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1考察
    灵栖说要带小伙伴们探险,其实已经不再是陪他们游玩那么单纯。

    她对妖妮小娘的馈赠已经完成,而且这孩子今后的路线似乎完全不用自己操心,那省下来的时间跟精力就可以支付给光复母星的大计。

    灵栖没再询问任何人感兴趣的地方是是哪里,而是雷厉风行地坐上飞行器,设定好自己想要去的方位:漆黑冰原。

    “不会吧,第一个就去这么重口味的地方?”

    负责操作飞船的烨良辰倒吸一口凉气:

    “我觉得魔化森林,魔瘴浅海相对容易些,白斑沙漠跟末日坑道的探索程度也很高,可唯独漆黑冰原,那绝对是生命禁区啊!”

    “少废话,让你去就去。”

    灵栖对外来者向来态度恶劣。

    她自己清楚,母星的南极北极,是远古时期两大水系顶级宗派“太渊玄门”跟“奈虚山”的地盘。

    这两个顶级门派,也是跟当年的芝山派,苍麓剑派同一批遁走的宗门之一。

    但两大水系门派遁走之后,其余诸多水系二三流门派,也在察觉魔灾危机之后,第一时间走出他们原本各自运营多年的江河湖海体系,纷纷前往极地。

    因为他们也想要跑路,而水系道法中唯一可以支持大跨度空间穿梭的材宝,就是“虚渊玄水”。

    这是只有两个顶级大派才能够凝练,储备的东西。

    而对于小门派来说,只要有些“虚渊玄水”细微痕迹残余,结合各自门派原有的水系逃遁法宝,就能多些希望安全远遁。

    在那人人惶惶不可终日的时期里,所以大家都希望能够捡漏,截取一线生机。

    但最终,只是徒劳地在两极地带聚集扎堆,然后遭到天外魔帝摧枯拉朽的一掌余波牵连,瞬间陨灭。

    只留下海量水系二三流法宝,水系二三流修者的法力储备,水系二三流门派屠灭的怨念,以及或许真的可能存在的“虚渊玄水”,一同受到瞬间降临的魔焰熔炼,化成如今的漆黑冰原。

    没错,这是一座存在了几万年的禁区,在远古魔灾发生后,灵栖母星又经过数轮文明更替,始终都没有人堪破这漆黑冰原的奥秘。

    直到灵栖苏醒,并对此地搭上了眼。

    “虚渊玄水啊,炼化水系洞天级法宝的必备材料,的确是好东西,跟我当初炼制木系洞天法宝山海葫芦时所使用的雷池活水,珍稀程度半斤八两。”

    灵栖一行人已经来到极地上空,他们没有急于下降到间隙发生器的观察者休息室,而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下面的漆黑一团。

    但从视觉效果上来说,这简直是跟近距离直面黑洞没有两样,除了灵栖之外的众人都是一阵难受,冷汗直流,压力特别大。

    只有灵栖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现在行星两极的这些物质,真正名称是暗灭黑雪,乃是虚渊玄水未经提炼前的粗矿,而且还是极低品质的......

    想必是当年聚集于此的,等级略低的水系修者、水系灵宝精华,和一些陨落于魔焰中的冤魂怨念,受到少量真正虚渊玄水残渣感召,凝练出类似物质。

    但这种无意间胡乱造成的粗陋矿源,比起当年正正经经由资深水系高手精心照料,以本命法力丝丝入扣地精微催动每一滴虚渊玄水的诞生,相去甚远。

    “提纯这玩意,还是等我达到炼血境再回来操作顺手些。而现在正是要那暗灭黑雪做文章,给母星留下些许福祉。”

    灵栖也不管身边人的议论,以及烨良辰这货夸夸其谈地添油加醋,说这片仿佛黑洞般存在的冰原是如何神秘不可思议,脚底一踏飞船地板,又是个穿墙术直接坠了出去。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尤其是烨良辰正讲到黑洞如何可怕之际,就见灵栖没入了漆黑冰原,尘埃都不见。

    这次他们万万不敢跟下去,探险跟找死的区别可大了。

    但他们也知道,灵栖这位认识时间并不长的神秘小魅魔,做事总是滴水不漏,令人放心......非要说略反常的时候也仅仅是跟妖妮打交道才有。

    总之就是他们无论关系灵栖安危也好,放心灵栖安危也罢,能做的终究只有继续大眼瞪小眼,静观其变。

    “神农鞭,分水!”

    灵栖这边,心无旁骛,开工干活。

    作为炼器宗师,熟悉各种材料乃是基本功。

    再加上神农鞭的特性就是分析万物性质,归门纳类,简直如虎添翼。

    所以了,灵栖一早就把元气在神农鞭内运行,模拟出跟暗灭黑雪接近的特性,抵挡住其吸引,碾碎碎万物的凶性。

    然后,在第一瞬间,攫取一丝真正的暗灭黑雪本物,填充进神农鞭外层,鞭法施展起来,让灵栖周身都化为跟黑雪同样特性,滴水不漏。

    这样就再无后顾之忧,能够安心进行接下来的工序......布阵!

    暗灭黑雪的性质虽然凶险,但毕竟眼下只是堆砌起来的驳杂矿物,根本不是什么杀阵。

    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这里的暗灭黑雪杂质,是以无上天魔的魔炎灼炼而成。

    所以它们无时无刻不在散发邪气。

    实际上,据烨良辰所讲,以能量生命体探索过无数真正黑洞的技术,布置下间隙发生器进行探查,除了一片黑暗,一无所获外,还有件恐怖的秘辛。

    那就是一些探索过漆黑冰原深处的高级观察者们,无一例外都疯了!

    他们精神错乱般地进行破坏,胡言乱语,疯狂杀戮,无理智地肢解尸体......

    总之就是各种无法解释的现象,被列为绝密资料,严格封存。

    所以才说漆黑冰原邪门,哪怕经常游走于无数黑洞的能量生命体老司机们都要惨死。

    把小伙伴们吓得眼睛都不敢眨,生怕在黑暗中莫名其妙地精神错乱。

    可是一切恐怖的事物,根源都在于未知。

    偏偏灵栖什么都知道:不就是远古修界高手的冤魂怨念,在魔焰中浴火重生,化作无尽魔头,专门摄人心魄嘛。

    能量生命体们透过间隙探测,其实比神识探测还要鲁莽无保护,非常容易被魔头入脑,吞噬地魂,夺魄折磨。

    灵栖这个宗师级达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一些诡异的现象一旦戳破了谜底的窗户纸,都是贻笑大方的障眼法。

    所以了,只需照着古时炼器日常的要求,按部就班地做好例行基本的防护措施,灵栖就能做到三进三出毫无压力。

    她所要做的工作,是以这些暗灭黑雪为材料,搭建一座非常简单的阵法:四通八达阵。

    光是听名字就很简陋。

    实际上这也的确是一切阵法的中,入门的入门,可以说拿来教习三岁小孩认知阵法概念的例子。

    灵栖时间紧迫,暂时只要摆好四通八达阵即可,而且这么简单的阵法修改,星河开发集团的观测器相当长时间内都无法察觉。

    至于这个阵法是要为今后的何等巨作打下基础?

    那便是星球之肾!

    肾主水,是先天之本,气血之源,凝聚菁华,生化骨髓,再以髓生海,也就是脑海,脑脊液。

    这也是灵栖为什么选择漆黑冰原作为第一站的原因,因为打造好水属性的星球之肾,是接下来为光复母星进行一切布局的基础。

    虚渊玄水的特性是通透万物,扭曲空间,通融一切的洞源黑水。

    也正是它的此等特性,才被古代那些基于进行超远距离空间跨越的门派们趋之若鹜。

    暗灭黑雪的特性虽然驳杂,但最有价值的功效也是无数分散成细不可查的微粒的虚渊玄水,透过各种杂质呈现出来。

    灵栖以这暗灭黑雪布置好四通八达阵,就是给整个星球的无尽魔瘴打造一个初级净化装置,估计两极的冰原能够吸附掉五层左右的魔瘴。

    举个破坏画风的例子,改造后的漆黑冰原就是一块活性炭。

    当然,这个大工程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灵栖只是在极地内部留下一丝自动运行的法力,微不可察,在默默地塑造漆黑冰原的内层结构。

    整个工程完成的话估计至少要百年。

    但耗时漫长也有个小益处,就是不容易被星河集团发觉。

    虽然灵栖也不会怕了星河发展集团,不过母星的这边还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收拾,还是尽量不要节外生枝,牵扯精力为好。

    也就是因为当前的一个月时间,闲着也是闲着,灵栖才过来布下这枚小小棋子。

    等以后时机成熟,时间充裕,以及灵栖可运用的实力有所增长,她还会亲自过来引领工程实施,那样的话进度可以提升千百倍!

    而至少现在,灵栖是不打算在漆黑冰原这里花费更多时间了,她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依水生木的顺序,接下来应该去魔化森林。

    于是,在飞行器上面的小伙伴们还在望眼欲穿地紧瞪着下方一片漆黑,灵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大家身后。

    “都傻站着干什么呢,良辰小友,带我们去魔化森林。”

    灵栖随意一拍烨良辰肩膀。

    这货猛地一跳:

    “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是说,刚才是开了玩笑么,装作跳船的样子......”

    “不过这玩笑有点过分啊,居然足足藏了半个多钟头才冒出来,我们都担心死了,下次不可以这样哦!”

    烨良辰说着,居然习惯性去刮灵栖鼻子。

    这家伙虽然被封锁进能量杯,但上半身体型还是一副魁梧兄贵的模样,而灵栖的外表又是非常娇小,面容亦是同样青嫩......

    所以这仿佛大哥哥怜爱小妹妹的动作似乎没什么违和感?

    碰!

    灵栖一记托掌神出鬼没,先一步顶在胳膊长度明显超过她的烨良辰下巴上:

    “是不是开玩笑,你尝尝这个就知道了。”

    那是一粒从神农鞭中萃取出来的暗灭黑雪!

    或者说,是已经非常接近虚渊玄水的一颗暗灭黑雪微粒。

    并且它是从神农鞭中解析出来,经过灵栖处理,下过禁制。

    烨良辰之觉得眼前一黑,全身瞬间被什么东西狠狠压住,压扁,压得四分五裂,扭曲解离,又经过一番辗转反侧后,压缩凝固,不知天南地北。

    好一阵恍惚过后,烨良辰意识渐渐清醒,慌张检查全身,竟发现自己已经从能量杯中被放了出来。

    可是他全身凝实无比,再没有以往那种光焰漂流的样子。

    可这身体却也不是血肉组成,依旧是能量体,仅仅是被收束得更紧致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烨良辰不解道。

    “没什么,仅仅是看不顺眼那副半吊子的模样”

    灵栖冷冷地瞥了眼歌露珐纱:“特别你所栖身的容器,碍眼得很。”

    “那玩意又不是我想要栖身的,是你给我封印进邪门的杯子好不好!”

    烨良辰颇有微词:

    “不过你刚刚打入我身体的,确实是从漆黑冰原提取得来?这可是星河发展集团钻探这么久都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的诡异物质。”

    他惊喜地撺掇灵栖:“你似乎知道很多秘密,稍微透露些,卖给星河发展集团,我们能得到很多好处!”

    “好处?”灵栖听到这话居然嗤笑出声:“你那个以能量生命体主导的什么真知会,给出的好处,能达到把全族送给我当奴隶的程度么?”

    “你大概还不了解,尔等天地元素精灵一脉的存在,在远古时期修者眼中,都是烧炉子的薪材吧。”

    “这......”烨良辰一时语塞,但并没有什么恼羞成怒的样子,而是很平淡地挠挠头:

    “古时候的事,我是知道的啊,但是我们一族从没认为这有什么可耻的,能量一族的存在意义,就是探求各种能量的使用方式,其他都是不在考虑之列。”

    “倒是你们有血有肉的各种种族,每每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同族之间大打出手,乃至生灵涂炭?”

    “比如上下级地位不同的人发生忤逆争吵啊,多年好友伴侣心情变化发生疏远冷漠啊,甚至路过不相干的人,也会因为双方体量不同,而产生嫉妒,攀比,挑衅等等可能性,引发一场纷争。”

    他讲这番话,倒是真没有什么挑衅反驳的意思,纯粹是能量生命体的看待万物的各种方式,都与其它生命形式的族群不同,客观地描述出自己眼中的人类行径而已。

    “你总结的不错,此等磨难,便是众多生命体的劫途,只有一一克服它们,才能明鉴本心,触摸超脱之道。”

    不过灵栖倒也没顺着烨良辰的话纠缠下去,而是阐述自己的一套看法:

    “而你们能量生命体,掌握极大资粮,天道眷顾,从没发生过内部劫难,其实也是久久不能超脱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好了,我给你植入的,便是保留些许魔性的水系珍稀材料,已经在你体内开始搭建肾水经脉,估计不久之后你也要体会到魔劫滋味。”

    “尔等真知会总说要观察万物,收集那些出现过超脱者的文明奥秘,没觉得这单方面的考察,不是很公平吗?现在我就设下这禁制,也来考察考察你,看看你这个被机缘选中,有机会遇到我的小子,能不能打破天道藩篱,造出个异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