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6村姑
    拳怕少壮,锁狼这小子是名副其实的少壮派,横练功夫硬桥硬马,最为难缠。

    而且锁狼跟芭芭拉那种基础薄弱意志涣散的家伙不同,真铆上劲不打得他爬不起来,绝不会善罢甘休......

    跟这种倔小子杠上目测至少能折腾一天一夜。

    此前他被灵栖教育了,得到很深体会,现在心头沉稳,气势蛰伏,如渊如铸,仿佛跟大地气脉相通,浑然一体。

    在锁狼眼中,已经认准灵栖是个高人,而斗玄门一脉的修行路数,就是不停挑战,不停争斗,万千武道归于一途。

    他要卯足劲,跟灵栖酣畅淋漓战个痛快!

    “真不错,是个可造之才......然后你可以走了。”

    灵栖却没兴趣跟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比拳头硬。

    面对这样有觉悟的锁狼,肯定没法再打马虎眼,一招吹飞。

    灵栖估计,正面纠缠的话,至少要耽误几个小时,才能把这愣头小子打服。

    所以她要用些巧妙手段。

    “神农鞭策,天勾地火,潜龙暗涌,气脉奔流。”

    半虚半实的粉色长鞭从灵栖手腕延展到地面,活跃灵动仿佛破壳的小蛇,钻潜反复,写写画画,一个微妙的法阵很快成形:

    “被动缩地,山移水转。”

    等锁狼再次稳健地踏前一步时,周围景色忽悠一下子急速翻转,他回到了自己刚刚被撞飞的破损楼群中?

    方才锁狼改变态度后,稳重发力,几百米的路程居然要十几分钟才走来,实际上是在这过程中把元气连接地脉,要打造不动如山的战势。

    这点小九九,灵栖当然看出来了,因为最开始给这小子启发的就是她本人。

    所以灵栖干脆圈划锁狼已经涉足的那部分地脉,施展风水秘术,以真正的星球地脉为依托,隔离了锁狼踏足的地势区间。

    毕竟,她是担任过行星意志的啊,岂止是地头蛇,简直是地头蛇之王,官方授权的!

    相比之下,锁狼的一点小进步,就跟小学生突然背对了乘法口诀表,忍不住四处炫耀。

    灵栖第一时间排除干扰,实际上等于数秒之内就打发走了一个顽固难缠的愣头青。

    这样的她才算是动了真格,先前跟几个小辈采取正面动武的打法,虽然看起来磅礴激烈,但归根结底还是玩。

    魅魔体质原来就不属于正面战斗型,幻术魅惑,布置陷阱,狡诈多变才适合魅魔本性。

    灵栖的风水迁移作战就是这样,不但法力运用没有吝惜,采取的方法也是唯效果至上,再没有玩戏的意味。

    回头再看向威尔小四眼,神色已经不再柔和:

    “你小子果然邪门,我现在倒要看看,还会不会又有什么突发事件打断我。”

    她几乎是强硬地扳过威尔脑袋瓜,四目相对,不容闪烁。

    威尔少年哪里设想过这样的待遇啊,毕竟灵栖就算压制住魅魔之力,也改变不了她有一副迷人皮相的事实。

    少年脸都红透了,手脚局促地没地方放,不经意间脚尖碰倒地上的瓶瓶罐罐。

    扑,说不清什么药剂发生反应,猛烈腾起巨量烟雾,紫绿红黑浓郁异常,熏得威尔少年涕泪横流,咳嗽不停。

    “我还就不信邪了?”

    灵栖无名火起,神农鞭高高挥扬,伴随手势法决,硬生生招来好大一捧清新净澈之风团,轰然冲刷下来。

    用这么高纯度的净化灵气,拿来吹散烟雾?

    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

    对于已经习惯魔瘴弥漫,五浊恶世的东宿地界而言,只怕有些清爽一点的微风,都会让人豁然开朗,如醉梦中。

    而灵栖亲自出手一向按标准办事,她在怒头上不吝动用法力净化来的灵气风团,就绝对是符合返虚境眼中的“纯度合格”的灵气风团,绝不掺水。

    就连身边鏖战的慕仰雪,锻真,天草,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环境变化诧异非常:

    “哪来的造化灵气?似乎是门派核心的濯心池才具备如此品质,是哪位上师救援到了么!”

    慕仰雪正在以能量飞剑一点点剥离锻真身上的怪异人皮,但手法轻重必须时刻掌握,进展缓慢。

    锻真被限制住行动,但也戮力抗争,动作迟缓,倒是尽量做到不给慕仰雪增添更多麻烦。

    而天草,则躲在一定距离外念叨邪咒,一缕缕黑气萦绕在身边,还时不时补充进困扰锻真的诡异人皮中,牵制二人。

    他的这些邪法,已经初露端倪,比如在大楼周边持着摄像机,灯光,收音设备的工作人员,他们手上的器具有的莫名其妙淌出血水,有的冒出浓密头发,有的钻出蛇蝎蜈蚣,引发种种异像,现场一片混乱。

    还有大楼里地板翻转跳舞,水龙头流出血浆,电灯闪烁,角落里发出怪笑等等灵异事件。

    这些现象跟云淡少爷那种把无机物变成血肉之躯又不一样,那些活动的物体外表上并没有长出额外的东西,但是却做出仿佛一些动物的举动。

    比如一台乱飞的照相机,后背的壳子都打开了,扑愣扑愣像只蛾子,转着圈儿乱飞。

    一台摄像机满地打滚,东嗅西探好像一条狗。

    恶心的是大楼卫生间里的马桶,一蹦一跳舞动出来,恶作剧似地拍打隔间的木门,肚子里的污水哗啦啦翻着花儿,发出似是而非,好像在唱歌的演奏会。

    “风扇之神,电线之神,折椅之神,笔筒之神,铆钉之神,厕桶之神......都舞动起来吧!八百万神明,百鬼夜行!”

    以上这些现象,在几人发生战斗的大厅里还不明显,不过实际上整栋猎手协会本部的的各个楼层,过道,单元房间里已经一团乱麻。

    那些莫名活动起来的桌椅,文具,公共摆设可不单单搞恶作剧而已,它们真的开始吃人!

    有被碎纸机吞噬的,用那细密的绞纸刀一寸寸吃进机体,再将血肉碎片溢满纸篓,滚淌出来......

    有十几台订书器咯吱咯吱围咬一个人类,全身订满图钉,压断骨骼,把皮肉一揪揪分散扯烂的......

    还有微波炉,吭哧吭哧咬断人类的脖子,将头颅关进肚子里,蹦蹦哒哒在桌子上旋转,跳舞,不一会就肉香扑鼻。

    杀人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这些“赋仰神明”开始把死人的皮肤都剥下来。

    仿佛进行什么仪式似地,它们高举人皮,载歌载舞游行狂欢,将一张张人皮抬往大厅,呼啦啦扔向慕仰雪和锻真二人。

    慕仰雪好不容易拨开锻真口鼻附近怪皮,锻真急促呼吸没两口,就有更多更厚的人皮,被邪器“触装八稚女”伸出的触须攫取,融化进自身。

    皮囊越来越拖沓,一直延展到地板上,要沿着慕仰雪的脚踝攀爬上去。

    就在这时,灵栖催动的净化风团降下,慕仰雪急促的思维陡然清明。

    就连几乎昏厥的锻真也暂得醒转,奋力撕开个缺口,把头面伸出来,大口呼吸。

    倒是那些百鬼夜行的怪物,受到灵气压制,动作阻碍片刻,给两个长生宗小辈赢取时间。

    “前辈,你是好人吧?快帮帮我们!”

    这两个破孩子,有喘息之机第一件事竟是朝灵栖求救。

    “小姑娘你不呆啊,都能看出我是好人了?”

    灵栖赫然发现,自己跟那个威尔小朋友较劲的活动本身,就已经了改写了局面掌控。

    不然天草这货丧心病狂地无差别杀人,灵栖不会坐视不管。

    反倒是如果放任威尔少年不管,怎么都觉得那笨塌塌的小子掀不起什么花儿来。

    她深深地看了威尔一眼,这小子背后绝对有东西存在,但似乎只想自保,跟自己井水不犯河水。

    一连串的事件看似巧合,老实讲灵栖现在的修为也抓不到确切证据,但是能够感觉到绝对偷偷动过手脚......

    “某种程度上的影响命运走向么,估计是达到炼神境的高手。”

    灵栖冷哼一声,就算暂时没空纠缠这小子,山水有相逢,日后总有找回场子的机会。

    她抽出尸油御币,重重顿到地上:

    “妖孽,你是在找这个么?”

    “没错!魅魔小姐,是要与我明神社合作?”

    天草眼冒绿光:

    “这片星域是修炼魔功的好地方,等我禀报须佐大神,在来此建立分部,可以跟魅魔共享魔瘴资源,另外每年奉上一千名精壮男子。”

    “魔瘴资源?”灵栖冷笑:

    “你们还是先认清自己的斤两吧......怎么不如叫你们的大神直接跳进魔瘴恒星,那里的魔焰要多少有多少,可以直接炼化成无上魔头。”

    她反手一招,身后属于威尔的一地瓶瓶罐罐就飞过来,单手擎起,耍杂技似地垒高,晃悠悠随时要翻到。

    灵栖不再直接招惹这古怪炼金小子,却把他的药品统统没收,让他的邪门运气没地方发挥。

    “你的这些材料,挥霍得可惜了,还是让我牛刀小试,给小辈们长长眼。”

    她单手抛接各种奇形怪状的瓶子,纷纷扰扰眼花缭乱,就是一滴药水都不曾洒出,真的成为杂耍大师了。

    魔导院的修行路数,和魔族,异兽,妖法类似,同样是吸收天地灵气,却能够做到许多匪夷所思的效果。

    比如发射火球冰箭雷电风刃,作为魔法来讲都是理所当然,普通人也可以理解。

    但是变羊变蛤蟆变猫头鹰,变大变小变隐身,还有各种心灵契约,真言法术呢?

    这些魔法的原理就令人想破头也琢磨不出来。

    而灵栖却是知道,那些巧妙的法术,其实是远古异兽接受宇宙星辰投影,在身上自然生长魔纹后,呈现的本能特技。

    看看魔导院学派里,教导巫师、炼金术师施法所需要的材料吧:蜘蛛眼睛,蝾螈尾巴,老鼠第三脊柱的骨灰,淹死蝙蝠后储存666天的尸水......

    这些东西被事先制备好,存储为药水,药粉之类,临到用再通过各种手段混合,施法,就可以发挥效果。

    或者连施法程序也打包进来,直接制造魔法卷轴,任何人一撕就能生效。

    同样道理,各种灵魂契约,是魔鬼,魅魔的种族天赋,也是生下来就具备的,没什么书面程序。

    想要制作契约卷轴,材料也是从各种魔族身体的部件中提取,跟那些野兽魔物归为一谈。

    这其中的秘密就是,每种妖物的诞生都是全宇宙的星辰之力投影下来,形成馈赠。

    魔导院的法术,是收集那些妖物身体部件,研磨出具备种族本能,星辰之力的最小轮廓,再把它们当成法力运行的模板。

    这样制造的药水药粉,扔出去后注入法力激发,就形成各种效果各异的魔法了。

    总之魔力是发动机,药粉是设计图。

    魔导院的魔法师们,修行起法力来并不需要给每一个魔法都死记硬背一个魔力驱动回路,仍旧只需储备纯粹的魔力即可。

    这也是为什么观星术成为魔导院重要的分支之一,因为某种意义上讲观星术才是一切炼金魔法的指导,掌握宇宙各种星辰之力的特点。

    如果是不晓得魔导院一脉各种流派的本源的初学者,一定会被浩如烟海的药剂匹配,蒸馏时间,施法细节搞得头壳爆炸。

    这些繁复多变的炼金条例十座图书馆都装不完,什么去魔法学院学习魔法,只是听起来浪漫,不得要领的话苦不堪言。

    这一流派的方向,跟灵栖所属的大道至简,提纲挈领的修行理念完全相反,细化细分不厌其烦。

    整个文明就谈不到一起去,灵栖自然也从未深入了解过魔导院的路数。

    可是她看过威尔小子手忙脚乱配药的过程,就已经揣摩到炼金术的核心端倪:

    “这些烧烧煮煮的程序,形式上很像炼丹,其实完全是两码事。炼丹是要把天材地宝的药性熔炼归一,可以被人体经脉吸收。而炼金制造的是一次性施法模板,只为让外部法力通过,从而激发星辰特效的道具。”

    “这些药水药粉,都是从各种异兽器官里研磨出来,实际上是在寻找各种星辰之力的纯化印记,解离出来,再重新组合,达到施法目的。”

    “我却可以发挥药品材料的另一种用法,让他们回归本物,顺其自然,找到各种材料未被解离前的最大契合点。”

    灵栖一手杂耍似地抛接药瓶,另一只手甩动神农鞭,鞭梢噼里啪啦地飞舞在瓶子跟药粉之间,分析了各种材料源头特效。

    忽忽忽,神农鞭精巧地把细分成一捻一捻的药剂,洒在扦插地面的御币上。

    御币中潜藏的兽魂,嗅探到比尸油微粒更加适合寄宿,有着自己尚未溺毙前本体气息的材质颗粒。

    “哞......”“咩.....”“咯咯哒......”“汪汪汪......”

    一只只魔兽形体具现出来,是以飘散的药粉,药液微粒组成,聚而不散,乍一看去与真正动物没有两样。

    嗯,它们怎么全都是猪狗家畜的精魂啊?

    这就是天草这货几个月来收集的魔物?果然是个菜鸟,根本对付不了什么凶猛的存在。

    不过这些牲畜,倒也不能以体型是否强壮,门类是否凶猛来归纳。

    能在魔瘴之海中保持精魂完整,重要的是得开窍,有了提升境界的愿望,但又不能太聪明,否则容受杂念侵袭。

    而这些牛兔马羊鸡狗猪,想必曾经是一些宗派山脚下,外门接触世俗的村落里喂养的牲畜。

    它们活的时候轻松悠闲,吃住不愁,还时常无意间听过修者论道,但又懵懵懂懂,圈在院子里未曾见过世面。

    就算死的时候,它们体魄不大,没有山野异兽的戾气,精魄也不会像凶狂巨兽那般容易被魔瘴乱流冲散,而是随波逐流,得以保持完整。

    它们的确是最容易在魔瘴灾变中保质期可期望最长的存在......

    灵栖捏着神农鞭,有些无语,自己还真成农家乐了。

    “不过没关系,对付几个小辈原本也用不到什么精魂猛兽,那天草妖孽,放出来造成楼宇中异变的冤念,也就是小虫子程度的杂鱼而已!”

    “而且让你们显型的真正价值不只是啄些小虫而已,而是日后要协助我净化母星魔瘴的大业啊。”

    灵栖空甩神农鞭,画风瞬间变成驱赶鸡狗牛羊的村姑,倒觉得越看这些这些小家伙们越顺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