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49置换
    “这帮胡来的蚊香柴火棒薪捻蜡烛头,真把我这里当成垃圾场?”
  
      灵栖有些无语,它们把母星系的恒星当成流放大魔头的焚烧炉还不算,连母星大地中的八荒微尘阵都当成劳改犯管教所。
  
      不过比起当前母星魔瘴滔天的现状来,被别人如此对待也是无可厚非,现在腹诽这些蚊蝇小说也是徒增烦恼。
  
      灵栖不会纠结在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上,她来到八荒微尘阵阵眼,所要筹备的事情远比清理末日坑道的蝼蚁们来得高大上。
  
      “陆栋阁老东西,想不到我会回来吧,就连我自己都没想过,居然会以此等姿态回到这里。”
  
      她感怀地自言自语,同时催动法术,调动起识海深处的星球意志权限。
  
      这份权限倒不是什么具体的法宝信物,而是一种精神印记。
  
      以往灵栖也能动用一些权限,但出于境界限制,表现出来的力量也就是催动风水罗盘和施展土系法术时顺畅一些。
  
      直到她进入还血境后,星球意志的权限就表现在与人对拼风水地脉法术时拥有绝对优先权!
  
      青蛟老仙就是这么被坑的。
  
      而今天,灵栖达到炼血境,别管她是不是毫无底蕴,用了寄托雏丹这种比最激进的魔道还激进的邪道外法,总之境界是到了。
  
      这时的她,就权限的功能范围又有提升,达到打开八荒微尘阵阵眼的程度。
  
      不过她还不能真正开启此阵,那是实打实要到返虚境才能够。
  
      更别说运行了,不光是境界要求达标,还得具备足够的法力积淀。
  
      那么灵栖打开阵眼,能得到的是什么呢?
  
      陆栋阁的小窝。
  
      这里是座修缮不算奢华但布置应有尽有宫殿。
  
      作为堂堂行星意志的老窝,算是不过不失吧,毕竟老穿山甲也不是什么讲究排场的人类门派宿老。
  
      当然,现在就连那中规中矩的小宫殿也不剩了,灵栖进入阵眼后,所见的是一片鬼蜮。
  
      那场魔灾的始作俑者的确是强,一发魔焰余波彻底烧透了整个星球,当初堪称壮举的微尘八荒阵,如今也是瘫痪状态,被几个宵小之辈当成垃圾堆。
  
      万年之后,阵眼核心的这座宫殿,还残留着魔火,以构成宫殿的洞天法力为燃料,经久不灭。
  
      而灵栖在打开这阵眼后,魔火自然也不会闲着,呼啦啦膨胀起来,好多看似仅剩下微弱青烟的廊柱遗骸,也腾腾地窜出火苗,死灰复燃!
  
      “一点萤烛之光,也敢造次?”
  
      她在魔瘴深海大杀特杀的爽快还意犹未尽,这点残存火苗对灵栖来说塞牙缝都不够。
  
      于是飘带轻描淡写地摇曳生姿,三下五除二就把它们打扫干净。
  
      在那之后,飘带也没收回,而是继续扩大,如梦似幻的轻纱越来越薄,薄得好像云雾,探索宫殿中每一个角落。
  
      她在找什么东西?
  
      “找到了!”
  
      一尊傲然屹立的,骷髅?
  
      而且是全身透明的紫水晶骷髅。
  
      这尊紫晶骷髅,皮肉全无,有被魔焰长时间煅烧的痕迹,但丝毫不见烟熏火烤的瘴气,也没有魔烬残骸特具的妖冶气息。
  
      这说明,此具紫晶骷髅的血肉,在燃烧是并不是被当成燃料,支持魔焰焚烧,而是时刻在抗争,拒绝与魔焰同流合污!
  
      也就是有此尊骷髅镇压,阵眼行宫中受到的破坏其实比想象的轻得多,至少还留有宫殿的框架。
  
      而这具骷髅,正是灵栖当年的躯骸。
  
      恍如隔世的相见,并没有更多感慨。
  
      灵栖就像很自然地回家取了什么东西一样,挥一挥袖子,就把骸骨收纳。
  
      然而收纳失败了。
  
      “是法力不够?以及,境界上也差了不少?”
  
      关键时刻掉链子,灵栖略一皱眉。
  
      她没有办法,只好扛起来遗骸就走。
  
      毕竟魅魔也算魔族,体质方面倒也颇强健。
  
      只是紫晶骷髅的质量也远超过它看上去那么单薄,灵栖背负重物,奔跑起来还是有些狼狈。
  
      幸亏这地方没有旁人看到,大高手面子得保。
  
      可是当此尊紫晶骷髅挪走后,残余魔焰马上以百倍的速度壮大,眨眼间就要将阵眼核心全部淹没。
  
      灵栖敏锐地察觉到,这一次的魔焰不再是能够随意处置的货色。
  
      它们万年来一直试图祭炼自己遗骸,但始终没能成功。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魔焰后劲十足,类似于地火熔心中那些底气未尽的强力魔焰。
  
      估计这初源魔焰也是相当于返虚境的强度。
  
      灵栖要把遗骸骷髅带走,这些魔焰没有镇压之物,愈发嚣张。
  
      如此一来,回程的道路就可以用“火烧屁股”来形容了,惊险程度无限接近地火炉心一役,潇洒程度却直降为零。
  
      辗转腾挪用不了,飘然若仙是笑话,连就地十八滚也不适合在此地使用。
  
      灵栖能做到的只有“老鼠拉龟”跟“老头推石头”。
  
      还得幸亏那紫晶骷髅在某些场合下能暂时充当防火墙,抵挡片刻,不然回程无解。
  
      总之,灵栖连滚带爬总算翻出阵眼核心。
  
      饶是如此,那阵眼跟外界相连的符箓,已经扭曲颤动,岌岌可危。
  
      “八荒微尘阵,我今后还有大用,决不能因为这点小细节就毁于一旦!”
  
      灵栖在跳出核心后,马上催动当前不甚雄厚的法力,全力运行星球意志权限,镇压其中的魔火。
  
      渐渐地,魔火得到镇压,可总是有一丝余烬不肯彻底湮灭。
  
      灵栖此时发现,自己识海中的星球意志权限烙印,开始松动。
  
      “怎么,难道非得进行大舍,才能彻底消除后顾之忧?也罢,我就将老陆栋阁的权限全部交还给大阵。”
  
      她没有迟疑,反而愈发不顾一切催动法力,将当前所有积蓄统统投入八荒微尘阵。
  
      这倒不是说她贸然丢掉大权,其实灵栖这趟进入八荒微尘阵,原本打算也是要将地脉权限交付给大阵的。
  
      只有如此,母星的脾土之器才算是运作起来,为今后的大业打下基础。
  
      何况灵栖即将暂离母星,去了其它星域这地脉权限也就没什么大用。
  
      总之,八荒微尘阵在投入了大量资源以及核心秘钥后,终于发动起来,吱吱嘎嘎,如生锈好久的老磨坊。
  
      魔焰就这样被消灭,好似磨盘下的豆子,再怎么顽抗,也抵不过哪怕最迟缓磨盘的碾压。
  
      同时,八荒微尘阵也得到足够的权限跟勉强开启的第一份法力,不易察觉地发出一点细微的法力波动。
  
      可惜也仅仅是开启而已,多余的法力都用在消灭魔焰上。
  
      虽然此阵目前根本没有更多的法力主持运转,但冥冥之中也是开启了一些关窍。
  
      按照默认的功能,八荒微尘阵在这种断源待机的状态下,也会缓缓地运行星球地脉。
  
      虽然是及其细微,不易察觉的动作,但总归是对母星有所补益。
  
      土的性质是对各种资粮积累分配,厚德载物,承载一切的大仓库。
  
      现在的八荒微尘阵虽然被激发的威能不足万分之一,但作为行星之脾是足够了。
  
      灵栖也算达成了最初目的。
  
      漆黑冰原的暗灭黑雪盖层,在不断过滤魔瘴,是行星之肾水。
  
      小青的青龙之资主管对行星气脉运作疏通,是行星之肝木,
  
      地心熔炉给整个地脉的运行提供后劲,是行星之心火。
  
      八荒微尘阵缓缓运行,让一些净化后细微的高能物质得以存储积累,是行星之脾土。
  
      这些布局,在灵栖走之前已经埋下伏笔,接下来之剩下行星之肺金,也就是白斑沙漠之所在。
  
      五行布局完成之际,灵栖即使远离星系外,也可以有所感应,输送资源,而母星将会自发地开始良性循环,至少要保持现状,不会恶化。
  
      在此之前,灵栖要处理一下自己“遗骸”,补充失去的法力。
  
      她把紫晶骷髅面对面摆好,分出一股神识去激发上面的法力。
  
      灵栖做事向来有把握,既然打算回收这遗骸,早就归纳好每一步的流程。
  
      可是遗骸并没有依她所计划好的,给予应有的回应。
  
      “怎么会......”
  
      灵栖震惊了。
  
      然后是大喜!
  
      她在执行这一系列动作时,当然有考虑过自己的前世遗骸乃是返虚境,煅烧后遗留的法力结晶不可能全部听从指挥。
  
      所以这阵沟通,原本也只是打算回收一小部分,补充底蕴。
  
      但现在这远超预计的顽固度,灵栖经过推算,得出的结论是......
  
      自己的遗骸,怕是在抵抗魔焰灼烧中得到什么机缘?
  
      可能是老穿山甲那个返虚境巅峰的存在,在八荒微尘阵阵眼核心中留下什么?
  
      或者自己义无反顾地与灾祸中逆行,苟利家园生死已,岂因福祸避趋之的情怀什么的无意间碰撞了天运大势?
  
      总之,灵栖得出结论是,自己的前世骸骨达到了炼虚境!
  
      这货晋级了!
  
      同时这份晋级并非另起炉灶,灵栖本我意志从未消失,只是暂时昏睡,而紫金骷髅在这万年中也没有产生自己灵智,依旧等待真正灵魂回归。
  
      但现在的尴尬是,灵栖有把握从比自己高一级的本体上,通过熟悉经验和秘法,收回法力积蓄。
  
      但如果是比自己高两级,而且在那么高的层级下,每一阶都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呢?
  
      灵栖对自己返虚境骸骨的熟悉程度不足以使她能够驱使这具达到炼虚境的骸骨。
  
      “难怪我开启八荒微尘阵,居然活活被逼得交出地脉权限,想来此阵是陆栋阁倾其所有炼成,估计也达到了炼虚境,我的遗骸同样机缘巧合进入炼虚境,还有那缕初源魔焰,莫非其实也是炼虚境的强度?”
  
      回想起这系列的关窍,灵栖甚至有些冒冷汗。
  
      她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这趟魅魔之躯进阶,就不知怎么地头脑一热,只身闯入八荒微尘阵,结果连连遇到远超自己境界的事物。
  
      “这次真是被自己摆了一道,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不过她没有气馁,灵栖心思电转,换了个角度看问题:
  
      “前身骸骨什么的,只不过是情怀,我就是我,神识所在之处才是真正的自己......那么这具骸骨,也不过是具炼虚境的材料而已?”
  
      “我当初炼制山海葫芦,也是能够承载整个门派的顶级洞天法宝,所接触的材料中同样不乏超过返虚境的绝世珍宝,不也一样用了么!”
  
      “更别说这具前世骸骨,我门清!哪怕不能如指臂使地运用,但一些基本的动作,还不再话下!”
  
      想到这里,灵栖再次催动,这一次是直接把意识不通过任何法力加持,投入进骸骨。
  
      虽然高出两个极大境界的骸骨,很多法力构造都跟预想有所不同,但唯有神识接纳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灵魂这东西做不了假,每一个生灵都独一无二。
  
      饶是如此,其实灵栖并不能完全把灵魂意识投入前世骷髅,只有大约千分之一的一丝丝掌控。
  
      这种程度的控制,只相当于操纵个傀儡,离感同身受差远了,更比不过真正的夺舍。
  
      可至少,在灵栖的意志命令下,以及不断地把当前已经用到见底,只凭着自然吐息恢复的些许法力,投入对骷髅的感应上,终于让紫金骷髅懂得跟随走动了......
  
      “唔,千分之一神识么,只能控制它进行最基本的走动跟挥舞四肢,连最简单的法力都施展不出来,更别说放任它去执行什么任务。”
  
      “但也只能这样了,我还把九成九的注意力都放在提升当前修为上,这骸骨也只能等待今后的机缘,方能再做打算。”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