成实。
  
      阳的部分表示生命体一切“活动”。
  
      比如血液流淌,心脉搏动,肺脏呼吸往复,以及一切体液,内分泌的流淌渗透,神经突触传递生物电信息,等等所有“活动”过程。
  
      而阴的部分,就是血液这一滩液体,心脏这一坨肌肉团,肺脏这一坨膜囊,体液是试管里调合的药液,神经细胞那一绺精细的组织束等等。
  
      没有“阴”的实体表证,所谓“阳”就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
  
      没有“阳”的规律运行,所谓“阴”就只是一坨晦暗发臭的死物。
  
      所以生命体必须要在阴阳调和的情况下,才成为足以承载灵性的奇迹整体,也就是命魂。
  
      至于阴阳不调和的情况,阳气过了轻则发热流鼻血,狂躁多动坐立不安,重则神智混乱爆体身亡。
  
      阴实过剩,则表现为臃胖懒惰,血脉浮肿堵塞,全身酸痛无力,重则全身组织无规律疯涨,衍生出许多不属于正常生命体的实物。
  
      比如说肿瘤,骨刺,各种增生息肉,直到癌变。
  
      以上为命魂层次上的病症起源,各种疑难杂症大体上脱不开内分泌失调的主因。
  
      在地魂层次上,阳面就是积极向上乐观开朗正能量满满的性格,阴面就是消极,悲观,哀怨,嫉妒,憎恨的表现。
  
      地魂的表征同样需要阴阳调和。
  
      阳面太过,就容易冲动,轻浮,不顾后果,简而言之便是易于作死。
  
      同时,地魂呈现阳面状态时魂力消散很快,很多性格开朗之人容易热血沸腾,感觉“燃起来了”其实也是阳面魂力勃发而致。
  
      而阴面在顾虑重重的部分可以让生命体沉稳一些,但沉稳过头了,总是在各种负面担忧的情绪间踌躇往复,又会变成一事无成的“废物”。
  
      地魂“阴”面过重,还容易在死后甚至没死时产生诸如灵体,灵异,灵感,地缚灵,寄物灵等“阴物”的存在。
  
      它们都是魂力淤积,变得过于厚重凝冷,没法回归天道而沉淤下来的杂质。
  
      地魂这部分的阴阳失调,产生原因多是因为欺骗,欺凌,重大变故,强烈心理落差而产生瞬间的魂不附体,让钻入命魂与地魂结合的间隙。
  
      也是就所谓“感情失落型”。
  
      续命魂层面的内分泌失调型,地魂层次的感情失落型,还有一种没事找抽型。
  
      这便是天魂层次的病征。
  
      天魂执掌一头生命的大运大势,未来成就。
  
      而天魂对于某个生命体而言,并不是属于它的私属之物,乃是天道意志在地魂命魂结合体上的投影。
  
      那么天魂之阳,就不再是个体对自己好,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可以激发的。
  
      而是要祝愿他人好,他物好,利万物而不争,舍身合道,乃至不惜自我牺牲。
  
      是所谓“善生阳”。
  
      反之,天魂之阴,是得理不饶人的铁面无情,万物生老病死,从不姑息。
  
      再温顺可爱的生物,与世无争的植物,经天纬地人物,到了该死之时都要陨落,不容宽限。
  
      再凶恶残忍的怪兽,疯长无度的毒草,狡诈阴险的恶人,只要阳寿未尽也会嚣张横行,百无禁忌。
  
      是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魂层次的运转也需要阴阳调和。
  
      阳气过剩,天魂载体总是做出毫无原则地自我牺牲,其实是短视行为。
  
      比如一个天生圣人级的大机缘之人,为了救助快饿死的凶兽,割肉以饲。
  
      结果这位大善人可能白死了,而凶兽并不领情,有力气了继续为害一方。
  
      或许大善人在行使这些善事好事的时候也发出念想,希望凶兽改邪归正,收敛恶行。
  
      但他能量境界不够,空有好心,办了坏事。
  
      如果天魂阴阳调和,这拥有圣人资质的人物可以先行积蓄力量,等自己实力强大,轻易降服凶蛮,自己又不会损耗过大,两全其美。
  
      或者如果时间不允许,圣人也可以通过智慧,沟通技巧跟凶蛮之辈交流,使其心悦诚服。
  
      但这些天魂“阴势”部分仰赖过度的话,就有投机取巧之嫌,处处捡便宜走捷径,倒是令心智得不到磨练,难以成长。
  
      久而久之,容易变成油滑世故,沽名钓誉之辈。
  
      接下来,也就是泯然众人啦,白白浪费了圣人之资。
  
      这还是天魂天运非常好的情况。
  
      如果是天运本就是乱世枭雄之辈,偏偏还处处钻营取巧,从不直面磨难,诡计多端只求顺流而下呢?
  
      那便近乎魔道。
  
      实际上太古时期修者划分的仙魔两道,也正是在探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过程中,钻研到天魂层次后所分化出的两条路径。
  
      因此太古魔道,非但不是偏门邪恶的,反倒勇猛精进,依托天道,宏伟非常。
  
      只不过此路极易跑偏,非是有大智慧大毅力之人难以驾驭,才被列为“不推荐”的法门。
  
      久而久之,矫枉必须过正,干脆被冠以魔道凶名,置于修仙正途的对立面。
  
      因此,这路把天魂层次上的阴阳失调治疗法,被分类到“没事找抽型”,意为遇到这样的家伙,不必讲什么道理原理,直接抽他吖的就好。
  
      现在云淡小子就是这情况。
  
      他是灵栖亲自伐毛洗髓,调整身体到不留隐患的状态,命魂无恙。
  
      又是从小养尊处优,心想事成,从未受过任何委屈的赤子之心,地魂饱满。
  
      嗯,用赤子之心来形容云淡小子并不为过。
  
      虽然接触了许多非常污的东西,但奇就奇在这货整个幼年过程中身边的人都没教育他那些“污”的东西是不对的。
  
      反而陪着他一起做傻事,发傻笑,嘻嘻哈哈无忧狂欢。
  
      因此他的地魂居然是罕见的没受过半点伤害,圆融通达?
  
      就像最早举的例子,孩童用屎尿和泥巴玩,心中并无脏与丑,只是单纯的游戏,何等天真无邪,但又何等细思恐极!
  
      当然,并不是说卢瑟少爷就是天之骄子。
  
      前面说过,他命魂其实被伤得很深,生命元阳在年级轻轻时就损耗殆尽了,根本就是濒死之身,全靠遇到灵栖救助才逆天改命。
  
      那么,姑且算他地魂跟命魂都状态极佳吧,就看天魂方面了。
  
      胆小怕事,好吃懒做,贪图享乐,狂妄自大,乖张不羁,没大没小,自私自利......
  
      在天魂阴势表征中“放任下流”方面简直溜的飞起。
  
      没什么好说的,抽吧。
  
      灵栖的粉红长鞭,视觉上是半透明的,触觉上同样是介乎虚实之间,可以渗透肌肤骨肉,触及神经。
  
      组成鞭子的毒素成分也可以调节,除了教导海带男跟黑凤蝶时使用的强力愉悦荷尔蒙,也能够产生纯粹的痛感信息。
  
      饶是这些功能,只不过仅仅是魅魔自带的毒素鞭笞效果,而灵栖的境界那么高端,还成系统地引入了神农策鞭法,自然有更多妙处。
  
      她来出鞭,可以触及到灵魂层次!
  
      悲伤,苦难,怜悯,同情......种种情绪情感的成份也被鞭辟到云淡灵魂深处。
  
      而且这几种情绪并非地魂层次的被动消极负面情感。
  
      它们乃是对外界,对他人,对天地万物的悲春伤秋,痛心疾首。
  
      也就是能够感应到天魂层次的引导之鞭。
  
      卢瑟少爷受了一鞭,顿时脸上大变,瞬间滚倒在地。
  
      照他的性格,一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无赖地翻跟头,哭叫,杀猪一样假模假式地嗷嚎一番。
  
      小时候这货要玩具或者要仆人做什么强人所难之事的时候,就会用这样的招数。
  
      同时,他往往干嚎不到三秒,愿望就达成了,根本用不着真的掉眼泪。
  
      如此这般娇惯任性的家伙,真到了吃痛的时候,还不得一嗓子把房顶吼塌掉?
  
      然而这次,小衙内虽然是扁着嘴,喉咙里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眼中尽是凄苦之色,仿佛真的心怀天下苍生那种大悲人士在叹民生之多艰。
  
      云淡跪倒,磕头,口中不能发一言,后背上一条鞭痕清晰可见,赤红灼热得仿佛刚出钢炉的铁水。
  
      但灵栖一共也只出了这一鞭,转手就收回了那件魅魔本体分化出来的长鞭。
  
      实际上,周围的其他人干脆就没有看到灵栖从亮出鞭子到抽出去再到收回鞭子的过程。
  
      他们只觉得那个睡裙女孩手腕一抖,卢瑟少爷就跪下痛哭了。
  
      与此同时,那些满屋子的人体居然也齐刷刷地跪倒,摆出非常标准的跪师礼,纳头拜倒。
  
      但她们并没有痛哭的迹象,只是自然而然,仿佛理所应当般地跪拜。
  
      这一鞭子,剧痛毒素部分是魅魔鞭体本有的功能,悲天悯人部分是灵栖运用了灵魂层次的奥义附加来的。
  
      此外,就是神农策鞭法中的手段,让这一鞭的劲力渗透进了卢瑟少爷的法术结构,形成娃娃们齐齐跪倒的现象。
  
      卢瑟少爷本身是没学过任何法术的,但他所领悟的异能,或者说任何产生了特定效果的异能,理论上也是可以归纳进法术的范畴。
  
      这路将无机物变成**娃娃的诡异异能,叫卢瑟自己解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在资深大师灵栖的知识水平下,却是可以瞧出端倪的。
  
      这座地下牢房里积攒了无数遭到迫害的奴隶怨魂,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封闭空间里不得解脱。
  
      而卢瑟少爷是个天生体虚,极易被阴物侵入的病秧子。
  
      再得了灵栖以魔瘴为其梳理命魂五脏脉络的机缘后,这些冤魂得到了救命稻草。
  
      它们纷纷融进那被灵栖处理后不再杂乱浓烈,而是对生命体器官有了一定维持效果的魔瘴,苟且偷生。
  
      这些破碎的冤魂残片死掉前多是普通人,形不成相对完整的地魂碎片,所以行为模式杂乱无章,不成气候。
  
      唯一大家都渴求的东西,就是一副的血肉之躯,脱离这噩梦般的钢筋水泥囚笼。
  
      在这样的作用下,终于把卢瑟少爷潜在能力激发出来,形成了把冷冰冰的钢铁水泥囚笼,化为温暖有血有肉的肌肤之异能。
  
      这一点跟痴皇商会研究层送来的调查报告也有些对应。
  
      他们在发现了卢瑟少爷异能后,当然第一时间收集了那些产生变异的钢铁水泥。
  
      得到的结果是,那些人体样本出了拥有看似正常的肌肤外,解刨内部全由结缔组织构成,并不包含任何血管,神经和生理器官之类。
  
      并且斩切分离开的**肢干,在短时间内又会在表面形成新的真皮、表皮结构。
  
      这一点又与卢瑟少爷制造的绞肉机投入**后,并未出现血肉横飞,而是被干净利落地分离,并且重新黏合成新的肢体之现象吻合。
  
      最终结果就是,卢瑟少爷制造的**肉块,乃是杜绝一切排异反应的最佳黏合剂,于开展私人订制奴隶业务有极高价值。
  
      不过这些研究员们穷尽凡人的智慧所得出厚厚一沓实验数据,在灵栖眼里都是雕虫小技,贻笑大方。
  
      她在以神农策鞭法的妙技接触一屋子的**娃娃后,发现了更有趣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