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4示丹
    “小青啊,你说你先参透了地脉奥秘?真是笑话,正牌的星球意志就在你眼前。”
  
      灵栖面对狰狞的青蛟,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有些想笑:
  
      “目前的你虽然法力比较深厚,但对于地脉之力的参悟远不如我......何况你所谓的地脉掌握,五成仰仗功力,五成是各家道统总结的风水规律。”
  
      “而我是真正执掌星球意志的权限,是这颗星球真正的主人!就算除去这条特权,单论修行与战斗的经验技巧,也是远胜于你......”
  
      “如果你实力是五分法力加五分技巧,合计为十分,那么我就是三分法力乘以七十分技巧,至少二百一十分,一个打你二十个都游刃有余。”
  
      灵栖毫不留情地嘲讽,直把青蛟激得暴跳如雷:
  
      “岂有此理,士可杀不可辱!小妖女纳命来!”
  
      青蛟老仙终于含怒出手,蟒口一张,浓郁得仿佛实质的毒雾好似黑铁大棒,轰然捣出。
  
      这小妖女虽然不知用了什么邪门手段侵入自己领地,固然要忌惮,但怎么一只看都是初生幼崽的小妖女,敢瞧不起本青蛟老仙?
  
      何况那家伙大言不惭说自己是销声匿迹已久的星球意志,真是笑死人了,当年灵气最充沛,仙家圣地之一的星球意志怎么会是只魔族异类?
  
      一定又是哪里冒出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外族,觊觎这座星球的财富已久,妄想来分一杯羹?
  
      以及,你叫谁是小青,没大没小的东西!
  
      毒雾发如雷霆,厚重如古旧的青铜巨柱,没有丝毫烟雾之类飘渺的特性。
  
      那是青蛟老仙妖族法力极端凝聚的所在,也就是他既然打算走提纯青龙木血脉的路线,就完全放弃妖类的法力,把一身蟒蛇时期的精华全都分离出来,当成身外之物的武器。
  
      换句话说,那是它的内丹!
  
      “来得好!”
  
      灵栖看清此招底细,竟然有些迷醉:“好久没享受过如此纯正古风的斗法了。”
  
      她右手持鞭背于身后,左手则连连打出符篆,引出十几条青色小蛇,抵挡在此棒状毒物的去路,不惜粉身碎骨。
  
      “你真的能操纵这里的灵气?明明身处我的洞天......”青蛟老仙顿时如吃了苍蝇般难受。
  
      那些灵气小蛇不光是因为出自自己洞天,而且还是自己在万年时光中提炼出来的青龙血脉精微。
  
      平时它们不会显露出蛇形,而是仿佛天地自然般地组成蓝天白云,把这座半步洞天装点得仿佛正统仙家开创出来世界般。
  
      但灵栖就偏偏揭开了它的底细,把好好的一处洞天福地变回自我陶醉的蛇窝。
  
      如果以上这些只是形式上的丢面子,那么这些源自本身的灵气小蛇,可以略微啃动毒雾内丹这一点,就是真正动摇青蛟老仙根本的杀招。
  
      没错,毒雾巨棒有一小部分,被灵气小蛇撕扯得动摇了!
  
      因为这些灵气小蛇也是青蛟老仙自身的一份子,所以是可以撼动那妖魔内丹的。
  
      而且,青蛟老仙最怕的就是内丹妖气溃散,隙逸出来。
  
      因为稍有一丝蟒蛇妖气流露出来,就会对他好不容易提炼的“青龙木”血脉造成极大影响,每一丝乙木龙气的提纯,都是百年的寂寞苦修。
  
      “你这可恶的妖女!想把我也拖下水?我已经看出来,你最善勾引出各种生灵野蛮兽性,是要魅惑本仙长,将这青龙木的道行毁于一旦吗?”
  
      青蛟老仙抡圆了那柱状内丹,竟是彻底将它当成巨棒武器,囫囵猛砸,地动山摇。
  
      灵栖也不示弱,单手继续只是并拢双指,树在眉间念咒,可这下子身边腾空起来的竟然是本空间中的那些条须状大陆!
  
      本来青蛟老仙的半步洞天中,蓝天白云的背景是青木灵气所化。
  
      在这个背景中就算凝聚出地面,也和宇宙里差不多,应该是球型或者块状的陆地。
  
      但青蛟老仙的修为还不足够,所以是把少量已经转化为青龙木质的体内组织,搬运到半步洞天中来,充当支撑实体的框架。
  
      谁会想到,那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魅魔,夺取木系物质的操作权来,竟然比青蛇灵气还要爽快!
  
      十八条青木根须,每一条都覆盖了厚达百米的土层,也就是相当于十八条直径两百米的“木筋混凝土”,轰然扫来,抽得青蛟老仙东倒西歪。
  
      这些木筋陆地除了形状不是球型,每一条都具备自成体系的重力场,每一条陆地的细微特性也稍有不同。
  
      而就在灵栖催动它们进行轰轰烈烈的打击同时,那些稀稀拉拉分散在几根条形陆地上的女团成员,则牢牢地被重力场吸引住,不会甩脱。
  
      现在她们的视角里,就像站在稳重的地面上,任你天空的景象如何翻转颠覆,我自岿然不动,或者说根本没觉得自己在动。
  
      这比常态宇宙的星球重力还要奇妙,毕竟那些星球虽然是在高速自转与公转,但旋转的方向速度亘古不变,严格遵守规律。
  
      但灵栖这边把条形陆架当成鞭子甩,居然惯性还稳定如常,各成体系?
  
      可见青蛟老仙在祭炼这些根基时也是所图甚大,要在在最初的洞天陆地上布置某种阵法,成就万世稳固之基础。
  
      但此时一切都成了笑话,自己进万年的努力,都成为一只小妖女掌中玩物......
  
      反倒是一直被青蛟老仙视作鸡肋,留着无用,丢弃又可惜的那枚蟒族时期留存下来的妖丹,成为手中苦苦抵抗的唯一仰仗。
  
      这份与他心血相连的妖丹,可以说是不离不弃。
  
      讽刺的是,青蛟老仙之前还一直想要割舍掉这份血脉联系。
  
      因为正是有着这份连接,他才始终没法彻底纯化血脉,蜕变成真正的青龙木......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那颗万年来都没再用心祭炼过,仅凭着自发吞吐元气而苟喘的蟒族妖丹,在连番重击下,逐渐出现裂痕。
  
      “我不服啊!如果你是想激发我的妖性,那你成功了!隐忍万年的经营,就在今天破罐破摔吧,爆丹,同归!”
  
      蟒毒铜柱猛然暴涨十倍,还继续变粗变大,体量很快已经跟十八根陆地支架平分秋色。
  
      同时,这铜柱妖丹的质地变软了。
  
      一开始是坚硬如金铁,逐渐有了韧性如肱骨,最后软如香蕉......
  
      但这还没完,很快这东西就化成粘稠的流质,再继续稀薄如浑水,直至飘散成烟雾。
  
      而到了这种时刻,那些细微扩散的每一粒烟雾微粒,才开始抽搐颤抖,并有光线透出,眼看着下一刻就会爆炸。
  
      “居然是先散丹,再爆丹?你真是火气够大,宁可将万年基业全部毁掉,也不愿奉献出来图谋大事么。”
  
      灵栖处于浓雾中心,可以说身边被密不透风地法力炸弹包围。
  
      可她还是不慌不忙,长嘘口气:“既然如此,我也礼尚往来,催动内丹与你斗过一场吧。”
  
      灵栖也唇齿微张,吐息平和,一颗米粒大小的嫣红露珠自喉间浮现。
  
      没错,她也有内丹!
  
      这是魅魔之躯进化达到还血境后,可以凝练出丹气,然后运行成内丹雏形,再层层祭炼,直到丹成。
  
      而当丹成之际,就是灵栖进入炼血境的开始。
  
      现在她的内丹就是个雏形,还不可以真正称之为内丹。
  
      也就是说,论起境界来,灵栖比青蛟老仙实实在在低了一个大阶段。
  
      青蛟老仙的内丹是早已成型,甚至都熟得想要扔掉那种。
  
      但他是修行仙道法术,所以不可以称为魔道炼血境,而是仙道的炼神境。
  
      也正是在这个阶段,青蛟老仙才做到一心万用,把法力细致划分,计算每一寸天地方圆的风水术数,维持起洞天的运行。
  
      可是对于修魔者来说,炼血境是不管什么规矩,老子就要随心所欲,让指掌间的万物,都老老实实听从调遣,如指臂使,言出法随。
  
      现在灵栖是思维经验远超仙道炼神境,自然对青蛟老仙的一举一动推测得分毫不差,能够堪透他一切破绽。
  
      同时,法力方面虽然还是化血境,但念头通达,一去无悔,不像青蛟老仙那么瞻前顾后,左右摇摆。
  
      所以了,朱红内丹一出,整个蟒毒内丹扩散后变得昏黄暗绿的空间,霍然笼上一层粉色轻柔的薄纱色调。
  
      每一颗激将爆发的毒丹微粒,都得到细致的安抚,稳定下来。
  
      一时间,局势似乎稳定下来?
  
      不过灵栖内丹所维持住的区域,仅占全部丹毒蔓延范围的十之一二。
  
      青蛟老仙若是发起狠来,把其余的八成丹气也爆掉,就算达不到中心最强杀伤力,也绝对会让双方都不好过。
  
      然而此时,灵栖一直背在身后持有神农鞭的右手动了。
  
      “一苇芦蓑分百草,琼浆毒鸩两重天。”
  
      灵栖的鞭法施展出来,全然不会有魅魔那种妖娆诡黠的邪媚姿态,而是捧动分割天地的伟岸意志,福泽万物的王道正法。
  
      鞭影朴实无华,却紧随着浩荡的意志,仿佛于苍凉荒古间,驱赶万物生灵草木,不再迷茫彷徨,走向通天坦途的先贤牧人。
  
      恍然间,飘摇不稳定的青蛟丹气,四分五裂。
  
      它们不是爆炸,而是极有规律地自发分离成神识法力,生命元气,经历感悟,甚至一丝飘渺的天运机缘。
  
      这正是凝聚内丹的种种要素,居然抽丝剥茧地被分解开来!
  
      至于这所谓的毒丹之毒,仿佛从一开始就没对灵栖产生过任何影响。
  
      毕竟任何使毒的道统,出手前都得问问,“神农”是干什么的。
  
      其实青蛟蟒的毒性,是见血封喉,凝固一切生命特征的“石化”之毒。
  
      而且到了成丹的阶段,此毒是连法力运行都可以凝固住,用在高端修者的战斗中具有奇效,比凡人眼界里看似凶狠的融骨化金肠穿肚烂之流强力得多。
  
      然而这份毒性,也被神农鞭解析出来,安置于裂解开的丹阵周围,以一串玉石项链似的形象缓缓运行。
  
      就这样,成丹所需的所有要素都非被拆开后就逸散掉,而是依旧以某种规矩纠缠运行,似乎在演示着一些蛟蟒化龙的千古奥秘。
  
      特别是那条蟒毒星环,以灵栖所归纳的路径运行后,非但没有了妖族野性的粗鄙印象,反而隐隐暗示这它才是最终化蛟为龙的关键所在。
  
      青蛟老仙整个都呆傻了。
  
      自己豁出爆散内丹的决死杀招都被镇压固然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妖丹解析后,所展示的许多连他自己都闻所未闻的本族的奥秘,冲刷他脑海,令其不能自已。
  
      眼下,自己成丹的奥秘似乎已经一览无余,但最终从蛟蟒纯化为青龙的步骤,就差一层窗户纸,但偏偏青蛟老仙无论怎么推算,死死盯着那丹阵运行的规矩去看,就是捉摸不到这层窗户纸。
  
      在看一旁的灵栖,对这些丹法奥秘视若无睹,或者说早就熟悉之极,好像个饱学老宿回过头去温故启蒙读物样,
  
      她固然是没有洞口,但那副淡然神情似乎在说:“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来求我啊。”
  
      青蛟老仙憋得满脸通红,纠结得手都不知往哪放,居然挠着后脑勺,磕磕绊绊地开了口:
  
      “那个,你有没有......那种秘法......就是,关于乙木之气啊,青龙血脉什么的......”
  
      而灵栖竟然回应了老青蛟:
  
      “小青啊,你一直渴求脱胎换骨,化身为青龙木,可惜早先遇到的二流门派,并不深刻理解祭炼真正法宝的手法奥妙,教给你提纯青龙血脉的路数也蠢笨耗时......”
  
      “现在一个上好的机缘就在你面前,要不要来辅佐我?”
  
      她葱指轻弹,那枚朱红雏丹缓缓悬移到青蛟老仙眉心前不到半寸的地方,似乎要,寻求一个新的住所,只等原主人一句答话。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