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6惹火
    老青蛟终于不再是吓人的蟒蛇面容,变成慈善祥和的帅老头一名。

    或者说,他现在可以被称为小青龙木。

    敢情灵栖口口声声叫他“小青”,莫非早就预见到现在的情况了?

    小青在接受灵栖的雏丹意志后,眼界豁然开朗,明白自己之前的斤斤计较是多么无知。

    身为结丹大成的炼神境强者,他已经计算出来,未来最好的选择就是辅佐灵栖,重建母星辉煌,大有可为。

    这是阳谋大道,绝不是阴谋算计。

    而灵栖也接受了小青投诚,平静地布置任务:

    “你接下来也不必做什么惊世骇俗的事,继续蛰伏在此,参悟修行奥秘,巩固乙木法力。”

    “我马上就去把母星的土、火、金窍门都打通,为大举复兴做准备。”

    “随后,我要暂时离开此处星域,到如今正兴旺发展的核心星域去夺取机缘。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也就三五年内,即可回归。”

    “晚辈一定刻骨参悟前辈的教诲!”老青蛟深以为然,相比万年光阴的过往,三五年转瞬即逝。

    所以灵栖说让他不急着起事,而是巩固修为,其实三五年时间简直太短。

    在小青看来,灵栖传渡给他的知识之深广,够他再研读几百年也说不定。

    就在他抬起头来要说些恭维话时,灵栖的新形象竟令他恍然愣住。

    在小青面前端立着的,是一位长裙罗袖,清丽出尘的典雅仙子。

    但这位仙子的粉翼和嫩角又表明她确实是灵栖。

    小青在看灵栖,灵栖也在看他。

    “你的丹气浮动了?果然我进入炼血境后,自发的魅惑之力也达到一个新层次。”

    以前的灵栖装扮可以说非常的诱人,但那种诱人是对于略有成就的妖族跟修者而言。

    如果是境界高深些的人看来,那灵栖就是魔族妖女,令人不齿的存在......

    同样道理,当初灵栖刚刚苏醒时,那份魅惑是在普通人,跟刚入门的修者眼中的尤物,仿佛只有爆,露,透才是最吸引眼球的特点。

    所以了,当灵栖再次晋级,达到炼血境后,外表上虽然衣着十分得地,一点都不会像从前那样有勾人犯罪的嫌疑,但实际上却产生了对同级跟略高级境界的人士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我的丹气在蠢蠢欲动,它们告诉我,面前有一座上好炉鼎......”

    小青苦苦抑制着自己的真实想法,不敢讲出来,因为那是无法原谅的亵渎。

    如果说对于凡俗妖物,判断一名异性是否有魅力的条件是她是否适合繁衍的话,那么在结丹后的层次眼中,有魅力的对象就是对自己修为提升的程度。

    某种意义上讲,这样的吸引比过去更致命。

    因为建立在野蛮本能的基础上而产生的非分之想,尚可以用理智强行压制或者转移注意力。

    可是连丹气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想要与之密切缠修,却又无可厚非,占据了一心向上的大道理。

    而且灵栖是舍掉一枚雏丹,换来境界的陡然提升,所以她体内有些类似刚苏醒的情况,正是饥饿的状态。

    此时的灵栖,再要进食,便非得是丹气莫属,通常的元灵精气之类,都已经不入法眼。

    这些情况,她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灵栖也不再难为小青,转身就匆匆告辞:

    “那么,我带来的几个小朋友,你就帮忙照看三五天好了,我去去就回。”

    灵栖施展地脉挪移,一转眼看不见。

    而青蛟老仙甚至还痴痴地看着灵栖消失的地方好久,才恍然地揉揉眼,惊觉自己的丹气还在滚滚沸腾中,连忙打坐平复。

    “好可怕,好可怕!那是什么法术?居然专门搅动丹成境以上修者的道心,是传说中无上天魔的手段啊!”

    “可是这古怪魔女的来历又绝非作假,她连内丹都寄托在我这里,里面包含的意志浩瀚深远,绝对是真正的星球意志......”

    “唉,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太井底之蛙了,以前不过是结丹巅峰,就以为可以睥睨天下,现在真正成就青龙木,才发现自己太渺小。”

    小青不再胡思乱想,收摄精神,专心去参悟灵栖赠送的修行心得去了。

    再说灵栖这边,终于也是不再拖着一堆麻烦的油瓶奔走,而且全然凭着自己的节奏来安排诸多事宜。

    她现在,是马不停蹄来到了第三个神秘地点,七环浅海。

    当然,所谓的七环浅海,不过是供历练者看风景的外围游览区。

    有猫腻的地方至少是三环内海以里。

    灵栖母星外观上,至少九成都是魔瘴之海覆盖。

    但这不是她的本来样貌。

    魔瘴之海不是海,而是魔焰。

    腾腾而起的魔焰,高抵云端,把原本的陆地都覆盖了。

    所以现在所见的一些地面,其实在古代都是高山高原。

    比如第三新东宿市,几百年前居然是星球海拔最高的雪山之巅。

    现在成为漂浮之岛,其实也不是漂浮在水面,而是隐没在云层里。

    如果能够钻探到第三新东宿市最底层,就会发现这里其实是一座巨大的螺旋桨。

    其他魔性森林啊,末日坑道啊,白斑沙漠啊,在过去也都是高原山巅的地带。

    这包裹了星球山河大地的魔焰,对物质的毁坏能力倒是一般,但会灼烧心灵,令生物狂躁暴戾。

    而现在所谓的魔瘴之海海眼,也就是魔焰最初击中行星,并导致大量魔焰涌现的地方。

    此处是后天形成的,所以灵栖并不了解其中秘密。

    但真知会对于能量探测方面确实有独到之处。

    他们在一望无际的魔瘴之海中划分出这片七环靶心的观测点!

    如果不是有这一层关系,灵栖也很难准确寻找到这个行星最初伤口之所在。

    “木生火,火归心。我现在应该为五行连通找到个火属性的窍穴,为行星之心的构建打下根基。”

    灵栖是直接地脉挪移,到了魔瘴深海内一环观测点。

    这里没什么景象可看,浓郁的魔瘴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视线所及,只会是各种诡异噩梦。

    比如试图把手掌放在眼前测定距离,就会看到五指变成血肉翻卷,犬牙交错的怪物,长出带有唇齿的肉须,一咬一咬地似乎来攻击。

    这种景象,究竟是真实发生的,还是五感都被蒙蔽了,完全由魔焰制造的幻象?

    在你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眼睛纠结是睁开的,还是闭上的?

    或者从一开始,你的神智就没清醒过,你原本就不是什么来探索的修行高手,原本就是该是个浑身乱七八糟,在魔焰中翻滚焚烧的怪物?

    其实两者都包括。

    任何生灵,受到这魔焰蛊惑后,如果信以为真,放弃抵抗,被翻出了心中的阴暗角落,那么他所看见的噩梦,就会变成现实!

    所以大地就真的长出了一口烂牙,吭哧吭哧啃噬了真知会用最坚固的贵重合金打造的观测站。

    所以前一刻还背靠背信赖的战友,眨眼间就真的从后脑勺冒出奇怪的脊骨链剑,把二人串成肉串。

    所以号称永不灭亡的能量生命体,在魔焰中竟化为奇怪的尸骨:

    他们圆溜溜地,好像鸡蛋壳,蛋壳上有三个规整圆形的黑洞,活像儿童画画出的骷髅图案,似乎不但不吓人,还很滑稽。

    但当许多这玩意用空洞的黑圆孔窍盯着你,还全身不规则地抖啊抖,那场面就很瘆人了。

    更别说,那些奇异亡骨不光是吓人而已,它们还有吸取法力的特技?

    法力就是修行者的胆,此等魔焰底层,也有不少高手敢于深入,而且不会被魔焰制造的幻想迷惑,凭借的就是对自身实力的无比自信。

    但是当法力被釜底抽薪了,他们心一慌,就被魔焰钻了空子!

    于是越是高手,心中隐藏的“害怕之物”就越强大,一旦这怪物具现出来,又给魔焰深海的凶险程度加上几分。

    总之,这地方是个极端的存在!

    浅海外七环到外五环,似乎很平静,无甚特别,而内海一二三环是货真价实地有恐怖怪物,杀人嗜血。

    按照真知会的资料介绍,这里也是唯一一个除了神秘度外,也存在真刀真枪杀伐战场的地点。

    而且星河发展集团跟一些或雇佣或流放来的“能打”的武装集团们,也都重兵把守在中层四环的防线上,生怕有内海的怪物冲出来。

    实际上,就连四环防线在资料中也是个绝密的存在!

    哪怕最公开的信息中,也只会介绍这里的外三环观测点,是个“风景独特,但看久了很腻,不建议游览”的地方。

    至于灵栖走地脉挪移捷径,直接降临的内核地带,比内一环还靠内的“行星之伤痕”......

    完全就是无尽杀场!

    甫一露面,灵栖就感受到深沉的杀意,浓厚的杀意,毫无遮挡的杀意。

    然后不到半秒钟,铺天盖地的杀意就转化为实实在在各种诡异多变的杀招,奇特残忍的杀器,饥渴难耐杀阵。

    甚至可能那半秒钟,都是因为灵栖出现的太突然,导致那些魔焰转化的怪物们一时间惊喜过头,亢奋嚎叫吧。

    当然,实际上这些魔焰怪物是没有多余的神智来考虑情绪方面的变动的,杀戮,破坏,毁灭才是其诞生的意义。

    灵栖笑了。

    没想到万年前曾经推想过,而没实现的场景,在这里遭遇到。

    她那时被从天而降的魔焰巨力轰地一下打失意识,一腔报效家园的热情根本没来得及施展。

    这话讲出去,其实是会被同年代其他笑话的:“看,让你装英雄,独身逆行......陨落得那么憋屈,还不如保留后路。”。

    但是现在的情形......

    “早就腻歪了哄小孩子的游戏,心里又被光复母星的使命压迫着,忙着提升境界,其实很累啊。”

    “并且对于刚刚晋升炼血境的我,下一阶就是与仙道返虚境平齐的魔道返情境,因此也不必再急于求成,是时候停留一下,积累些底蕴。”

    “总之,现在的强度刚刚好,是一场可以尽情施展手段的杀场!”

    敲定决心的一瞬间,灵栖身形催动,长啸干云,简直比周身层出不穷的怪妖怪们还要放纵,堪称魔性大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