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7给养
    依托炼金药粉复生的家畜们,活灵活现,敏捷好动。
  
      它们行动可以无视重力,并且具备一定的穿墙能力,飘乎乎地上蹿下跳,准确捕捉到弥漫于大楼中的乱来“付丧神”,没有任何迟滞。
  
      然后是困住锻真的人皮包裹。
  
      灵栖一记神农鞭下去,就分析出这件邪物的来龙去脉。
  
      收集八个生辰为阴日阴时的纯阴之体,且年龄在七岁以前,经过邪法戕害,让其怨魂附着在皮肤上,再进行剥离。
  
      如此炮制的皮料,缝合成一张蓑衣,最喜啖食血肉,并融化成生魂气息,供炼制者吸收。
  
      这件邪门法宝已经存在上千年,里面喂养的八稚女早已魔化成狠毒妖物,没法再感化回来。
  
      “几只鬼修,已经食髓知味,戒不掉吃血食了?可惜你们这些年来害死的生灵,最精华的成分也是被法宝主人抽走,自己背负因果却没任何好处。”
  
      “那你们尝尝我这个血脉的味道,合不合口味?”
  
      灵栖顺着神农鞭,传递过去一丝本命元气,哗啦一下,这张坚韧无比的人皮就撕开大口,脸色铁青的锻真从里面滚落出来。
  
      随后,灵栖把更多还血境的元气输送进神农鞭,直到鞭子凝实成鲜红的具现化状态,三两下把整张人皮抽割成八份。
  
      每一份皮革,都恰好容纳一个千年前被献祭女孩的完整魂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随后,鞭子里的灵栖元气被强行灌注进八块人皮,撑得那皮面上的脸孔止不住地呕吐。
  
      她们吐出来的是刚刚吞噬下去,猎手协会众人的灵魂。
  
      有灵栖堂堂还血级魔王的元气逼迫,容不得她们藏私。
  
      “把刚刚在骚乱中死掉人员的尸体,都搬过来......尸体细碎的部分也尽量堆好,才几分钟的时间,不至于太难收集吧。”
  
      灵栖理所当然地指使剩下的猎手协会人员干活,她刚刚在直播中打服了七个传说中的s级猎手,已经取得当之无愧的王者地位。
  
      “然后,打这个电话,叫他们派人来处理。”
  
      工作人员照做了,打通的是痴皇商会真正老板,交际花的电话。
  
      不一会,交际花带领商会多名业务骨干,来到现场。
  
      灵栖已经利用神农鞭把回收的灵魂细分别类,引导回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种程度的残肢,你们还能抢救一下吧。”灵栖指示好多已然成为肉酱,但被强行固定灵魂后,已然出呼吸状蠕动的肉沫。
  
      “完全没问题。”交际花信誓旦旦:“有我儿子卢瑟的神力压轴,只要是灵魂未灭,他们就算剁成包子馅我也能复原给你看!”
  
      “嗯。整个第三新东宿市的人口,历经磨难却能苟延残喘到现今,看似已经在彻底堕落的边缘,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是有气运加持。”
  
      “特别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几人,恢复生命体征后要重点观察,未来一定可以成为优秀助力。”
  
      灵栖做出指示,要新生的痴皇商会众人拿出过去胡乱改造人体的积极性,来开展真正的救治活动。
  
      “顺便这八张皮囊,就赐给云淡小子吧,让他化解其间怨气,可以积攒极大功德。”
  
      八个扭曲纠缠的狰狞头像,在完整地分割开后,已经不那么叫人头皮麻,至少各自的头身手脚都清晰可辨,不再是一团乱麻。
  
      再加上灵栖以血脉元气镇压,现在八张皮肤上面呈现的痕迹,就像是拓印出来的艺术画,分别表现出八个女孩屈膝而坐,出无助害怕的样子。
  
      拓印的面容虽然忧愁凄苦,但比起她们做杀人披风时狰狞嗜血的模样和缓太多。
  
      那是灵栖用自己强力的境界,让这些凶魂反思到自己千年来做恶,其实是为人做嫁衣,把怨毒,憎恨泄到了错误的地方。
  
      她们的纯阴之体,其实是很稀有的天赋,哪怕七魄尽散,但地魂的存在也具备优渥资质。
  
      “现在重新开始踏上正道也不迟,天网恢恢,你们终将有机会重遇戕害你们的罪魁恶,要抓住讨回公道的机会,就从现在开始洗心革面,戮力修行吧。”
  
      灵栖送走八张人皮,再来看天草妖孽。
  
      他早就被一众工作人员五花大绑,等候落。
  
      “你家的组织挺嚣张啊,依托了真知会设下的正宗愿力修行体系鬼神会,还敢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勾当。”
  
      灵栖废话不多说,先来一波记忆探测,多了解些外界的帮派八卦。
  
      明神社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是魔道手段。
  
      可是这样的组织,居然堂而皇之地获得真知派主导的统一修行体系承认,纳入了鬼神会分支。
  
      虽说先前已经在烨良辰的记忆中得知,真知派推广的体系更像是职业公会划分,只闻道统,不分善恶。
  
      但这种搞得天怒人怨的邪恶集团,是怎么跟鬼神会的其他组织相处的?
  
      更别说,女骑士芭芭拉的教派也是鬼神会,而且明显是那种整天把光明正义挂在嘴边,喜欢多管闲事的派系......
  
      答案是实力。
  
      明神社之所以嚣张,是因为他们有一件先天法宝,“业云剑”。
  
      这明神社是个老牌门派了,据天草的记忆显示,存在至少18oo年。
  
      而且它还是“以信仰万物皆为付丧神”流派里最大的组织。
  
      其实这一流派中也是有温和善良之人的。
  
      他们供奉吃饭的碗,烛台,扫帚,成为付丧神能够载歌载舞,帮主人做家务同时又能陪主人玩,甚至会像主人撒娇,蛮可爱的。
  
      但明神社供奉的至宝,“业云剑”却是件先天法宝,是某个星球岛国遭遇巨型海啸灾难,6沉两亿生灵,无数怨念所化。
  
      所谓先天法宝,是指没有经过人力炼化,纯粹在大自然的一系列机缘巧合下诞生的宝贝。
  
      岛国6沉,是一个逐渐绝望的过程,里面的居民,还有一些原生强力生物,本土修行教派等等,经过一段时间的恐惧酵,很不幸地诞生了“业云剑”这样的负能量法宝。
  
      此件先天法宝出世后,自然会吸引其他修行界人士抢夺,后来几经辗转,落到一个名号“须佐”的强者手中。
  
      “业云剑”本来就是邪门东西,而须佐也不是什么正派人士,这种独来独往的散修,少有特别看重善恶的大多以力量为尊。
  
      而业云剑就是个特别喜欢吞噬被淹死灵魂的邪器,吞噬越多灵魂威力越大。
  
      久而久之,明神社就成了气候,灵栖也通过天草的记忆,看到了须佐的面容和业云剑的形象。
  
      “那个须佐,大概也是还血境实力,就成为一个拥有赫赫凶名的魔道教主了?多半还是跟法宝有关系。”
  
      “业云剑嘛,好丑,似乎是各种贝类藤壶寄居在跟铁棍上的样子,根本不像剑啊。”
  
      “但它是个水属性法宝?目测品级是先天灵宝里最低的一类。”
  
      了解到这些信息,灵栖略有所思:“这宝贝还是给我来用,比较恰当。”
  
      自己的星球,也受到魔瘴之海肆虐,难怪被天草看中,当成收集冤魂养料的饵池。
  
      如果有一件水系法宝,经过灵栖调整祭炼,可以为母星净化大计提供很大助力。
  
      更重要的是,自己得到的关于“业云剑”的资料,显示它的现任拥有者实力不强,足够现阶段的她对付。
  
      而业云剑虽说算不上顶级先天法宝,不过相比起获取难度,性价比就很高了。
  
      相比之下,目前拉拢寥寥数人来进行整个星球的复生大计,才是杯水车薪。
  
      特别是当她从烨良辰那里得知,目前整个星系都被魔焰污染,最近的恒星更是变成座魔星,就更不能指望一城苟延残喘的人类做出什么逆天壮举。
  
      否则的话,灵栖原来打算继续一波纯净灵气,爆轰开第三新东宿市上空的浓厚魔瘴云层,好得到星辰之力的照耀。
  
      因为星辰之力是宇宙生机的源头,许多姿态各异的种族,其实都是无数恒星放射星辰之力,投影到各个行星星球上,勾动尘土元素演化出生灵。
  
      只有打开星辰之力的窗口,灵栖才有信心仅凭第三新东宿市一城之人口,打造人人有修行资历的局面,光复母星。
  
      但是现在她了解到,本星系的恒星主星都已经堕落,这条路子也就被堵上了。
  
      说不定那厚厚的云层还是起到保护作用,没让幸存人类进一步魔化。
  
      所以现在只剩下另一条艰难道路:从母星开始,打造一座净化魔瘴的强力节点,不光是自救,连整个星系都彻底净化!
  
      而这样的计划,就不是做好内功,打理好区区自己的星球就能完成的了。
  
      灵栖必须闯荡广阔宇宙,收集天材地宝,增加星球底蕴,逆转反击。
  
      明确了下一步目标,灵栖开始着手实施。
  
      她朝围观人群中招招手,挑出来两个熟悉的面孔。
  
      泪痣眼镜跟紫电龙骑士。
  
      猎手协会本部生这么大动静,自然是把所有实力者都吸引过来。
  
      但他们现面对的战斗场面根本就是匪夷所思的程度,更有协会高层告知,战斗的乃是s级猎手,就更加使得这帮a级选手只有围观的份了。
  
      但现在尘埃落定,几个s级猎手都对灵栖言听计从,她自动获得全场指导权。
  
      “两位小友三五天不见,近来可好?”
  
      灵栖跟泪痣眼镜,和紫电龙骑士打招呼。
  
      “并不好......”二位身兼公职的a级猎手有话直说:
  
      “两年一度的大涨潮就要到来了,预测一个月后就会生,我们会迎来持续百日的海浪冲刷。”
  
      “大涨潮期间,不但约三分之一的浮岛都会受到巨浪冲击,还会有变异魔兽上岸肆虐,同时浓度大增的魔瘴还会给城市居民带来许多异变。”
  
      “实际上,按照我们估算,这样的大涨潮再有个七八次左右,城市的老旧设施就会撑不住了,也就是说十年之内,可能就得搭建第四新东宿市,或者干脆就再也没有人类生存的空间。”
  
      两个有为青年一个属于食材给养部,一个属于公共安全科,对城市维持问题的敏感度比常人好很多。
  
      “一个月后吗,恰好是真知派定期船交接的时刻,看来他们是定好了在非常时刻避难呢......一帮小鬼口口声声说是外出历练,简直是郊游。”
  
      灵栖心中有了计较:
  
      “明白了,我会帮你们度过难关!不过你们可要通力配合我。”
  
      灵栖讲话诚恳,靠谱,更有魅魔宗族天赋加成,真是会叫人言听计从。
  
      泪痣眼镜跟紫电龙骑士立马表示世界上不会有比她更靠谱的人了。
  
      于是,在灵栖的要求下,泪痣眼镜带领她来到食材给养部的地下培育基地。
  
      这里到处是硬邦邦的机器,没有泥土,没有灯光,严格控制的光照,都被锁死在铁盒子里,每一丝光线强度都被调控得只为合成食物工作。
  
      “比想象的还要破烂呢,作为第二个灵气源头,略有些勉强,但可以改善的空间却比奴隶商会多多了。”
  
      灵栖四处扫视下,取出从天草那里缴获的御币。
  
      摇一摇,鸡鸭牛羊又出来啦,憨厚地鸣叫,让整个空间多出不少活力。
  
      “这,这是,活的家畜?我只在古代文献里看过......”泪痣眼镜口水滴落。
  
      “是死后的。”
  
      灵栖泼了桶温水:“不过它们已经被我点化为净化灵气的棋子,结六畜兴旺阵。”
  
      灵栖指指点点,那些家畜精魂的散布轨迹开始以一种规律来运行。
  
      不过这些精魂看上去还是很悠闲,并没有变得刻板。
  
      有无形的清风,开始旋绕进食物工厂。
  
      “保障民生是百年大计,好好干,你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灵栖拍拍泪痣眼镜肩膀,把一段神农策中关于灵植培育,灵兽豢养的知识传授给他。
  
      当然,当前的家畜精魂并非什么灵兽,机械工厂里培育的也不是什么灵植,灵栖把她遗留下这些特殊存在的维护方法另开一篇,也赠与泪痣眼镜。
  
      一份原始典藏版,一份实用工具版,对照演化,进展更快。
  
      “给你一个电话号,有什么事可以跟她联系,祝你们合作愉快。”
  
      灵栖临走时给泪痣眼镜留下了交际花的联系方式。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