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0漏尽
    灵栖推门而出,不料迎头就跟人撞了个满怀:

    “歌露,珐纱,操家伙跟我砍人去......哇靠你不长眼睛啊!”

    来人身材比灵栖高出一头,但与大高手对碰,自然是后者一屁股坐地上。

    “咦,两个妖妮大姐?”

    使魔看到巧遇的二人,一下子傻了。

    这个被撞倒的人,头上长着粗壮犄角,背生漆黑双翼,皮革一般油亮,身后还有条铁鞭般粗砺的长尾巴。

    教科书般标准的魅魔形象!

    只是她身材虽然也是********到爆炸的级别,但骨架实在太高大了些,脸上也是一副蛮横找茬的表情,并不可爱。

    从使魔说话可以猜到,这家伙就是真正的妖妮,灵栖躯体来源的本体。

    不过现在一切都是浮云了,她在从两只使魔那边见识到所谓的能量收集杯后,已经彻底断了要跟这样的种族文明借力的打算。

    “走开,别妨碍道爷飞升。”

    灵栖目不斜视,径自走路,理都不再理会这支魅魔小团体。

    母星人类再堕落,终归是有回转的可能性的,可是魅魔一族把下三路的研究当成理所当然的传承,那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只是她想走,那位真妖妮却不依不饶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冲撞了本大小姐还想走?”

    真妖妮是个急躁的熊孩子,这点先前从两只使魔的只言片语中已经有所透露。

    只见她二话不说就甩起手中的铁鞘长鞭,朝灵栖背后抽来。

    不过先前也说过,这位真妖妮不学无术,武技魔法都是半吊子,实力水平相当的菜。

    她这一鞭子,在灵栖眼中跟挥着柳条赶鸭子的幼童没什么区别。

    真正有些看头的是,是先前的使魔二人组。

    在真妖妮被撞个屁蹲的时候,肉肉使魔珐纱就动身跃起,落在门口,挡住灵栖去路。

    同时萝莉使魔歌露催动魔法,平地吹起暴风障壁,封锁四人周围。

    “你们究竟是谁才真正的妖妮公主?为什么我的感知里区分不出气息差异?”

    “从性格跟外形看,后来这位的确更像真正的妖妮大姐,不过小一号的妖妮公主,诱惑力跟魔力精纯度更胜,仿佛在号令我们臣服......”

    歌露与珐纱的体能,魔力可圈可点,但智商略感人,这就是后天捏塑出来的造物与先天智慧生命间的区别。

    不过这点战力于灵栖看来基本可以忽略,反正都是一招秒。

    她也亮出了神农鞭,一圈一卷,三只菜鸟就给捆到一起,同时魔力产生虹吸作用,令被捆者全身虚弱,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她们的魔力构成,都是跟灵栖现在的躯体同源,灵栖不介意直接吸光了三个她们,当成资粮积蓄。

    反正只是炼化三个妖女而已,灵栖除了对母星子民仁慈宽厚外,对外域来者的态度相当冷酷。

    其中,歌露跟珐纱全身的结构都是以法力为基础,很快就萎靡不振,无力抵抗。

    倒是那位真妖妮,从头到尾一直破口大骂,活力似乎源源不断:

    “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居然也是魅魔一族?难道是女王老妈派来捉我的么......”

    “不过你看起来怎么很眼熟?可恶,居然装扮成我小时候的样子,果然是老妈的恶趣味!”

    看来真妖妮并不晓得自己受伤血液被人类弄去培养复制体的事儿,或者说她的性格应该属于大而化之,对任何细节的事情都不在意的类型吧。

    反而是灵栖这边,发现蹊跷的事,中止了对三人的魔力吸收。

    按照她先前的判断,魅魔主仆三人实力微弱得很,分分钟就会油尽灯枯。

    特别是真妖妮这个小娘皮,本领比使魔仆从弱了十倍,最大的可能性是一秒内就化作干尸。

    怎么现在两个仆从都哑火了,可是她还叫骂不停?

    灵栖把神农鞭中的力量从吸收转为探知属性。

    这条鞭子是从魅魔之躯自然诞生的,操纵起来比手臂还灵敏。

    从鞭子半虚半实的外表猜测,甚至可说是直接从灵魂本源延伸出来,而就算其实体的部分,也出自脑髓脊柱延伸,完全是超出外物工具的存在。

    相比之下,那位真妖妮的鞭子倒的确是用铁鞘跟韧皮糅制的身外之物,仅仅就是件武器而已。

    灵栖这一探查,果然发现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还是童贞之身?”

    这句话对真妖妮说的。

    “对啊,你们又失望了吧,老妈的走狗!装扮成人家童年模样的变肽,不要脸的变形怪!”

    真妖妮继续倔强地叫骂:

    “当年在王宫的时候,我就对高贵的魅魔竟然要靠取悦恶心的雄性生物来获取食物的行为极度厌恶,从小就跟老妈唱反调!”

    “这次离家出走,老妈只是象征性地阻拦下,其实是放任我出逃,大概以为我流落在外面的花花世界,会臣服于魅魔本性?”

    “可我就是没对雄性动心过,就是讨厌卿卿我我的事情,连自己都没碰过自己,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灵栖更加意外了,神农鞭的探测结果告诉她,妖妮所讲都是真的。

    如果仅仅是身体器官在改变形状后复原,那也骗不过神农鞭,因为气息脉络的运行痕迹无法作假。

    “那你是怎么对抗魅魔本能的?不经常摄取阳气的话,别说想现在这样生龙活虎,就连维持生命都困难。”

    灵栖好奇问道。

    她对于魅魔饥饿本能的滋味可是深有感受,那绝对不是单凭说两句意志,毅力之类的话就能抵抗的。

    以灵栖植物精怪出身,本性淡泊且修炼有成的境界,在最初觉醒时候都至少要分出一半的精神去压制那股魅魔本能。

    可那位真妖妮公主,从她言行举止看,纨绔任性,活泼好动,意志毅力什么的完全无从谈起,修为底蕴更是妥妥的零。

    更别说真妖妮出手在魅魔族群的皇宫里,对于亲热举动司空见惯,某种程度上讲,她成长的环境比卢瑟少爷还糟糕。

    卢瑟少爷的家族只是对那些荒唐举动放任而已,而真妖妮,连她身边的长辈,平辈,亲友都是理所当然地鼓励她去做那些有助新陈代谢的事情吧。

    这样的出身,怎么可能一直保持童贞,甚至还不惜跟亲属决裂,离家出走?

    “阳气那种东西,又不是非得通过食物获取。”真妖妮回答得很坦然:

    “我只要去热闹的地方嗨上一阵子,就精神饱满啦!什么比武大会,歌舞大会,斗蟋蟀比赛,桌牌游戏,球类对抗甚至两条狗打架......”

    “只要是有热闹的地方围观,就能活力充沛!有次街上有人吵架,对骂整整四个小时都没动手,我全程都在看,第一次看到这么无聊的人。”

    “至于填充肚子,随便吃什么都好啦,水果,烧肉,青菜,豆谷,反正就是品尝味道而已,又不赖以维生......哪像魅魔皇宫里面,任何食物都掺有黏糊糊的成分,根本没法下口!”

    真妖妮这会儿已经完全不紧张了,长这么大积累的怨言全都一股脑地倾诉出来,浑然忘记自己还被挟持着。

    而灵栖在听了真妖妮的话后,却破天荒地面露惊讶表情:“貔貅之资,天赋漏尽通?”。

    真妖妮说自己光看热闹就能收获阳气,这是可行的。

    喜生阳,动生阳,乐生阳,这都是最简单易行疏通阳气的方法。

    但那些微量的阳气,也可以吸取摄纳,并且能具有满足感,则是非常难得的本领。

    某种意义上讲,真妖妮的阳气获得,是自己带来的,因为喜,乐,好动,易满足本来就是促发阳气的充分条件。

    但这些只是璞玉一角,真正令灵栖惊奇的是真妖妮显示出貔貅之资的特征。

    她居然不会受繁衍本能困惑?

    这是极其珍稀的漏尽天资。

    所谓“漏”,就是指生命的菁华,会天然地有遗漏的部分,通常表现为雌雄相遇,****萌发。

    如果不加以节制,只为快乐而行动,最宝贵的能量就无端流失。

    卢瑟少爷便是最生动的反例。

    引申起来,“漏”可以指一切欲念造成的能量流失,比如好勇斗狠,或者为了虚荣,运用法力翻江倒海,看似风光,其实也是在消耗巨大能量。

    而“漏尽”就是指不再漏了,鄙俗自珍,好东西都留存起来,熔炼进自身修为。

    “通”就是指神通,收放自如,不会为了“不漏”而强行忍耐,欺骗自己。

    其实就算没做出漏的举动,心里惴惴不安,心潮澎湃,心猿意马,明面上道貌岸然,内心里却一泻千里......暗漏也是漏。

    达到漏尽通的境界,很自然就身心圆满,不会有任何能量自发跌下,流失的现象。

    漏尽通是非常高明,稀罕的神通,它是唯一一种有助于能量积累,达成能量层级向高位跃迁的被动能力。

    相比之下,什么翻江倒海的大力神通,知晓万物的天眼天耳神通,随意穿梭空间的天足缩地神通,乃至能堪破因果,前世未来的宿命神通,施展起来都是要消耗自身积累法力,能量的主动能力。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拥有漏尽通天赋的人也被称为貔貅之资。

    传说貔貅是上古神兽,可招财聚宝,以天材地宝为食,只肯摄纳最高级最优越的能量,同时只进不出,滴水不漏,神通特异。

    这妖妮竟然貔貅之资,天赋漏尽通,可不是闹着玩的!

    连灵栖都没有真正具有貔貅之资,是要靠境界压制才行。

    并且她是从真妖妮的身体碎片培植出来,尚且需要受到欲念侵扰,也确定了这份资质并非来自于身体血脉,而是真正的天魂特质。

    不然真妖妮这种从没受过任何启发的纨绔魅魔公主,能自发地拒绝能量泄漏,实在不合道理。

    除了天赋貔貅之资以外,其他的主动神通任何修行人士经过后天修行都迟早能用得出来。

    只有漏尽通,想要凭借后天修得,非得真正合道境界的大高手才可以达到。

    合道境,已经是修仙路途上最顶级的存在。

    所谓真正合道,跟伪合道,准合道又是天差地别。

    准合道境,是已经参透天地规则,并且可以改写世界结构,有资格融入天道。

    但要想让这份修为达成,却需要舍弃自身存在,彻底化为某种规则的存在,从此之后,一切过去,未来都不再有这名修者存在的痕迹。

    比如某圆环之理,是出身在绝望的世界里,但通过伟大牺牲,彻底改变了一方世界存在的基本结构,扭转了支撑世界存在的底层悖论,将世界完全重制。

    可惜这位大神本身在完成伟业之后,也将自身存在化为基础概念,类似1+1=2这样世界的基本规则之一,她的真名,她的事迹,她的奋斗轨迹,等等信息,再也不会从任何过去,未来,记载中留有痕迹。

    那这位圆环之理其实就是伪合道,在即将跨越天道涡流的最边缘的地方,成为天道的一部分,轮转于两界边缘的浪花,模棱两可。

    只有在掌控世界规则同时,还能保有自我意识,对于无限位面来去自如,潇洒不羁,才是真合道,是超越天道束缚的真正大能。

    后天修成漏尽通的条件如此苛刻,那么先天具备貔貅之资,漏尽天赋的存在,该有多么珍稀?

    饶是灵栖的底蕴,当确定了真妖妮乃是貔貅之资,近在眼前的时候,手都会止不住地发抖。

    那是真正的稀世珍宝,放在仙道鼎盛时期也是各大宗门会抢破头的存在!

    不,岂止是抢破头啊,会引发修行界大混战都毫不为过。

    非得论交易的话,别说灵栖一颗母星,把整个恒星系拱手让人也是值得的。

    这还是能够衍生出高等级修者文明,具有上万行星,其中十数颗星球天生适合生灵存活,几千颗行星经过后天改造亦可容纳生灵繁衍的的顶级恒星系。

    如果把产生这么高级生命体的,换算为单以行星数量计算的规模,那么真妖妮的价值恐怕值几座河系。

    这太刺激了......对于这样的大宝贝,灵栖没理由放过。

    哪怕是她何等的天性淡然,孤高冷傲,碰见这样的稀世奇珍,也容不得她清高下去。

    或者用冠冕堂皇些的话来说,天赐而不取,必受其咎。

    以前灵栖看泪痣眼镜,紫电龙骑士之流都会眼前一亮,那其实是在恶风浊浪末世环境的衬托下,才显得难能可贵。

    若是放在太平盛世,泪痣眼镜,紫电龙骑士的资质,都是中等而已。

    也就是能吃得了苦,埋头修行下去总会熬出头的水准,是撑起天才新星脚下,无数普通弟子中的一员。

    至于黑凤蝶,海带男那样的,更是下等资质,除非遭遇奇遇,否则在宗门里大多是修行一个半个甲子,就再无寸进,下山回到凡间娶妻生子安度晚年了。

    而卢瑟少爷,更是都看一眼都令人头疼的垃圾,扔货。

    偏偏卢瑟小子这种玩意儿,是唯一一个被灵栖正式赐名为云淡的准弟子,其实有着天道捉弄的原因在。

    而现在,就有一个资质远远超过什么上等,顶级,超新星,超绝新星,超帝新星,超绝霸世帝神巨星的存在,更别说什么中等,下等,垃圾了......你说收还是不收?

    这样的绝世瑰宝,竟然降生在魅魔族群里。

    而且就因为天生对卿卿我我没兴趣,居然会被那个没好命的魅魔族给忽视,还因为看不惯魅魔一族的作风而离家出走,实在世事弄人。

    其次也得说灵栖独具慧眼加运气爆棚。

    如此隐藏在天魂深处的资质,若不是灵栖恰巧对魅魔本性之难熬感同身受,也是不会发现这么微弱的蛛丝马迹,挖到此等至宝的。

    可以说,单从躯体血脉上,灵栖躯体虽然培植出自这位妖妮小姐,可却没得到任何好处,那份貔貅之资半点都没福泽到灵栖。

    炼虚境的高手都险些看走眼,真妖妮此人四处惹祸生非到现在还没被抓包,也就不难理解了。

    理论上讲,既然漏尽通是合道境才能后天修成的神通,那么想要一眼看出先天漏尽通的资质,至少也是真合道境。

    可是真合道境都跳出天道世界了,谁还会回过头来管这些琐事?

    要知道那可是在亿万座河系里挑出一个人来啊,并且到了那种程度,时间空间的流逝比率都不一样了,凡人一辈子几十年,修者最高也不过数万年,滚滚天魂流动中挑出一缕冥灭不定的微光,用大海捞针都不足以形容,说是从恒星系里捞一枚高速运动的电子还凑合。

    恍惚间,灵栖的思绪都飘出宇宙天外老远老远,险些回不来。

    这可不是夸张的说法,修为到了她这境界,如果没控制好神念,那是真的会流失到无尽虚空,回天乏术的。

    所以在她回过神来,发现某外表邋遢,举止粗砺,的蛮横魅魔公主仍在指着自己鼻子叫嚣,竟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然后噗地吐出一口污血。

    “好险好险......看来我修为还是不过关,喜极过望,居然伤了心脉。”

    “不过无妨,有这番奇遇,就算心脉逆行我也认!”

    灵栖努力克制自己,做出自以为很慈祥,很和善的笑容,一边搓着手一边凑近真妖妮:

    “小妹妹,要不要跟我走啊,老爷爷会很温柔地对你地,以后就叫你风轻,好不好?”

    “不,不要过来!”妖妮被灵栖诡异的笑容吓得毛骨悚然,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小太妹模样的她大声呼叫:

    “良辰哥哥,快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