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2观察
    “我是星河发展集团驻北辰星区观察员,在这里做义工的......”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是来带妖妮回去的同族吗?真是明智的选择,赶快离开吧,这里可是大大的危险地带!”

    烨良辰从见到灵栖就开始牛皮糖一样地献殷勤。

    灵栖是从他口若悬河般地赞美一百句里挑出一句,才组成有用的信息,听到耳朵里。

    其他什么“想不到魅魔中还有如此端庄智慧清冷高贵之人”啊,“为什么有着这样的气质,但您的妩媚身姿丝毫不受影响”啊,“您看起来好年轻啊,青春的活力像要溢出来”啊,诸如此类的垃圾话都被自动屏蔽掉。

    然而烨良辰倒也机智聪敏,他察言观色发现灵栖不喜欢听废话,而且只对历史背景相关内容感兴趣,接下来的言语正常许多,充满干货:

    “早几千年前,就零星地有记载,远古战场的混沌星域里出现了唯一一处能够定位坐标的星系,这都是从许多误入空间缝隙的人传来的消息。”

    “后来有几个高端文明的巨头组织探索队,正式展开搜查,结果发现这里水太深了!此处星系,乃是被一个完全魔瘴化的恒星所笼罩!”

    “而且这里的魔瘴十分奇异,境界低下的人误入,受到影响不大,可越是实力强大者,越会受到魔日迷惑,疯狂投入进去,如飞蛾扑火欲罢不能。”

    他摆出一副严肃郑重的样子告诫灵栖:

    “基于这种特点,所以后来此片星域逐渐被开发成流放最穷凶极恶之辈的黑狱,同时也是许多小辈增长见闻,磨砺心性的训练场......当然,以上业务都在星河发展集团监控之下,随时关注魔日中困锁凶恶囚徒的动向,和来此历练者的安全。”

    “不过历练者跟都有集团签发的证明,投放来的凶徒也都存下记录,但对于误闯来的人士......比如你和妖妮小姐,则需要遣返了!虽然和很可惜,但过段时间定期船巡航至此的时候,我必须履行职责,送你们离开。当然,我一定会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烨良辰说到这里,目光流连在灵栖手腕虎口间握着的长鞭处,颇有些不舍:

    “不过在此之前,您的鞭子好特别,对于能量物质敏感的我对它有别样的反应,能不能抽我一下加深感知......”

    咚!烨良辰话没说完,就被一脚踹翻!

    “大混蛋!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妖妮怒骂,出脚的人也是她:

    “本来我流落魔瘴大海,穿梭蛹也能量耗光,绝望之际,是你脚踏七色流光救我出来......”

    “你是那么特别,全身都燃烧火焰,不像其它生物血肉之躯,一看到我们魅魔族就分泌出讨厌的气味。”

    “我原本以为你是特别的,可以成为我除了使魔以外新的朋友,没想到你也是这种家伙,呜呜呜......”

    好吧,其实如果没有妖妮这一腿,灵栖也险些忍不住抬腿踹人呢。

    只不过她这一脚,应该能直接把烨良辰踢飞星球轨道,变成天上巡游的卫星。

    “别担心,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我不是什么魅魔女王的手下,也不会送你回王宫,倒是带你见识更多更大热闹场面,小风轻。”

    灵栖趁机摸摸妖妮妹子的头,安慰其受伤的心灵,把这颗瑰宝牢牢笼络。

    二人身体方面系出同源,不过灵栖对魅魔体质的精炼已经比妖妮高出一个层次,随便输入一些元气就给她极大好处。

    这些好处不必像卖药广告似地的一一列举,妖妮身体自发的反应就能说明一切。

    无以伦比的舒适安全,无微不至的贴身宠爱,前所未有的包容清爽......

    实际上,妖妮的特殊资质,打从魅魔王宫里降生下来,就对周围的一切环境产生难以忍受的抵触。

    只不过这种难受的感觉从婴儿时期就萦绕着她,避无可避,又说不出来,久而久之竟也习惯了。

    也就是说,即使她在母亲魅魔女王身上,都未曾有过真正的舒适放松之感。

    魅魔女王对这个女儿其实也算宠爱有加,照顾周到。

    不过她跟王宫中的其他侍女以及臣民,既然身为正宗魅魔,那就没法要求日常生活有多么清淡。

    所以了,对于妖妮公主从小就处处跟家里,王宫中的任何人相处不来,总是心情烦躁,脾气暴躁,性格急躁,大家都没办法。

    但现在,第一次见面的灵栖,却在摸头之间,就给了她同源血脉的亲和保护。

    而且灵栖身上的精,气,神都是按照正宗仙家标准提炼的纯净势场!

    这真是一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都没有感受过的呵护啊,仿佛看不见的护翼,让她安全无侧漏,日夜都轻松......(咦?)

    于是这孩子甜甜地睡着了。

    前所未有的酣睡。

    哪怕是最无知的婴幼儿的时期,妖妮睡觉都从未老实过,不是没完没了地哭闹就是表情痛苦扭曲,似乎无时无刻不再做恶梦。

    所以她不但打小在魅魔王宫里是出名的鬼见愁,而且黑眼圈也是从小具有,身为魅魔公主却在面容上毫无亮点,半点诱惑力都没有。

    而且从小就是夜间睡眠不足,白天又心神不宁,导致先天的精力缺乏,脾气烂,没耐心,学什么都不会,身体又贫弱。

    可以说此刻的安睡,是妖妮一辈子都未曾享有过,真正的深度睡眠。

    也就这个时候,妖妮在脸上不再附加任何无意间表示出的紧张感,不安感,没有了为掩饰内心无来由的不适而装出的逞强,蛮横,刻薄之神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们才会注意到,妖妮果然长得跟灵栖是一模一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为使魔的歌露珐纱,身上都起了巨大变化:

    她们先前被神农鞭吸收大量魔力而萎靡的疲态被一举扭转,取而代之的是焕发出超新星爆炸一般的新生活力:

    “这是什么力量?气息上的确是妖妮公主的本源血脉没错,但是能量精纯度远远超过了从前认知的一切?”

    “比族里征伐疆土的大战士还强,比镇压族运的大祭司还强,比掌握魅魔一族最高权力的女王大人还强?”

    “难道说,这是传说中所记载的,能够比肩魔界一方领主的,魅魔真祖的力量?”

    听两个小喽啰牛皮吹到天上,灵栖哭笑不得:

    “你们一族是有多弱啊,才提纯一次血脉到还血境,就被叫传说中的魔神......我们那时候敢以魔神自称的,至少也是返情境,差了整整三阶。”

    “不过你们并不是真的进入还血境,而是跟我的气息产生共振,沿着进化的方向蠢蠢欲动。”

    “特别你们两个,是以纯粹的魔力构造出的使魔,因此结构就不稳定,稍微震荡下就发生性状改变,离凭借自己的感悟修行来提升境界差的太远。”

    此时两只使魔的外形都不再是鞣革翅膀黑铁尾巴大厚犄角的典型魅魔形状,而是变得像灵栖一样柔和很多,身上的零件像儿童玩具多过恶魔体征。

    只是妖妮本尊外形没发生变化,依旧沉沉睡着,不过在尾巴犄角翅膀的极深极细的底层纹路间,似乎有冥灭幽暗的微光缓缓生灭,呼吸,流动。

    “貔貅之资的绝品啊,我可不打算让你的天份继续在魅魔系的道路上深入,给我乖乖踏上修仙正途把。”

    “至于两只使魔,恰好可以成为导出魅魔系魔力的通路,为今后彻底净化血脉,提供方便。”

    灵栖安顿好这边的事情,再来找烨良辰:

    “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星河发展集团是什么组织?你们的定期船什么时候到?以及,你这身修为是怎来的?”

    可这时的烨良辰已经不是先前那般翩翩的绅士风度了,他对能量品质感知灵敏,灵栖所泄露出来元气,足以令其震惊:

    “还血境?这是全星河都必须严密监控的级别啊,魔王级灾祸的候补......我先前还以为你只是炼魔级,居然整整误判了一个大阶段?”

    “你绝对不是什么魅魔王国派来寻人的特使,如此强大的存在,居然没有任何记录?”

    烨良辰一边戒备满满地凝视灵栖,后脑的火焰触须一边以某种规律抖动,似乎在发出什么信号。

    他的水平是化气级,但出于自身种族特性,实际战力可以与高一级的炼魔或炼气级巅峰交锋,或者一对数位炼魔中等水平的敌手。

    所以烨良辰不光是同级里的佼佼者,简直是希望之星的存在,平日里自信爆棚,平易随和的表面下,是天生在骨子里的骄傲。

    然而面对高出两级的还血境,饶是烨良辰也得心里打鼓。

    因为在他接受过的培训里,还血境就是足以统治一方陆地的魔王了。

    比如说脚下这座浮岛,论面积差不多够个小国,然而够格给魔王当领地的,是真正拥有稳固根基的地上地下,整座区域。

    “芭芭拉,天草,锻真,锁狼,慕仰雪,马上到南翡区驿站来,有重大异常事件!”

    烨良辰自顾自地紧张兮兮,仿佛故弄玄虚般念念有词。

    灵栖却没工夫陪他烘托气氛了,身形微动之间薄纱睡裙裙摆轻扬飘落,似乎是穿着者刚刚走动过,但仔细回想,灵栖两腿似乎又从没挪动过。

    但裙摆落定的同时,她又确确实实站在了烨良辰面对面,鼻尖几乎贴上:

    “你不肯说,我也懒得听,反正一定又是啰嗦个没完,不如直接把你所有记忆都交给我浏览下。”

    灵栖愈发觉得魅魔读心术方便多多,熟练度已趋化境。

    能量体生命的烨良辰,或许十分擅长战斗,单纯论攻防交火,灵栖甚至可能占不到便宜。

    但大境界方面的差距明显,这种状况最怕的就是附加异常状态等级来进行碾压。

    这一招果然奏效,意识连接上烨良辰的瞬间,海量信息蜂拥而至:

    “星河势力体系,长生宗,斗玄门,真知派,鬼神会,魔导院,混沌盟?”

    “真知派,以能量生命体为核心骨干建立起来的修行者派系,以海纳百川,最大限度整合全星河能量规则和修行经验为理念,是当今势力最强的修行者组织......”

    “星河发展集团,隶属真知派旗下,主攻未知星域探索与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是真知派最具执行力与影响力的部门......”

    一些表层的信息很快得到灵栖解读,其他关于烨良辰个人的修行记录,出身记忆,私人个性,战斗习惯等杂项也是一股脑地接受掉,但都是细枝末节,灵栖就算要看也是排在后面。

    而真正重要的,是能量生命体,连接集体意识,全知全能的部分,只要打开这个阀门,灵栖将瞬间获得巨量宇宙奥秘!

    “果然有封印。”

    灵栖的探索戛然而止,她预想到,若是触动这部分意识,一定会受到能量生命集体意志的巨力反击。

    而目前以她还血境魅魔的实力,还不足以承受这样的反击。

    此外,猎手协会的大厅里,已经有六个强者赶来帮忙。

    “你们,加上烨良辰,就是传说中的七名S级猎手?”

    灵栖退出读心状态,不慌不忙地转身,环视周围的一圈人等。

    他已经从烨良辰记忆中看到了这些人的身份。

    七人都是星河发展集团驻此“危险星域”的观察员,平时分别分部在星域的七个观测点,监视整个星域的动向。

    而灵栖母星的这座人类幸存浮岛“第三新东宿市”也是观测点之一,七个观察员平日里按照一定周期轮班值岗,最近恰好是烨良辰的任值期。

    至于那个什么S级猎手的名号,则单纯地是猎手协会本地凡人强加的名号,类似于愚夫百姓终于看见了神仙,跪地磕头连呼些自己都没听过的高大上的名号那样。

    当然七位观察者也不会跟凡人计较,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谁会在意蚂蚁对自己的看法呢。

    就算在灵栖的时代里,也时常会有仙道修行者来往凡间,内门核心弟子,乃至长老级的都有,那叫感悟红尘,参悟道心。

    而普通内门弟子,略有些修为神通,却尚未登堂入室的,去往凡间叫尘缘未了,经历劫难。

    哪怕是准内门弟子,实际上仍身处外门,但力气智慧大过凡人许多的,来到世俗间都会被些官员富绅奉为上宾,当成神仙人士。

    不过那种就有点骗吃骗喝的意思了。

    至于眼前的几个“观察员”,也是类似,偶尔露一次面,就被凡人冠以各种不知所谓的名号,稀里糊涂膜拜起来,捧成偶像。

    然而以灵栖的眼界来看,这几人在自己时代里连准内门都当不上。

    他们至少该待在外门挑水劈柴,打熬筋骨,奉读诗书,沉稳耐心,苦修个三五年才能有资格进行内门考核。

    就算这样,也得考核通过了才算是准内门资格,允许下山一年半载,初步感悟尘缘。

    “一群庸才,若论水平反而是烨良辰那种浮躁的小子最高,竟然得以乘坐穿梭宇宙的法宝,来虚空缝隙里历练?这时代真没法看了。”

    灵栖看到七名严加戒备的观察员,兴致盎然:

    “然而你们背后的组织我却有兴趣了解一二......以及,终于有熟悉的味道,给我这老木头感怀过去了!”

    包围灵栖的几人中,赫然有两三位,是身着古装,背着宝剑,长发挽髻的复古打扮!

    这给灵栖带来的惊喜无以言表,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把这几位后生的记忆一一探索一番。

    唔,貌似这是灵栖拥有魅魔体质后新近觉醒的不良趣味呢。

    与此同时,猎手协会的大厅里,涌进来大批扛着摄像机,话筒,灯光音响的工作人员来!

    大楼的窗外还有直升机,伴随着主持人的叫喊增加气氛。

    这帮人啊,先前奇装异服地闹腾半天,人人都视而不见,全无兴趣。

    然而眼下貌似有打架的趋势要发生了,就一个个精神抖擞起来,真是犀利的职业嗅觉。

    “也好,老夫就好好看一看,如今的后生小辈有如何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