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27含恨
    “有时间帮你找那几个不知所谓的圣人,我可以把这里全部人员都训导成准仙道弟子了。”

    灵栖打断交际花的自我陶醉,猝不及防:

    “虽然我的长远目标是拯救这颗星球,但采取的手段是要先让自己强大,然后再徐徐图之。”

    “否则的话,单纯是改善环境而没有强大力量守护,哪怕在当初母星最灵气盎然的时候,还不被凶残天魔一掌摧残?”

    “所以了,现在该是你们唯我马首是瞻,而不是拉锯扯皮谈条件。”

    灵栖话音未落,已经一手搭在交际花天灵盖上,拧着她脸庞到一个校准位置,与自己目光对视。

    她施展魅魔天赋之一的读心术,直接挖掘交际花的记忆。

    毕竟光是用语言描述太苍白,而且这个交际花言语多有夸张,光是翻来覆去念叨几个又臭又长的名字就够浪费时间了!

    旧东宿市时代的所谓“圣人”究竟有什么水平,还是直接看画面来得方便。

    交际花的不死身特性既然没有消失,就说明她的主人尚未陨落,只不过不知何种原因,连最忠心的跟班都无法联系到。

    而那缕来其自主人的法力,填充了交际花天魂,是构成其不死身的核心原因。

    灵栖以魅魔天赋进行读心,最深的程度也就是挖掘交际花本人的记忆,包括连她本人都可能忽略的细节。

    而以这个能力为突破口,加上灵栖炼虚高手所具备的境界,感悟,甚至可以直接追寻那位所谓主人的法力,探究这饱受吹捧圣人的真本事。

    废话不多说,灵栖在与交际花凝神对视的时候,意识已经身临其境地回到旧东宿市时期。

    这是一座镶嵌在雪域之巅上的钢铁城市,或者称之为要塞更准确。

    钢铁要塞的外表面全是光亮银白的镜面涂层,没有丝毫哑光和磨砂之类增加散射的工艺,纯粹是当成镜子来铺就。

    可偏偏要塞所处之地,上空是高到天极,大气十分稀薄的平流层,太阳光纯白得几乎没有任何散射,周围的天空都呈现偏紫的蓝色。

    同时,要塞脚下是雪山之巅,亘古不化的皑皑白雪,在如此环境下伫立起一座镜面城堡,简直要把人晃瞎眼。

    光亮刺眼到这种程度,其实已经不会给人神圣高洁的感觉,反而处处渗透了一种狂躁不安。

    至于这座旧东宿市为何弄得如此浮躁,向下看就知道了:

    高耸的山峰已经穿过对流层,也就是说整个山峰都在云端之上。

    可是这里的云端已经不是白花花的棉花糖,而是汹涌漆黑的滚滚乌云。

    滚滚乌云间,或有血红的电光跟若有若无的狰狞鬼首、凶残爪牙浮现。

    云中的雷声也不是清脆隆隆,而是各种如凄如怨,饿鬼争食般的哭声,哀嚎,怪笑,层层叠叠,魔音灌耳......

    而这样的诡异云层,距离白镜要塞高度已经不足百米!

    光是俯瞰一眼,整个人的灵魂似乎就要被鬼魅乌云给吸走,身躯永堕黑渊。

    难怪旧东宿市会建成奇葩的镜面城,其实都是为了给人们壮胆啊。

    “真是可怜,这时期的人们似乎并不懂得风水格局,白白弄些不知所谓的视觉景观,实际上却半点没起到采纳阳气疏避邪气的作用。”

    “而且这魔瘴云海弥漫得确实厉害,当初仙道宗门排行第二的苍麓剑派圣地,母星最高峰的穹顶之巅,也要被魔瘴吞噬了。”

    作为来自数万年前的超远老古董,灵栖自然不了解百年前的文明建筑,但对于此地在整个星球的位置,她还是能够认得出来。

    旧东宿市所在的位置,正是穹顶之巅,也就是灵栖母星上最高的山。

    并且这座仙山当年是仙道综合排名第二强的剑修门派苍麓剑派所拥有。

    苍麓剑派,综合排名第二,剑术杀伐法术排名第一。

    但是没有用,当年连正牌星球意志都求着仙道长老们提携跑路了,几个大宗门更是要以保存道统跟后续弟子为第一要务,纷纷遁走虚空。

    而那座曾经作为星球最高峰,风光无限的穹顶之巅,在没有了护山大阵,以及万年来的魔瘴侵袭后,终于也奄奄一息,沦为普通的高地。

    应该说,这座山能坚持到现在,仅仅是凭着高度而已,已经没有任何仙道助力来加持起跟魔瘴对抗的资本。

    这里仅存的人类难民,也都是历经千辛万苦,或者是在是运气太好,才得以栖身白镜要塞,暂时苟延残喘。

    当然,灵栖知道,这座旧东宿市终究是难免堕入魔瘴云海,成为后来的新东宿市,直到第三新东宿市。

    可是至少在旧东宿市时代,人们还是怀着对魔瘴云海的恐惧,想尽办法逃离它,由此催生不少急中生智的工程造物。

    比如说各种自动化的食物给养培育工厂,水利交通设施,钢铁结构避难所等等。

    可惜这些局限于凡人境见识的措施,别说治本,连治标都做不到,仅仅提供些逃避毁灭宿命的安慰。

    在这充斥全星球难民的白镜要塞中,自然也就不可能所有人都是投身工程,绞尽脑汁开发机械产物的良心人士。

    大多数的人还是绝望,失落,消极,惶惶不可终日的平凡百姓。

    所以在旧东宿市这座以凡人科技为主的避难所中,逐渐有大大小小的玄学团体,神秘组织结成。

    他们大多数都只是念口号,消极待物,坐等虚构的神仙大神搭救。

    可是随着魔瘴云海的“水位”不断提高,渐渐就有真正具备超常能力的人出现。

    而且这些人开始笼络自己的小团体,传授“生存秘诀”,形成大大小小的集会组织。

    这倒是和几百年后第三新东宿市的情况很像。

    但灵栖纵观全局,却发现两者根源并非一致。

    因为旧东宿市时期魔瘴浓度毕竟还是太浅,根本达不到感染人们进入化魔境的程度。

    那些超常能力者出现的真正原因是,有古书被挖掘出来了。

    苍麓剑派库藏的古书。

    它们记载都是修行方面的事项。

    并且真正仙门宗派的藏书,可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纸张竹简而已,它们都是有精神波动,可以按照阅读者的资质层次,进行沟通的典籍。

    尽管各大山门骨干在遁去虚空的时候绝对会把门派核心修行机密带走,不过一些启蒙经典跟初级法门就没有藏私的必要。

    说不定他们还特意给那些浅显的藏书解开禁制,乃至加以注解,未尝就没存着为凡尘百姓留下一线生机的打算。

    否则的话,跨度几万年的文字传承,没谁能看得懂。

    就这样,有的人将信将疑地照书上所写试一试,居然真的可以做到好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按照这些书上都说修行是很困难的事,修成神通更是凤毛麟角。

    可是旧东宿市的人却发现,拥有神通并不难。

    他们只需吸几口从魔瘴云海飘来的,丝丝缕缕带有怪味的气息,就能按照书中方法,轻易发动许多神通。

    这对当前文明来说是个好消息!

    因为对于这些幸存者来说,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相信这些修行方式,肯耐心钻研下去。

    人类幸存者经历那么多苦难,实际上对于超自然现象都是亲眼见证,所以并非死守工程造物的木头。

    但他们没有真正可以信赖,提供指导的典籍,只能凭空想象,所以衍生出好多不靠谱的团体。

    再加上魔瘴之海的气息本来就邪门,盲目跟着感觉去练习玄功,极容易走火入魔堕入邪道。

    现在有了苍麓剑派藏书的指引,修行之路被摆正许多。

    至少里面的内容是有千叮咛万嘱咐,不可因为一时的快意就盲目追求力量,被暂时获得的神通蒙蔽神识,沦为打打杀杀的野兽。

    并且,有能力发掘这些深埋山体内部典籍的,都是旧东宿市人类组织中的权利人士。

    至少在当时的末世极端,管理层人员还是以保留种族延续为首要任务,那怕不能保证他们一点私心没有,至少懂得轻重缓急。

    所以了,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大约十年左右,幸存者人类是在有目的地筛选典籍,发布出去,鼓励大家都进行修行......

    “咦,这和我猜想的情况不同?”

    灵栖浏览交际花记忆到此,感到颇为意外。

    按照她从几百年后新东宿市的见闻,哪怕旧东宿市有人类苟延残喘,也应该是在星球大环境的魔瘴侵袭下逐渐衰败,堕落。

    可是眼前的白镜要塞,却勃发出一股盎然生机,旧时代人类这样的发展,别说还真有可能逃出一线生机的!

    作为曾经担当过星球意志一小段时间的高手,他对于宇宙生灵运行的气运大势已经有所窥见,冥冥中知晓一些规律。

    所谓大破大立,以及天魂守恒的常律,这残存的一小撮人类其实所聚集的天魂运势其实并未减小,反而是集中凝聚,受到天道眷顾。

    “这里面一定有所蹊跷?没时间满满浏览这时代人界的风土人情了,转折点一定出在那些名字古怪的所谓圣人身上......”

    灵栖意识一动,周围所见的景象顿时加快流动起来,她开始寻找那些所谓圣人的蛛丝马迹!

    苍麓剑派留下的既然都是启蒙典籍跟初级功法,那就绝不是什么独门秘籍,而是灵栖那个时代普遍流传的经典。

    幸存者们按照这些经典修行的话,最多是再造一个灵栖母星修行界从新发展的历史,绝不会出现交际花所描述的,各种名字稀奇古怪的旁门道统。

    灵栖在滚滚的记忆长河中徜徉,神念扩散到白镜要塞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在快进般奔流的记忆信息中,果然有奇异的外来能量体一闪而过!

    没错,那就是所谓的圣人了,他们不是从人类幸存者中按部就班修行出来的,而是来自别处空间。

    “停!回溯......慢放。”

    灵栖稳稳地把意识专注进这些记忆节点,要好好琢磨所谓圣人的真貌。

    “好厉害!这里是远古仙魔大战的古战场吗,我被强敌追杀到深渊尽头,赌命跳进次元裂缝,想不到竟然侥幸没死,还进到这么一片空间。”

    最初的一个外来者,是从天而降,跌进旧东宿市的垃圾处理厂。

    他身上包裹霓虹灯一样闪耀的光影盔甲,背后是金光璀璨的十二对大翅膀,浮夸的风格是本地文明中从未有过。

    不过那身炫彩特异的行头,放在白镜要塞晃瞎眼的强光背景下,反倒不会很显眼,所以一时间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幸亏我有从暮云家族盗来的凰龙战铠,才能在虚空中维持生机......唉,这颗星球满地是毒物魔瘴,居然还存有有土著?”

    这人从垃圾堆里钻出来后,还很小小翼翼,躲藏起来观察周围动静。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世界土著整体实力很一般,至少不会给他带来威胁。

    “哈哈,真是天不亡我,在这个虚空裂缝中,我要称王称霸,把凰龙铠提炼淬炼更上一层,再回去报仇!”

    “暮云桐歌那个臭女人,得到大家族的公子青睐就敢移情别恋,跟我退婚,这次大难不死,我定要逆天改命,杀光你们这些势利狗男女口牙!”

    这人实力论境界,大约达到了化气,也就是四阶的水平。

    老实讲马马虎虎。

    但是他身上铠甲却很厉害,能够跨越虚空撕扯之力,至少该有还神级法宝的威能。

    这家伙心性浮躁,资质也一般,运气好得到铠甲庇佑,落到了灵栖母星的这座人类幸存者之城。

    看起来,似乎是巧合?

    不过灵栖却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头,还神级以上的存在,无论是是人是魔,妖鬼精怪魔,还是法宝,都开始感悟天道气运。

    所以他们严格来讲其实是被白镜要塞中的人类气运所牵引来的。

    毕竟这时候的白镜要塞,是把原本该分部在山川草木,亿万生灵的天魂,汇聚在区区几百万人类身上,难免引起天道偏厚。

    果不其然,这个最初掉落的家伙,在旧东宿市搅风搅雨,作威作福,乐不思蜀。

    可不到十年时间,就又有新人来了:

    “我们的探险队,误入黑洞引力区!这下死定了......咦,我还活着?前方发现生命能反应,准备好防御模式,开始试图进行沟通!”

    这是一支全身呈现蓝光能量体的奇特种族,个体依托某种工程造物来进行生存和行动。

    但它们的工程造物又不是依托机械传动来运行,而是能量的转移变换来实现。

    可以说这也是个借助天地元气发展的文明,只不过文明前进方向有所不同。

    而这个蓝光文明的探险队,在与旧东宿市奇遇后,发现本地土著文明很和善,友好,还发现了丰沛的魔瘴资源,很快恢复工程维修。

    不过,这个文明似乎很喜欢多管闲事。

    他们在听闻本地有一个恶霸,欺凌土著十余年,无恶不作令人发指,很快决定伸张正义,要推翻某恶霸的统治。

    于是,这两位开始了后世传说中第一次“圣人大战”。

    这是名为“深邃之蓝安顿夏鲁斯远航探索侦查小队”的圣人集团,跟名为“天下无敌极上风流龙凰狂帝绝杀大王”的邪恶圣人之间的恶斗。

    而这两位打了没几年,又陆续有更多稀奇古怪的外人出现:

    “圣辛克莱魔武学院的毕业考试真鳊肽,居然要我们面对虚空裂缝比武?说好了只是试胆的,但是老子真的被吸进来了啊,谁负责?”

    某身无长物,却拥有可以直接吸收天地游离元气的强悍血脉的异族青年如是说。

    “狡猾的恶魔,居然布置了空间陷阱暗算我......咦,这个遍地邪恶气息的地方,居然有文明延续?”

    “神啊,这里的人们如此崇拜圣光,莫非是光明神的指引,要我们拯救不幸堕入虚空深渊的信徒吗?光明神在上,圣骑士尼尔巴托斯必不辱使命!”

    某全身银白盔甲,发丝一尘不染,身上画满十字文章的中年大叔信誓旦旦。

    “伪善的正义神道师协会,竟然把本荒神流放进深渊监狱?但是凭借麾下一亿头饱经折磨恶灵的怨念,我就连虚空都能够扭曲!”

    某疯疯癫癫,一身草衣麻绳的狂傲男子仰天长啸:

    “唔,想不到这里居然有文明存在,还有取之不尽的魔瘴怨力之海?”

    “等着把,我八薙伊邪仓佐照独乐斗那歧大荒神一定把这里变成无尽的怨灵蛊池,向伪善者报仇!”

    灵栖越是观看这些所谓圣人的行径,越是眉头紧蹙:

    他们都是外来者,没有一个是本地土著按照先祖遗留的生机道统,打破命运,重回修行正路之人。

    他们的修为其实都不怎么样,显然一身功夫都用在开发更具破坏力的法术上,并未潜心致志研究境界提升之道。

    所谓圣人称号,也是不明真相,受到那些外来私利者的蛊惑,违心地称呼。

    在灵栖看来,他们该称为“无耻牲人”才对。

    无耻圣人们之间争执不断,九成九都是靠打斗搏杀来解决问题。

    少有的言语交流,也都是暂时谁跟谁联手,去打击另一家谁跟谁。

    这就造成了几个外来户达成一锅粥,可是遭遇的全是本地土著。

    而关于无之护法的开发,也更简单粗暴,统统是为********打手而发展的下线。

    因为这些“无耻圣人”争执的核心利益,正是那些母星幸存者们所携带的天运大势。

    如果把人都杀光了,也就没法方便地运用这股浓缩了整个星球天魂的大宝藏。

    他们对残存人们布下“知见障”,令人们看不透未来命运的迷雾,只能鼠目寸光地做眼前事,老老实实地当愚民。

    而最终的战场,谁赢得了圣人之战的胜利,谁就能布下道统,把这些幸存者收为自己的教民。

    结论就是,他们是来掠夺星球气运的。

    可惜他们搞砸了。

    这些误打误撞闯进上古魔神大战战场废墟,又被灵栖母星仅存的天道气运吸引,来到旧东宿市幸存者聚集区的外来者,都是些实力一般,性格暴戾之徒。

    他们想的虽然是收取幸存土著的气运,可是下起手来却眼高手低,动不动就翻江倒海地施展狂猛大招,打架不顾后果。

    也就是这样,令白镜要塞惨遭蹂躏,从好不容易有些起色的生机萌发,到人口锐减八成以上,再次重新面临生死存亡危机。

    而那些打乱套的圣人,在发现这处幸存文明聚集点已经成为鸡肋,也就没了兴趣争夺下去,相约日后山水有轮回,再见面定要分出个子丑寅卯,就索然无味地各自遁去了。

    在往后,就是旧东宿市的自然衰败,无可挽回地堕入魔瘴云海,仅仅百年时光,就从当初险些逆天改命的白镜要塞成为现在的蚊蝇废窟。

    也许,后来的时光里也会不断有误闯误入的外来存在到来,不过他们已经不会再感知到东宿市文明的气运,只会单纯地把这里当成个遍布魔瘴的古战场废墟。

    偶尔在极其巧合的情况下碰到随波逐流的第三新东宿市,也只会感叹一句,想不到这种地方还有人类生存。

    不过这些人们知障蒙蔽,毫无希望可言,无利可图,也就没有再出现大肆的外来者围观。

    比如灵栖的魅魔之躯,可能就是某个异族魔物巧遇残破浮岛,下来玩玩而已。

    “虽然不知外面的世界究竟已经是何种模样,不过我在沉睡的这段时间里,母星居然被几个宵小之辈如此霸凌,是在欺人太甚!”

    “索性按照正统路数,恢复母星灵气的岁月遥不可及,非是万年之功不可得,我在目睹了这段历史后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不如快速提升实力,冲破虚空笼罩,去到外界,攫取灵气,大力滋养母星。”

    灵栖一边看着这些事实,一边在心底由衷地产生恨意,含怒握拳。

    如果不是身处他人记忆中,只能看着,无法动手干涉,灵栖真要拼着拖延境界提升也会大开杀戒,把这些狗屁外道统统灭杀。

    她自苏醒以来,对于在第三新东宿市所见的种种荒唐事,都不会动真意气,因为都是母星子民,可以谆谆劝导,却不会下手行大杀之事。

    可是对于外来者,掠夺资源,杀我生灵,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