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7封炉
    炼血境的魅魔之躯,本该内丹大成,但现在灵栖是舍丹而成的境界,所以饥饿得很,并且现在的饥饿比当初化魔境升还血境要高端得多。
  
      同时很幸运的是,魅魔天赋也包含很大一部分幻惑能力,至少对魔焰的噩梦转化功能抵抗性相当强,灵栖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不会轻易中招。
  
      “你们这些魔头异火,些许迷惑生灵的手段,敢跟我魅魔一族新晋魔王级幻祸之本能抗衡?”
  
      灵栖两眼中呈现粉红的霹雳电流,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真的喷溅出来浓郁的高压魔力能量流,噼里啪啦贯穿一切。
  
      这时的灵栖如果让真知会来评价,绝对是有实力占据某星球百分之一势力的大魔王,要丢进魔瘴烈日中才可以安心的心腹大患。
  
      但就算如此,当前灵栖释放出来宛如实质的魅惑魔光,也不可能是一下子把魔焰的噩梦化怪物们迷惑倒戈。
  
      从这个角度看,那些魔焰果然相当厉害,已经肆虐了万年,并且背后没有主使人加力的情况下,还能凶威赫赫。
  
      但也仅限于此了,灵栖既然在第一波对抗中不落下风,后劲就绝对比它们足!
  
      有计划,有信心,有底气。
  
      首先,她是盯紧了一匹魔头,持续释放幻惑魔光。
  
      同时灵栖挥洒神农鞭法,将目标之外的魔焰拒绝身外。
  
      她现在动起手来,已经不再是凝聚出显眼的长鞭,而是摆动两袖的飘带。
  
      但鞭法还是神农鞭的道统!虽形不似而意真。
  
      现在的灵栖在整体风格上更加接近长生宗道统含蓄内敛的习惯,而不再迁就魅魔躯体所属那种蛮夷体系华丽热情奔放过头的风格了。
  
      长袖善舞,亦可挥洒天地!
  
      灵栖仙子长袖捭阖的绝世舞姿,穿梭在妖异魔焰中,每每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出生天,令人血脉偾张。
  
      终于在一个时间节点,那匹一直遭到灵栖盯死的魔头,发生了变化。
  
      它狰狞可怖的躯体扭曲,溶化,冒泡,变成污浊的黑雾。
  
      这是纯粹的凶恶本质,对灵栖的敌意并没有丝毫改变,只不过寄托于早先牺牲者的怨念形成的异型肢体被剔除。
  
      “这个程度就够了,给我收!”
  
      灵栖单手成爪,强行攫取这股黑气,催动全身脉络,发出强猛吸力。
  
      黑雾被灵栖纳入了经脉运行体系。
  
      在没有消除敌意的前提下横冲直撞?
  
      这等于服用剧毒,而且这剧毒的载体还是烧至沸点的滚油,各方面都不是应该随意放任它们进入体内的东西啊。
  
      可灵栖要的就是这股冲劲,闹得越狂乱越好,这样才有爆发力......
  
      “我体内法力本来所剩无几,刚刚催动幻惑魔光也把最后的积蓄用掉了,现在体内脉络是一白如洗。”
  
      “现在放任魔头进来肆虐,只要封闭经脉内壁不要让杂质渗透吸收,就可以利用他们的活跃过程来激发法术。”
  
      灵栖幻惑魔光的作用,也仅仅是把他们渗透侵染的那部分特性打灭掉,否则也不敢随意放进来。
  
      其实就算灵栖真想将某一个魔头彻底扭转成无害,乃至听命于自己,现在的她所剩的这些本源魔力也是不够的。
  
      所以灵栖才仅仅将他们稍作处理,就吸收进来。
  
      以这第一桶金为底子,灵栖才发出更凶猛的第二发攻势!
  
      粉色的魔光电流,变成得有些晦暗的紫霞,催动转化第二匹魔头。
  
      然后等第二匹魔头也熬制成敌意不减,但已经失去了渗透侵袭的特性后,灵栖又把它也纳入经脉,利用它肆虐的动能,催发第三轮幻惑魔光。
  
      以上过程,听起来有条不紊,循序渐进,但实际操作中步步惊心,命悬一线。
  
      也就是灵栖艺高人胆大,敢跟魔焰如此周旋。
  
      她是木系精怪出身,这等调控体内脉络的事,正是拿手好戏。
  
      于是乎,第一匹魔头的炼化,整整缠斗了一个时辰。
  
      第二匹魔头就坚持一个小时。
  
      第三匹魔头对峙半小时就被灵栖吸走。
  
      第四第五一起来,二十分钟后双双入瓮。
  
      如此大战三百回合,不到一天时间,灵栖全身经脉都被狂躁乱跳的魔头充满。
  
      这样的情形,是不可能封闭经脉强行压制的,否则下场就像塞满火药的竹筒,成为个大爆竹。
  
      所以灵栖要让这些狂躁魔头的法力形成动态平衡。
  
      她有仙道神农鞭法做指导,规划出一道放大版的掌心雷符箓。
  
      只不过这符箓比通常画在手心的掌心雷大出几百倍,是劈山雷。
  
      这个时候,灵栖所容纳的狂躁魔头们,就可以释放出来一些,把他们的躁动用作符法回路中的能量,引动雷霆。
  
      毕竟雷法也木系修者最为擅长的功夫,灵栖对此法门游刃有余,不落窠臼,管你仙气魔气,清浊纯杂,皆可为雷......
  
      “第一阶段结束,现在才刚刚开始!”
  
      灵栖意气风发,稍作吐息,一掌劈下,雷霆震怒......
  
      咣当!
  
      暴烈的雷法罡气,还是粉色温馨的色调,却有着开天辟地的威能!
  
      轰鸣阵阵远去,灵栖脚下方圆十里的地面被罡雷暴风吹得洁净平整,强迫症一本满足。
  
      虽然这份雷罡的成分其实一点都不纯净,乃是把千百个魔头的暴戾之气一股脑喷泄而出,但光论这冲刷的力度,也足以扫平一方天地。
  
      就好比,用超高压水枪洗地,哪怕水罐里装的是污浊废水,只要水压够强,那强力的冲击下也能够铲除顽渍。
  
      更别说灵栖还有独到的杂污处理手段......
  
      这第一道惊雷,劈碎了何止百万匹魔头?
  
      趁它们魔体破坏,邪恶本质外露,灵栖背后的雷法符阵故技重施,施展龙卷狂吸的路数,把一股股黑雾碎片吸入阵体。
  
      开始第二轮雷法酝酿!
  
      咣!当!
  
      第二发怒雷,威力高出十倍,地面都被震出了圆整的深坑,雷法过后却天地间一片澄明,好似一切恶灵都被净化。
  
      可是这样的景象只维持不到一分钟,正因为此地的陡然清明,四周魔压加倍挤迫,周围更浓郁的海量魔头再度疯狂汹涌到来,形成螺旋涡流。
  
      “来的好,有多少收多少!”
  
      灵栖雷法再催,位于暴风眼中心的开山雷阵甚至还不满足,主动狂吸涌进的魔头,炼化碾碎,酝酿雷霆第三发!
  
      刹......
  
      第三发惊雷甚至不再不出震荡巨响,因为在其所到之处已经没什么可以阻挡,贯穿恒宇,抹杀一切。
  
      此时不光是四周的魔头向聚拢,就连地下壳心里混进岩浆的暗火也被抽吸出来,融入雷阵。
  
      “总算到这一步了,你们这些污染了母星心火本源的魔焰,乖乖给我滚出来罢。”
  
      灵栖不再催动雷阵放炸,而是一层层地开始给符咒加码,让吸纳之力更盛。
  
      源源不断的污邪魔头被抽取出来,此时灵栖却已经断绝了自身跟雷符的联系。
  
      这些没入地心的本源魔焰都是没侵染过其他生灵的第一手魔焰后劲尚足,魔性浓郁,已经超过了灵栖可以阻隔的极限,冒然接触恐遭不测。
  
      此外,现在雷符大阵的体量也已经超过灵栖控制,再不脱离关系,灵栖自己也会被吸进法力运行回路,变成下一道雷霆的成分。
  
      实际上,整个雷霆法阵在现在已经遭到无尽魔焰反扑,估计是发不出第四道雷罡了,等雷阵完全被魔焰占据,它也就失去意义。
  
      可至少现在,能吸引更多的魔焰去填充雷罡法阵,就是它最大的效能。
  
      灵栖眼见得从地心冒出的魔焰颜色越来越淡,朝着桔红澄明的方向转变,心里也是安定下来。
  
      “侵袭地心的魔焰,被抽取得七七八八,我现在的本领跟时间,也就够做到这种程度了。”
  
      “等日后境界大成归来,我才可以亲身潜入地心深处,把每一丝一缕的魔焰都********。”
  
      “不过现在,母星肾水、肝木的布局已成,只要小青道友按部就班地协助我温养母星,这颗星球的地火熔心,不久就能和他们气脉相连。”
  
      算算时机差不多了,灵栖催动行星之主的地脉特权,挪移与地火熔心相距不到百里的近处。
  
      在这里,她可以亲眼看到炉心运作的情况。
  
      果然地火的颜色已经有所回转,如顽强不屈的心脏,搏动出温暖澎湃的地脉气流,支持整个星球的抵抗。
  
      但还是有些许魔焰如跗骨之蛆,难以根除。
  
      可惜现在灵栖的水平,也无法再接近地火熔心,不然难免被烈焰吞噬。
  
      好在此时残损的魔焰,跟这地心熔火间的博弈已经发生优势扭转,就算一时间难以被消灭,但也被地火压制,不会壮大蔓延。
  
      假以时日,灵栖把母星的五行根节全部打通,地火熔心得到整体支撑,威能强大何止百倍,说不定自己就可以炼化掉那些残余魔焰。
  
      “好,我就用最后的一份底力,把母星的创口封闭,避免外面的魔焰重新钻进来,打扰母星的熔火炉心修养生息,壮大自强。”
  
      灵栖这时催动法力,是纯纯净净,提炼自身底蕴来激发的元气,而不再是假借外面魔焰狂暴之力,虚以委蛇。
  
      这也是为了保证地火炉心创口的清洁,不要再节外生枝。
  
      当然,这份法力还是要结合灵栖星球意志的特权使用,才可以达成目的,否则那些许法力可不足以缝合折磨星球万年的创口。
  
      嘎吱嘎吱,灵栖以一具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魅魔之躯,居然在做着好似搬山大力神将才有的巨力拉伸动作。
  
      她两臂平展,双手抠成爪型,运使法力,拉动头顶上的狰狞创口,一点点地聚拢。
  
      几千公里深厚的地壳地幔,就那么缓缓蠕动,接近,期间引发的地震山崩,一如活人在缝合伤口时因为剧痛而发出的颤抖。
  
      其实星球之创口,原本是狰狞可怖,犬牙交错,毫无规则的撕裂伤。
  
      而且创口间隙还布满了因魔火灼烧而异化的怪奇地层,其间各种不合常理的规则胡乱干涉,根本不是拉拢填平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问我母星家园,惨遭戕难,所受的痛苦何止皮开肉绽那么简单?
  
      不过灵栖三道惊天雷法过后,等于清理了伤口,不但切面变得整齐,而且那些乌七八糟的异常癣块也一并冲刷。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别!”
  
      终于,当创口的最后一线也严丝合缝,灵栖又施展法力加固内壁,才长呼口气,满身香汗淋漓,青筋逐渐退却。
  
      而此时的行星创口也算是毫无破绽,不留隐患,算得上是山无棱,天地合。
  
      也就是到了“与君别”的时候。
  
      灵栖这番折腾,法力总算一穷二白,两袖清风。
  
      尽管她有高手的各种小技巧支持,每时每刻都在恢复中,但也只是收支平衡,够日常所用。
  
      不过灵栖依旧神采奕奕,斗志不减:
  
      “下一个目标,星之脾土,末日坑道。地脉挪移,神行万里。”
  
      灵栖袖袂轻摇,忽地一眨眼已经看不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