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29杯具
    第三新东宿市的大街上,什么样的人都有。

    嗜酒发疯,嗑药发癫,动情发嗲,奇装异服,当街开战,都司空见惯。

    甚至有特殊癖好的人,身上挂了牌子,写雌豚,肉犬什么的,爬街过市。

    并且大多数搞出这种行为艺术的家伙居然还不是牵着绳的人想出来的,而是那个跪在地上爬的人想找刺激。

    但他们可能会失望,因为哪怕是做出这些惊世骇俗的举动,也吸引不了别人的目光,找不到那种被万众所指的怪异羞辱感。

    所以了,这里甚至诞生出这样一门生意:

    出钱请人围观,故意装出惊奇,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样子,乃至指着那位既出了钱,又出了洋相的金主,大骂羞辱,言辞污秽......

    骂得好了有赏!骂的越难听,金主越亢奋!

    总之,一切都是为了找刺激,堪称百鬼夜行。

    这算哪门子的世间百态啊!

    如果是放在灵栖过去的时代里,在如此世道里行走,别说叫人踏入朝野红尘去悟道了,根本等于是把人往蚀魂魔窟里坑,腐烂其道心。

    实际上,就算当年的魔门最阴险邪恶的老毒物,幻化出种种扰人神识,乱人修行的魔境,也都没达到如今这现实中的败坏程度。

    因为他们那个时代的见识,一说起堕落魔境,也不过堆砌些凶神恶煞的鬼怪,极尽穷山恶水,阴森冷彻之能事而已。

    谁能想到,让凡人把好多荒唐当成自然而然的日常,波澜不惊,好似无耻秀下限才是正常的,你觉得奇怪倒是不正常......

    这样也是一种非常折磨人,叫人怀疑自己生存意义的情境呢。

    于是乎,在如此遍地荒唐的大街上,灵栖这样穿着睡裙,带着尾巴犄角装饰玩具漫步而行的小姑娘,并没引起什么特别注意。

    她看似漫无目的地闲逛,其实是在追踪某个目标。

    目标就是,这幅魅魔之躯的本体......

    灵栖可以确定魅魔这东西绝对不是母星的原生物种。

    而且她根据痴皇商会的战斗记录,还可以确定提供了自己身体发育成型的源头魅魔本体,实力并不怎么样。

    那么弱的家伙都可以穿梭过来兴风作浪,灵栖如果能寻得穿梭星际的方法一定可以大有作为。

    特别是在见到越来越的人们开始适应越来越没底线的日常后,灵栖愈发觉得拯救母星的工作迫在眉睫。

    想要全凭自身修为不依靠外力穿梭宇宙,至少得达到返虚境。

    灵栖神识境界有过相关经验是一回事儿,实打实的法力积累是又一回事儿,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老老实实地积攒法力的硬性指标。

    而这样埋头静修的话,哪怕是灵栖熟门熟路,时间要以百年计,根本不现实。

    所以现在是容不得闷头修行缓慢地提升境界,灵栖不吝先借助外物,法宝,或者人、事、组织,至少先把母星恶化的势头稳住。

    再说追踪魅魔本体这件事儿,普通人第一个念头肯定是让跟那头魅魔打过交道的痴皇商会帮忙,提供情报乃至派人搜查。

    可是痴皇商会的势力再怎么吹也只是凡人间的水平,来来去去情报分析之类,不过是那么几招。

    灵栖有更简单直接的办法。

    催发血脉联系,寻找同族。

    同族本能的嗅探,加上一些仙道时期的寻踪秘法,比起怎么找到目标,从上百种办法里挑一样出来才更头疼。

    甚至灵栖这种干脆就是从另一个个体身上掉下来的肉,寻找线索就更是直道一本了。

    所以了,她简直就像牵着绳子闷头走,不需要任何多余思考。

    “怎么会来到这里?”

    闷头走路到一幢巨型高楼前,灵栖一抬头,发现这里是猎手协会。

    可能又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灯下黑”,“渗透进人类世界,搞个大阴谋”一类的设计吧?

    不过灵栖不在乎,依旧闷头走,抓到目标问话就好,其他爱怎么样都无所谓。

    “请问,您是来参加报名猎手,还是发布任务,亦或是购买五天后举行的大惊爆!第二百八十二届人气猎手擂台现场握手签名亲吻券?”

    两位前台礼仪美女笑容可掬,前半句是职业化地微笑介绍,后半句画风突变,一掀衣服亮出拉拉队服,边跳舞撒花边拉出巨大宣传单。

    灵栖定了定,不是因为被那个什么握手亲吻券真猪,而是她正在进行的追踪秘法,正是把目标锁定在了两个前台接待身上。

    “嗯,我要找的就是你们?”

    灵栖自己也有些意外,不过她还是相信了秘法的指引,抬起根手指,漫不经心地左右一划:

    “你们是魅魔的伪装吗,为什么是两个人,而且都带有那位源头本体的气息......总之,给我验明正身吧。”

    这一指尖掠过之处,两位接待的衣物化作漫天飞散的花瓣!

    但她们却又没有变成彻底光溜溜,而是像变魔术一样,从散落的花雨中呈现出两位身姿各异的娇躯。

    其中一位体型比原来足足大了一码,从均等身高的美女接待,变成身长近两米的高妹,身材也是极为夸张,前胸后围都丰硕得要仿佛要爆出来。

    另一位的体型则是缩水了一圈,从均等身高的美女接待,变成儿童体型,娇小白嫩的萝莉一名。

    她们身上都穿着油亮的鲜红皮衣,尖锐的高跟鞋,以及身上具有犄角,尾巴,翅膀等标志性零件。

    赫然是魅魔一族!

    而直到这时,两位假扮接待的魅魔才恍然明白什么的样子,围着灵栖两眼冒星星:

    “这个魔力气息,是妖妮大姐!妖妮大姐,不是说要去疗伤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妖妮大姐的样子变化很大啊,难怪我没认出来,但仔细看看,这不正是妖妮大姐幼年期的模样吗。”

    两只魅魔根本没对灵栖产生半点戒心,还围着她一个劲“妖妮妖妮”地叫。

    “为什么每个人见了我第一件事都会取些奇怪的名字......”

    灵栖略有些无语,不过转瞬之间也就明白,大概那位魅魔本体的名字,就叫妖妮?

    但她也懒得追问这些细枝末节,还是本着直奔主题的原则,开门见山:

    “我不是什么妖妮大姐,只不过来找你们问些事情。”

    “要怎么离开这里,穿梭宇宙?外面还有别的文明聚集地点存在吧,至少这颗行星并不是魅魔种族原生之所。”

    两个接待听了灵栖的话,面面相觑:

    “妖妮大姐你怎么了,出去一趟不但外表发生变化,连记忆都模糊了么?”

    萝莉型的魅魔招待眼角含泪:“我是您用魔力制造出来的使魔,歌露啊!光是感知魔力气息都不会认错。”

    “我也是,我是您的使魔,珐纱!只要闻闻您的味道,就能真相大白了,我的主人!”

    丰满型的魅魔招待很激动地对灵栖又搂又抱,口鼻都紧凑上去亲吻灵栖面颊,脖子,腋窝等地方:

    “咦,妖妮大姐不但外形变成幼年模样,魔力气息也完全隐藏起来了,不然我们怎么会嗅探不出来?

    这位肉肉的使魔珐纱,反应似乎有些慢,直愣愣地对灵栖又抱又亲好半天,也没探究出个所以然来,还打算找些气味更浓烈的方向探索。

    相比之下,小不点萝莉使魔歌露就机灵许多:

    “太失礼了,珐纱,主人方才破解我们伪装的时候动用一丝魔力时候,我就已经辨认出来,她就是妖妮大姐,这点毋庸置疑。”

    “而且主人的人实力有了很大提升!她在隐藏气息的时候滴水不漏,动用魔力时却又精准凌厉,连魔力本质都比以往精粹了百倍,厚积薄发!”

    歌露仅凭灵栖随意一指间的动作,分析起来居然头头是道,很有些本事。

    “好吧,歌露,你对精神和魔力感知敏锐,不像我只在力量跟体质方面有特长,感知方面也是依托体质方面的视觉听觉嗅觉行事,我听你的。”

    珐纱对歌露言听计从,停止了对灵栖的冒昧举动。

    “原来你们是使魔。”灵栖了然,难怪她直接追踪血脉源头,会找到这二货头上。

    使魔是主人魔力直接凝聚成的东西,某种程度上讲她们身上的魔瘴气味的确会比本体还要强烈。

    她还是继续先前的问题:“不管你们是使魔还是别的什么,都跟我没关系。我只要打听穿梭宇宙的方法。”

    “您真的打算回去啦?”

    二位使魔听闻灵栖此言,眼泪夺眶而出:

    “那我们可以称呼您为妖妮公主殿下了?女王大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就和我们现在一样高兴!”

    “公主大人您离家出走三年了,还要求我们不许再叫您公主,要叫什么妖妮大姐,这种令我等不安的情况终于结束了......”

    “您能重新认可公主身份,女王大人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就和我们现在一样高兴!”

    “而且妖妮公主不但实力暴涨,还变回幼年的模样,那是女王大人最喜爱的样子啊,她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就和我们现在一样高兴!”

    两位使魔叽叽喳喳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简直恨不得得要把某个从未见过的魅魔公主从出生到叛逆流浪的琐事全部讲过一遍。

    灵栖眉头越皱越深,很不耐烦:

    “对不起,我实在对某人的家族背景没有半点兴趣,我只想问问,你们是怎么来的,要怎么回去?”

    “回去......回去......”使魔二人组重复这个词数遍,竟相拥而泣,跪倒在地:

    “我们的虫洞穿梭蛹,就是因为遭遇时空乱流,才被卷入到这个虚空缝隙中的古战场的啊,能够巧遇个具有文明存在的浮岛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穿梭蛹的能量,为了在乱流中不被撕碎,全都用在了魔能防护罩上,已经无力重新启动......但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在为穿梭蛹收集能量!”

    “可惜这座奄奄一息的星球上,很可能这座浮岛唯一有生命存活的地方了,并且他们的生命活力非常低,收集能量的过程很不顺利。”

    她们扭扭捏捏地低头,掏出几枚杯子样,外表覆盖虫类甲壳装材质的圆筒,上面有显示刻度的光条,不过目测指数很是低微。

    “这里人类的精、气、神都颓废无比,收集能量的话无论质与量都很难满足要求。”

    “照现在的进度计算,想给穿梭蛹补充足够能量,至少还要一百年......我甚至不敢保证这里残存的人类文明能不能撑过这么长时间。”

    使魔二人组越来越沮丧,头都低得看见鼻子了。

    “虫洞穿梭蛹?那就是你们破开虚空的法宝么,命名方式真奇怪。”

    “不过无妨,只要有法宝在,就有驱动的方法,何况据你们所说,它并未损坏,只不过是需要些能量而已。”

    灵栖心头大定,拾起一枚虫甲杯筒:“这就是收集能量的部件?它要怎么用......”

    圆筒两边是柔软的凹槽,并不像任何机关构造那样具备明显的簧扣装置,也没有灵力魔法纹路的痕迹。

    灵栖自诩也是炼制法宝的行家,倒是未曾见过如此奇异的机枢构造。

    “唉,妖妮公主,您怎么连这么常识的工具都忘记了,虽然您的确平时在王城里也是从不看书,从不练习武技魔法,也从不听女王的话......”

    “嗯,所以女王才强制从您身上抽取魔力,造出我们两位使魔,把魔法知识跟身体强度都分别习练到位,再平时保护你,照顾你起居生活。”

    使魔二人无奈地收回能量收集杯,捧在手上摆弄当着灵栖面开始演示,只是不知不觉间又带歪了话题:

    “可惜您就是这么任性妄为,都流落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废星了,还整天外出惹是生非,甚至被普通人算计受伤!”

    “倒是在各种甩脱我们的追随保护方面,您为什么特有天赋啊,动不动就布下**阵,哄开我们自己出去玩了。”

    “这一次一定要看仔细,好好记住哦,相信以公主的魅力,只要肯做的话,收集能量的效率一定比我们快百倍,那样说不定一年后就可以回去了。”

    她们熟练地展示能量收集杯工作时的各种姿势,手势,体势,一边耐心讲解。

    而灵栖聪明一世,居然直到最后阶段才恍然醒悟,原来那东西的用法......不可描述!

    “还真不愧是魅魔文明弄出来的造物啊,我真是瞎了心眼,会找她们来寻求穿梭星际的捷径!”

    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再也不去看后面敬业演示能量杯工作原理的使魔二人组半眼:

    “不好意思打扰了,当我没来过......”

    “我还是闷头修行进炼虚境,再自己飞出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