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0进宝
    穿墙术之所以是戏法级的小伎俩,就在于的原理并不是叫人直接穿过墙壁,而是通过法力在极短时间内改变墙壁性质,然后趁机钻过去。

    所以这招就一障眼法,墙太厚了不行,甚至墙上长草,有些许生机掺和,都不好实施,至于很多门派里带有禁制的围墙,就更无从下手了。

    几乎只有材料单纯地无机死物,厚度一般,近乎专门为了表演而砌出的墙才适合这个小伎俩。

    赶巧了,低端浮游舱的幕墙就符合这些条件。

    而且这也是灵栖技能熟练度顶级,才能不动声色地运用出来,换上个初学乍练的术士,面对高强度材料塑造出来的墙壁,也会头疼半天。

    如果能把灵栖施展穿墙术的细节放慢百倍,就会观察到,她用手接触幕墙的那一点,出现涟漪状波纹,然后幕墙从这一点开始如水波样把一行人吸进来,再吐出去,就仿佛啜了颗樱桃。

    并且这个过程非常迅速,轻微的涟漪过后,幕墙上不会留下半点痕迹。

    否则的话,要把大活人,特别是有法力的,有能量脉络的,人数很多的大活人们变化为可以穿透物质的状态任意挪移,那就不是小伎俩,而是撕裂虚空级的大能。

    而就是这么一个催化无机物的土系小法术,居然被妖妮这个从未接触过仙术的小太妹给逮到了!

    正因为她是彻彻底底的门外女汉,根本不在乎法术运行时的种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注意事项。

    堂堂元磁极光剑中枢,由灵栖大高手亲自锻造好的法力核心,被这熊孩子随意更改了运行路数,去模仿个仅有一面之缘,不求甚解的小小穿墙术。

    刷!

    妖妮周身散发出无形的,处于搜索极光匹配痕迹的磁线,赫然被注入大量脾土元磁核心法力,搅动得高层大气空间一阵激荡。

    灵栖自然第一时间发觉了妖妮的胡闹,可是比起小太妹可能造成的外界动荡,她首先要做的是稳住妖妮体内法力,避免孩子受伤。

    至于外面,索性也是一片混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怎么拨弄都无所谓。

    而且就凭妖妮这么个超级新手,估计掀不起什么浪花。

    “你这娃娃,难道想散功不成?远磁核心的妙处就在于以朴拙之心催动百变磁线,所谓外圆内方,中枢结构万万不能变!”

    灵栖急急探测妖妮脾土核心,发现自己凝聚的法力已经放射大半?

    不过这孩子倒也没简单地把法力挥霍乱扔,而是依旧以磁线结构运行。

    只不过按照典籍记载,法力核心是重要资产,只可让其豪光毕现,引动极光萦绕,却不会真正对某一丝极光倾力投注。

    可是施展“穿墙术”,则要力求法力彻底渗透到目标物质里,以达到准确,迅速地改变性质,借道通行效果。

    通常来讲这个小伎俩消耗不大,入门者调息半柱香功夫即可恢复,高手更是吸口气就解决。

    而且使用的也都是未经深度提纯,在浅层脉络里游走个小圈,稍微沾染些法力痕迹就释放的气息。

    但妖妮是动用核心法力啊,金贵得难以言表!

    某种意义上讲,她也是被混沌星域里压抑的环境憋坏了,所以回想起灵栖穿墙术,似乎有一股洒脱豪放的意境在里面,所以毫不犹豫宣泄法力。

    这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妖妮不愧是整个魅魔宫殿都公认的败家子。

    “你这是半个穿墙术啊,有放没有收,大好的法力都撒金币一样出去!”

    “好在它们仍然跟磁线轨迹有所感应,我试试帮你回收。”

    灵栖无奈至极,只好出手相助。

    这一回收,果然感觉到晦涩阻力。

    果然那些上好的法力补品已经被混沌大气中的一些无形的物质们捕捉,不肯撒手。

    这个现象,正是符合“穿墙术”几大注意事项中,“不要对生长动植物的山体使用”,“不要对布下禁制的墙型法宝”使用的状况。

    因为法力这东西是大补之物,除了无极死物被侵染之后是受到法力所有者支配,其他情况下都会被活物自发地吸收截取。

    普通的法力也就算了,最多浪费几炷香的调息,或者在人前丢个脸。

    但元磁脾土核心乃是高级货,饶是灵栖也是见了妖妮千年难得一遇貔貅之资才肯下血本赠与,结下机缘,岂能说扔就扔?

    于是她卯足了劲拉扯!

    你们这些灰土尘埃,也想贪食这最顶级的法力?给我出来吧!

    嗤嗤嗤嗤嗤嗤......

    无数彩练样的光带从朦胧混沌中牵引出来,围绕妖妮跟灵栖,组成绚烂的光圈,扑朔迷离,似乎符合某种几何规律,美不胜收。

    “这些是......后天法宝精魂?”

    灵栖认出了彩练的本质。

    妖妮胡乱投射的法力,实际上有三重特点:

    首先,穿墙术的渗透特性。

    第二,元磁核心法力的“高端”,“珍稀”特性。

    第三,感应极光,搜索具有星辰之力跟行星地脉结合物质的“聚灵”特性。

    前两个特性,导致灵栖见不得那些法力流逝,亲自出手回收。

    而第三个特性,则致使妖妮所投射的法力,其实并不会被一些杂七杂八的灰土尘埃浪费,只有具备灵性的物质才感应得到。

    至于该处空间中所含最多的混沌朦胧物质,它们最厌恶的就是规则,只要是有特性,有规矩的东西,都排斥,因此导致大批灵性物质被掩埋。

    也正是这些混沌物质的大量存在,加上魔瘴恒星被遮蔽的双重作用下,令灵栖母星高层大气中几乎搜索不到的新生的轻灵极光。

    同时,这样的环境下也诞生不了先天灵宝了,那些被混沌掩埋,有幸被妖妮误打误撞“钓”上来的精魂,都是后天法宝。

    而且都是残破不全,乃至奄奄一息的后天法宝。

    灵栖心头一动:千金买马骨?

    正版元磁极光剑是只给看不给摸,投射万丈光芒来忽悠那些初具灵性,却天真单纯的极光,好像用胡萝卜来勾引蠢驴拉磨。

    然而把核心法力敝帚自珍,这颗胡萝卜永远是揣在自己怀里,积攒土坷垃让胡萝卜变得更大更甜,就是不给驴吃。

    但妖妮误打误撞,把真金白银抛洒出去,钓上来的就不是天外初生,傻萌蠢呆欢乐多的极光。

    它们是后天炼制,遭遇过劫难,器身跟神识俱毁,只残存一丝灵性,在混沌压制下苦苦挣扎却动弹不得的法宝精魂。

    对它们来说,一股突如其来投注进来的高品质法力,无异于救命稻草,所以拼的把最后一丝灵气耗尽,也得力求脱身!

    现在,它们夙愿达成了。

    五光十色的彩练飞舞,让妖妮惊喜异常,跟着一起手舞足蹈,兴奋至极。

    可灵栖却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样子:“残花败柳排成行......”

    这些家伙都是一群二三流的法宝不说,而且神识跟器身都被打灭了,他们只剩残存的精魂,能够进行的行动也只剩依照本能趋利避害。

    唯一有点用处的地方,就是它们每缕精魂都包含了法宝完整时期的信息,假如可以持续提供精纯法力,还有还原回本来面目的可能性。

    但比起真正的极光奥妙,这个过程吃力不讨好,九成以上的法力继续都消耗在无用的器身重组跟神识重建上,真正发挥效能的部分十不足一。

    正牌元磁极光剑,既能驱使万千光彩冲锋陷阵,各显其能,又能朴实刚健地储存脾土元气,夯实凝练,厚德载物,最终内成泰岳不动之功,永不退转,外有九天云霞佑持,玄幻莫测,乃是修途通畅,甚少坎坷,极为殊胜的一门奇功妙法。

    可假如妖妮坚持收留这些法宝精魂,那她以后的路线就跟真正的元磁极光剑彻底相反了:

    元磁法力核心苦苦运转,结果家里珍稀的资粮却都给了混吃混喝的门客,胡萝卜永远也长不大长不甜......

    这完全是反客为主嘛。

    灵栖硬着头皮,非常不合时宜地打断妖妮跟小伙伴们的共舞,把其中厉害关系讲述给她。

    “不要!它们好可怜啊,就像没人要的小狗狗......”

    “人家最喜欢热闹啦,只要有热闹的地方,我就元气满满!”

    “所以只要它们愿意陪我玩,我就有充足力气养活它们!大家都一定要幸福!”

    妖妮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听懂了灵栖的劝说,还是一切凭自己的喜好行事。

    这,这理由从妖妮嘴里讲出来,居然一副义正言辞的口气?

    “好吧,你高兴就好......”灵栖发现自己哪怕身历匪夷所思的变故,依旧无法理解真正女娃娃的心思。

    破败的法宝精魂们,其中每一支都驳杂到极点,更别说还有上百个!

    这样的状况可没法凝聚什么极光剑坯了。

    本来元磁极光剑在捕获一束最适合修者根基的极光后,当以这束极光为主干,凝聚本源剑坯。

    这本源剑坯才是真正应该付出法力核心的资源,着力培养的主干,否则终日指挥着七七八八的极光杂牌军,那岂不是三流法术了。

    一流的修行法门,还是要以纯正浩瀚为主流。

    不光是仙道,就算魔道中的魔门正宗,也都气势磅礴,魔焰滔天,许多阴邪诡异之辈,到头来终究只能成为依附。

    灵栖很是认真地观摩了妖妮的情况,琢磨着怎样针对小太妹目前的状况进行下一步指导。

    她这老木头疙瘩脑袋其实不是那种狡黠滑溜,转弯特别快的类型,只不过在阅历深厚的基础上,显得办法特别多。

    但自从碰到妖妮,好像就总是发生前无古人的新鲜事,历史经验都变得无从借鉴。

    “你这娃娃,还真是貔貅命,招财进宝啊。”

    灵栖想了半天,只能认服:

    “这些二流法宝,每一件其实都不亚于那些观察者们钻研不休的奇异现象,只不过它们气运不佳,被摧毁得比较彻底......当然,那些遗留下诡异乱象的法宝们,也没好到哪去,苟延残喘而已。”

    “但换个角度看,法宝经历劫难,其实是通往更高级别的门槛,许多辗转流离的宝贝,飘荡在时空乱流,或者数易人手,或流落凡间蒙尘,可一旦出世,往往就要引领一个时代的风风雨雨。”

    “风轻小娘一口气发掘出这么多落难法宝,等于是给了身处死地的宝贝们一线生机,假如它们真能恢复荣光,气运笼罩下,说不定日后可以成为庞大的体量。”

    总的来说,就是灵栖决定放任妖妮以自己的喜好自由玩耍了,之所以讲的拐弯抹角,还是掩盖自己无能为力的囧态吧。

    “那么,索性时间宽裕的很,我带你们探探其他几处异常观测如何?”

    灵栖提出来一个令大家振奋的建议。

    本来如果妖妮不出什么幺蛾子,灵栖估计她光是寻找到本命极光就得十天半个月。

    然后再细心凝练本源剑坯,在灵栖精益求精的要求下,估计又得十天半个月。

    那一个月的时间就打发掉了。

    这就是老木头的节奏,她认为凭借悠长的岁月里可以沉淀下真正有价值的感悟阅历,做什么都悠然自得不急不躁是一件很美的事。

    可是妖妮的做事节奏完全就是两个概念,风风火火,喧哗上等。

    灵栖喜欢享受时光流逝,却不是浪费时间的作风。

    既然一个月的时间有空闲,那就找些事情来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