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22刮痧
    十二地支的起源,是地面上的计时单位。

    这种计时单位不光用来衡量时间,而且还尽可能把大地之气升降变化的规律蕴含其中。

    山川草木,雨露风霜,飞禽走兽,花鸟鱼虫。

    这一切属于地面的事物,对古代生活在苍莽大地上的人们,掐指算算就知道什么节气该做什么,尽量让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风调雨顺。

    也就是说,地支纪时法,其实不算什么高大上的东西,乃是一件实用性非常强的,凡间耕种的红尘凡夫也可以利用到,获得好处的经验之谈。

    这就好比乘法口诀表,本身就是一整套数算规律,总结好后归纳成一篇几百字的东西,小孩子都能学会,十分浅显。

    这类工具口诀,总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背下来,用的时候自然顺口而出,等有了闲工夫再一一深究钻研其间奥妙也不迟。

    如果继续向上追究,十二地支的规律为何如此,那就得问十天干。

    十天干就是天候变化规律了,源自本星域各种恒星行星运行的运行。

    是天星运行牵引地面气脉,引起的种种现象,被境界高的修者总结成“实用手册”般的规律,再交给凡人运用。

    这就是所谓“地法天”。

    再往上,“天法道”,是说星域天体的运行规律,也是有迹可循,它们全都遵守一致的数理规律。

    本来是单纯的一个万物相吸,相斥的规律,轰轰烈烈一番碰撞演化,就最终演变成五光十色的无限世界,令人感叹天道奇妙。

    并且大道至简,如此纷纷扰扰,眼花缭乱的世界,深究起起道理来,就是阴阳两仪变化产生。

    要么有,要么无,或零,或一,就这么简单粗暴。

    更深奥的,“道法自然”便干脆一句“不解释”,实力甩锅:

    本位面世界的基础规则,就是零,一两仪,不爽您就修行超脱,找别的天道位面玩儿去也好,干脆自己制定规则也好,本天道恕不奉陪了!

    达不到超脱层次的修行者,只要还身处天道漩涡内,就永远无法真正参透“自然”,只缘身在此“天道”中。

    这些最顶级境界的奥秘,灵栖自己也是没资格妄言,非得是真正修为超脱,连修仙十阶的“合道境”都超越了才可以,否则根本没有发言权。

    比起深之又深,玄之又玄的天道自然,地支中的十二生肖表达法仅仅是“人法地”的层次,比“地支起源”的地法天还粗陋。

    十二生肖之所以用动物表示,是说人们在运行自体经脉时,要按照地支纪时,激活不同位置的孔窍。

    前面说过,人类的经脉孔窍是最适合修行境界的,暗合天空的星辰布局,奥妙无比。

    而其他的生灵,飞禽走兽,只要是活着的东西,有命魂在,便都有孔窍,只不过布局不如人类齐妙。

    接下来就简单了,十二生肖的意义就是,指导人们修行,从入门的强身健体阶开始!

    这层窗户纸若是捅破了,其实十分是非常粗浅的法门。

    窗户纸就是说:

    你只要在“子时”,按照老鼠的经脉运行气息,“丑时”,按照老牛的经脉运行气息,以此类推等等,就可以保证身体强健,延年益寿。

    至于说人要怎么修行老鼠兔子马羊猪狗的经脉?

    很简单,就连旧东宿市时期的研究,都发现人的基因与老鼠基因相似多少,与猪的基因相似多少,猴子基因,兔子基因诸如此类的云云。

    这基因图谱什么的,对于新进时代研究来说可能已经很了不起,但毕竟是从命魂开始研究,逆向工程,舍本逐末,事倍功半。

    在远古修者角度看,就非常简单,大道至简嘛:人类孔窍覆盖最全!

    至于为什么?天道如此安排,上天安排的最大,都说了道法自然,还问什么问,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然,所谓地支生肖修行法,是为了让广大红尘凡夫都能够理解,所以传布下来的口诀,其实并不够精辟。

    按照这个规矩来,子时模拟老鼠经脉运行,丑时模仿老牛经脉运行,其实最多也就是强身健体,连修仙第三阶入门都进不去。

    真正有名师指导的话,其实各自有窍穴运行路线的细节调整,根本不是照搬特定的某几种禽兽经脉运行那么简单。

    这就好像使用圆周率,粗浅一些的按三点一四算,甚至不求甚解的话直接当成三也未尝不可。

    可真正要成就大业,那么细节上细究上千百位都不足为过。

    千万条经脉线路,孔窍节点,其运行的顺序跟天时地气对应,非常有讲究。

    有宗门上师,发现天资卓越的苗子,会亲自把关,在最基础的阶段就亲身坐在弟子背后指引气脉运行,这等亲传弟子今后的好处不可言喻。

    现在灵栖布控的一队不死护卫,情况大致就是如此。

    甚至他们短时间内爆发的力量比所谓亲传弟子还要粗暴,是灵栖大高手直接代理了其气血流动。

    反观那些商会内卫,经历无数痛苦折磨,把身体外形改造得人畜不分,却也只是模拟到三成气血流动。

    毕竟,他们身体被改造成动物的部分,血肉经脉是不得不沿着动物的路线运行了,也算是没有白费一番苦心。

    可惜这样三折再三折,能发挥十二地支战阵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勉强。

    而灵栖亲自主持、布控的战阵,威力比正统的地支战阵都可以强过一倍。

    综合来看,灵栖侧的武力比商会侧高出二十倍!

    所以双方正式接触后,战况完全一边倒。

    单对单,灵栖侧破不了商会侧任何一个内卫防。

    而整体阵型运转起来,就瞬间摧枯拉朽,气机牵引之下,每一个人拳脚威力都增幅百倍,分分钟把商会侧内卫拆得七零八落。

    而商会侧内卫,是没有灵栖死士那种无赖般复活特权的。

    平心而论,就算灵栖不插手,打持久战,战果多半也是死士们无限复活耗干商会内卫。

    但灵栖她赶时间啊,要速战速决镇压全场,随后集中精力扭转云淡小子的入魔体质。

    毕竟云淡当前状况已经堪比修魔三阶巅峰,要给这么个小衙内转变成修仙对应的有为青年,堪称逆天改命,真不是件容易事。

    相比之下,内卫跟死士两队凡人间的对打,就算再怎么血肉横飞,也不入灵栖法眼,简直和互扔豆腐块吵架一样幼稚。

    她真正的境界里,不打得焚天煮海,地动山摇都不好意思说发生过冲突。

    说了这么多,整场战斗从一言不和开打,到两次逆转的反杀,才过去十秒时间。

    而这短短时间里,早在不死护卫瞬间再生的时候,卢盖就惊呆了!

    痴皇商会研究人体的底蕴说第二,这世代没谁敢说第一。

    可是在眨眼功夫就让人从支离破碎,连脑浆都洒一地的碎肉,变回生龙活虎的悍勇死士,完全是颠覆常识。

    这什么鬼?

    卢盖身处全覆盖机甲中,冷汗直冒,唯一能反应,做到的事是打开特殊频道通话装置:

    “老婆,你快回来......回来看圣帝!”

    这才是什么鬼?

    那位传说中神秘莫测的卢盖家主,半点作用没起到不说,眼下的情况还傻站着懵比,唯一的行动是呼叫老婆......

    但不管怎么说,这层空间里暂时是安静下来了。

    灵栖得以全神贯注在云淡小衙内身上。

    先前说过,灵栖对云淡使用的方法是“刮痧”。

    普通的刮痧,是通过外力打开皮肤气孔,也就是肺脉中主管内外物质交流的通道,让污秽毒血排出去,净化体内环境的手法。

    而现在云淡的模样,岂止是排出毒血啊,简直全身都被煮沸的浓汤一样,咕嘟咕嘟剧烈沸腾,冒泡,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在几分钟后飞灰烟灭。

    那是因为灵栖刮他的那一下,用的不是瓷盘玉板之类的常规道具,而是魅魔毒鞭配合神农策。

    这一下子催发的不光是命魂层次的血毒污秽,还有地魂层次在思维习惯,认知世界观上的偏歪邪念。

    而天魂层次上,云淡的本性是顺势下流,这一点是灵栖比较无奈的地方。

    天魂本性,理论上就算合道大高手来了也不可以逆转,只能后天引导,敦敦教诲。

    并且这种敦敦教诲也不是说就强压弟子的天性,体罚之类,而是小心翼翼地呵护......非常麻烦非常累。

    比如天魂直率的家伙,步入仙道就称为勇猛精进,步入魔道就是嗜血无情。

    天魂缜密擅思的人,进入仙道可以称得上是智谋无双,进了魔道就是狡诈阴险。

    而云淡这小子么,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风流而不下流,轻浮而不轻佻的公子哥吧。

    整整一个小时后,云淡污血沸腾的样子才和缓了些。

    这也是灵栖第一次做什么事情耗费这么久时间,并且是全神贯注地做一件事。

    然后,仿佛从红菜汤里出浴那样,站出一位光洁溜溜的少年。

    脱胎换骨不过如此。

    给云淡洗白白后,他就没有借口再去做些龌龊事。

    至于其天魂中的负面因子,反而是助力修行的磨刀石。

    因为与心魔斗争,最能磨练心性,自古以来躲在深山中的清修者进境都远不如红尘中打熬劫难的修行人士。

    新生的云淡,是不是真的弃暗投明了呢?

    这小子在短暂的恍惚后,目光重新清明,看到的就是自己刚才制造出的,大群人皮娃娃。

    下一秒,他就一脸惊叹地样子,伸手摩挲起娃娃们的上身:

    “额,女孩子们的身体,真是美妙啊。”

    “特别是我按照自己的审美创造出娃娃,简直太赞了。”

    众人绝倒,难道卢瑟少爷天生就是禽兽的路上走到黑了吗!

    灵栖倒是没有急于下结论。

    她让手下死士们脱下一件外套,扔给光溜溜的云淡小子:

    “能从纯粹美感的角度欣赏她们,你进步很大。”

    “其实接下来你确实还得跟这些娃娃多相处一段时间,因为她们被我布下清心符咒,可以净化魔瘴,营造清净气场。”

    “等你体内元气成些气候,足以抵御外界魔瘴,才能恢复正常生活,不然迟早还会重蹈覆辙。”

    这边是一本正经地教训弟子,听着的云淡小子却开始绕到灵栖背后,还蹲下来揪起她的小尾巴:

    “小魅魅你干嘛这么严肃嘛,一夜未见,变得更漂亮可爱了......话说你这身衣服真不错,我想给娃娃们订制一人一套。”

    他揪着灵栖尾巴向上拉,原本就又薄又短的裙摆似乎即将失去防线。

    “什么嘛,我的好儿子,这不是依旧生龙活虎?卢盖老公,你急吼吼地叫我回来,就是看这个?”

    不知何时,一位满是贵族华服的妖艳女子来到了地下空间。

    由于四十四层附近的地面全都肉质化了,所以女子穿着夸张的高跟鞋,居然一直没有脚步声,也没被众人察觉。

    来人正是第三新东宿市有名的交际花,也就是卢瑟少爷的老妈:

    “好孩子,你终于长大了,这里曾经是妈妈的游乐场,现在可以托付给你了。”

    “老婆,你还是长点心吧!”

    后面的卢盖家主,身在铠甲,却非常人性化地用机械手轻拉下孩子******裙角:

    “对面有整整十二个人,都具备跟你一样的体质!”

    听闻此言,上一秒还满眼傲慢的交际花老妈,全身气势陡然变得沉重:

    “你说什么!”

    “有新的无出现了?”

    “整整十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