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3排除
    灵栖从烨良辰的记忆中了解到,当今修行界大体分为六个类型。

    长生宗,是最接近她所熟知的修仙路数,讲究感悟天地,吸纳灵气,与天合道。

    斗玄门,是以武入道,斗战八荒,在最激烈的对抗中磨砺锋芒,破碎虚空。

    真知派,是能量生命体集体意志主导的庞大组织,洞彻能量规则奥秘,造物神奇,最讲求实用。

    而且真知派利用优势,大规模开发装备,道具,而这些新近产生的能量利用装置跟过去的法宝完全不同,简单易上手,对使用者境界要求很低。

    当然,这种类似工业化造就的产品跟炼制法宝还是不同,炼宝是一种修行,炼制者是要从其中参悟境界的。

    接下来,鬼神会。

    这是一种以教派信徒模式,崇拜,信仰某一强者或古神道统的方式,以金字塔模式爬升修为跟战力。

    这种模式简单直接,地位者往往一心歌颂教宗,遵从命令即可稳定爬升,高位者亦可轻易收获大量信仰之力,不可小觑。

    魔导院,是最驳杂的修行体系,从魔法,巫术,炼金术,到契约,诅咒,观星术......鱼龙混杂,无所不包。

    魔导院中的修者都属于各种特立独行的偏门鬼才,邋遢不羁,实力也参差不齐。

    以上五类修行法门,并没有特别严密的组织结构,类似于职业行会的定位,主要是让同门类的修行者有个交流经验互通有无的地方。

    这样的组织当然不能保证期间没有龌蹉存在,至少明面上是以正义自居,遵守一定秩序。

    最后的混沌盟,则是完全唱黑脸的定位,包括所有不择手段提升实力的个体,组织,大体上就是过去的魔门换个名称。

    顺便,混沌盟是把不属于五类守序阵营的一切存在都归纳进去的被动称呼。

    所以前面五个可以划分修行道统的势力,其实在整个宇宙算来是九牛一毛,有那么点抱团取暖的意思。

    其他任何不愿意接受秩序管辖,包括人类的散仙,混沌世界的魔族,乃至数万年前一掌毁了灵栖母星的绝世魔神,都被归进混沌盟。

    比如灵栖,就绝对被当成邪魔外道,理应镇压的存在。

    而她果然正在狂狷邪魅地盯着几位仙风道骨的正派弟子望眼欲穿:

    “好久没接触过熟悉的仙门法宝了,给我鉴赏一下吧。”

    站在七人包围圈最远处的女子,一身宫装,手抚乌木古琴,最有神仙味道。

    而灵栖就直接一鞭子伸出去,撩到古琴护枕上,探明了此法宝内层禁制。

    但周围的菜鸟们想当然地以为她是要伤害抚琴妹子,一连串攻击噼里啪啦打来。

    实际上,这抚琴妹子确实是团战核心,一曲乐音能调动全场氛围,给己方各种增益同时,又能对敌人产生各种掣肘。

    而这样的核心位置,当然受到重重保护。

    在几人看来,灵栖这一鞭子貌似攻其不得不救,但实际上也是撞到了重点布防的铁板上,乃是大不智之举动。

    “妖女受死!”

    冲在最先的是头精壮汉子,全身肌肉结实,却不鼓涨,如精铜弹簧般强韧,灵活,一拳发出简直石破天惊。

    他在出拳时,前臂隐隐有斗气形成臂铠虚影浮现,臂铠雕刻银白的狼头,活灵活现,古意盎然,又铁骨铮铮,金血交融。

    这是斗玄门一系的特征,熔炼天材地宝,全部化为自身元气,以战驭战,征战不息,进境不止。

    但灵栖仿佛视若无物,直接把额头送到人家拳头上一顶:

    “体修专精的路数,连力从地起,腰马合一的基础都没打牢,还敢出来丢丑。”

    这家伙直接被一头顶得原路直飞出去,保持着向前冲拳的姿势,却是用脚后跟倒飞出去,撞透了猎手协会外墙,一直贯通好几座钢筋混凝土楼房。

    他那风驰电掣的一拳,是跳起来飞身捣向灵栖,看起来固然拉风,但是从他脚离地的时候起,就注定了失败。

    反观灵栖一直静谧地两脚站定,放松无比,亭亭玉立,实际上落地生根般稳固,丝毫没落下基础。

    一个微微的点头,就仿佛书香门第的文雅少女跟才情相仿的姐妹探讨诗词,略有所得,欣然颔首。

    精壮男子被打飞的同时,另一个身背长剑的翩翩公子则像一直窥视战机的鹫鹰,食中二指一并,朝头顶一扬,长剑出鞘!

    “鸠枭楼弟子,锻真前来请教!”

    这剑剑柄跟剑鞘倒也古朴,似乎以某种非金非木的材料打造,然而剑身却是一柱能量光辉,闪耀夺目。

    此剑悬在主人头顶,匀速旋转,约莫一秒,剑尖就瞄准灵栖,嗖地飞过去。

    又飞回来了。

    因为在光剑出发的时候,灵栖已经站到公子背后。

    毕竟足足一秒的时长啊,足够灵栖拧断公子脖子上百次。

    “臭小子,区区化气境,装什么剑仙?凭你那点微末道行,还是用手拔剑罢。”

    灵栖倒是没扭断他脖子,而是一脚蹬在公子后腿膝关节,把他踹成跪姿:

    “看在你出手还知道报上名号,算是有礼节。我建议你该闭关至少半年,每天劈刺铜桩万次,对剑意的理解会有所提高。”

    这番扁人很过瘾,不过灵栖对那把飞剑的态度就很重视了:

    她是连续两次挪动脚步,进行明显的位移,才避开跟飞剑的直接接触。

    首先是这把飞剑威力确实巨大,直接硬撼灵栖虽说估计不会受太大伤害,但也免不了产生剧烈震荡爆炸,首先这幢大楼肯定得塌,周围拥挤大批围观群众,会麻烦得很,而且这打架就没有仙气儿了,非要弄得灰头土脸不可。

    然后,这剑不是以用法力驱动的。

    如果是过去的斗剑套路,双方是互相寻找法力切入点,进行干扰与反干扰,连兵刃对撞的场面都少有,纯粹的高端玩法,才不会把寄托了修行意志的剑器当成好勇斗狠的铁疙瘩,叮叮当当撞得火花四溅。

    可是练气境的小白脸底蕴自然不会那么足够,他的“飞剑”,从行动模式上看,是先丢出去锁定目标,然后凭自己携带的能量追迹攻杀。

    “这就是新时代的小玩具么,给一帮半吊子用是不是太早了。”

    灵栖分出精力正视面对这把“飞剑”,她把神农鞭舞成活灵活现的长蛇般,竟是跟这迅猛疾驰的飞剑追逐咬斗起来。

    顺便,刚才对古琴的探测已经完毕,确实是是件宝贝,采用了踏踏实实的古法炼制,不过时间稍早,应该是二百年以内的新品。

    这说明那古琴出自炼器流派的正统弟子手笔,灵栖打算镇压此地骚乱后,就顺藤摸瓜好好探究一下古琴来历。

    再说面前的飞剑,对上神农鞭这种真正从大宗师手段施展出来,并且某种程度上还是灵栖身魂延伸,本命灵宝的存在,也就翻不起什么花来。

    灵栖稍一接触,已经探知到,该飞剑内部能量回路直来直去,务求精简实用,却少了古风炼器士对法宝视若亲子,融入灵慧感悟的风骨。

    当然,这种所谓风骨意境在当前情况下没什么用,就好像一颗精雕细琢镂金镶玉的华杖,威力还比不上打满铁刺锈迹斑斑的狼牙棒。

    “这东西是自发运行的,并没有跟修士的神识连接,而是类似某种特别精密的机关?”

    “但它还是缺乏灵性......不,不是缺乏而是根本没有灵性可言。”

    灵栖探测此飞剑的瞬间,就已经端摩出其中奥秘:

    “它作出一切判断,都是仰仗某种基于简单规则的计算,只不过计算力特别强,运算速度特别快,所以感觉上好似灵敏得有生命似地。”

    “可机关就是机关,表现得有智能,也是模拟出来,甚至称不上智能,就是超高速地在面临问题分支前做选择,判断......只要稍有微尘阻碍,越是精密的东西便越易瘫痪。”

    她神农鞭一卷,有半能量半实质的成分渗入飞剑剑柄中能量回路,立刻就令它哑了火。

    烨良辰看到这一幕,惊讶万分:“你这魔族,居然也懂得我们能量工业品的玄机,黑入了运算回路?”

    那把飞剑是真知会开发的量产装备,设计时倒也考虑过被魔法,仙法,乃至念动力什么的强行控制。

    可是遇到这种情况,飞剑要么自爆,要么强行挣脱。

    这两种情况都是简单粗暴地建立在“量产飞剑”可以驾驭超乎想象的能量储备上。

    至于精微水平的“防止系统被人黑掉”,真知会工业品的设计就没下多大功夫。

    因为其他种族的思维方式跟他们完全不同,哪怕手把手的教给他们,都学不会......

    但那头魅魔为什么就可以!

    “你们能量生命体啊,有一个好,就是再大额的能量,也能掌控,稳固形态。但是对于人心啊,念头啊始终领会不到意思,太直接,太刻板。”

    灵栖好像没有注意烨良辰忽青忽白的脸色,惯例地倚老卖老,对每一种新鲜事物加以点评:

    “法宝这东西,初炼确实犹如死物,但不求跟主人同心同德,而是把它们当成趁手工具,永远也生不出灵智。”

    “你那把似是而非的飞剑,对本世界物质规则的利用已经登峰造极,可是永远也跳不出这方天地。真正的神魂,却能够不受束缚,超脱万物的。”

    她把熄火的剑柄在手上把玩片刻,然后变魔术似地单手朝身后一晃,手掌再亮出来时已经空空如也,显然就收纳起来。

    “这东西制造工艺乏善可陈,但里面蕴含的能量颇有用处,不才笑纳了。”

    “东西给你没问题,我们真知会的量产产能,要多少有多少!不过你刚才讲些吊人胃口的知识,却该和宇宙亿万生灵分享,这样才算正道。”

    烨良辰也不怠慢,刚才静候两个伙伴牵制,已经在沉默的时间里酝酿好大招出手!

    “离火震巽波!”

    他双手掌心朝外,一上一下喷薄出蓝白火焰光柱。

    灵栖对这货的动作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果然这一族还是没什么创意,来来去去不就是把光波用各种不同的模样打出去么......”

    “不过他这一次是计算了风水卦位,站定有利的奇门地形,选好发劲方向,才把能量洪流释放出来。”

    “能量体一族总算学会虚心,懂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了?”

    灵栖在巨大能量炮击已经当头临面的时候依然淡定,好像在近距离观察一座静止的瑰丽宝石,而不是狂暴到极点的能量波涛:

    “咳,这一招费尽心机,结果也是让能量波动在威力方面大幅度强化,奇门阵位的其他的玄奥并没有借用到......”

    “我当年就没少被人称叫为木头疙瘩,但现今的能量生命体,怎么思维比我还木讷?而且你这能量体族的小子,出手动静太大,吵得其他小辈的特长本领都施展不起来了。”

    在这电光石火的关头,灵栖其实一直没放松对周围其他小辈的关注。

    比如那个持有古琴的宫装女子,灵栖很期待她身上再有什么真正属于熟悉修道界的前古遗留。

    还有楼外撞出大坑的锁狼斗士,似乎在被灵栖一言点醒后气势大变,以一种灵栖乐于见到的意志气势,正在一步一步地回到战场上......

    这一次他距离这么远,都没有跑跳,飞空,而是踏踏实实地步步为营。

    另外几个打扮跟气息都是灵栖没见过的小晚辈,也很有兴趣端详下他们道统。

    比如站在后面一个面白妖异,身穿红白巫服,手持御币的异族打扮修士,看起来整洁无暇,但灵栖能感觉到其身上气息污浊不堪。

    别的不说,那人打扮得似乎是个异族巫女,可是身体应该是男的。

    而他手持和风满满的御币,灵栖嗅到应该是以尸油浸泡,虽然在纯气味方面是不会被鼻子察觉,不过里面蕴含的哀怨气息冷彻心扉。

    还有一个身穿银白盔甲,金发碧眼的少女,战斗开始就自顾自地念唱某种赞美诗,打扮虽说像个战士,行为却是虔诚而无任何锐气的信徒。

    不过随着赞美诗的念唱接近尾声,金发女子身上的气势愈发惊人,别人倒是都没感觉,不过灵栖对她的评价是,足以跟自己一战!

    最后一个棕色布袍的眼镜男孩,手忙脚乱地在配置什么药品,但好像不太顺利,时不时就有怪味传出来。

    有时他还得停下手中的瓶瓶罐罐,翻找书页,可是翻完了书回头又发现自己忘记了几个瓶瓶罐罐中分别装的是什么......

    因为那些器皿中的药水颜色总是在变,就连气味和固态、絮状,澄清,浑浊等性状都在不停变化。

    灵栖怎么观察,都觉得这个笨手笨脚的男孩实力,境界,心性近乎普通人,跟自己这边的战斗如何也搭不上边。

    可是一种顶级高手的直觉,又不停地提醒自己,那个平凡男孩会是很大的变数,是从运势上带来的不祥预感,可是具体内容又推算不出来。

    至少在能量光炮贴到脸上的情景下,没更多精力去推算这一部分的玄机。

    总之,灵栖是非常有兴趣跟这些来自外面的广阔世界,并且都是身怀不同修行模式的小辈们慢慢玩耍的。

    不过烨良辰显然是这群人中的带头大哥,他出招又快又猛,大开大合的能量炮,能量团轰击,辉芒耀眼,震耳欲聋。

    这货一有动作,别人都受到压制,往往蓄力到一半就不自觉地灰心丧气,安心做划水。

    “这家伙果然最无聊,最无趣,除了拿能量炮扫地不会别的......而且这种狭窄地形下使用能量轰击类型的招数,是算计我八成不会躲开,否则要牵连大量无辜?”

    “如果是这种算计,可一点都不值得称赞。可如果他真是因为能量生命体的秉性,没想那么多就出手了......就更可恨,简直蠢得不想再交流。”

    “所以了,我还是先让你安静下吧。”

    灵栖此时的面容不是冷淡,而是冷漠。

    她已经决定了,用狠厉些的手段来教训这个烨良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