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39采光
    只凭自身修为催动元气冲破云层,灵栖可以做到。
  
      不过带上三个人,就有可能分心了。
  
      而且灵栖没有铺张浪费的习惯,宝贵的元气有无数运行妙法,傻子才当成飞行的喷气桶。
  
      一行人有更方便的办法,就是乘坐七个观察者的小型运输器。
  
      七人是被烨良辰临时召唤来猎手协会本部的,在此之前他们都是分散在星球的各个观察点。
  
      作为外出历练的新人,几个小辈们自然不会轻易以身涉险,那些观测点的选址也是类似“野生动物公园”的地方,有惊无险。
  
      具体地点包括:魔瘴之海第七环形浅礁,剑峰之巅漂流遗迹,末日坑道瞭望台外围,魔化森林初级驿站,白斑沙漠同步核心第一期,漆黑冰原间隙哨所A站,近地轨道浮游舱附属挂件丙。
  
      其中的建峰之巅漂流遗迹,指的就是第三新东宿市了,并且是唯一一个自成观测点的区域,危险度最低。
  
      不过这个最轻松的观测点,却有着最丰富的观摩价值,因为它是唯一一个具有遗留文明存货的区域。
  
      但也仅此而已了,据真知派分析其他星域的历史数据,判断这个遗迹的文明也是苟延残喘,撑不过百年,没有更深一步的挖掘价值。
  
      所以目前真知派下属执行单位,星河开发公司对一群区区一亿数量都不到的终日醉生梦死人群采取不干涉态度,目前权当自然保护区。
  
      其他几个区域,则是层层递进地设立多级观察设施,随着观察设施深入,危险度逐级增加。
  
      比如魔瘴之海七环,就是最外围的观光带,接待来此历练的小朋友们。
  
      而内环则是逐渐潜入魔瘴之海深处,由自动化仪器跟偶尔视察的真知派中层高手监视。
  
      其他几个位置也大抵如此。
  
      末日坑道是一座几乎把整个星球十分之一的地壳都掀翻的超级火山坑,外围瞭望台是高高地远离硫磺瘴气观光用,下面还有层层深入的嵌入式坑道钻探单元。
  
      魔化森林其实是一颗整体巨大化的巨木,但其外形已经完全不是直立的树木模样,而是纠缠扭曲,仿佛自己跟自己打架的巨蟒。
  
      这森林的外围驿站也是老套路,观光。
  
      而内部驿站......据调查显示该巨木的扭曲走势仿佛某种迷宫阵法,但又不是现今任何修行门派所记载过的样式,只能用自然形成来解释。
  
      为探索这座巨木迷宫,星河发展集团曾经派出近千支机动探索队,以及超过百座固定式驻所,镶嵌在巨木边缘的枝干上。
  
      但这些探索队多半几个小时内就杳无音信,就连固定式住所也往往在数天内忽然消失。
  
      白斑沙漠其实是一团巨大的风暴,从外太空观看,整个星球上呈现黑紫色,但偏偏有一座白色风暴经久不息。
  
      星河发展集团利用高端技术,在风暴的暴风眼处投放一枚同步移动的浮游舱,并以此为踏板展开更大规模的探索和构筑设施。
  
      目前已知的信息是,大白斑会有规律地运动,但盘旋轨迹呈现螺旋状,不会跨过海洋,甚至连经纬度都相对固定,甚少僭越。
  
      据当前探测水平描述,这片风暴中未检测到外力法宝或顶级高手残余法力的痕迹,暂时认定为自然形成。
  
      经过近百年的探索,研究实施已经抵达而那片暴风眼相对平静的地面,呈现出沙漠区域,再往外,剧烈的暴风障壁已不适合强行突破。
  
      而最初的同步核心第一期,仍处于相对最安全的位置,也被当成了“亿兆青壮年突击修行”先锋教育试点单位,“学知识,开眼界,我有阅历我自豪”示范基地,“读万卷经典,行万光年跃迁,修行路上悟道小能手”指定观摩营地。
  
      再有漆黑冰原间隙哨所,是最诡异的死亡之地,位于星球南北两极,是这座整体呈现暗紫色色调星球中唯二最纯粹的黑色区域。
  
      实际上,星河发展集团对这两极所呈现的黑色物质,判断为“光线被完全,无法逃逸”的地带.....也就是黑洞!
  
      纯黑冰原就是这种诡异的,以理论上绝不可能稳定地存在于一颗行星的的状态,出现在真知派的观测器上。
  
      然而黑洞这东西,对于其他文明来说是神秘恐怖,偏偏对能量生命体来说是种族天赋般的并不畏惧。
  
      因为对它们来说,那就是衰变到极致的基本粒子集合体嘛,宇宙中的黑洞就是公共墓地,至于黑洞造成的空间背景坍塌特性,不过是附属的效果。
  
      所以了,星河发展集团在灵栖母星两极堂而皇之建造出漆黑冰原哨所。
  
      哨所外形呈现类似灯塔的建筑,实际上是“间隙发生器”。
  
      任何物质,乃至能量的形态,贸然进入黑洞区域都被挤压成基本粒子,但是真知会特有的“间隙发生器”,却能够制造不属于主空间的“虚数”狭间,观察者待在哨所安全地带就能探索到黑洞内部的情形。
  
      同样地,哨所A站处于最外围,包括B、C、D站都是相对安全的区域,仅仅提供浅层可观测的视野狭间。
  
      从往后的E级开始,就是高级哨所,观察者已经能够透过狭间施展自己的一部分实力,对黑洞区域造成一定影响。
  
      以上各个地点,设立观测点多半是为了探索资源,调查星球地理历史,收集资料。
  
      虽然许多地点听起来很神秘,但对于星河发展集团投入的造物水平及关注度来讲都最初级的设施。
  
      唯有近地轨道空间站就比较特殊,它不是为了探索资料而建。
  
      而是真正配置了大量武装的地点,为了战斗打造的堡垒。
  
      它所监控的地方,就是该星系那颗魔化的恒星!
  
      同时,这颗恒星也是囚禁了无数强力大魔,个个都是能够搅乱一方星域秩序的绝世凶人。
  
      前面说过,这片古战场残存的破碎星域很久以前就被发现了,然后除了各种奇特现象外,最有价值的发现就是那颗能够囚禁强者的魔瘴烈日。
  
      许多修行达到一定境界的强者真是生命顽强,有各种手段保命。
  
      特别是邪道中人,往往行事卑鄙,也就以己度人,默认其他人也跟自己一样残忍不择手段,所以他们往往处处留下分身烙印,几乎无限重生。
  
      然而把他们控制后,丢到混沌星域的魔瘴烈日光辉所映照之处,却会导致它们着迷一样的飞奔而去,简直飞蛾扑火。
  
      拥有这样的天然监牢,不用很累很麻烦就让各种捣蛋分子安静下去,真是意图缔造新秩序的真知派能量生命体们最大的福音。
  
      当然,对于此等重地,真知派也非常谨慎,对魔瘴烈日布下层层监视,随时记录附近的星域运行,和魔头们活动情况。
  
      而所谓近地轨道浮游舱挂件,实际上是最外围最外围的设施,已经是到行星重力圈了。
  
      至于近日浮游舱,那真是左三圈右三圈,里三层外三层,而且不是“舱”而已,简直是沿着轨道铺成一圈机械城,再向外扩张......
  
      真是快要把恒星包裹成鸡蛋壳......哦不,鸵鸟蛋壳了。
  
      说不定也正是有这么多层保护,魔瘴烈日的辐射,只透过来万万分之一,再加上厚厚一层黑云压顶,才保住灵栖母星那硕果仅存的人类文明。
  
      不过那么深的内幕灵栖也兴趣现在就去探索,等以后有实力强大,再去哪里都是轻松写意。
  
      现在灵栖一行四只小魅魔,所要去往的地方,就是近地轨道观测站,也就是通常记载极光发生的地方。
  
      灵栖把魅魔穿梭蛹的改造程序设定好之后,就不再需要烨良辰提供那么多的能量,索性把这家伙所被禁锢的收集杯取下来,像个被封印的油灯怪一样担当导游。
  
      她们之前对于星河发展集团在各个观测点的研究情况已经大致了解,也知道近地轨道是个重兵把守,相当于天牢禁地的所在。
  
      可偏偏几人的行为只是收集些极光,近乎旅游光的存在,没必要惹什么麻烦。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请烨良辰大哥这位星河发展集团直属工作人员“斡旋”一下就方便许多。
  
      “有没有感觉身体被掏空?这种物质化的,如坠污泥的无力感,才是真正凡人的生活。”
  
      灵栖有跟烨良辰推心置腹攀谈:
  
      “但在这种情况下,你再修习仙道为凡人留下启蒙的经典,就能真在体会到每一次微小进步的喜悦。”
  
      “坚持下去,你还会得到更多!哪怕一点一点的体悟,可能都是以往高高在上作为能量支配者衰变无数个轮回都难以获得的经验。”
  
      而烨良辰倒也不是什么刻板严肃之人,他甚至明确表示就算自己跟着参与挟持定期船都没问题:
  
      “高手!我在看过你放倒七个观察者的英姿那刻,就对你心服口服了!”
  
      “如果有什么人可以启发我们在境界提升方面的智慧,那非你莫属。”
  
      “反正我族其实根本不会真正消亡,或者说遭遇的种种波折越多,越能累积丰富试验数据,所以这一票我跟着你干!”
  
      于是乎,这个令人不安的存在,就堂而皇之,并且自得其乐地担当起路上解说,导游,把这段时间来对此片星域的种种研究成果讲得天花乱坠。
  
      这过程中,歌露珐纱表示漠不关心,她们只关系主人是不是有命令,其他不该管的事情不管。
  
      妖妮则是像听故事的小女孩,兴奋不已,每每烨良辰卖关子,她就会拽着人家胳膊要求讲下去。
  
      只有灵栖是嗤之以鼻:
  
      什么七大无解神秘遗迹,不过是一堆二流门派垂死挣扎失败,所残存的痕迹而已。
  
      是的,二流门派!
  
      因为排的上名号的一流门派,都已经预测到行星将有大灾降临,早早准备跑路事宜。
  
      只有二流门派,只能勉强做到预测危机来临,却来不及施展跑路手段。
  
      而那诸多的诡异遗迹,其实大多是尚未完成的洞天法宝,还在半成品的阶段就被摧毁,留下一片法力污染区。
  
      这种废料,灵栖也没兴趣去回收,回收的好处还及不上精力,法力,时光的消耗。
  
      就好像把一个碎掉的花瓶黏回原样,有时未必比重新烧制个新花瓶来的容易。
  
      不过看着风轻小娘天真兴奋的样子,莫名又觉得这样也不错。
  
      于是乎,一路并无波折,几个人就在烨良辰担保下,以“新来的历练生”身份,抵达了那个位于最浅层,跟观光区差不多的近地浮游舱。
  
      星空中的视野,本该一望无际,浩瀚无垠。
  
      然而灵栖来到这里后却悲哀地发现,这里的视野居然比第三新东宿市内还要压抑。
  
      首先恒星“魔瘴烈阳”的方向,好似被钢铁刑具封锁的死囚,只有万万分之一的邪光辐射在有规律地搏动,好似绝望的喘息。
  
      那是恒星仍在自转循环的证明,本来一般恒星因为亮度巨大,应该难以以肉眼察觉这种搏动。
  
      但魔瘴烈阳因为光线被很大程度上封锁,所以才可以被察觉到。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附近的区域,在视野中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少有几颗稍近的行星也清一色地被灰雾笼罩,单调无趣,根本不会像别的星系行星那样各具特色。
  
      那是混沌的象征,黑的白的混杂不清,压抑透顶。
  
      “果然,我一定要走出这里,为母星,为母星系,为母河系带回澄明的朗朗乾坤。”
  
      想到这里,灵栖朝风轻后背一拍:“到站了,别听烨良辰这小半瓶醋胡吹了,咱们现在就把奇迹抓到手里把玩。”
  
      灵栖催发元气,把一行人都包裹起来,然后单手抚在浮游舱的透明幕墙上,念头略一翕动,“穿墙术”。
  
      一小手段,归进仙术很勉强,简单得近乎戏法的手段,他们就来到了外空。
  
      放在平时,哪怕是防御等级最低的外围轨道舱,毕竟也是管制区域,身份无限接近观光客的历练生是不允许随便走出指定区域的。
  
      所以灵栖在这最后临门的一脚不再依赖烨良辰的说辞,直接带着小伙伴们穿过了浮游舱幕墙。
  
      在这近地轨道,高度尚未达到“太空”的程度,而是极为稀薄的高层大气,也正是极光发生的地方。
  
      在灵栖元气的包裹下,众人倒是没有窒息的感觉,只是对于这样周围没有任何防蔽之物便直接浮荡在超高空的体验惊讶异常。
  
      “现在开始吧,运行元磁极光剑。”灵栖示意妖妮,照本宣科即可。
  
      “知道了。”妖妮带着三分紧张三分好奇,加上三分兴奋和一分谨慎,按照灵栖传授过的方法运行起体内的法力根基。
  
      这份根基全然是灵栖一手包办,免费赠送的,不像通常修者苦心耕耘,煞费苦心只为得到丝毫进展。
  
      所以她运行起来就像是在摆弄一件新玩具,照着说明照本宣科。
  
      元磁极光剑本质上是一门土系法门,要在脾土脉络中凝练出一颗厚德载物的元气星辰。
  
      这元气星辰也和现实中的物质一样,带有磁极,会自发运转,投射出无数磁感线。
  
      这磁感线就运行在全身脉络,最后由数十万毛孔发散出来,呼应外界。
  
      而皮肤毛孔属于肺金脉络管辖,暗合“土生金”的规律。
  
      实际上,极光就是星辰之力打在各种行星上,与磁场发生感应而形成的现象。
  
      它们是星辰之力跟行星地脉之气融合,类似天魂结合地魂,生化出人魂体魄的过程。
  
      但是极光又比那些已经深沉出实体物质的力量轻灵得多,重意不力。
  
      此门道法捕获的极光,多为发挥奇幻瑰丽的特效,真正决定法术强度,发劲威力的,是蕴养与脾土脉络的法力核心。
  
      这也是元磁极光剑为什么归属于土系而不是金系的原因。
  
      道理妖妮都懂。
  
      可是眼下运行法术环境实在跟灵栖传授的经典描述不同。
  
      元磁极光剑在经过初级枯燥的核心凝聚后,捕获极光时应该是非常轻灵写意,举手投足间就百花缭乱,彩蝶缤纷,很适合妖妮这活泼跳脱的女孩子运用。
  
      而且最枯燥的部分灵栖都已经代劳,按理说妖妮只需享受舞动极光带来的华丽畅快而即可。
  
      然而当前这处混沌破碎,阴沉压抑的星域,可跟古籍记载中灵气盎然繁星锦簇的时代大不相同。
  
      至少妖妮憋足法力运转半天,也没得见半点澄明极光出现。
  
      小丫头渐渐从跃跃欲试,变得怏怏不乐。
  
      灵栖这时倒也不动声色,她有护犊子的毛病,却不会胡乱宠溺小辈。
  
      元磁极光剑毕竟根本上属于土系法术,累积渐进,举步维艰的意境看似朴拙,但这样才是修习土系法术时最有利境界增长的际遇。
  
      何况妖妮本来就天性毛躁,缺乏耐心,有时遇到些阻力,稍微受到些磨砺未尝不是好事。
  
      “在晦涩的混沌星域间,如土里刨食般兢兢恳恳,体味修行路途之厚重,真是一种享受。”
  
      灵栖自己倒是享受起静修的趣味来,也就是她这种老牌的木头疙瘩,才会乐在其中。
  
      只是他人未必能对灵栖的乐趣感同身受。
  
      不一会,妖妮终于不耐烦地开起小差:
  
      “喂喂,我说高手,咱们要这样闷站着下去吗?要是始终感应不到极光,哪一个月都得待着?”
  
      “话说,高手你刚刚送我们出来时,运用的小技巧貌似也是土系法术吧,我在穿过浮游舱幕墙时,脾土脉络有了一丝悸动?”
  
      “然后我就一直在想,假如把那招穿墙术,结合到元磁核心的运行里来,如此这般......”
  
      妖妮一边说着,一边毫无任何警戒,敬畏之心地把体内那原本老老实实按照古代典籍,千年权威总结出经验而中规中矩运行的法力,朝着穿墙小戏法的方向做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