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3青蛟
    当初七位见习观察员,都是各个道统里出类拔萃的潜力股,值得重点培养的人物,享有“公费历练”的特权,尚且被灵栖判定是庸才水准。

    现在这群自费出来探险的杂牌小队们,资质自然更加不堪,九成九都是持着装备来游玩的,自身实力还是凡人水平。

    不过初生牛犊的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灵栖还是很欣赏的,她要的就是这种活力。

    眼下,对方似乎误解了什么,以为她要独揽大权:

    “所有女子都要跟你一队,是深入那密林深处,反倒是男子们留在外围?”

    许多团队的领导者终究还是男性为多,一听灵栖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不,不是全部。”灵栖加以补充:

    “烨良辰小友,你也要跟随我们进入内部区域,因为要通过门禁特权。”

    聚集在魔性森林外围的历练者大约有二百多人,其中女子也就不到六十位,其他大半都是男人。

    而烨良辰如果分到里队,他就真成了万花丛中一点绿。

    “看来只有拳头才能跟你们说明白。”

    几个脾气不佳的路人气势汹汹围上烨良辰。

    可怜烨良辰却处于实力被封印状态,放不出什么能量炮光线波之类种族特技,只能跟他们拳来脚往,打得好不热闹。

    他左支右绌,就连解释的话也空讲出来,或者就算讲出来也没人听。

    而一旁的妖妮却来了精神,拍手叫好,卖力加油,就喜欢把气氛炒热。

    这完全是菜鸟互啄啊。

    灵栖没多讲话,默默抖开神农鞭:“索性你们也矛盾重重,那我就毫无压力地直接给你们洗脑好了。”

    嗖嗖嗖,忽忽忽,呜呜呜......

    灵栖轻抖长鞭,身体随着手臂摇动的惯性,浑然天成地转过一个圈,仿佛是个舞蹈动作,又仿佛只是不经意地旋首顾盼,和煦无痕。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旋身,摇起一股同样不易察觉的微风,带着淡淡的粉色和若有若无的香气,拂过众人。

    所有人都是一阵陶醉,好像忘记的时间,似乎只是一瞬的恍惚,又似乎刚刚闭幕沉醉了几分钟。

    总之他们再回过神来时,眼中灵栖的感觉已经大有不同。

    这一定是梦中出现的女神!

    先前看灵栖虽然也是难以挪开视线,但现在再接近灵栖,却从心底产生“她是我的真命天女”般的宿命感。

    不光是男人如此,其他一开始对灵栖报有敌意的女子们,现在也对灵栖产生乐意唯命是从的依赖感。

    “现在可以听我讲话了吧。”灵栖平静如常,又把刚才已经叙述过的战术重复一遍。

    其实也没什么可重复的,男人自由活动,在外围狩猎,女的跟她走,一切听指挥。

    虽然没说为什么,但也没人询问,只要“心上人”的智慧行动就行了。

    “这还血境的魅惑功力,果然高明,达到润物无声的程度?”

    灵栖观察这帮路人中招后的表现,略有所思:

    “他们对我言听计从,却又不会影响灵智跟判断力,绝不是洗脑诱骗之类,而是发自内心的信任。”

    “此等技巧,还有待发掘,似乎可以让这一族甩掉下滥妖女的帽子,达成心心相通的良善法门。”

    总之,解决了话语权的归属,剩下的事情就水到渠成。

    男子团队在外围狩猎,其实正是他们原本打算进行的活动。

    那魔化森林外围的密林从中,出没着许多中小型禽兽。

    它们有敏捷娇小的松鼠兔子类,还有体型中等的豺狼猎豹,乃至硕大的狮虎熊象。

    但奇怪的是,这些动物只有轮廓符合通常森林动物应有形象,细节方面却一个个身披青绿鳞片,好似水生动物。

    问题是整座森林地带根本没有水源存在。

    但这里是远古魔神战场遗迹,支离破碎的混沌星区,所以似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奇怪。

    历练者们只需明白,在此打猎能够收到好处,就足够了。

    是的,就算没有灵栖安排任务,按照众人原本的计划,也是集体狩猎。

    这里的野兽强度适中,既不会有生命危险,又不会显得太过简单。

    每一只出现在森林外围的奇特兽类,受到攻击所流出的血液,都是一种墨绿的汁液。

    这些汁液迸溅到地上或者树木枝叶上,大约几分钟后就会蒸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氤氲的雾气小球。

    这些小球会自动钻进附近的人身体里。

    但是绝对无害!

    反而主动吸收这些雾气的话,有恢复体力的效果,令人在森林里狩猎长时间都不会疲惫。

    这些现象,当然是银河发展集团早就发现的东西。

    并且经过长时间彻底的研究,也得出“他们确实无害”的官方结论。

    此外,如果是击杀了这森林里的鳞片生物,他们更是整个尸体都化为凝聚得犹如实质的墨绿能量球,并且非常有指向性地飞入对其造成致命攻击的猎人体内,不会留下任何尸骨杂物。

    此等现象,可比血雾绿球的就近融合复杂多了,光是“自动寻找仇恨最高目标”的原理,就值得发展集团的研究者们钻研好些年。

    而且这第二种现象,同样被认为是“无害,甚至可能有益”的效果。

    不过这一层官方并没有正式公布,毕竟太早下结论的话,万一今后真的出现什么后遗症就很尴尬了。

    然而长时间以来各路历练者的亲身经历,已经把这个结论默认为公认的结论,又传说大量再此猎杀奇特生物,可以强壮体质,延年益寿。

    如果不是穿梭混沌缝隙的飞行器成本太高,这里恐怕早就成为全民刷怪的狂欢圣地。

    幸亏星河发展集团已经有意识地禁止太过大规模地在这片森林外围区域狩猎,只有少数特别有权势的家族,缴纳巨额资材,才允许在此狩猎。

    所以这里说是历练地点,但已经逐渐朝着高端休闲娱乐会所,度假狩猎主题游乐园的方向靠拢。

    总之外围男子汉们一旦开始狩猎,顿时玩的热火朝天,全然忘记了之前被灵栖发号施令的不快。

    而灵栖也对他们活力十足的状态十分满意:

    “不错,你们所狩猎的这些怪兽,其实是青蛟木排解出来的妖族血脉。青蛟木要进化为青龙木,就要对自身血脉提纯,清空妖族血脉,才能够进入先天神兽之属。”

    “不过当前的星球环境下,任由妖族血脉排出,很快就要遭到魔瘴侵袭,变成跗骨之蛆,回过头来寄居到本体上,反而拖累血脉纯化。”

    “所以这株青蛟木不惜耗费纯净的乙木之气包裹妖族血脉,在它们未收到魔瘴侵袭前,寄托进来此历练人体内,是舍小利而谋大势。”

    点评完毕,灵栖对身后的众女团打个招呼:

    “而我们,是要趁着青蛟木运行这复杂的血脉吞吐之法时刻,找到它罩门,埋下颗小棋子......”

    “算了,更多的细节也是跟你们无关,尽管跟我来来便是。”

    一行人即将出发,妖妮却提出异议:

    “等一下,你们在密林深处探索,应该又是那种神秘兮兮,人影都不见一个的环境吧,我想待在外面人多热闹的地方。”

    外面火爆而无危险的狩猎活动完全是一场狂欢大派对,让妖妮看的好羡慕啊,非常想留下来一起玩。

    歌露珐纱也一起申请:“公主要去的地方,我们也必须跟去的,这是使魔的职责所在!”

    “不行。”灵栖深深地看了三小只一眼,一口回绝。

    歌露是个满脑袋荤段子张口就来的小污女。

    珐纱虽然不爱讲话但身体完全就是一副招惹罪的活招牌。

    而妖妮刚刚受到特训,面色还潮红着,谁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把这三个惹祸精放进一群精壮汉子堆里,实在叫人放心不下。

    “我的安排自有用处,你们还是乖乖跟随吧。”

    在灵栖不容置疑的口吻下,全女团队来到了封锁密林深处的关口前。

    由烨良辰跟守卫员交涉,好一番讨价还价后,终究也只为众人得到跟见习观察者一样的权限,只允许在初级驿站参观。

    “好的,可以了,你退下吧。”灵栖不以为意,打发烨良辰也去了门外待机。

    然后,灵栖叫大家站稳扶好,各自找到能够支撑的把手。

    “风水罗盘起,地脉挪移承,九阴癸水转,乙木坤土合!”

    她默默催动法力,忽地一下,众人所在的小房间,整个消失了......

    这种现象,以往发生过许多次,所以魔性森林允许搭建驻地的范围被一次又一次地疏远到靠近外围的地方。

    而这一次,恐怕又要刷新驻地被凭空转移危机的范围下限了。

    不过在小黑屋众女子的视角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天与地的分界变得模糊,湛蓝空灵的苍幕,铺开磅礴而高洁的云海,而就在这清新的蓝白背景下,又有数十条苍翠遒劲的土柱穿梭其间。

    慢着,那颗遍地魔瘴污染的星球上,会有这种蓝天白云的美景吗?

    而且那些不分上下左右,纵横于天宇间的土柱又是什么东西?

    女团们扑在透明小屋玻璃前惊叹连连,却又有些担心,摸不清现在的情况。

    “这里便是那独自撑起魔性森林的巨木内部,其实已经开辟出半座洞天,只不过尚未祭炼完整。”

    “现在,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我去找此地器灵谈谈心。”

    灵栖素手轻摆,装载众人的小屋也分崩离析,所有人都在半空中尖叫,慌乱摆动手脚。

    不过她们很快被散布在天幕间的土柱捕捉到,安然落地。

    而这种捕捉并非是土柱们活动起来直接接触,而是众人在靠近最近的土柱时候,就感受到了重力,被重力所吸引到土柱上面。

    这些重力比起外面的地面重力轻了近10倍,所以砸上去后根本不会受伤,还有点轻飘飘软绵绵的。

    离近了看土柱,则能够辨认出来,它们不是单纯的土石搭建出扭曲的柱子形状,而是一条条粗壮的根须,上面覆盖泥土,形成前所未见的“柱状”大地。

    这种大地也是有重力的,只不过通常星球都是球体,而它是不规则柱体,或者直接说是触手。

    “小青蛟,你这洞天世界凝练得差些火候,以乙木之气为根基,需要大量坤土资材与癸水灵气,所以我稍一亮出诱饵,你就迫不及待把我们吞进来了?”

    木系灵宝,多少都拥有拨动地脉,搬移风水的本事,这也是魔性森林经常发生整片驻地莫名消失的原因。

    同样,天为乾阳,地为坤阴,对应万物之灵的男人女人,阴阳之气的牵引,是青蛟木在尽量保存本源乙木元气的前提下,催动血脉纯化的重要能量源。

    灵栖安排的男女两支队伍,气机感应之下正是告诉青蛟木,有上好的薪资到来,快来收取。

    以及,灵栖在催动神农鞭给众人施加魅惑时候,把一丝暗灭黑雪的气息也加了进去,这是水系至宝的线索,对木系生灵也是大补之物。

    可这家伙一旦打算催动地脉搬运的手法,掠夺生灵命运,露出的蛛丝马迹就要被灵栖抓住。

    而灵栖灵魂记忆可以说里是木系生灵的老祖宗,凭自身修为祭炼出洞天法宝的大宗师!

    她甚至还获得过星球意志的授权,木系的地脉,风水格局对灵栖来说是绝对主场。

    平日里,发生“班门弄斧”类似的事件,就已经会让弄斧者尴尬无比。

    但现在,是鲁班主动来找弄斧者要来砸场子,这其中的霸道气息无以伦比。

    原本众人会被传送进专门处理资粮的留存空间,但现在灵栖现在是抓住青蛟木的破绽,反客为主,完全掌控了这座处于青蛟木法力核心。

    所以在灵栖操作下,众人现在是处于青蛟木最隐秘的半成品洞天中,任那青蛟木再狡诈,也绝不可能在自家倾注了毕生精力的半成品洞天中开战。

    眼下,众美女们在土柱地面上已经开始观望风景,享受即使在和平的星球上也难得感受到的充沛灵气,清风拂面......

    看来这方洞天之主暂时没有大动干戈的打算。

    “你究竟是谁?”

    浓郁的灵气聚集,显化出一位青袍老者的形象,出现灵栖面前?

    这老者仙风道骨,有充盈饱满的灵气萦绕全身,很是超凡脱俗。

    但偏偏,他的面孔竟然是头蟒蛇的样子,两眼如豆,分部耳侧,颌吻宽而突出,长舌如信,獠牙尖长,张口出言狰狞盛怒,十分可怖:

    “为什么会这样,拨动地脉也好,探测到虚渊玄水矿床也好,明明是我先的!可你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魔族异类的妖女,怎么轻易就破解了我经营万年的风水格局,甚至随随便便就挪移到我最核心的机密,半步洞天?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也难怪这青蛟暴怒,自从远古魔灾降临,诸多顶级门派和上仙强者纷纷遁逃,就连星球意志也委身大宗门,对母星弃如敝履。

    这株青蛟木原本也是妖族蟒类,而且还是天赋异秉的含有一丝上古青龙血统的高贵蟒类。

    是某个二流巅峰的准上阶门派,预测到魔灾将至,没办法了,才寻找到最具资质的青蛟蟒,催动秘法,硬生生给它净化血脉成青蛟木。

    因为青龙血脉只有以植木系形态呈现时,才最擅长发挥空间遁行机能。

    至于青龙的妖兽形态,那是擅长操纵风雷,吞吐闪电的战斗姿态,在当时的局面里用不着。

    总之,青蟒被变成了青蛟木,但它走在下一步青龙木的过程中,就遭到魔劫,只能中断进程,暂时自保。

    现在,万年时光过去,炼化青蛟木的门派没有了,母星的星球意志也没有。

    蛰伏中的青蛟木以为得到无上机缘,可以趁此机会,随意调动地脉元气,将残存的一切资源都采纳,用作自身进阶资粮,继续提纯青龙血脉。

    而这一回,它就不再是为服务门派而进化,所收获的力量都可以归为己有。

    反正这颗星球已经没救了!

    剩下的许多天材地宝,地脉元气,与其放任着被魔焰焚烧,化作魔瘴,不如成全了我青蛟大仙,提纯青龙之资,也算一场造化。

    可是灵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