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4神打
    灵栖对能量生命体的习性其实相当熟悉。

    古时一些冰精火精,云兽风灵,五金矿脉铜精铁母,都是这一体系的分支。

    同时它们也是器修最常接触的伙伴,或者说“材料”。

    天生带有灵性,又是天材地宝蕴生所出,让它们成为法宝的一部分最是妥帖。

    当然以上几种能量生命体都是依托于“地”产生,论品质比烨良辰这种从恒星直接诞生,某意义上是依托于“天”的存在差了一大截。

    不过它们能量体的本质相同。

    恒星发出散射在宇宙空间里的,可见或不可见的光明能量,是要被各个星球的磁场所吸引,渗入进去,才才发生造化神奇,生出灵智。

    这是天父地母,阴阳圆满。

    冰火精灵,云兽铁母,没有了强横无匹的绝对能量,却具备了实实在在的物质承载。

    它们跟人类一样,有性格,有喜怒哀乐,也有突破天道的可能性。

    这一点上纯粹的恒星能量体就不具备。

    比如那个烨良辰,在体内模拟出人族经脉运行节点,从而外表化成人类。

    同时他那莫名其妙的情痴攀谈,黏黏腻腻,其实是矫枉过正地在模仿人类中多情浪子的行径,以求窥视人类性格,悲伤喜乐的奥秘。

    这点修行中的小套路,灵栖从一开始就看得通透。

    灵栖所在远古时代炼器宗门是一个大分支,对于这些优质材料的研究不可谓不深入。

    他们早就摸透了冰火风电精灵这类次级能量生命体的习性,进而对高阶能量生命体也可以摆布。

    最直观的做法就是掌控风水罗盘。

    所谓风水罗盘,就是基于行星地脉上磁场变化的堪舆。

    堪,就是看透,看破。

    舆,就是调试,整顿。

    资深的炼器高手要成就一件心仪的法宝,对于天时,地势,人心情绪的瞬间起伏都有要求。

    可是一切都期待天地磁场的自发运转,就什么事都干不成啦。

    所以就得依靠法力自行扭转磁场,人为创造条件。

    并且天地磁场的调整其实在炼器修行的功课里都是算基础的,只要按照一定数理算计对号入座即可。

    反倒是掌控自己的心性,才真正千难万难。

    毕竟如果律己之类的事很简单的话,大家只需要按照先贤长辈留下的劝诲经典去进行,就十有**可以成就高超境界。

    可实际上人心会受心魔左右,真正做到如磐石,如明镜,如高山仰止,如大海无量,明照本心,绝非易事。

    所以了,堪破所处空间环境的风水,扭转磁场,扭转原本直来直去的能量所运行的线路,乃是从事炼器行业者的基本功!

    灵栖在烨良辰光波笼罩身影间不容发的时候,单手掐个法决,蓦然一挑:

    “罗封波!”

    忽地一下,所有人觉得周身一阵异样,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左右查看下又觉得什么都没变。

    但是的的确确是有别扭的感觉,气氛?气场?氛围?总之就是些难以直观描述的东西。

    真正可以直观看到的变化,是烨良辰的冲击波。

    这气冲霄汉的蓝白光柱,生生扭曲成了螺旋状,从一条直线变成忽悠悠地打转的曲线。

    这曲线按照某种函数的规则,有种于规规矩矩的重复之间,累积成变化万千的几何美感。

    而且不光是烨良辰发出的冲击波,连他自己本体也被什么拉力吸引过去,拉扯变长,成为光柱曲线的一部分。

    “呜嗷嗷嗷,怎么回事......”

    烨良辰惊讶长啸,他发现自己模拟的人类脉络节点都被打散,恢复成精纯的能量集合体。

    但这反而让他很舒服,因为这样才是能量生命体的本来模样,其他的形态都是为了修行而努力维持。

    这是灵栖把神农鞭的一部分力量也投入进去,安抚烨良辰的意志,让他难以发力抵抗。

    同时,灵栖身形如同天仙舞姿,悠然典雅,划动手指间就引领着光波曲线旋转,跳跃,闭着眼......仿佛艺术体操的彩带舞。

    而烨良辰也迷醉在这令他无比舒适的旋舞轨迹中,旋转,跳跃,闭眼......

    然后被灵栖大拇指向下一戳,猛击地面!

    不,不是直接撞击地面,那样的话爆炸起来才真是麻烦。

    能量柱撞到的是地面上,歌露珐纱丢掉的能量收集杯......

    扑。

    硕大的能量洪流,竟如泥牛入海,没了声息。

    倒是收集杯发出语音:

    “滴滴滴,能量充满,随时可以发车......”

    “啊啊啊,这是什么东西,放我出来!”

    烨良辰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被套牢了。

    而且是下半身装进杯子,上半身露在外面。

    这就很尴尬啦。

    “臭小子,元气挺足嘛,能驱动星际穿梭的能量杯,只困住了你一半体量?”

    灵栖对这个结果稍感意外,如果不是烨良辰真的底蕴非比寻常,就是魅魔穿梭蛹的能量利用率超乎想象。

    “总之你就先安静地呆一会吧,事后有你劳心劳力的时候。”

    “顺便,建议你尝试在这种状态下凝聚人身......有助于感悟人类的情绪烦恼。”

    处理掉烨良辰这个巨大光污染加噪声污染的碍事货,灵栖面向小辈,露出和善的笑容:“接下来还有谁?”

    “......”

    周围一阵沉默。

    最风光喧哗霹雳加闪电的烨良辰都被制服了,谁还敢面对这来历不明的未知怪物啊。

    然而终究还是有人站出来了。

    “神说,要无惧一切恶魔的挑衅!”

    一名身披白银战甲的金发女骑士,将手中黄金大锤重重顿在地面:

    “你是个魔族吧,虽然伪装成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既然是魔族,还出言挑衅神使,那我履行镇压恶魔嚣张气焰的职责,必将得到神的祝福......”

    “圣约德尔教堂见习骑士,芭芭拉,前来净化你!”

    女骑士持锤冲锋,坚毅果敢。

    灵栖严阵以待,连连挥动长鞭,啪啪啪!

    鞭锤雷霆激荡,打出的效果竟如同熔铁锻钢,火花带闪电。

    那女骑士每一锤扫来,全身都迸发金灿灿的光辉,映照出一尊绝世天神的轮廓,力量磅礴。

    而灵栖也不甘示弱,抽甩出三道携带雷鸣巨响的红色闪电,双方冲势持平,居然棋逢对手?

    这是她第一次表现出硬钢战略的对手。

    “该死的恶魔,竟然跟我圣约德尔麾下大战神正面抗衡?我们的正义之力专门克制你的邪恶气息!”

    女骑士表现出来的性格,语气,越来越有种顽固,傲慢,自我陶醉的味道,总之就是不像一个见习历练生应有的样子。

    起初她唱诗的时候,虽然只是瞥过几眼,灵栖对女骑士的观感还是谦逊,内向为第一印象,并且她念诵诗歌的语气也是很柔和的邻家小妹。

    但现在的言行语气就很招人烦了!

    “这个套路,就是鬼神会中的祈求祝福,让信仰中的所谓神力降临下来执行各种愿望吧。来,继续!让你所谓的神降下更多的力量给我看看?”

    灵栖长鞭纵横,滚滚的气浪如同山岳挤压,欺身采取强攻手段。

    “鬼神会?那是污蔑的称号!我圣约德尔信徒坚决不接受跟那些垃圾同流的分类,圣约德尔是天下唯一的神!”

    女骑士的嗓子似乎要撕裂了,她疯狂举锤,周身的金光在锤子边缘组成凌厉的矛尖,和她的嗓音一样尖锐,破裂,要撕开灵栖压来的气场。

    然而灵栖也半点没有灵动精巧的路数,鞭子周围缠裹上滚滚气浪,巨大的压力简直令人窒息。

    恍然间,长鞭挥舞的诡计看上去更像合抱粗的柱子在肆虐!

    鞭与锤的每一轮撞击,从一开始叮叮当当金铁交击的刺耳脆响,变成沉闷隆隆的擂鼓之音。

    那是灵栖鞭子抽动的手法发生变化,挟带的气浪形成粗钝的鼓槌,跟女骑士的铁锤撞击后会产生共振,传达到钢铁铠甲的空腔处。

    这一轮敲打下来,女骑士筋酥脆骨软,不由自主后退,略有些咳血:

    “你这恶魔,如此发狂进攻,这一定是气急败坏的垂死挣扎,我不会有半点退缩......”

    这一次她的声线倒是回复了软绵绵的妹子音,加上因为咳血带来的气声跟腿脚站不稳,手臂麻木而带来颤音,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不过她发出誓死愿力,再次引动不知从哪降临的神威,奋不顾身扑来,顶进灵栖鞭影。

    第三次的决死冲锋,比前两次更加蛮横,速度之快让周围一众同为试炼生的后辈佼佼者视线全跟不上。

    同时女骑士全身迸发出的气场也前所未有地猛烈,只是在那光明堂皇中夹杂了狂暴,狠厉的气息,与之前的感觉有了微妙变化。

    灵栖却是能够看清楚,她四肢在不情愿地扭曲,根本跟不上铠甲的动作。

    实际上,女骑士的铠甲摆出了真正高手级的冲锋动作,气势磅礴的同时细节也很完美,并蛰伏大量后手。

    在灵栖眼里已经是老成多谋的资深战将风范,放在过去时代的战场里,也是该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的强敌。

    唯一的瑕疵,就是铠甲里面包裹的女孩,根本适应不了这样的节奏,不光是骨骼出现损坏,眼神中也从开始盲目的坚定,变得犹豫不定。

    “还是省省吧,你的身体不会骗人,整天跪地唱赞歌,根本没有足够的基础素质锻炼。”

    “就连你所谓的神,也不屑于再把力量加持在你那孱弱的小身板上,转为一次性注入铠甲。”

    “所以了,就算有所信仰的上位强者赋予力量,也是暂时的,承受不了多久!想想看,你这样跟凡人中对权贵阿谀奉承的无能小人有什么区别?”

    又一次,灵栖在强力攻势直达面门的时候,反而放松下来,开始做些旁人无法理解的,看似找死的行为:

    她完全收回了气势,刚刚红染天下,凶神恶煞的魔王,一下子消失不见,转而令此时投射在别人感官里的存在感变得似乎是颗粉红色的小糖果。

    这一瞬间,是捕抓到女骑士身体受到超过极限的拉扯而产生迷茫,同时她请来的神力又转移到铠甲的瞬间,两者交接不畅的瞬间。

    铠甲不长眼镜,它感应不到“强大恶魔的气息”,只能依照惯性继续前冲。

    女骑士倒是可以看到灵栖的形体所在,但她却无力指示此时的铠甲转向。

    于是在这“使用者”与“铠甲”交流生涩的瞬间,灵栖收鞭,伸手,准确摸到铠甲间连接的锁扣,三下五除二便将它拆解了!

    铠甲在无人穿戴的时候,就是一件道具,再怎么寄托了神力,寄托了意志,也不过是件道具。

    而灵栖毕竟是老牌器修,面对这件甚至还称不上法宝,顶多是暂时御物的玩意,把玩起来不要太溜。

    “你们这教派,气势倒也光正,留着给我用在真正能发挥效能的地方吧。”

    她把拆分的铠甲部件扔到了不远处地上打滚的烨良辰身上。

    那货听了灵栖“建议”,刚刚再次凝聚人形,就感觉跟能量收集杯接触的地方,酥麻异常,再想变回去竟然没了力气?

    “这就是人类的无力吗,感觉身体被掏空,就连呼吸一口,走一步路都得动用全身气血运行?”

    烨良辰以前虽然也模仿人类的行走坐卧,但只得其形不得其神,思维稍一放松,就会飘起来。

    就算模拟了人类经脉,但他也是以人类修行达到炼气期的的阶段为起点,并没体会过红尘凡人的幸苦。

    但现在他体会到物质化,特别是动物类身体,每时每刻要有新陈代谢,吃喝流汗的烦恼。

    就在烨良辰处于矛盾中,不知是该继续维持现在七灾八病的动物体魄,还是想办法再挣扎一下,从那能量杯里脱身,灵栖就丢上来一套铠甲。

    铠甲准确地披挂到烨良辰身上,其上包裹的“圣约德尔战神”神力便顺理成章转移去烨良辰这被认定为“素质非常高,并对恶魔持仇恨态度。”的好衣架。

    然后这股神力就被坑了:它同样有一部分被能量收集杯固摄住,飞不起来。

    同时烨良辰自身的能量体质,在受到能量杯禁锢后也不断地找寻外来能量补充。

    铠甲上的神力再想通过思维愿力回到女骑士身上也做不到。

    就好像掉进沼泽的两个人同时抓一根救命稻草,结果争夺之下谁都爬不出来。

    “果然我变得不喜欢这些以光明,正气为标杆的能量了呢,一看到它们就想作弄?”

    灵栖背手回味刚才的战斗:

    刚刚她是催动当前还血境阶段的全部力气出手,对付几个小辈。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女骑士的战斗模式是请神上身的套路,所以那几轮对攻实际上等于灵栖在和某教派主管战斗的高层对打。

    既然灵栖特意留给那位女骑士唱歌念咒的时间,等她准备完全才开打,那样不算以大欺小。

    女骑士毕竟底子太薄,所以请神上身的模式维持不了多久。

    而灵栖就特意针对她的缺陷,正面硬钢,等这孩子体力不支,后面即可把局面带进自己的节奏。

    当然,灵栖自己是不会有体力不支的隐患的,她是踏踏实实晋级上来,不留半点破绽。

    所以哪怕女骑士所属教派的真正高层真身降临,跟现在的灵栖对轰,也能拼个十天半个月不休息。

    并且这还是以灵栖继续保持这种无脑的对拼法力跟体质的方式,而不是采取她真正擅长的其他手段为前提。

    “果然,这个魅魔的体质并非正面强攻的类型,我已经敞开了打,甚至都没破坏一幢楼层。”

    按照还血境的通常期望值,她该是跟烨良辰当初的评价类似,至少可以统率一片山脉,或者十座以上平原城池的魔王领主级。

    如果是力量型,或者强力法术型魔王的话,一拳摧毁半个城池,一个法术炸平整座山头才是中规中矩的表现。

    饶是如此,现在她一连教训了四个半正面强攻型的小年轻,在剩下的人眼里已经是法力强悍的魔王了。

    剩余两个半,一个是身穿红白巫女服,但被灵栖辨认出来是男子的妖异术士,天草。

    一个是身穿落魄棕布袍,容易发呆的眼镜男孩,魔导院见习炼金术师,威尔士。

    还有半个,就是那位气质典雅,被灵栖第一眼就相中的古装少女,慕仰雪。

    之所以把这位最看好的孩子当成半个对手,是因为灵栖在探查古琴的时候,鉴定出这古琴是件正在宝物。

    所以她的神农鞭自然不会浅尝辄止,已经在琴里埋下禁制,暂时发挥不了功用。

    等把这几个小娃娃所携带的关于外界的信息了解够,能搜刮的东西灵栖都不打算放过。

    虽然对她自己来讲这些蚊子腿算不了什么,但留给云淡小子他们作为净化母星大业的第一桶金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