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2木门
    灵栖跟烨良辰的一番对话,听得一旁的妖妮哈欠连天。
  
      两位故弄玄虚的家伙玄天玄地忽悠,似乎涉及到什么种族啊,文明啊,宇宙天道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而各自的观点颇有出入,讨论不到一块去。
  
      可是他们的讨论偏偏还都是平铺直叙地你讲你地,我讲我滴,别说吵架,打架,火拼起来了,连一些辩论会上最起码针锋相对的情形都没有出现。
  
      这让妖妮很失望:
  
      “怎么半天都不见你们动手啊,或者哪怕嘴巴吵架,对骂半晌也行啊,这样不热闹的场面,白让我期待了。”
  
      “还有这处漆黑雪原,也端的没趣,我是不热闹会死星人!就算探索秘境没兴趣待在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咱们去下一个热闹地放好不好!”
  
      她自作主张地摆弄起飞行目标,而听烨良辰之前的介绍,几个观测点中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乃是魔性森林。
  
      这个举动得到了灵栖首肯:“可以,就去这吧,依照水生木的顺序,也正合我意。”
  
      烨良辰也表示没意见:“不错,魔性森林是相对最不枯燥的地方,适合初级历练者观摩,也是人气最旺的观测点。”
  
      妖妮噘嘴:“真是看不懂你们的节奏,一言不和就英雄所见略同?结果又是吵不起来!真无趣。”
  
      一片安静而并不祥和的气氛中,一行人来到了魔性森林区域。
  
      这里果然跟灵栖母星别的地方不同,入目可见形形色色的临时帐篷,板房,摊位,篝火,林林总总,不下千位数。
  
      当然,此处是魔性森林外围的外围,也是对外开放历练点中最受推荐的地方,不过热闹的源头都是各路外来者。
  
      真正属于灵栖母星的生物,只有那棵弯曲得好似立交桥的大树。
  
      并且凡是稍微靠近大树的地方,都被星河发展集团围墙隔离,只有特殊许可的人员才准许放行。
  
      在那个区域里,深沉的墨绿浓雾仿佛亘古不灭,浓雾间隐隐约约能看到巨木扭曲的青黑枝干。
  
      它的树皮粗壮潮湿,很明显是充满生命力,如同蛰伏的黑龙。
  
      但作为树木,却没有长出半片枝叶,使得浓雾空间内充满荒凉肃杀意境。
  
      反倒是在此扭曲巨木的外围葱葱郁郁地长出数片密林,有鸟兽虫豸活动的迹象,生机盎然。
  
      所以了,大多数历练者乐得在外围凑热闹,对于真正神秘危险的浓雾巨木区,他们也乐得不去触星河开发公司的霉头,敬而远之。
  
      只有真知会官方考察队,或者一些有背景,有名声,有实力的资深探险团,才能获得进入资格。
  
      “哇,这个地方我喜欢!”
  
      妖妮一下来飞行器,就在外围冒险团的各种式样驻地间活蹦乱跳起来,一个劲打听各个团队的来历,还毛遂自荐地想要挤进他们的历练流程。
  
      结果好多团队管事的以关爱制杖儿童的眼神,上下打量这活泼过头的土妹子,既没有发现她实力有什么过人之处,也没看出她举止有什么人格魅力,纷纷冷面送客。
  
      不得不说,妖妮作为一头魅魔是相当失败啊。
  
      碰了一鼻子,妖妮却仿佛并不在意的样子,用她的话说,这里非常热闹,人气旺盛,只要身处其中,便全身暖洋洋,非常满足。
  
      转过头来,妖妮发现灵栖又是跟跳进冰原时一样的表情,冷漠地快步前趋,急忙跑过去拉住灵栖尾巴就往后拽:
  
      “喂,这次可不许你自顾自地做完爱做的事就走啦,堂堂一个星际未解之谜的奇观秘境,你闯进去10分钟就说玩完了,让我们情何以堪?”
  
      “没错没错,10分钟太短,至少20分钟才像样子,40分钟给你点赞。”歌露跟在后面为小主人添油加醋。
  
      灵栖被揪得僵直片刻,回头上下打量妖妮,看得她心里发毛。
  
      自从跟灵栖打交道开始,这位神秘高手似乎就一直迁就,溺爱她,导致妖妮颇有些没大没小。
  
      但妖妮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因为她在魅魔皇宫里就是被各种宠爱,现在灵栖虽然谜点多多,但也是魅魔一族,仿佛对自己容忍是天经地义。
  
      何况,不揪不知道,一揪之下,妖妮只觉得灵栖的尾巴就像小猫儿脚底的肉垫,软软润润地,弹性跟厚实感都恰到好处,一捏住就根本停不下来。
  
      然而灵栖这一次的上下打量,时间过得略久。
  
      就在妖妮被压抑得快要窒息时候,灵栖终于开口:
  
      “尾巴......被拉住时,竟然有心血来潮的冲动?原来如此,正常成熟体魅魔,尾巴上会生长出钢铁般的鳞甲,我却是疏忽了,说起来平时我根本不会给人接近的机会,但唯独对小妖妮没防备呢。”
  
      下一刻,妖妮的尾巴就同样被灵栖抓了起来:“谢谢你对我的提醒,作为回报,我也得为你今后的安全负责,现在开始特训。”
  
      她略一运用巧劲,一股刁钻的力道就透过妖妮那包裹了铁鳞的尾巴,注入其尾巴连接脊柱的神经内芯。
  
      “唔啊啊啊!”
  
      妖妮一下子如触电般抽搐打滚!
  
      “我错了,饶,饶了我......”
  
      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太妹,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求人。
  
      她这貔貅之资,天生漏尽通,生来就最讨厌那种坏坏的事情,虽然在魅魔宫殿里比比皆没羞没臊的行为,但她始终敬而远之。
  
      并且,妖妮魅魔公主的身份,也在其自己不同意的前提下,导致没人敢随便戏弄她。
  
      所以了,妖妮的尾巴在幼年期居然从没被触碰过,再加上她本身对卿卿我我事情的疏远,所以其实体质非常非常敏感。
  
      这种敏感不光是体质方面,心灵方面也是近乎洁癖地对那种事情陌生,而越是陌生的东西,在冷不丁地接触到后就会产生更大反应。
  
      甚至可以进一步说,妖妮的灵魂层面上就注定是极端敏感,毕竟漏尽通,以漏为名,而漏指的就是繁衍之欲本身。
  
      一旦触及到这一点,血气旺盛之人那最闪光的部分生命能,就浊化为,透过下三路脉孔流出,也就是把一份非常宝贵的能量漏失掉了。
  
      所以才有“下流”这个词,不带褒贬意义地来讲,其实是个非常客观地揭示了事物本质的经典。
  
      而一切导致躯体能量“下流”的行为,事物,词语,画面,都是貔貅天资刻入灵魂根底的过敏源头。
  
      总之,妖妮现在的样子可谓惨乱之极,没人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出自哪个平时专宠溺爱她的灵栖之手。
  
      此时的灵栖却是一副悲悯的样子,默默在手上又加了把劲:
  
      “我也不想这样的。可这份弱点是足以叫你失去一切抵抗能力,我不能坐视不管,必须教你克服它才行。”
  
      “当然,我也会引以为戒,这条尾巴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叫别人抓到。”
  
      灵栖这样说着,实际上倒也没有特意添加防护装备,也没有改变尾巴平时放置的姿态,依旧是略微翘起,时不时摇摇的自然模样。
  
      只不过,专门有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尾巴上,感受一切可能对这里产生恶意的蛛丝马迹......这样就足矣。
  
      话说,妖妮这样哭天喊地地表现,很是吸引他人的注意力。
  
      而他人一看到这几只魅魔的组合,顿时视线就收不回去了。
  
      灵栖的绝世容颜跟娇俏体态自不必说,歌露与珐纱的本钱其实也相当勾魂。
  
      本来妖妮是几个魅魔中的一股泥石流,但现在她躺倒辗转,欲罢不能的姿态,仿佛将魅魔公主潜藏的那一部分魅力给激发出来......
  
      嗯,原来她是那种受到折磨才会焕发诱人芬芳的类型?
  
      所有注意到魅魔四人组的家伙,都不由自主地干咽口水,一股无名燥热燎燎升腾。
  
      “你们也是来地狱星系历练的吗?不如跟我们组队,申请探索魔性森林深处的资格如何?”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发出邀请。
  
      但他们攀谈的对象,居然是烨良辰。
  
      好吧,烨良辰的确生的一副好品相,高大魁梧,鼻正口方,剑眉星目,还有一副能量生命体天生在骨子里的傲气。
  
      所以在大多数人印象里,这似乎是一位高端武力公子哥,带领倾心于他的几个小女人出来游玩的。
  
      “这个嘛......高手你怎么看?”烨良辰甩锅给灵栖。
  
      众人也跟着把视线对准灵栖,那眼神似乎在说,原来这位是正宫,果然仪态非凡,羡慕羡慕。
  
      至于那个正在被正宫教育的......大概是什么不肯屈服的倔强小野猫,要被训导成族符合主人喜好的新成员吧。
  
      此等非但不会吃醋,还要帮主人扩大库藏的正宫,果然贴心贴体,羡慕羡慕。
  
      “可以合队。你们既然都是想要探索魔性森林深处,那就听我分配,男的继续待在外围,狩猎出没于此处的飞禽走兽......女的跟我走。”
  
      灵栖居然搭理了这些路人的提议,并且开出一个非常符合众人对她,以及一男四女小团队的猜想的条件?
  
      “以及......你们在场的所有人,我都要了。”
  
      此言一出,顿时令所有人脸色大变!
  
      “简直欺人太甚?”
  
      有冷眼旁观,本不打算参和这支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折磨同队女孩的荒唐小队,听了灵栖发表宣言,顿时义愤填膺:
  
      “你们是哪来的东西,太霸道了吧!一定是哪个独裁小国的年轻贵族,外出历练还以为天底下所有人都会娇惯他?”
  
      “呼呼,到了这里,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在场的每一个团队,无不是富可敌国的家族青年才俊,才能够动用私人财力,到往这个混沌星区历练。”
  
      “是啊,传说每一期只有七个观察者,是真知会官方遴选出青年一代的佼佼者,可以享受穿梭费全免的边缘星空历练,其它没达到遴选标准的人士,若想要有机会到达这座远古神魔战场遗迹,非得是家族底蕴极端的深厚,才有实力施展超远距离空间跨越呢。”
  
      四周的小队们气势汹汹,打算给烨良辰这看起来很臭屁的家伙一个教训。
  
      而好多女性历练者,也对灵栖投来鄙视不屑的目光,在她们眼里,这是一个依靠队长狐假虎威的无耻家伙!
  
      问题是你自己抱男人大腿倒也罢了,现在居然打算胁迫在场所有女子,来取悦男主?
  
      对于瞬间成为众矢之的境况,灵栖有些纳闷:
  
      “奇怪了,他们为什么对我敌意滔滔?先前是你们说要组队,组队就组队,现在我同意带你们攻略树海秘境,怎么一下子剑拔弩张?”
  
      灵栖曾经看过七大观测点的报告,通过烨良辰的特权,得见魔性森林的详细照片。
  
      只一打眼,灵栖就确定,这魔性森林的本体乃是一株非常接近“青龙木”的“青蛟木”。
  
      这东西应该也是某二流木系门派赖以跑路的秘宝,不过同样错过了最佳逃遁时机,在临门一脚进化的时刻,遭到魔焰冲刷。
  
      木主疏通,它那屈曲盘旋的姿态,其实是首尾相噬,封闭了全身对外交流的空隙,能量回流自称体系,保留本命元气。
  
      “你若是真的脱胎换骨成就青龙根基,就会一飞冲天,远遁而去,不会再留恋这座已经被魔焰侵蚀得千疮百孔的母星了。”
  
      “所以抱歉,我不会让你成功蜕变,这份资材还是跟我携手共谋重建母星大业并吧。”
  
      灵栖答应带人同行,自然有她的打算,要利用这群不明真相的路人,找到青蛟木首尾衔接的罩门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