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5画皮
    面对三个文绉绉的小孩子,灵栖也没兴趣再爆发出什么凶神恶煞的气势。

    应该说除了芭芭拉女骑士的情况特殊,请来上层存在助力,才有资格叫灵栖动些筋骨。

    对于其他小辈,若是还大张旗鼓地应对,就纯属大人欺负小孩,叫灵栖老脸都没地方搁。

    而剩下的三个人,神态各异。

    巫女装的男子天草,阴沉诡秘,眼睛死死盯着灵栖,实际上背后已经在准备逃遁的法术。

    灵栖先前在烨良辰的记忆中已经了解几位小菜鸟的简单信息,天草的修行门路是属于鬼神会。

    但天草的道统名号为“明神社”跟芭芭拉那种尊崇一位高大上的强力偶像不同,他们讲究“世间有八百万神灵,栖身一切事物。”

    小到草鞋雨伞,大到日月云天,都有神灵在推动运作,甚至就连厕所马桶中都住着厕所之神。

    同时,明神社认为神与人的关系是互相依存,正因为人们坚信着神的存在,那些“锅碗瓢盆神”就真的存在,并且会给信仰他们的人以帮助。

    同样的,如果乱七八糟的神灵们不经常显示奇迹,久而久之人们不信了,它们就会真的消失陨落。

    而这种“神迹”,不一定是要顺应人们的祈,做好事,有的神灵被信仰之力创生之后,却做出种种恶行,同样是刷存在感的方式。

    试想一个神总是做恶,逼得管辖下的居民不得不经常祭拜,供奉牺牲,那可比温和软弱的善神近境快多了。

    “人为万物之灵,所以人的愿力其实是很强大的资粮。人类修行的好处是速度极快,而坏处就是容易死,且在修行道路上必须饱经磨难。”

    灵栖心平气和,当着这些小辈的面又忍不住诲人不倦起来:

    “你们鬼神会的道统,是把愿力委托给外物,乃至凭空创造出个偶像,去承担因果,这样自身规避了磨难与歧途,只需埋头提供念想,就能养出修行进境迅速的助力。”

    “同时,如果这个偶像得到很多人的信仰,那积沙成塔,修行速度更加一日千里,随后这个偶像到达大境界,提携起部下事半功倍。”

    “所以了,信仰唯一神的宗教派系是挖深坑筑高塔,信仰万物神的派系则是广撒种多积粮,根本原理是一样的......投机取巧!”

    她笑盈盈地素手一伸,就把天草所持御币换到自己手里,而对方根本就没感觉,就好像是自己主动送出去的一样。

    毕竟大高手一席话提纲挈领,寥寥数语就把整整一个大流派的修行路数解释得透透彻彻,难怪小辈听得懵懵懂懂,瞬间失神。

    而灵栖先前一直展现出大魔王的威慑,现在一下子变成不经意间施展障眼法小偷,风格转换太快,也叫人无所适从。

    “你这幡儿以尸油浸泡,等于是最高密度地保存大量人类精舍,最易吸引孤魂野鬼前来寄宿,却是走了偏门,不算虔诚发愿。”

    灵栖分出一股神念探查,发现御币中果然封禁数百头魔兽精魂。

    从气息来看,是来自母星魔瘴之海。

    它们都是至少开过窍,有过自发修行意愿的兽魂。

    这就比一般只知捕猎血食的狮虎之类高明一些,但还没达到灵智彻底通透的程度。

    想必以那妖人天草的水平,更高级的兽魂他也收集不来。

    在滔天魔焰下,就算底蕴丰厚,修行到相当境界的真正灵兽都难以幸免,这些仅比懵懂野兽强一线的存在更是遭遇大劫,成为游荡冤魂。

    “此等邪门法器,害人不浅,你这人也是阴阳怪气,心术不正......老夫我就没收了。”

    灵栖在御币中发现不少恸哭哀嚎的兽魂,在魔瘴中翻滚,有些意动。

    上万年来,溺亡于魔瘴之海中的,有潜质的灵兽,不知凡几。

    它们比人类灵魂单纯,所以更显得坚韧些。

    比如最普通的兽类,哪怕是猪,唯一的念头就是吃吃睡睡,简单直接,反而不容易被魔焰炼化消散。

    更别说开窍的兽类,念头是吐纳天地灵气,向往更高层次的爬升。

    不像人类地魂最容易被各种诱惑和杂念左右,摇摆不定,分崩离析。

    其实若是智慧更高的动植物精怪,也会和人类一样,念头纷杂。

    反倒是这些出于初步开窍,懵懵懂懂的生灵野兽,心念灵魂最为坚韧。

    它们们在这个时期遭到魔瘴浸没,甚至可以看做是一场机缘,肉身虽然被毁,可灵魂却以魔瘴充满,壮大,念头专一,进无止境。

    这些兽魂向往境界爬升,但却不会真正满足,没有了阶段性的退转。

    在魔瘴中熬炼,苦则苦矣,但又无路可退,只有挣扎这一条道,导致心念愈发纯一。

    若是可以营造座聚灵法阵,超度这万年来积累的魂兽,让这些兽魂念头集中起来有方向性地催动母星净化事业,又能增添一处充满活力的源泉。

    天草发现手中的法宝被偷,尖声怪叫:“八嘎!我的御币中封存了三年来魔瘴之海收集的凶恶怨灵,是要供奉给须佐大神的!”

    这家伙不吱声的时候只是略显阴沉,还有那么点病弱内向苍白小女子的模样,可是一旦说出话来,尖厉的公鸭嗓就暴露出来:

    “天草你,是个男人?!”第一个惊讶出声的居然是慕仰雪。

    这个古装女子素来沉静典雅,就算被灵栖第一个袭击,并且悄无声息地截断了她与法宝古琴的联系,大小姐也一直不惊不躁,清冷稳当。

    “那你总来跟我和芭芭拉一起洗澡,还以氏族习惯为由,一直穿着名为浴衣的风俗物遮挡身体......原来你是个淫贼!”

    慕仰雪嗔怒气极,抬手就要给天草一个耳光。

    与此同时,另一个又气又怒的人也腾地蹦起,要跟天草拼命!

    “哇啊啊,什么?这恶心的妖人,居然,居然......我必杀你!”

    此人乃是锻真,与慕仰雪同为古装打扮,并且因为武器是长剑,而被灵栖主动照顾的小伙子。

    他应该是对慕仰雪有感情,但同为古风的矜持,把悸动埋藏心底。

    锻真早就注意慕仰雪,她那么的纯洁天真,平时看起来是在思考事情,清雅睿智,其实什么都没想,这是个可爱的让人心都化掉的女孩子啊。

    结果雪儿女神居然会被那种恶心家伙轻薄到?

    而且雪儿女神就那么毫不设防地,把自己沐浴被天草那混蛋窥视到的事情给讲了出来......

    这种事情,锻真小子在怒极的情况下,都会猛然意识到要缄口,不能复述出来给雪儿女神伤口上撒盐。

    但雪儿女神自己怎么就自己就粗心了,把那天草混蛋的恶行吐露!

    可是若不是慕仰雪直率天真,锻真恐怕也想不到天草混蛋那么恶心?

    总之一切的一切,让锻真脑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雪儿女神居然还要动手打那恶心的混蛋......

    那么简单可爱的慕仰雪,那么清雅端庄的姿容,那么直率不设防的雪儿女神啊!

    真是太可爱了......

    不对,现在不是胡思乱想心上人可爱的时候,雪儿女神还没意识到吗,这一掌绝对不能沾到天草这恶心混蛋啊,这是何等的玷污啊啊啊啊!

    刹那间,暴起发难的锻真以指为剑,陡然迸发出一道血气之刃,隔着十米开外就要捅死天草。

    “嗯?好苗子!”

    灵栖瞬间想嗅到了咸鱼的猫咪,瞳孔都竖立起来了,这是她进入还血境后越来越多地适应魔族躯体习性的小表现。

    几个小辈的心路转换,固然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但灵栖是高手嘛,这转瞬之间的种种细节,她都映在心里,明镜儿似地。

    慕仰雪一副世家大小姐饱读诗书仪态万千的样子,实际上天真烂漫,朴实无华。

    锻真初看急功近利,浮躁冲动,但在儿女情长的上颇有细腻之处,发乎情止乎礼,也是一片赤诚。

    血气之剑发自内心,从手法上看甚是生涩,应该是偶然从门派剑上扫过一眼,不过从未潜心练习。

    但现在他发出的一剑,实际上气机圆满,由心而发,有浑然天成大巧不工的妙处。

    “真不愧是我第一眼看中的孩子,也真不愧是受过跟我时代类似的古风道统,真是两颗璞玉啊,好想看到他们成长起来的样子......”

    “咦,我刚才有舔了一下嘴唇么,这魔族的躯体啊,愈发地调皮随性了,我这年岁的老古董了,怎么放任如此顽童习性。”

    “唔,连尾巴也翘起来了......罢了,这些都是身体自然反应,毕竟是满打满算才出世几个月的魔族,而我已经习惯日常严格按照正道法门吐纳气息,导致身体元气饱满,现在全身气血,细胞,乃至神识性情都活泼得要欢呼出来,果然难以压制。”

    灵栖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些没辙,但她并没有强行压制的意思。

    只要不是嗜血发狂那种恶性的魔族本能,她还没迂腐到刻意装作弓腰驼背的老头子模样。

    当然,于灵栖的本来习惯讲,心情好的时候也有小动作,比如捋捋雪白颀长的胡子......

    额,好吧,这只能算是个习惯动作,老爷爷的神仙胡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再说几个小孩子打架。

    锻真血气长剑发自心头,充满至阳真念,犹如烈火灼炎。

    天草怪叫一声,一把解开身上红白巫女服,甩向锻真视线。

    这一动作可微妙了,天草能够装扮能女子那么久,身段瘦削可见一斑。

    他甩的衣服也是货真价实巫女服,这类带有职业特征的制服,也会给人下意识地仍当成女人的错觉。

    偏偏锻真也是个受到礼仪熏陶的长生宗修者,连番干扰下剑指就略偏了些。

    叽叽嘎嘎!

    锻真连头带伸出的手臂,手指,囫囵个叫红白巫女服包裹上,而就在这衣物覆盖的空间里,传来好多小鬼吱吱乱叫的杂音。

    “什么怪物?”锻真慌乱挣扎,手脚翻腾中,揭露出那件红白巫女服内衬里的奥秘......

    大量的眼珠,利齿,口器,狰狞鬼脸,触须,仿佛某种胶质,铺垫在巫女服内侧,疯狂撕扯锻真的血肉。

    而甩掉了衣服的天草,身上只有一件名为兜裆布的野蛮服饰,全身干瘦猥琐,原本只在眼底略重的黑眼线弥漫到面皮也呈现死人般的青黑色。

    他现在已经半点像女孩子的资底都没有了。

    “天草,你的皮肤也是假的?那是跟巫女服一起甩掉的内衬?”

    慕仰雪直到这时候也没有害怕的表情,只是掐个剑决,在面前浮起一把真知会派发的制式飞剑,跟锻真先前使用的一样。

    先前扇巴掌,是对卑鄙下流的猥琐混蛋采取手段。

    而现在祭出飞剑,就是把天草彻底当成敌人了。

    “白痴,你们来到这混沌黑狱星区,只是当成玩耍历练,我明神社却是有着光复须佐大神的使命!”

    天草也不跟慕仰雪纠缠,伸手一指被巫女服困住的锻真:

    “蚕食吧,触装,八稚女!这里所有人都是你的血食!”

    一声令下,那具充满臼齿,触须的皮层彻底从红白巫女服上脱落,纠缠上锻真。

    皮层蒙蔽了锻真口鼻,从皮下蠕动的扭曲痕迹,可以看到各种五官,手脚,肠脏的轮廓在滑动。

    这是一具虽然还算细腻,但苍白得过分的**人皮?

    锻真虽说不是什么肌肉壮汉,但也有着一米八,体魄均衡,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一枚。

    但他被这层皮肤蒙上,硬生生被挤压成个瘦削女孩的体型,其间甚至可以听到骨骼受到压迫发出咯吱咯吱作响的恐怖声音。

    而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又踉踉跄跄地,朝慕仰雪走过去。

    一剑劈开?还是谨慎躲开?

    动武,怕伤到锻真。

    拖时间,又觉得锻真在人皮里受到折磨更多。

    这人皮怪物走动速度并不快,有充分时间来思考。

    但正是这份充分的时间,让作出决定者难上加难,抉择受尽煎熬。

    趁着慕仰雪跟锻真被那古怪人皮纠缠住的时候,天草本体找上来灵栖,要抢夺御币。

    这件东西毫无疑问也是邪门的,并且似乎比那件人皮法器还重要,天草要不顾一切代价夺回来。

    可灵栖并不想跟这货打交道,还一脚把他踹了回去:

    “邪魔外道,来我母星作乱,本座捏死你都嫌脏了手。不过你来做两位仙家弟子的对手,积累对战魔道的磨砺,却是很适合。”

    “总之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解决,我再跟最后一位小友聊聊。”

    灵栖走近了那位戴眼镜的小男生。

    他配置药水的手因为场面混乱而暂时停下来,地上摆满半成品的各种原料,和加热炉具,坩埚等。

    “这是驱散邪恶药水,清醒药剂,妖气固化粉末,魅魔,我已经准备万全,不会再怕你......”

    威尔手忙脚乱丢出三四瓶药水,章法大乱。

    不过灵栖一只手持着天草的魔器御币,另一只手单手一番眼花缭乱的接应,就把几个药瓶统统托在掌心,一个摞一个,脆弱而不规则的瓶子们似乎随时要倒塌,但硬是晃晃悠悠地保持了平衡,同时半滴药液都没洒下。

    “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可是我的预感却直指你是最大变数?”

    灵栖给这小子一打眼,其貌不扬,哆哆嗦嗦地也没展现出什么亮眼特质。

    唯一的特质就是,他既然是个普通人,怎么就有本事来到脚下这颗被称为混沌炼狱的黑星上?

    “算了,猜下去也没意义,干脆直接游历你的记忆,一探究竟。”

    灵栖把威尔眼镜一摘,注目凝视。

    “在下斗玄门百贰拾柒星域,芒谷星恒极大陆,烈永国,锁家第三十三代嫡孙,锁狼!受过前辈教诲,特来向前辈继续讨教!”。

    冷不丁地传来闷雷般地名号,打断了灵栖悠闲查看一名普通人记忆的打算。

    这是先前那位头一个被打飞的愣头青,以武入道斗玄门路数的世家子弟锁狼。

    这小子遭到灵栖头顶击飞,外带一句嘲讽,竟然虚心接受了批评,现在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了回来。

    而且一上来就自报名号,郑重无比,连同整个气场都发生改变。

    “嗯?有蹊跷。”

    灵栖默默回头,仔细打量这个雄壮好男儿。

    别的倒是没什么,可是这家伙回来的时机真巧啊。

    而且锁狼此行携带了从外面一步步踏进来的深厚气势,言行举止若是放在灵栖的一贯标准上,又是个会令她感兴趣的年轻潜力苗。

    其实,就算无视掉灵栖在个人喜好层面上对这类可造之才分心,单说这家伙步步为营累积下来的气势,也正好足以震撼灵栖,令她没法仓促地在探看威尔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