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1撩哥
    “良辰哥哥”,是什么鬼?

    灵栖闻言一惊,妖妮太妹好的厌恶苟且之事呢?

    怎么会还在外面认哥哥?

    那她还是不是貔貅之资?

    或者,那个所谓的良辰哥哥,也是个看出她天赋,而前来接近的竞争者?

    一连串的问号冲击灵栖脑海,叫她真想找个安静地方,仔仔细细,从内到外,彻头彻尾给妖妮太妹做个全身检查......

    不过,若是就此掳走妖妮,躲躲藏藏地,反而显得自己理亏,不合灵栖身份作风。

    既然她呼叫那个什么良辰哥哥,就不妨面对面好好谈谈,瞧瞧对方什么来历。

    当然,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如果妖妮真的是貔貅之资,灵栖必然戮力争取,断然没有拱手让人的打算。

    这样想着,灵栖平心静气,沉稳身形,以逸待劳,静候那个“良辰哥哥”现身。

    几分钟过去了,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

    方才一场闹剧,其实也并没有引起路人注意,虽然四位魅魔打扮奇特,不过在别人眼里都是儿科的程度。

    就连出入猎手协会的各种人员,也都没多在意几个衣着暴露的妹子玩皮鞭捆绑的行为,他们见过更离奇的东西,不会那么容易大惊怪。

    这样的平静让妖妮略显尴尬:“该死的臭蚊香,居然这么久还不来救我!”

    “臭蚊香?这也是你所谓良辰哥哥的名号?”灵栖此时倒是淡定。

    灵栖某些地方还是略显迂腐,先前不知道妖妮有在外面认了个哥哥,倒也罢了,可现在既然听有这么号人物,那就必须见一见。

    到时候是打也好,是和也好,自己打算带走妖妮,总归有个名分法,不会不明不白地抓人,不然岂不是成了人贩子么?

    约莫十分钟后,妖妮太妹还在碎碎念,而灵栖却是感知到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果然,就在她锁定一个方向凝神注视之时,空气中出现一些涟漪。

    这涟漪看起来就像燃蜡烛时烛光上方扭曲的空气。

    很快,这股涟漪就呈现出蓝色烛火的模样,成为真正的火光。

    然后蓝光愈发璀璨,竟形成一个男子轮廓。

    这男子全身都是蓝火组成,火光浓郁,凝聚如实体并不透明,头发也如火焰,飘荡燃烧。

    奇怪的是,他身上还穿着猎手协会工作人员常见的黑西装,似乎并未受到身上蓝火的影响。

    男子一露面,注意力就全放在了灵栖身上:

    “你居然预测准了我到来的时机与方向?你很强!而且......居然也是魅魔一族的?这一族群还能诞生出如此强者?”

    然后他才问妖妮:“我的姑奶奶啊,你怎么会惹到这么棘手的家伙?她到底是什么人?”

    “臭蚊香,你怎么来这么晚?”妖妮太妹气呼呼地娇嗔:“她是老妈抓我来回家的,你快帮我打跑她!”

    “打跑她?我帮人家送你回去还差不多!我的姑奶奶啊,可别再折磨我了......”

    蓝火男一脸哭丧,似乎并没有跟妖妮太妹多亲近,反而是饱受其苦。

    灵栖察言观色,心头大定,想来这位良辰哥哥跟妖妮太妹也是萍水相逢,是被那个古灵精怪的太妹纠缠的苦主。

    然后,她倒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良辰哥哥”身上。

    这人的修行境界......是化气级,也就是黑凤蝶,海带男那种水平,稀松平常而已。

    但他的种族很特殊!那蓝火形态的身躯,并非修炼什么道法导致,而是天生就是这样的体质。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许多肉身修行者在苦苦导入天地能量的时候,却偏偏有那样一种生灵,自然就从能量中诞生,身体都是又激发态的能量构成。

    而如此奇特的高能量构造,出身自然也非同凡响......它们都是从恒星上诞生的!

    这种能量生命体在修行方面得天独厚,先天就不易受魔头杂念侵扰,意志简单纯粹,对天地能量的感知,驱使更是如鱼得水,轻松写意。

    一定要给它们找些不足的话,那就是个体稀少,毕竟每一只的能量都熔金烁铁,如果数量也能够轻易繁衍的话,还真不得了。

    此外,能量生命体在修行途径上往往一帆风顺,极少受到磨难阻碍。

    这就导致它们整体停留在中等水平,论战斗力跟团结协作,无懈可击,但很难出现绝顶高手。

    不过到修行,灵栖还注意到,这位“良辰哥哥”气息呼吸法,一举一动似乎符合某种韵律,有修仙法门的影子?

    能量生命体其实颇为自负,平时待人接物倒也挑不出毛病,但骨子里的骄傲是与生俱来。

    他们自己的文明就非常优越,注意这种优越不是以“先进,精细,复杂,玄奥”为基础,而恰恰是简单直接!

    他们天生掌握能量的流动,不需要很累很麻烦就能实现诸如“超远距离空间跨越”“大威力攻击武器”“高精度节定位”的工作。

    所以才能量生命体的文明是“优越”,而没用“先进”来描述。

    当然,以上描述难免包含了其它文明对能量生命体文明一贯臭屁风格的偏见之情。

    在能量体文明自己眼里,他们毫无疑问仍旧是认为自己的文明最高端,最优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任何文明多少都有自豪感。

    就好像灵栖眼里,不管见证了当今时代多少光怪陆离的现状,总还是认为自己所熟知的与天道争锋的修行理念最殊胜。

    有了这一层背景在,那位“良辰哥哥”身上出现道法修行的现象就很罕见的。

    灵栖所知晓的最近一次关于能量体生命的印象,是从交际花记忆中所见众多流浪来母星的闯入者之一得来。

    记忆中的能量体生命都是一团蓝色火球的模样,只在有必要的时候才浮现出表情之类。

    但这种表情对他们来也是交流的一种工具而已。

    就像学外语一样,既然呈现出表情可以更清晰地表达某句话的语境,意思,那就不妨呈现一下好了。

    而对于能量生命体本族来,根本用不着呈现表情之类。

    他们的交流方式直接就是能量波动。

    并且其社会构成,也极少有个性分明的个体,每个人心里想什么,都直接连接到能量生命体的母星,恒星大核心。

    所以了,他们没有私密可言,也基本不会产生什么龌蹉,每一个个体都像是一座大神经元细胞伸出来的突触,细节上倒也允许每个个体单独行动,但大体上绝对遵从整体思维。

    就算是某些个体的单独行动,也往往是兴趣使然地“伸张正义”,多管些闲事,为一些文明成长处于落后阶段的族群送去“优越”。

    比如灵栖在交际花记忆里看到的,那只探索队,便多管闲事,跟最初一位流浪至此的斗气铠甲文明闯入者争斗过一段时间。

    但他们也不会为了某些理念做出拼命的行为,得了好处就卖乖,留下虚名,若是遇到硬茬也会随时脱走,撂下句冠冕堂皇的言语。

    可以,能量体生命就是天道之下天生的贵族,高度自足自洽,在宇宙空间挥洒自如......只要他们不起违背天道的“造反”之心。

    然而,修行就是造反,造天道的反。

    眼前这位“良辰哥哥”,身为能量生命体,竟散发出修道气息,意义非凡。

    但灵栖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存在。

    能量生命体天生优越,得享大自由,几乎一辈子无忧无虑,有什么理由反抗天道呢?

    答案就在这个“一辈子”无忧无虑上。

    能量生命体的寿命!

    而且不是像许多普通生命那样为了求长生而修行,它们是想要把无限的生命变为有限。

    能量生命体的寿命,是按照“半衰期”来计算。

    每一位能量生命体个体在诞生时都十分强大,不光指能量强大,由于有着集体思维核心,一出生所获得的智慧,知识也是庞然大物。

    但它们的能量也会随着时间衰减,并且是呈指数形式急剧衰减。

    尽管这种指数形式就算衰减到极致也不会完全泯灭,最多是微弱得仅剩一个基础粒子,但也会叫一些有个性的生命体无法接受。

    理论上讲,由于能量生命体拥有一个集体共享的思维核心,他们已经永生不灭,大不了回到母星核心里回炉。

    可惜这种“回炉”不是挪回恒星中心洗个澡睡个觉就能完成的,必须是等到相当分量的能量生命体,或者天文数字级的恒星湮灭,星系湮灭,河系湮灭,宇宙湮灭......

    是整个宇宙的大回炉,大寂灭,再从死寂黑暗中重新压缩出新的奇,发生新的宇宙大爆炸,才算完成一轮新的“回炉”。

    而这些知识,从能量生命体诞生时就知道。

    何等寂寞,何等无奈......何等无助!

    有时候,这些名为不朽,实则相当于在无垠的宇宙中关无期黑屋的能量生命体,看着那些貌似低等,但傻傻地生老病死,忙忙碌碌的身影,未尝不曾羡慕过。

    “能不能打破这种规律?”有最大胆,最狂傲的能量生命个体在心底呐喊。

    优越的出身天赋?无敌的能量掌控?永恒的岁月?我统统都舍弃,只为将这方宇宙天道的规则,做出改变!

    然后,它们发现了“人”这种奇怪的存在。

    明明一身污血赘肉,蠢笨之极,无论行动速度还是思维速度慢得要用光速亿万分之一来算,却拥有无尽潜力,是最容易超越天道的奇葩!

    甚至人类族群还不知从哪接受到信息,归纳总结出通过修行打破天道的一系列法门......

    这太匪夷所思了,出身淤泥的人类可以,凭什么天之骄子的能量生命不行?

    交换!我们伟大优越的能量生命体,跟你们人类做交易,签契约!

    你们渴求力量吗?你们渴求知识吗?你们想知道自己生存宇宙的来历吗?

    我们能量生命体,可以把这一切都传授你们,甚至亲身降临来帮你们做各种事情,只要把你们超脱天道的知识,姿势,旨史与我们分享......

    甚至是大派送般地提供付出远超过收益的不平等契约。

    所以就出现了某些人类修行者使用的元素魔法系统,各种属性精灵召唤系统,强力魔神契约系统等等一系列的异能体系。

    反正人类之间再怎么折腾,利用能量生命体的恩惠来满足私利也好,进行互相屠杀的愚蠢战争也罢,尔虞我诈的欺骗也罢,在不死不灭能量几乎无限的生命体看来都是蚂蚁打架。

    除非是炼虚巅峰,准合道级高手,才有可能反客为主,稍微对能量生命体的存在造成威胁。

    可是能量生命体一贯对人类是以道貌岸然,绝对中立,绝对公平的面目出现的,他们有什么理由发生冲突呢?

    只要这些浑浑噩噩的人类中出现一位真正合道级高手,并且打好关系,得享修行经验,对于整个能量生命体族群都是莫大助力。

    以上关于能量生命体族群的信息,是灵栖万年前就掌握的资料。

    这帮家伙的修行之路也够悲催,要么就是合道,要么就是是零,只有两个极端。

    而一旦决定走上修行之途的能量生命体,就乖乖老老实实地按照祖辈以来从人类身上获取的知识,先化成人形,再一步步修行。

    此过程中,你当然可以撂挑子不干,重新变回自由自在的能量体,仍旧优越条件爆棚,不死不灭。

    但那要命的半衰期啊......你在能量最充足,冲劲最足的时期,约莫一千年的时光里达不到突破的话,今后的命运就只能乖乖去做基本粒子了。

    思绪回到眼前,灵栖看见这位“良辰哥哥”人模人样地凝聚出身体,并且控制着能量不会外泄,可以身穿普通衣服,就猜到他的底细。

    能量体生命操作能量很轻松,所以控制能量模拟出人类窍穴,模拟生命能运行,做到化成人身,不是难事。

    但在此基础上,一步步爬升就很缓慢。

    因为他们很难遭遇劫难,几乎全知全能,心性上得不到磨练。

    基于此项弊端,早在万年前,能量生命体文明核心就已经做出决议:

    除了保留必要的,根本的意识连接,以及尽量延续外围个体活跃半衰期延长的知识,关闭对于外围族群全知全能的思维共享。

    而这一项细节,至少在灵栖还是葫芦藤时期还没有执行。

    灵栖是从交际花记忆中观测到的几个能量生命体行为特征,和只言片语,来了解到这些变化。

    若是往深了想,这件意义相当重大之事件发生的时期,跟灵栖母星发生变故的时期恰好重合,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好吧,就算是要调查这件事情,也得等灵栖实力充足了再,当前还是以打破母星封闭,堕落的现状,并为自己提供更快速提升境界的条件为主。

    灵栖脑子里想过这么多信息,都是转念之间。

    而这数秒的时间里,她就是淡然地对视“良辰哥哥”,仿佛看透他的一切来历,一切内心所想......

    这位“良辰哥哥”,背后有很多东西可挖!

    光是以他的身份,就不太可能是流浪到此的杂鱼,似乎对于非凡界的现状,掌握很多灵栖目前所不知道的信息。

    哪怕最不济的,抓住这位能量生命体,塞进炉子当燃料,都可以达到穿梭空间的目的。

    灵栖这么想不是没根据,几万年来黑白两道里正式沟通契约也好,坑蒙拐骗诱捕能量精灵也好,没少做过类似事情,反正它们心态地位超然,灵栖听过好多不厚道的事,但从没出现过能量生命体族群报复的事儿。

    就在她心怀不轨的时候,“良辰哥哥”已经先一步接近过来:

    “您,您好,我是烨良辰,很高兴见到你......你和妖妮那丫头好像啊,但是又和她很不一样,怎么呢,你......你好美......”

    良辰哥哥单手挠着后脑蓝火沸腾的头发,嗯,蓝火中似乎还多了些绯红的色调,似乎很害羞的样子。

    “额?”灵栖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这是什么节奏......

    然而背后的妖妮太妹已经发出刺耳的尖叫:

    “天啊,臭不要脸的变形怪,你这是在,你在撩汉子?”

    那边四仰八叉坐在地上,全身没半女子力的的妖妮太妹,惊讶地捂住,却又没法完全捂住因为惊讶而张大得本来很巧现在却张大得下巴都要掉下来的的大嘴:

    “果然是老妈派来的一路货色,鄙视你!”

    “......”灵栖无言以对,自己明明什么都做啊。

    而同样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歌露珐纱两位使魔,却满眼都是对妖妮主人的失望,难过欲死:

    “瞧瞧人家的撩汉功力......同样的魅魔一族,差距咋就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