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23讲礼
    卢瑟的交际花老妈,来的时候趾高气扬,听老公卢盖只言片语后就突然神色大变,全身散发出如渊气息:

    “他们真的是无?我必须亲自确认......”

    抬手间,这位一身贵族礼服的上层美妇,脚下的影子里面呼啦啦钻出大群蜈蚣。

    每一只蜈蚣都和丛林里十年以上的蟒蛇那么大,长度超过十米,直径赛过钢管,而且全身长有锋利毒刺。

    “妖兽,戮蛊!”

    交际花一声断喝,近百头蜈蚣身体旋转,好似探井钻头,呼啦啦冲向死士小队。

    这期间,蜈蚣跟蜈蚣间还偶然一边旋转一边互相碰到,结果是火花四溅,完全是钢铁交错的声音,骇人至极。

    它们冲来的速度也远超常人反应的极限,目测看来就像冲出轨道的地铁一般。

    “十二支布阵!”

    众死士没有惊慌逃乱,而是保持着上一场战斗后的位置,略作微调,将气息调节一致,采取固守姿态。

    啪擦擦......

    攻防双方相撞,最前端的死士全身被十几个旋转冲击钻头样的蜈蚣怪碾碎,惨不忍睹。

    然而接下来并没有发生摧枯拉朽的大崩盘,那气势吓死人的几十头蜈蚣,居然在碾碎一个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无后,就被卸光了旋力。

    这就是阵法的威力,把敌对的力量化解殆尽,把自己的力量叠加强化。

    而且就连那位首当其冲悲壮“牺牲”的死士,也在眨眼功夫间就复原了,还一把搂住一头蜈蚣的肢体,不顾全身被毒刺乱穿,悍勇搏命。

    战场阵容的其他方向也大抵如此,十二个貌不惊人的,原本是商会外围护卫的低级杂兵,挡住了上百头恐怖蜈蚣突袭。

    仅仅半小时前,他们还是按时打卡,每天毕恭毕敬迎接商会高层进出,却连正眼都不被瞧一下的小职员呢。

    死士们做出这样的举动,情绪完全是波澜不惊,仿佛他们还是杂兵时日常巡逻的样子:

    “主人还没下达停战命令,我们不会叫任何东西打扰她。”

    一众死士誓死守护的,是正在跟某风流少爷讨论揪尾巴问题的灵栖小魅魅。

    “云淡,你果然是天生的风流浪子,居然刚一清醒过来就言行暧昧。”

    灵栖居然半点没有生气的样子,仅仅平淡自然地转过身来面对这众人眼中不可救药的人渣青年:

    “但我又可以中肯地讲,你的所作所为又确实是直抒胸臆,坦率赤诚,占了一个真字。”

    灵栖堂堂正正地对视新生云淡的双眼,而这位风评不佳的青年,也在直视灵栖,居然没有闪躲,甚至相当清澈?

    没错,至少在这一刻,云淡是真的认为,“女孩子很美呀”这样单纯的想法,并没有更多龌蹉心思。

    这样的瞬间,恐怕在场所有人,包括他老爸老妈都不会相信,那个鬼见愁的痴酣儿子能以单纯欣赏的角度看待满地纤毫毕现的人皮娃娃。

    可是唯有灵栖,以大高手的眼界,认可,鉴定云淡的闪光瞬间,并且深知这一璞玉的宝贵。

    “你的风流本性是随着天魂宿命带来的,我没资格单凭个人喜好就强行镇压它。但记住,发乎情,止乎礼。”

    “以前的你滑入深渊,就是因为父母教养跟身边环境没有将礼这一关把好,现在趁着这份本性还没有受到阴暗负面影响,必须以礼规范。”

    所谓礼,就是言行坐卧的规矩,很多看起来繁复啰嗦的仪式,特定的动作,言辞等,其实都是与天道沟通的符号。

    如果万事都随性而为,那就是和畜生无异,也就得不到天道赐福,真正纯净宏正的能量吸收不到,堕入鬼畜的层次。

    比如眼前十二地支小队能够以未经锤炼过的凡躯,硬撼恐怖凶兽就是因为他们遵从了阵法规则。

    而这行军布阵,脚踏方位的动作,其实也是一种“礼”。

    灵栖席地而坐,侃侃而谈,耐心讲解古代先贤各种修行心得。

    她这一布道,整个场面上血脉偾张的气息悄然平淡下来。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放下面前的对手跟脑中思虑,只想先听听那魅魔小丫头在讲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云淡小子似乎开窍了,兴高采烈地打破静谧的讲堂:

    “我懂了,下回我该这样讲,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小裤裤吗,女士?”

    “没毛病,但有瑕疵。”灵栖正面回应:

    “你这种的礼行,还拘泥在凡人境,只在形式上做出表象,那我也可以礼貌地回答,我拒绝。”

    “等到了地仙境,才算把礼字琢磨入门,就像许多放浪不羁的游神散仙,看似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却不会逾越规矩。”

    “真正到了天圣境,那就是言出法随,一举一动皆自成规则,圆融而不唐突。”

    灵栖目光悠远,似乎回忆起上古风光,心驰神往:

    “有高人一怒,雷动九霄,天崩地裂,也有大魔肆虐,灾祸千里,流血漂橹,惨绝人寰......”

    “但饶是这般天灾**的大任性,也能合乎礼之奥意,那就不是你们现在的境界可以理解了。”

    云淡似懂非懂,有了自己的理解:

    “也就是说,如果我变得很厉害的话,就不用请求美丽的姑娘们允许看小裤裤,而是让展示小裤裤成为大家公认的常识?”

    灵栖不置可否:“别好高骛远,先把基础打牢,步入修仙正轨吧。”

    “我虽然把你三魂暗伤隐患修整好,但你在那段荒唐时光里结下的外因恶果,只能自己还。”

    言罢,灵栖不再理会云淡,兀自沉浸在对往年岁月的追忆中,不时间轻微摇头晃脑,像个打瞌睡的老头。

    云淡还想没完没了地多问些什么,却被一个关注他很久的人拦住:

    “大坏蛋,终于让我捉到你了,这次看你往哪跑?”

    是哥特礼服女孩,黑凤蝶。

    她双手捂着上身,是女孩子们很常见地自我保护的样子,可惜这动作在黑凤蝶用起来只能说是敝帚自珍,外人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好保护的。

    黑凤蝶跟云淡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既不敢太靠近这痴汗狂少,又不甘心拉开距离,怕他再跑掉。

    云淡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是谁啊,我认得你么?”

    “还有那副扭扭捏捏的样子,防备个什么劲啊,本少爷什么样的姿色没尝过,至于来碰你这柴火妞?”

    “我变成柴火妞还不是因为你!”黑凤蝶怒斥:

    “你忘记了,三年前在公立扫盲班,你就跟我坐同桌位......”

    “不,准确地说,是你的侍女跟我坐同桌,而你一直躺在她膝盖上!”

    好吧,云淡小子又一段黑历史被挖出来了,这货终于没再挤进精英班厮混,而是去了普通教学机构。

    但是公立扫盲班这种东西,怎么听都是为了给居民讲授最起码的生活常识而开设的慈善机构。

    毕竟第三新东宿市时代全人类就剩六千万,尽量缩小文盲比率是必要的,可行的。

    去这类识字算数常识班听课,黑凤蝶就是一平民,不再是卢瑟以前在精英里一锅炖的那些高层子弟。

    可就是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下位小民,却近距离感受了荒唐的上层人士,令人发指的奢乱生活。

    那是卢瑟少爷在扫盲班里吃午餐便当的方式......

    他直接从侍女身上摄取鲜奶!

    而且少爷专供的侍女,每天都有换,甚至每节课都有换,整整三个月没重样。

    更毁人三观的是,少爷的侍女们可是从痴皇商会中挑选出来的精品啊,天姿绝色不说,更是经历过身体改造的工序。

    黑凤蝶就这样在极近距离下,见证了各种骇人听闻的尺寸,形状,乃是数量上的,似人的,非人的,人不像人的,自走营养液发生器。

    实际上,卢瑟所在的那一届扫盲班里,包括所有师生的所有人都疯了。

    就算情况好一些的,过一段时间得以回复的,至少也是精神恍惚,选择性地把那段目睹荒唐经历封存进记忆的黑暗角落。

    当然,这种小扫盲班人数不会很多,区区十几人而已。

    并且卢瑟少爷这一次最低限度的学习生活常识的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关心他是否能够以正常人的脑筋长大,反正作为痴皇商会少主,就算半点常识不懂,也能活的很快乐吧。

    只是苦了精神上受到荼毒最深的黑凤蝶。

    这些平民可没有大家族的仆仆从从来关心。

    这个姑娘从扫盲班回来后就大病一场,而且精神受到的打击还影响到身体发育,她的“营养液发生器”再也没有崛起的迹象。

    但也正是这种精神上的缺口作为引子,加上贫民窟大多处于魔瘴更加浓郁,更加不适合凡人居住的地带,几个月前黑凤蝶突然领悟了异能。

    把身体接触的东西当成分担伤害的共生体,并且贴身穿戴、贴紧的物体表面越大,在收到伤害时分担的效果就越强。

    领悟异能后,黑凤蝶的精神状态也正常了不少,并且能够理性看待扫盲班中的荒诞见闻。

    而且在她相对正常后,认为女孩子应该具有的东西,自己没理由放弃,该有的必须要有!

    至于自己现在变成零发育的现状,毫无疑问都是卢瑟大混蛋的错!

    黑凤蝶的叙述如歌如泣,令人动容。

    而云淡听后却只是挠挠头:

    “好像是有过这么一段往事。不过那个时期的我终日处于昏天黑地沉迷荒霪的混沌状态,记忆十分模糊。”

    “至于现在的我嘛,对于女孩子的观点是,她们身体任何一种曲线的弧度都是完美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包括零!”

    “所以同桌的你啊,要是觉得重要的东西是因我而失去,就由我来弥补这份空缺吧......”

    云淡不动声色间就把黑凤蝶搂在了身前。

    这家伙,糊涂时候是摧花饿鬼,清醒过来后居然也是撩妹狂人?

    “够了!白痴儿子,还有那些不知所谓的草根贱种,居然趁着十三名高贵的无战斗间隙,去讨论那些无聊的胸衣的底裤问题?”

    “相比之下,你们是不是更应该解释下突然冒出这么多个不死者的来历,以及本夫人的怒火!”

    交际花老妈再度发飙,她一只手臂仿佛被什么腐蚀毒液浇到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皮销骨。

    不过同样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她的手臂也在再生!

    蠕动的肉芽不停萌生出来,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溶解溃烂。

    就仿佛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吞噬了?

    别人看不见,灵栖却看得很清楚。

    是虫卵。

    无数以灵体状态存在的虫卵,附着在那位交际花体内。

    外表风光无限,锦衣华服的贵妇人,居然豢养大量丑陋恐怖的虫卵?

    但这些灵体妖虫,也不是毫无顾虑地吸取交际花的生命能。

    它们是可控的,而且是被这位交际花所控制。

    以及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位交际花可以提供无限的生命能,来喂养虫卵。

    也就是有着这样的底牌,所以两者才能达成默契,形成供养与驱使的关系吧......

    “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制造出这么多近似于无的存在,但他们战斗方式也太低陋了,仅仅利用不死身来肉搏,根本就是浪费!”

    “就让你看看,真正属于无的作战方式......”

    “鬼兽,雷龙出海!”

    咆哮间,交际花脚下的影子豪光大放,岂止是不能再称作影子啊,简直是有高功率探照灯从里面放射一样。

    光芒最盛时刻,一条雷电巨龙轰然从交际花脚下冲出,全身萦绕电浆雷光,堂皇得简直要把整个商会地下设施淹没。

    “怎么样,我们无之存在的不死身,可不是给主人端茶倒水的,至少战力要达到在圣级战场上足以助主人一臂之力的程度。”

    交际花老妈气机锁定灵栖,气势堂皇盛大,完全是超出这个世界寻常人想象之外的存在。

    而灵栖对此挑衅的反应,只是略带不满地揉揉眼睛,就仿佛早晨被人拉了窗帘,因强光刺眼而发起的牢骚那样:

    “太吵了,跟你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是个被收了天魂,成为护法的女娃子么。”

    “还有你使用的炼魂寄兽法,也没什么可讲解的,割肉喂养妖兽卵,简单的交易而已。”

    “只有这条营养不良的小鳗鱼,姑且有点看头,不过此乃炼魔级的天生妖兽,你还是少用为妙。”

    灵栖三言两语,就说得交际花面色变化连连:“你究竟是谁!是清醒的古代圣人吗?三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主人去了哪里?”

    “三百年......”

    灵栖有些无语,这只护法小丫头连三百年前的状况都搞不清,她要是说自己至少是三万年的存在,会不会直接被当成骗子啊?

    “算了,咱们还是慢慢谈吧,你先把这只鳗鱼收起来,它们可不是光喂些血肉就能驱使的,胡乱召唤的话连地魂都会被吞噬呢。”

    “以及,你的所谓主人居然传授炼魂寄兽法这种后遗症繁多的三流手段来提供战力,看来品格是真不怎么样,似乎没打算把天魂还给你了。”

    再一次的讲话,终于让贵妇交际花彻底崩溃,她全身颤抖,身后的雷龙虚影也开始模糊变淡:

    “你究竟是什么人,不但可以拥有复数的无,而且听你所说,莫非就连已经成为无的存在,都可以变回正常人吗?”

    “嗯,可以的啊。”灵栖的回答,仿佛在说吃饭喝水那样理所当然:

    “瞧你的言行状态,都能瞧出来,你所谓的主人最多也就是还神境。”

    “这种程度放在我当年的门派里也就属于中游内门弟子吧,居然就被凡间称作圣人了?真是误人子弟。”

    “不过你若是能讲出些近百年来这颗星球上的往事秘辛,还是有些价值的,我们不妨坐下来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