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24有容
    灵栖身份摆在那里,讲话一向坦诚没有诳语。
  
      甚至哪怕她有意骗人,以化血境魅魔的功力,也会叫人产生“我不管你说什么,小魅魅说的一定对”之观感。
  
      但这一切,对于身为某个不知名的“古代圣人”所属之“无”的交际花而言都是没意义的。
  
      有天魂被主人意志替代这层结构性的关系在,她对于主人是绝对忠诚,绝对超过一切其他关系的。
  
      而灵栖在言语间对交际花的那位“主人”有诸多不屑,这就导致双方没有多谈余地。
  
      想要一方老老实实地听另一方讲话,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强者打压下弱者,叫你心服口服。
  
      所以交际花身后的雷龙虚影,只是短暂地闪烁了一阵,下一刻就陡然变得无比凝实,雷霆万钧地压到灵栖头顶!
  
      甚至于,她的儿子卢瑟也被笼罩在攻击范围内,但交际花完全眼都没眨一下。
  
      因为这一切,跟“无”对于“主人”的绝对服从、景仰、效忠相比,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比如说痴皇商会的起源,最早没有上面这些层建筑,只有地下四十层开始的**实验室而已。
  
      这座实验室存在几百年,建立的目的就是研究“无”。
  
      交际花是在旧东宿市时期,“圣人”们一夜之间杳无音信的事件后,成为被当时凡间势力实施“无”抓捕计划的牺牲者之一。
  
      “无”在没有主人下命令的时候,是非常消极,几乎没有主观能动性的懒散存在,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任凭当时的人们作弄了。
  
      然后,在接下来几十年的时间里,实验室的人们对交际花进行各种摧残。
  
      结果却很黑色幽默,地下研究所在各种凡人界各种政权更替,天灾**的冲刷下逐渐衰败,只有交际花的不死之身未曾改变。
  
      然后,不知是处于何等无聊的心态,交际花对这处曾经给以她无数折磨的实验室产生了些许感情。
  
      各种令人闻之色变的刑具,在不老不死的“无”眼中倒成为一间特别的游乐室。
  
      毕竟,没有了跟主人的联系,“无”的生活意义就非常空虚,百无聊赖。
  
      而习惯了把抽筋碎骨那种极端行为当成日常后,再过回的普通人的生活实在实在是太无聊了!
  
      实际上,哪怕是如此丧心病狂地寻求感官刺激,她所获得的东西比起沟通不到主人的充实感,也不到千分之一。
  
      这样的日子过去足足上百年,终于连地下实验室让交际花提不起兴趣,转而试图从另一个方向排解空虚。
  
      那就是扮演以前从未想过的角色。
  
      交际花是其一,企业家也是其一,包括母亲的身份也是其一。
  
      借助不老不死的特长,不眠不休的精力,完成这些事算不上多难。
  
      痴皇商会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不过她本人并不看重,玩玩而已。
  
      交际花的名头也是斡旋在第三新东宿市上层社会几代人的结果,同样并不重要,玩玩而已。
  
      商会现任家主卢盖,其实是个商会初创时期就跟随她的技术员,今年算来也有八十多岁,除了钻研生体技术之外并没什么管理才能。
  
      也是因为这个男人胡搞瞎搞,居然用交际花的头发血液之类,装进瓶瓶罐罐来弄出来卢瑟这么个儿子,再加上交际花恰好在一段时间里对经营商会又感到无趣了,所以才直接放权。
  
      早先卢瑟小子幼年时期,她也抱过几个月孩子,同样是尝试看,这些在普通人言论中能够给人快乐的东西,究竟能不能给“无”也提供慰藉?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完全感受不到期待中的充实感,万分之一都替代不了。
  
      这是何等的悲哀!
  
      也许过段日子,交际花的身份也会百无聊赖,再换成别事情来尝试?
  
      不,不是也许,是一定。
  
      没了天魂,就是这样悲伤的命运。
  
      直到今天,突然冒出灵栖这么个异数!
  
      照理说,交际花对灵栖的存在也是知根知底的,从她还是一枚看不见的小细胞开始,交际花就知道这小魅魔的成长阶段。
  
      但是这只配置体小魅魔长大后,居然莫名其妙地大谈起远古秘辛,还一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的大能范儿,对自己的圣主说三道四?
  
      交际花理所当然地应该愤怒。
  
      但还有一股比愤怒更强烈的情感,充满她的胸膛,就是兴奋!
  
      那是数百年未曾品味的,圣主还在世时的兴奋,满足,是记忆中埋藏最深的宝物,最久违最渴望的情感。
  
      交际花这一击,前所未有地酣畅漓淋,她毫不犹豫地就将全身血肉都奉献出去,就连仅存的一张面皮,也留下欢快无邪的笑容后,簌地蒸发。
  
      那瞬间的笑容,是她最真切,最本初的欢笑,一举融化数百年来所有装出来的表情,动作,虚情假意,自己设定的各种可笑的角色......
  
      那一瞬间,交际花整个身体的存在全部消失,天地间只剩下她所召唤出的雷龙妖兽。
  
      而得到这位“无”之宿主前所未有地,毫无保留地投入后,这尊雷龙妖兽轰然壮大,全身呈现出质感真实的鳞角,简直要进化成真龙血脉。
  
      这是脱胎换骨的大惊喜,从此之后它便跳出寄生兽卵的藩篱,敢与天地间遨游的真龙相媲美。
  
      随着一声悠长的龙吟,雷龙得到莫大好处之余倒也不辱使命,大口傲然咬向灵栖,务必给宿主最涨脸的回应!
  
      雷龙巨口喉间,一团雷霆风暴有吞噬山河之威,而直面龙牙的灵栖只是一脸关爱正在发脾气小朋友的幼儿园阿姨一般的表情:
  
      “唉,明明谈得挺好,这孩子怎么反倒更亢奋起来了?”
  
      电光石火的间隙里,灵栖半点没见紧张的面孔下,脑袋里其实闪过许多念头:
  
      她曾经做到正宗大派压箱底的元老级大长老,地位比好几代掌门都高,仅次于开派祖师爷。
  
      再加上镇派根基的洞天法宝,就是从自己的藤蔓上结出来的,有着这一层关系,后期炼制灵栖也是独出八成功力,毕竟她最熟悉葫芦性质嘛。
  
      所以她在门派里地位相当超然,只是因为性格原因,平时在门派里不管事儿而已。
  
      这种超级元老,地位相高过掌门的身份,去跟个内门弟子护法小童级别的娃娃较真,未免太别扭了!
  
      就算派同为不死身的几个护卫去,挡是挡得了,却会伤到他们根基。
  
      何况互怼不死身,对拼命魂潜能这种事儿,那是愣头后生才干得出的蠢行,灵栖那么德高望重的大腕要是也这么玩,实在是落了下乘。
  
      “诶,那边的小友,我看这场造化送给你正合适。”
  
      灵栖一眼瞥到了围观的海带男。
  
      似乎预感到什么不妙的东西,海带男猛然抽个冷子:
  
      “你,你在跟我说话?”
  
      平心而论,从交际花发飙开始,战场上局势就转瞬万变,旁人根本插不进手来。
  
      特别是从雷龙体态进化到一口咬向灵栖的时间,算起来只有十分之一秒,围观群众的动态视力都来不及看个真切。
  
      所以他们大多数都是呆立当场,一脸懵比。
  
      然而灵栖瞥到海带男,到以灵魂对话沟通上这位一路躺枪被扯进来路人怪客开始,海带男突然觉得时间流动变得不一样了。
  
      他能看到雷龙闪着电光的利齿即将咬合,也看到灵栖满不在乎地扭头过来,找自己攀谈。
  
      甚至还能听到她不紧不慢地说要送自己“一场造化”什么的言语。
  
      而海带男满眼不敢相信地说出“你是在跟我说话?”的过程,也是清晰无比,节奏充足,好像时间都被停止的样子。
  
      可是他又能清楚地看到,雷龙口涎那股电浆物质,其间电光闪烁的轨迹都清晰可辨,分明是时间还在流动,只不过特别特别慢。
  
      “别大惊小怪,你也是有着化魔级资质的人了,足以接受灵魂层面的神识沟通,感官入微,达到这种速率很正常。”
  
      仿佛是证明这神识入微的境界时间有多么充足一样,灵栖跟海带男的对话又塞进好多侃侃而谈的例子:
  
      比如人经常会回忆过去,畅想未来,其实就是神识超越了时间,能够拨动过去未来的事象弦线。
  
      还有的游子出门在外,常常设想自己一夜之间回到家乡,有雄心壮志之人身处寒舍,却设想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就是神识超越了空间。
  
      更有甚者,一念之间化为微尘,深入无量基础粒子的间隙,明察秋毫。
  
      或者一念之间变得广大无边,包容宇宙,举手投足即可触摸星河尽头。
  
      修行三宝,精气神,精是物质层面上的菁萃,气是能量流动的表征现象,神则是顺应天道的规则投影。
  
      神识奥妙无方,无所不能!
  
      只不过想要让这些神通显现出来,需要法力支持,否则就仅仅是空想,落不到实处。
  
      灵栖以神识跟人交流,可以在转瞬之间授予听众十库全书,只看对方资质够不够,能消化多少。
  
      至少目前的海带男,只当听个热闹,不求甚解。
  
      他********还在那条随时都会咬合的雷龙利齿上,生死攸关,心神不宁,没法理解灵栖更多的讲义:
  
      “你要找人背锅,可以让忠心的手下,或者职业猎手的黑凤蝶来啊,哪怕卢瑟少爷似乎都跟你熟识,为什么偏偏选我?”
  
      “因为你的海带异能也算是植物一脉,与我相性更和。”
  
      灵栖在神识中不紧不慢地回答:
  
      “其实顺序如何并无大碍,我已下大愿,重振母星辉煌,发现你们所有人迟早都会得到我指点,开辟正道基石。”
  
      “现在就让我给你介绍下修行总纲吧,咱们葫芦一脉,讲究个有容乃大......”
  
      “有容......乃大?”
  
      海带男对于古典语序中的行文规则并不了解,听见灵栖讲课,眼光就不由自主朝着人家胸口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